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書摘:《簡樸生活的真諦》

范學德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簡樸,是基督徒生活操練的重要部分之一,傅士德(Richard J.Foster)認為,簡樸與禱告、崇拜等任何屬靈操練一樣重要。為此他寫了一部大作《簡樸生活真諦》,非常值得一讀。以下就是我的讀書摘記。 一.“根基”         傅氏的全書分成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從舊約、新約出發探討簡樸問題的根基。他一開頭就引用了惠哈德的一句話以求說明簡樸之複雜性:“力求簡樸,卻莫輕信它”。 現代人的通病是熱中於擁有一切,越多越好,越新越好,越是名牌越好。當我們越來越追求這些“越”時,我們不但活得越來越累,越來越緊張,而且常常聽不到這 個世界上還有哭聲,那是母親因為孩子沒有充饑的東西吃而哭泣。基督教的簡樸觀念能醫治這種“富有”的現代病,使我們擺脫生命的拖累,免得因狂熱地追求物質 而使物質成了我們的主。         但是,基督教拒絕用簡單的教條去處理生命所面臨的困難而又複雜的問題,它關於簡樸的教訓,以在人看來是矛盾(二律 背反)的道理作為中心的。就像耶穌說的:“得著生命的,將要喪失生命”(《太》10:19);“你們要給人,就必有給你們的”(《路》6:38);而保羅 說的是﹕“似乎貧窮,卻是叫許多人富足的;似乎一無所有,卻是樣樣都有的。”(《林後》6:10)。瞭解這個二律背反的關鍵,就在於簡樸既是一種恩典,又是一種操練。它既是容易的,又是困難的;它在內在與外在之間要保持平衡,承認物質是好的,但又承認其有限度。 1. 舊約          基督徒所嚮往的簡樸的根據是神的話。在聖經中,上帝告訴我們,簡樸之根就在于完全徹底地依賴信靠上帝、順服上帝。一切簡樸中的簡樸就是對生命的中心--上帝--持守著聖潔的順服。禁止貪婪是第十誡,貪婪的核心就是貪得無饜的欲望,毫不節制的渴求。         不錯,聖經中一再見證了上帝的慷慨,他豐豐富富地施恩給他的兒女,但上帝賜福我們是要我們也能施舍、給予,對貧窮和有缺乏的人提供仁慈的援助。上帝的心願是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使公義如江河滔滔。”(《摩》5:24),上帝藉著先知說﹕“我喜愛憐恤,不喜愛祭祀,喜愛認識上帝,不喜愛燔祭”(《何》 6:6)。在上帝應許給他兒女的偉大的Shalom(和平,整全,平衡與和諧的意思)遠景中,簡樸展現了一個美妙的未來﹕“慈愛和信實(誠實)彼此相遇, 公義和平安彼此相親”(《詩》85:10)。 2. 新約         在新約中,耶穌呼召我們過簡樸的生活,他教導我們,不要事奉瑪門,“不要為自己積攢財寶在地上”,但“要積攢財寶在天上”(《太》6:19、20)。他邀請我們的眼睛要專一,把目光都集中在天父身上,放下一切憂慮, 懷著喜樂和慷慨的心與主共度每一天,這就是簡樸。耶穌為我們指出的生命之路是﹕我們的一切都是從上帝那裡領受來的禮物;我們的一切都有上帝照應;我們的一 切,只要在正當合宜時,都可以與他人分享。 二. 榜樣           歷代的先賢為我們豎立了一個簡樸生活的榜樣,他們在歷史上展現了簡樸的六種模式﹕第一種是早期羅馬的基督徒﹕他們熱情地照顧窮人,與有需要的人分享自己所有的一切,從金錢到食物。曠野上的修士則展現了第二種模式﹕捨 棄。世人問﹕“我怎麼能獲得得更多?”而曠野修士則問﹕“我有什麼可以不要的?”世人問﹕“我怎麼可以找到自己?”曠野修士則問﹕“我怎麼失去自己?”聖 […]

