2023年基督徒處境最艱難的50個國家(JAYSON CASPER)2024.02.04

關於基督徒受迫害的最新報告,記錄了從奈及利亞到尼加拉瓜等國伊斯蘭激進分子和專制政權不斷增進的危險。 

 

JAYSON CASPER

 

在2022年10月至2023年9月間,有近5000名基督徒因信仰被殺害,近4000名基督徒被綁架。大約1萬5000間教會遭到攻擊或關閉,並有超過29.5萬名基督徒因信仰被迫離開家鄉。 

根據《2024年世界守望名單》(World Watch List,簡稱WWL),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區——全球基督教的中心——仍是針對耶穌的跟隨者犯下暴行最多的地方。《敞開的門》(Open Doors)機構最新的年度報告列出基督徒處境最危險、最艱難的前50名國家。 

2024年,令人擔憂的殉教和綁架事件的數字實際上低於去年的報告。但《敞開的門》強調,這些數字只是他們採取「最低估算」後的保守統計。《敞開的門》將數量的下降歸因於奈及利亞上屆總統選舉前的一段平靜期。然而,奈及利亞與中國、印度、尼加拉瓜和衣索比亞一樣,是教會遭受攻擊案例大幅增加的國家。 

整體而言,有3.65億名基督徒生活在被迫害或宗教歧視嚴重的國家。這相當於全世界每7個基督徒中就有1人,其中非洲每5個基督徒中就有1人,亞洲每5個基督徒中就有2人,拉丁美洲每16個基督徒中就有1人 。 

在《敞開的門》設計的80多個與迫害程度相關的項目中,上榜的50個國家基督徒受迫害的程度都達到「非常嚴重」的程度,這種情形在《敞開的門》過去三十年的追蹤報告裡只發生過四次。此外,還有7個國家受迫害的程度僅僅略低於進入前50名的分數線。同時,敘利亞和沙烏地阿拉伯進入「極端」受迫害等級,讓處於這個層級的國家數量增加到13個國家。 

《世界守望名單》年度排名的目的是引導人們更多的禱告,能以更有益處的義怒面對,同時讓受迫害的基督徒知道他們沒有被遺忘。 

2024年排行榜追蹤的時間段為2022年10月1日至2023年9月30日,由《敞開的門》等共25個機構基地的工作人員,在70個國家進行調查,並根據基層報告編製而成。其調查方法經由國際宗教自由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Religious Freedom)審核認證。 

《世界守望名單》於1993年首次發布榜單時,只有40個國家的得分高到值得持續追蹤。但今年已有78個國家符合資格。 

(參https://datawrapper.dwcdn.net/z3yGa/1/) 

 

今日,何處為基督徒受迫害最嚴重的地方? 

除了2022年被阿富汗短暫取代外,北韓每年都位居榜首。其他排名前十的國家名次略有調整,但整體仍維持不變:索馬利亞(第2)、利比亞(第3)、厄利垂亞(第4)、葉門(第5)、奈及利亞(第6)、巴基斯坦(第7)、蘇丹(第8)、伊朗(第9)和阿富汗(第10)。 

對基督徒來說最致命的國家是奈及利亞,有4100多名基督徒因信仰被殺害,佔全球總數的82%。撒哈拉以南地區有26個國家進入《世界守望名單》的榜單,其中有15個國家被列入「極度嚴重」級別。馬利(第14名)和布吉納法索(第20名)因著政府安全漏洞被聖戰士利用而上榜,而衣索比亞(第32名)攻擊教會的事件數量急劇增加。 

《敞開的門》以100分制對每個國家進行評分。阿曼(4.2分)、布吉納法索(4.8分)、尼加拉瓜(5.3分)、阿爾及利亞(6.1分)及寮國(6.6分)的得分都增加超過4分。阿曼的排名從第47名上升到31名,但出於安全保護原因,該國暴力事件統計的實際數據沒有公開。由於政府公開敵視教會,尼加拉瓜在入榜後的第二年便從第50名上升至30名。阿爾及利亞從第19名上升至15名,因為當局加大對新教的打擊力度,該國46間新教教會裡只有4間仍然運作。 

