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如何能夠讀好聖經?(四之二) ──解經與正統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在上一期《舉目》的〈我如何能夠讀好聖經(四之一)──解 經與敬拜〉一文中,我們闡述瞭解經與敬拜的關系。讀聖經是一種敬拜,解釋聖經需要敬虔。一個敬虔的心靈,會在神的話語前放下自己的成見,降服在神的權柄之 下,並且預備自己被神的話語改變。在這一期的《舉目》,我們要進一步闡述解經與正統的關系。聖經只有一本,但聖經的解釋卻有千萬,究竟解經的標準在哪裡? 最具爭議的經典         人類的歷史中,再沒有一本書,比聖經更被廣為閱讀,也再沒有一本書,比聖經引發更多的爭議與互相矛盾的解讀。         從啟蒙時代起,哲學家們,甚至是不信神的哲學家們,都多多少少地引用過聖經,強化自己的觀點;美國南北戰爭的前夕,支持聯邦團結與廢除奴隸的北方,與主張保 持奴隸制度、不惜脫離聯邦的南方,都在這一本古老的聖經中,尋找合乎自己立場的解釋;在平凡的日子裡,丈夫與妻子、父母與兒女,也都可以引用這一本聖經, 提出互相衝突的要求。         為什麼這一本聖經,可以產生如此多互相衝突的解釋?         答案並不應該令人驚訝:因為聖經具有無可比擬的權威性與影響力。一切渴望權威的力量,都會試圖借用聖經來建立自己的權威。         問題是,在這一場聖經詮釋權的爭奪戰裡,聖經自己原來的面貌卻漸漸被模糊了。 你信任何種權威         大部分聖經解釋之間的嚴重衝突,源於所依賴的“權威”不同。例如馬丁路德與教皇之間的根本差異,在於聖經是唯一的權威還是只是權威之一。如果馬丁路德不能接受教會的權威,而教皇也不能接受聖經為唯一的最高權威,他們兩者之間的衝突就不可能化解。         現代派(Modernist)的解經,相信理性經驗是最高的權威,因此不能容忍聖經裡像童女懷孕或是死裡復活的記載;人文主義者(humanist)相信, “人是一切真理的準繩”,進而拒絕了聖經裡關於原罪、揀選、代贖之類的教義;女性主義(feminist)認定,一切古典的文獻都是父權思想的遺跡,因此 堅決否定聖經對男女角色之教導;後現代主義(post-modernist)預設,真理是多元的,因此連獨一真神的概念都無法容忍……         這些人都可以對聖經很熟悉,也都在解釋聖經,但他們與基督徒之間的衝突,是不可調和的,因為他們認為,有比聖經“更高的權威”。 偏差的真正起源         從古至今,這些比神的話語“更高的權威”,都在不斷地攪擾人們甚至基督徒的視聽。讓我們審慎地聆聽使徒彼得的警戒:“第一要緊的,該知道經上所有的預言沒有可隨私意解說的;因為預言從來沒有出於人意的,乃是人被聖靈感動說出神的話來。”(《彼後》1:20-21)         使徒彼得提醒我們,人的“私意”是解釋聖經最大的危險,因為當聖經被人的“私意”來解釋的時候,人們就再也聽不見“神的話”,反而不斷地聽見“人的話”假藉著聖經說出來。這些陶多多從人的私意所產生的解釋,一旦聯繫成系統,就變成了與神為敵的異端了。 正統神學的產生         […]