No Picture
成長篇

人生有夢

綠蒂雅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我來到黃醫師的家,心中帶著一個疑問:聽說他每年有七八個星期到亞洲短期宣教,時常大筆金錢奉獻,又同時負擔兩個兒子唸醫學院,他是如何做到的?         筆者與黃醫師夫婦同是洛杉磯教會的會友,相識已十多年。採訪時黃醫師就從他香港漁村的童年說起…… 從港到美         “從小我對海就有一份深情,因為目光所及就是漁船、無盡的海和蔚藍的天。五零年代香港漁村都很貧窮,記得小時候還和乞丐的孩子玩過彈珠。上帝卻讓我在這樣的環 境中一直專心學業,並在1969年到台灣讀醫學院。不久,我就接受耶穌作個人救主,又在學校裡認識了護理系的欣惠。”         “還記得第一次遇見欣惠,就被她明麗的大眼睛,響亮的聲音及活潑的個性吸引。當時她只覺得我白白瘦瘦,一口廣東國語很逗趣幽默。靠著共同的基督信仰,我們在團契和教會生活中一齊成長。畢業後結婚、生子、留學,一步步走來,沿途到處可見上帝恩典的軌跡。“奇異恩典”一直是我們夫婦深刻的体驗,我們也用此來為兩個兒子命名:恩奇、恩宏。”         “醫學院畢業後,我在台灣的醫院服務了一段時期,1984年,我來美國加州大學醫院作研究,那時恩奇和恩宏分別是七歲和五歲。當時我為了學習醫院電腦化管理,已離開臨床醫學好幾年了,我的上司卻給我機會,讓我得到從住院醫師一直到放射科專科醫師的訓練,這都是上帝的祝福。欣惠也很快考上美國的護士執照,一直工作到現在。”        “來美國以後,教會活動仍然是我們生活的重心。有五六年時間,我們組成一個小詩班,經常到各教會舉辦音樂佈道會,由我擔任講員,傳福音的負擔就此逐漸在心中扎根。週末時,小詩班在我們家練唱,欣惠會煮廣東粥、牛肉麵,及各樣好菜招待大家。弟兄姊妹同心服事,其樂融融。” 夢中猶驚        “這期間我參加過幾次醫療宣教,但1992年到亞洲的短期宣教,成了我事奉的轉捩點。當時我信主二十二年,來美國八年,長期享受美好的團契和教會生活。可是當我來到亞洲短宣,我看見在那裡還有許多人從來沒有聽過福音。他們就像一群長久關在密閉不見陽光的X光室中的人,一旦接觸到信仰的光輝,就充滿了飢渴與愛慕。那一顆顆渴慕的臉深深地烙印在我的心上。         “回美國後,我常在夜裡驚醒,耳中好像聽見他們的呼喊。我覺得上帝把我提到了藍天之上,看見世界上還有千千萬萬的人,仍然在黑暗中摸索尋求。誰願意去傳揚那愛的福音,分享生命之光給他們?我知道自己正面對一生中最重要的時刻,我想到上帝雕塑栽培 我成為一個醫生,難道只是為一己一家的溫飽?生命是不是還有更高的意義?於是我用感恩的心回應上帝的呼召。”        “既有目標,就要開始行動。 從1992到1995年,我晚上到Talbot神學院修習聖經課程。這段時期最大的收穫,就是深刻体會到了信仰帶來的福份。原來藉著默想、思考聖經的話, 人可以經歷上帝的同在。我常在清早,一邊散步,一邊面對著太平洋,為海那邊骨肉至親的靈魂能得救禱告。 財務管理        “1995年當我從神學院畢業後,我每年有七八個星期的短期宣教。這需要做一些生活上的,包括時間及金錢上的調整。首先,我必須了解家中收支情形。我把支出分成十大 類,有稅金、奉獻、供養父母、兒子學費、家庭開銷、房子、車子、保險、退休儲蓄、投資等。平常記錄每筆支出,年底分析,做出統計和百分比,看哪些項目可以 縮減,哪些需要增加,再做出次年預算。每年都做一些調整,奉獻的金額遂逐年增加。”         “我在做支出百分比分析時,發現汽車費用太高,就停止租用Lexus汽車,另買一部實用的車代步。又如我在山上的房子,是1990年我當住院醫師的最後一年買的,後來我任專科醫師薪水增加,我們決定仍住原處 不換大房子。而後更因利率調降,減少了房子貸款的支出。再加上我們的生活一直就不是很奢侈,生活費用十年來都維持在當住院醫師時的水平。如此一來,就省出 了很多錢來奉獻。” […]