 

最難跟隨耶穌的地方: 

1.北韓 
2. 索馬利亞 
3.利比亞 
4.厄立特里亞 
5.也門 
6.奈及利亞 
7.巴基斯坦 
8. 蘇丹 
9.伊朗 
10.阿富汗 
11. 印度 

寮國則從第31名上升至21名,但卻被視為一個好消息。一位《敞開的門》研究員說:「我從未見到如此清晰的聯繫——不斷增加的迫害程度與教會不斷的增長之間的關聯,使我們得到更高的分數。讓我感到欣慰的是,聖經裡預吿我們將會經歷這種關聯,這些經文直到今天仍是真實的。」 

哥倫比亞是前50名中唯一下降至少2個百分點(2.5)的國家,從第22名降至34名。越南(從第25名降至35名)、印尼(從33名降至42名)和土耳其(從41 名降至50名)也有顯著改善。 

在馬利共和國,人們也看到盼望的跡象,該國公民頒布新的憲法,明確認可該國的基督教少數群體,並可能往恢復文官治國的方向前進。在印度的卡納塔克邦,一個反對黨承諾會撤銷當地的反皈依法(禁止人民從印度教改信其他宗教),在選戰中成功擊敗印度人民黨(BJP)。 

 

基督徒面臨最多暴力攻擊的地方:

1.尼日利亞 
2.巴基斯坦 
3. 印度 
4. 匿名 
5.厄立特里亞 
6. 馬利 
7. 緬甸 
8. 孟加拉國 
9.中非共和國 
10.剛果民主共和國 
 
《敞開的門》報告調查期間:2022年10月至2023年9月 

但整體而言,印度的排名仍保持在第11名,因為該國對基督徒住宅的襲擊事件增加了一倍,達到180起,基督徒死亡人數增加了九倍,達到160人,對教會和基督教學校的襲擊從67起增加到2228起。加上中國(第19名),兩國估計共有一萬間教會被關閉,這兩個國家佔2023年所有教會暴力事件近83%。 

然而,尼加拉瓜的總分上升了8.3%,是《世界守望名單》排行榜中上升最快的國家。《敞開的門》稱,中美洲國家針對宗教自由「量身定做」法律上的限制,沒收基督教財產、逮捕或流放宗教領袖等行為,與其說是開創新趨勢,不如說是尼加拉瓜與共產主義下的古巴(從第27名上升至22名)「步調一致」的展現。 

隨著中國和俄羅斯(沒有進入排行榜,但《敞開之門》持續追蹤該國)在非洲擴大影響力,專制主義的血液也傳入該區域。奈及利亞是中國監控技術的最大買家,莫斯科的瓦格納集團則透過向布吉納法索、馬利、中非共和國(第28名)和莫三比克(第39)提供「安全援助」而關係緊密。 

和去年的名單相比,受迫害前50名的榜單沒有新上榜的國家。 

(參https://datawrapper.dwcdn.net/QtImG/1/) 

 

基督徒在這些國家是如何被迫害的? 

《敞開之門》列出六個類別來追蹤各國宗教迫害情況,包括來自社會和政府對個人、家庭和教會施加的壓力,並特別關注婦女的情況。 

如果將「暴力」作為一個類別單獨列出,前10名迫害國家的排名會發生巨大變化,只有奈及利亞仍在榜上(見側欄)。 

今年的總殉教人數比前一年少了600多人,在報告調查期間,《敞開的門》統計共有4998名基督徒因信仰被殺害。這一數字下降了11%,但仍是自2016年創下7106人死亡記錄以來第三高的數字。奈及利亞佔總數的82%。剛果民主共和國排名第二,有261名基督徒遇害,印度排名第三,有160名基督徒遇害。 

