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盡燈乾?重新得力! --回應〈英雄何竟仆倒〉

周傳初

本文原刊於《舉目》15期

        如果問兒童主日學的學生:“摩西、以利亞、保羅,有什麼共同的地方?”答案八九不離十是:“聖人!”或是“會行神蹟!”

        我從小時候聽聖經故事時,許多聖經人物在我心目中的印象,也是如此,都像是站在富麗堂皇的歐洲教堂頂上的那些雕像,高山仰止、景行行止,可望不可及。

        近幾年來,再讀這些人物的生平,漸漸感到不再那麼遙遠。因為一個飽經世故的中年人,讀這三個人的生平,大概不難發現,這些人其實都是“凡人”。

        這並不是不敬,其實新約聖經作者之一的雅各就這麼說過(參《雅各書》5:17)。摩西事奉上帝四十年,忠心不二,但在心力交疲時,曾向眾人破口大罵:“你們這些背叛的人”(《民》20:10)。

         以利亞被耶洗別王后派人追殺,狼狽、懼怕、疲累交迫,竟然膽大包天,兩次責怪上帝不負責任(《王上》19:9-14)。

         使徒保羅則在好心不得好報,被哥林多教會一再頂撞、抹黑之際,寫信答辯,似乎愈寫愈氣,最後連履歷表都搬出來了(《林後》10:1-12:18)。

         更要命的是,這三個“聖人”都動過遠走高飛、甚至一死了之的念頭(參《民》11:14-15,《王上》19:3-4,《腓》1:21-23)。

         這些許多過去被我忽略的細節,如今竟然常使我心有戚戚、久不釋懷。因為,我會從經常接觸的人當中,看見摩西,以利亞,保羅的表情,聽到類似的抱怨的聲音。甚至發現自己,竟然也是其中一員。這話怎麼講呢?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有些話似乎成了教會裡的口頭語,總會下意識地哼幾句,像:油盡燈乾(burnout),疲于奔命(program-driven),不管 人死活(not people-oriented),沒有清楚的目標和遠景(not purpose-or vision-driven)等等。

        不過大多數時候,這些話都是工作努力盡心,但意見沒被採納時說的。到了真正落在“四面受敵,連活命的指望都絕了”的時候,根本沒那個心情咬文嚼字。例如,如 果處在同工不諒解、上班受委屈、在家又挨罵三面夾擊下,平常再大有信心、柔和謙卑,到此也不免七上八下。或則“無語問蒼天”,游移在憂鬱症邊緣,再不然就 變成“冒煙的火把頭”,碰到誰,誰遭殃。

        然而,人生的低潮很少像長期抗戰一樣,沒完沒了。上帝愛屬祂的人,期望他們成材。祂愈重用的人, 經過的考驗也愈多、愈難。但上帝從不會抽手不管(《林前》10:13)。如果我們沉不住氣,從自憐懷怨到大發牢騷、給人臉色,不但自己要課程重修,同工、 家人也都要從頭陪讀、陪考。

         聖經裡還有許多敬畏上帝,卻遭遇曲折的人。約瑟在相當于今天的孩子即將圓大學夢的年齡,被拐賣為奴。又在好不容易要出頭時蒙冤繫獄,在有恩于人、攀上關係時,卻被人忘記。

         約伯愛神愛人,不但出門禮拜,在家中也常有禮拜。卻家破人亡、惡疾纏身,又屋漏夜雨,連唯一能傾訴心事的對象,也反目怒責(《伯》2:9)。

         約翰一生為福音奔走,卻在年高德劭、退而不休之年,吃教會閉門羹(《約翰三書》9),甚至坐牢充軍(《啟》1:9)。

         油盡燈乾的處境,許多聖徒都嚐過。上帝的兒子更不例外(《路》22:44)。

         然而,這些聖經人物因為敬畏上帝,他們克制自己,倚靠聖靈,學到了得力祕訣(《腓》4:11-14)。他們忍辱負重,跑到終點,得到上帝親自頒發的畢業證書和特製的獎品(《申》34:10,《王下》2:11,《提後》4:7-8,《腓》2:9 -11)。

         願我們以他們為榜樣,在自己“油盡燈乾”時可以重新得力!

(編註:此文是對本刊第11期〈英雄何竟仆倒〉一文的回應。)

作者現居美東新澤西州,在製藥公司從事免疫研究。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