No Picture
事奉篇

返璞歸真

盧潔香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3期        成為宣教士以後,過一個簡樸的生活就成為我每天的一個操練,也是我每天的享受。         也許是在中國成長的緣故,我很容易就會滿足于簡樸的生活。因為在我成長的年代,國家落後貧窮,經濟拮據困難是人人都要面對的境況。主要的物資配額供應,人們 走在大街上是一律的服裝,一樣的顏色,一窮二白是徹底的無產階級本色。窮苦的日子使我對生活不會有很高的奢望,清貧的家庭使我很容易就知足。一朵野花、一 棵小草、一塊石頭、一隻蜻蜓都會給我帶來無窮的樂趣。         原先在中國的時候,總以為外面的世界很奢侈豪華,晚禮服、雞尾酒、濃妝艷抹,無盡奢 華宴樂,夜夜笙歌。可是當我到了加拿大以後,卻發現西方人的生活竟是簡樸得令人難以置信。平時他們多是牛仔褲、T恤,每天的午餐是一杯咖啡,一客三文治, 到了節假日總是喜歡到郊外野餐;夏天,他們到海邊游泳、垂釣,在沙灘上放風箏;冬季,他們去滑雪。看他們悠悠的生活,自由奔放,無拘無束,在歸回簡樸中與 大自然渾為一体,美得讓人叫絕。          這樣的生活很合我的品味,沒有先敬衣裝後敬人的恐懼,沒有趕潮流的壓力,沒有穿金戴銀的累贅,也沒有繁文縟節的約束。特別是當我信主以後,簡樸的生活使我免去許多無謂的浪費和消耗,讓我可以集中一切精力向著標竿直跑。         當我清楚蒙召,準備做宣教士的那一段日子,我的生活更是一切從簡,我不再為自己購買任何貴重物品,即使是碰上愛不釋手的東西也是拿起來欣賞欣賞,便輕輕放下。我知道有點像吉普塞人的宣教生活,不允許我有太多物資上的纏累。         來到柬埔寨宣教的第一天,雖然我住的地方四壁徒空,空蕩蕩的房間只有一張木板床,可是當我發現在自己的房間裡有一個抽水馬桶洗手間的時候,卻驚喜得大聲讚美 主。我馬上拿出照相機,連連對著那個抽水馬桶拍了几張大特寫,我將這些照片寄回加拿大,告訴弟兄姐妹我在柬埔寨有一個有抽水馬桶的洗手間。         我從中國去北美,又有機會從北美到柬埔寨宣教,是一種難得的經歷。柬埔寨給我以完全異于中國和北美的感受。在湄公河畔,椰林叢中,我驚詫于傳統高腳竹樓屋的 古樸和優雅,欣賞他們一件件用木頭、竹子、水草所製作的工藝品。我的房間因此也掛著不少編織精美的草結,它們是形態各異的蚱蜢、蜻蜓、金魚、蟋蟀;在我收 到的禮物中也有用椰子葉編織的戒指、項鍊、王冠。雖然對于很多人來說粗礪和簡樸的生活枯躁難耐,乏味無趣,但對于我來說卻是難得的一片雲淡風煙,更有助于 我除去心底的浮囂,使我有一個更明淨的心靈。我知道這是主在我生命中的賜福,祂讓我在柬埔寨簡樸的生活中與神更親近,去操練自己更豐盛的內在生命,返璞歸 真的真諦不正是在于此嗎?         來柬埔寨后,發現自己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不要浪費。看看當地人物質匱乏的生活,深感任何一絲一毫的浪費都是一種罪惡。          二十一世紀是一個科技發達,物質豐富的時代,要人歸回簡樸的生活實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聲色犬馬,太多物質上的需求,太多世俗上的引誘,使人很容易就失去一顆對神清潔純樸的心,也使人很容易就破壞單純和諧的人際關係。華而不實、虛偽奢糜正是現代文明所帶來的負產品。         簡樸並不等于簡單,如同孤單並不等於寂寞。簡樸是隨遇而安而不刻意追求;是價值上的實用而不奢侈;是藝術上的品味而不俗套;是性格上的健康而不病態;是物質上的欣賞而不占有;更重要的是靈裡的自由而不累贅。         我愛簡樸,因為在簡樸中深藏著淡泊寧志的赤子情懷! 作者來自廣州,加拿大維真學院畢業,現為“華人福音普傳會”派駐柬埔寨的宣教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