 

基督徒殉道者數量最高的地方: 

1.尼日利亞:4,118 
2.剛果民主共和國:261 
3.印度:160 
4. 隱名:100* 
5.烏幹達:55 
6.緬甸:34 
7.布吉納法索:31 
8.喀麥隆:24 
9.中非共和國:23 
10.哥倫比亞:16 
 
*為估計數字 | 《敞開的門》報告調查期間:2022年10月至2023年9月 

眾所周知,與其他倡議團體相比,《敞開的門》傾向採用更保守的估計數字。其他倡議團體通常估計每年的殉道人數為10萬人左右。 

在無法核實數字的情況下,《敞開的門》會以10、100、1000或 10,000等整數來估算,假定實際數字會高於整數。出於安全因素,一些國家在某些類別會顯示為「無法提供數據(NN)」,阿富汗、不丹、馬來西亞、馬爾地夫、北韓、阿曼、索馬利亞和葉門在暴力類別皆為NN。 

在暴力類別中,一個未具名的國家排名第4,其次是烏干達(55起傷亡事件)、緬甸(34起)、布吉納法索(31起)、喀麥隆(24起)、中非共和國(23起)和哥倫比亞(16起)。 

第二種類別記錄對教會和其他基督教建築物(如醫院、學校和墓地)的攻擊,無論是摧毀、關閉或沒收。中國和印度在此類別的數據成長了七倍,達到14766起,超過2020年報告中最高的9,488起,其次是奈及利亞(750起)、尼加拉瓜(347起)、衣索比亞(284起)和盧安達(12起),蘇丹、布吉納法索、尼日和安哥拉的數據則為象徵性的100起。 

在未經審判就被拘留、逮捕、判刑和監禁的類別裡,基督徒人數從2022年創紀錄的報告下降至4125人,但仍是自追踪該類別以來第三高的總數。 

《敞開的門》在此類別下再分出兩個子類別,被拘留的基督徒人數為3329人,增加了6%。印度以2085 起拘留案居首,其次是厄利垂亞的322起,和伊朗的122 起。一個未具名的國家、巴基斯坦和中國各發生(象徵性數字)100起,寮國65起,古巴45起,尼加拉瓜38起,利比亞31起——以上為此子類別的前10名。 

 

教會遭受攻擊或關閉最多的地方: 

1. 中國:10,000* 
2.印度:2,228 
3.尼日利亞:750 
4.尼加拉瓜:347 
5.埃塞俄比亞:284 
6.盧安達:120 
7.蘇丹:100* 
8.布吉納法索:100* 
9.尼日:100* 
10.安哥拉:100* 
11.緬甸:100* 
 
*為估計數字 | 《敞開的門》報告調查期間:2022年10月至2023年9月 

不過,被監禁的基督徒人數為796人,比上一份報告期間的1388人減少了43%。印度以247人居首,而一個未具名的國家、厄利垂亞、巴基斯坦和中國各紀錄象徵性的100人。 

被綁架的基督徒人數從5259人降至3906人,但仍是自追蹤該類別以來第二高的總數。奈及利亞佔總數的83%,即3300例,而巴基斯坦、中非共和國和剛果的象徵性總數為100例。 

目前為止,總人數最高的類別為流離失所的基督徒人數,共有278716名基督徒因與信仰有關的原因被迫離開家園或躲藏起來,比去年的12萬4310人增加了一倍多。另有1萬6404名基督徒被迫離開自己的國家,高於去年的1萬4997人。緬甸和奈及利亞以象徵性的10萬名境內流離失所者居首,其次是印度的6萬2119人。緬甸也以象徵性的一萬名難民基督徒居首,其次是奈及利亞、伊朗、一個未具名的國家、孟加拉和剛果,象徵性的難民人數為1000人。 

