祈禱、傳道,失落的藝術?

彭懷冰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小菜上桌之後呢?

        《祈禱出來的能力》、《講道的藝術》,是對 我全職傳道生涯影響極大的兩本書。最近,我更意外地發現,兩書都提到有人視祈禱、傳道為過時的藝術。在兩千年前初代教會中,使徒說:“我們要專心以祈禱、 傳道為事。”而現今的教會,祈禱、傳道卻成為過時的、失落的藝術。這是真的嗎?

         現代人對講道失望,或許是因著反權威的心態,各種傳播媒体 的影響(註1)。但教會傳道人被各種事務纏身,沒有好好在禱告和神的話語上下功夫,也是主要的原因。以各種音樂、戲劇、燈光、多元媒体等為輔助是有必要, 然而,小菜上桌之後的主食是什麼?畢竟,人飢餓、乾渴的,是神的話!

呼召不同,職分不同

        在初代教會,當有人認為,教會 對說希利尼語的猶太寡婦供給不足,教會因而面臨分裂的危機時,使徒回應說:“我們撇下神的道去管理飯食,原是不合宜的。”(《徒》6:2)他們並非認為管 理飯食是低賤、粗鄙、無意義的事,不屑去做。這完全是個呼召的問題!他們不能擱下主耶穌當初選召時的託付,而將時間及精力花在其它事上。

        解決之道是:“弟兄們,當從你們中間選出七個有好名聲、被聖靈充滿、智慧充足的人,我們就派他管理這事。”為什麼?“我們要專心以祈禱傳道為事。”結果呢?“神的道興旺起來,在耶路撒冷門徒數目增加的甚多。也有許多祭司信從了這道。”(參《徒》6:1-7)

        斯托得指出,這顯明了一個重要的原則︰神呼召所有屬祂的人去服事祂,而祂呼召不同的人做不同的事。而那些蒙召去“祈禱及傳道”的,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不應該容許任何人或事分散他們的注意力,使他們不專注于這兩項事奉(註2)。

        保羅一生“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成就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徒》20:24)他也要提摩太以宣讀、勸勉、教導“為 念”(《提前》4:13),要他以傳道的工作為中心,心中所想的,就是如何按著正意分解真理的道,在傳道的工作上得蒙主喜悅。

        傳道人蒙召去做的,應該是“祈禱、傳道”。使徒當時不是太忙了,以致沒有時間去管理飯食。而是知道對他們而言,最重要的事奉是什麼。那就是:“恆心專務于禱告和傳道的職事”(呂振中譯本)、“全心全意地去祈禱和傳道”(當代聖經)。

“原汁原味”的教導

        中國教會在過去五十年間快速成長,引起舉世注意。因工作的緣故,我有機會在大陸接觸各種階層、不同身分的人,也拜訪各形各色的教會、聚會點、神學院、培訓中心。我觀察到一個很重要的特色,就是看重“祈禱、傳道”。

       或許是因為大陸教會長期受各種的限制,導致資源嚴重匱乏,神的兒女只能迫切祈禱,抓住機會放膽為主作見証。在我所參加的聚會中,絕大多數的講員都是“誠誠實實傳講神的道”——沒有稀釋、摻雜,用大陸的講法就是“原汁原味”!

       反觀台灣和海外的教會,倒深怕我們“金和銀都有了”,倒使那“奉主名叫人起來行走的能力”失落了。

       很多機構的傳道同工,往往也得將大部分的心思和時間花在行政、籌備營會等事物上。沒有足夠的心力放在“祈禱、傳道”(包括帶團契、個別地輔導、傳福音及訓練等)上,這如何能“成為蒙神喜悅的無愧工人”?(《提後》2:15)

       盼望今日的教會、機構,調整組織結構、服事型態,也盼信徒及長執能盡力分擔傳道人的行政雜務。讓牧師、傳道人重新拾回“祈禱”、“傳道”的職責;讓整個福音事工有聖靈恩膏,講台信息出自禱告內室。邦茲和斯托得的慨嘆,就讓其成為提醒吧!

註:
1.《講道的藝術》第二章,斯托得,校園1986
2.《使徒行傳》p.169,斯托得,校園1997

作者為台灣校園團契同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