No Picture
成長篇

我如何能夠讀好聖經?(四之一) ──解經與敬拜

陸尊恩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如果你正在問“我如何能夠讀好聖經”,那麼我想告訴你這篇文章正是為你而寫的。在今後的“舉目”中,我預計探討四個關於解經的話題:(一)解經與敬拜:我如何能夠有一個敬虔的讀經生活?(二)解經與正統:究竟解 經的標準在哪裡?(三)解經與世界觀:我如何面對聖經與這個世界的衝突?(四)解經與文學:聖經的文學如何幫助我們正確地解經? 為什麼我讀不懂聖經?         說真的,如果我們可以承認自己真的不懂聖經,我們已經向前走了第一步。至少,我們沒有陷在“自以為很懂聖經”的傲慢中。因為,沒有什麼比驕傲更能妨礙我們明 白神的話語。聖經說:“若有人以為自己知道什麼,按他所當知道的,他仍是不知道。(《哥林多前書》8:2)”我自己讀聖經的時間裡,因著驕傲的態度,有百 分之八十的時間是完全浪費掉的。我的心那樣急躁,匆匆地來到神面前,還沒有開始聽神想要說的話,已經又匆匆地走開了。我的心又是那樣自以為是,只想在聖經 裡尋找與自己想法一致的訊息,好証明自己有多麼聰明,又隨隨便便地將自己的想法“讀進”聖經裡。我還是假冒為善的,因為我只想增加自己的知識,卻毫無誠意 讓自己被神的話改變。如果你和我一樣,那麼就算有幾十年的讀經生涯,你能從聖經中領受的也仍會很少。 讀聖經是一種敬拜         但是,當主耶穌在以馬忤斯的路上向兩個門徒講解聖經時,他們的心就火熱起來(《路加福音》24:32)。神的話語應該使人的心裡火熱,使人的靈魂甦醒。當門 徒們不明白聖經時,主耶穌不是安慰他們,而是責備他們:“無知的人哪,……你們的心信得太遲鈍了!(《路加福音》24:25)我的讀經生活如此地枯乾,不 是証明我需要更多的智慧,而是証明我需要悔改。光是打開聖經讀是沒有意義的,我們需要真正地想被神的話語改變。讀聖經需要操練謙卑、忍耐與順服,讀經也是 一種敬拜神的方式。 噢!原來神想要講這個!         基督教所傳的上帝是一位啟示的上帝。神 說話,人聽從,再沒有比這個更自然的事。每一次我們打開聖經,都是預備用聆聽的方式與神交往。《傳道書》5:2說,“你在神面前不可冒失開口,也不可心急 發言;因為神在天上,你在地下,所以你的言語要寡少。”一個真正聆聽神的人,不會自以為知道聖經裡的信息,甚至不會預設聖經所要談論的主題。而一個自我中 心的人,雖然翻開了聖經,卻永遠只對自己想要問的問題有興趣,對於神想要講的事卻漠不關心,以致來到這位啟示的神面前,卻沒有真正的溝通。         我確信,如果你從不曾因讀聖經而感到興奮,那是因為你還沒有真正在聆聽神。可能今天早上你翻開聖經,你想知道怎樣改善自己的生活,但聖靈要說的卻是基督復活 的榮耀。你會想,基督的復活與我沒有什麼關系,我需要的是實際生活的建議。聖靈不斷地想要告訴你,基督的復活是重要的,是你一切生命力量的源頭。但不幸的 是,如果我們的注意力一直留在自己的問題上,我們根本就沒有在聽神的話語,也就不知道如何從聖經、神的話中得著日常生活的力量。 嘿!你仔細地讀過上下文了嗎?         錯誤的解經,傷害我們的靈命又浪費我們的時間。但我們還是不斷地大量製造錯誤的解經,為什麼?因為我們缺乏耐心又缺乏敬虔。一個真正在聆聽神的人,不會在還 沒有聽完神所說的話以前,就驟下結論。舉例來說,當我們讀到《約翰福音》3:16“神愛世人,甚至將他的獨生子賜給他們”,我們可能會想,如果神的獨生子 是神賜給全人類的禮物,那麼神一定會拯救全人類,對嗎?可是如果我們繼續讀3:36“信子的人有永生;不信子的人得不著永生,神的震怒常在他身上。”上下 文不允許我們作出“普遍得救”的解釋。其實,大部分經文的疑難,都可以在上下文中或相關經卷中找到解決的線索。 你願意先放下你的懷疑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