《敞開的門》指出,有幾種事件類別特別難做精準的統計,其中最多的是4萬2849起身體和精神遭受虐待事件,包括毆打和死亡威脅(去年為2萬9411起)。在接受評估的75個國家中,有48個國家的數據為象徵性數字。奈及利亞、巴基斯坦和印度的象徵性總數均為一萬起,排名前十的分別是一個未具名的國家、厄利垂亞、馬利、緬甸、孟加拉、中非共和國和剛果,象徵性總數均為1000起。 

據估計,2023年共有2萬1431處基督教房產和財產遭到攻擊,另有5740家商店和企業遭到攻擊。在後者中,42個國家中只有17個國家記錄具體數字,其中印度為1572起,其次是奈及利亞、布吉納法索和中非共和國,象徵性數字均為1000起。在基督教房產中,奈及利亞的象徵性數字為一萬起例子,印度的具體數字為 5878例,巴基斯坦、緬甸、中非共和國和剛果的象徵性數字為1000例。 

《敞開的門》的研究人員也很難精準統計與婦女有關的案件。強暴和性騷擾案件從2126起增加到2622起,奈及利亞以象徵性的1000起居首,敘利亞以象徵性的500起緊隨其後。與非基督徒的強迫性婚姻從717起減少至609起,巴基斯坦、伊朗和一個未具名國家分別以象徵性的100起居首位。 

(參:https://datawrapper.dwcdn.net/uPQHX/1/) 

(參https://datawrapper.dwcdn.net/uPQHX/1/) 

(參:https://datawrapper.dwcdn.net/oG9yb/1/) 

 

為什麼基督徒在這些國家受到迫害? 

主要動機因國家而異,更多了解這些差異可以幫助其他國家的基督徒更有效地為他們在基督裡受苦的弟兄姊妹禱告及倡議。 

《敞開的門》將基督徒受逼迫的主要原因分為八類: 

伊斯蘭壓迫(30個國家):這是基督徒在《守望名單》半數以上的國家中面臨迫害的主要原因,其中包括總排名前10名的國家中的7個。這30個國家多數都是官方宗教為伊斯蘭教的國家或穆斯林人口占多數的國家;但實際上,名單中也有6個國家的基督徒人口佔多數:奈及利亞(第6名)、中非共和國(第28名)、衣索比亞(第32名)、莫三比克(第39名)、剛果民主共和國(第41名)和喀麥隆(第43名)。 

獨裁統治因素(11個國家):這是基督徒在11個國家遭受迫害的主要原因,其中大部分是在穆斯林占多數的國家——敘利亞(第12名)、烏茲別克(第25名)、孟加拉(第26名)、土庫曼(第29位)、塔吉克(第46名)和哈薩克(第47名)——但還有如北韓(第1名)、厄利垂亞(第4名)、緬甸(第17名)、古巴(第22名)和尼加拉瓜(第30名)等國。 

政黨統治下的壓迫(3個國家):這是亞洲三個國家——中國(第19名)、寮國(第21名)和越南(第35名)的基督徒面臨迫害的主要原因。。 

宗教民族主義(2個國家):這是基督徒在兩個國家遭受迫害的主要原因,這兩個國家都位於亞洲。基督徒主要是印度(第11名)的印度教民族主義者和不丹(第 36位)的佛教民族主義者的迫害對象。 

組織性犯罪和政府腐敗(2個國家):這是哥倫比亞(第34名)和墨西哥(第37名)基督徒面臨迫害的主要原因。 

宗族部落壓迫(2個國家):這是基督徒在葉門(第5名)和約旦(第48名)面臨迫害的主要原因。 

世俗社會的不寬容(0個國家)與基督教派保護主義(0個國家):《敞開的門》持續追蹤這種迫害因素的可能性,但在2024年名單上的50個國家中,這兩種因素皆不是迫害的主要來源。 

(參:https://datawrapper.dwcdn.net/Qpnqi/1/) 

 

《世界守望名單》與其他宗教迫害報告有何不同? 

《敞開的門》認為,稱呼基督教為世界上受迫害最嚴重的宗教是合理的。同時,這份報告也注意到,對於世界穆斯林人口受迫害的程度,沒有相對應的調查資料。 

其他份對全球宗教自由度的評估報告也能呼應《敞開的門》的調查。例如,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對「政府和社會對宗教的敵意」進行的最新分析中發現,2020年,基督徒在155個國家受到騷擾,超過任何其他宗教團體。穆斯林在145個國家受到騷擾,其次是猶太人在94個國家受到騷擾。 

皮尤研究中心其他細部資料的分析也與《敞開的門》的資料一致。中國、厄利垂亞和伊朗在皮尤公佈的「來自政府的干擾」前10名的國家中名列前茅,而印度、奈及利亞和巴基斯坦則在「遭受社會性的敵意」的前10名國家中名列前茅。阿富汗和埃及在這兩項類別中也榜上有名。 

《敞開的門》榜單上多數的國家也出現在美國國務院的「參與或容許系統性的、持續性的嚴重侵犯宗教自由的國家」年度名單中。 

在美國國務院的「特別關注國家」榜單中,排名很前面的國家包括緬甸(世界守望名單第17名)、中國(第19名)、古巴(第22名)、厄利垂亞(第4名)、伊朗(第9名)、北韓(第1名)、尼加拉瓜(第30名)、巴基斯坦(第7名)、俄羅斯(2022年退出世界守望名單)、沙烏地阿拉伯(第13名)、塔吉克(第46名)和土庫曼(第29名)。美國國務院的的第二級特別觀察名單包括阿爾及利亞(第15 名)、亞塞拜然(未上榜,但在《敞開的門》追蹤清單上)、中非共和國(第28 名)、科摩羅(第45名)和越南(第35名)。 

國務院也列舉需特別關注的政府(或製造迫害的非政府組織),它們都是活躍於《敞開的門》名單上的國家。這些政府/組織包括奈及利亞的博科聖地”(Boko Haram)和ISWAP(世界守望名單第6名)、阿富汗的塔利班(第10名)、索馬利亞的青年黨(第2名)、敘利亞的「沙姆解放組織」(Hayat Tahrir al-Sham)(第12名)、葉門的胡塞武裝(第5名)、在中非共和國活動的瓦格納組織(第28名),以及薩赫勒地區的「大撒哈拉伊斯蘭國」(ISIS-Greater Sahara)和「伊斯蘭教和穆斯林支持小組」(Jamaat Nasr al-Islam wal Muslimin)。 

同時,美國宗教自由委員會(USCIRF)在其2023年報告中,建議將前一年同樣的國家列入特別觀察名單,並增加奈及利亞(第6名)、印度(第11 名)、敘利亞(第12名)和越南(第35名)。在美國國務院的觀察名單中,除了科摩羅外,USCIRF推薦了相同的國家名單,並增加埃及(第38名)、印尼(第42名)、伊拉克(第16名)、哈薩克(第47位)、馬來西亞(第49位)、斯里蘭卡(未上榜,但在《敞開的門》的追蹤名單上)、土耳其(第50名)和烏茲別克(第25名)。 

《敞開的門》的研究人員和實地工作人員對世界上所有國家進行追蹤,但對其中100個國家給予更多關注,尤其關注得分進入「高迫害」程度的78個國家(得分超過40分即為高迫害程度)。 

《今日基督教》先前報導過2023年、2022年、2021年、2020年、2019年、2018年、2017年、2016年、2015年、2014年、2013年和2012年的《世界守望名單》,包括對最難接受基督教信仰國家的關注。 

《今日基督教》曾就「美國是否屬於迫害名單」的問題上諮詢專家,並彙整2019年、2018年、2017年、2016年和2015年受到最多關注的受迫害教會的故事。 

點此閱讀Open Doors《2024年全球守望名單》的完整報告。 

 

本文原刊於《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2024年1月17日中文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