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基督徒知識份子在公共網路上的言說

基甸 本文原刊於《舉目》18期 話語霸權?         近年來,隨著中國知識份子信主的逐漸增多,和互聯網在中國的飛速發展,在網路上參與和發言的“網上基督徒”已經不再稀有,而成為一個人數眾多的群体。越來越多的基督教網站和論壇建立起來,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網上基督徒”的隊伍。         網路為中國基督徒提供了一個獨特的言論空間。基督徒在基督教網站和論壇上,可以進行基督徒之間的團契和交流,也可以跟非基督徒慕道友討論信仰問題。這方面的發展,從1990年代至今,仍然可以說是方興未艾。         本文的主題是介紹中國基督徒的另一類的網路參與和言說,即基督徒在非基督教甚至非宗教性的“世俗”的網站論壇的參與和言說。這些網站論壇多為思想性、文化性和學術性的網上空間,借用一個當前很熱門的詞,我們可以稱之為“公共”網路。         2004年的中文網路上,對關注社會文化的基督徒來說,發生了一些意味深長的事情。在這一年,“公共知識份子”的話題,成為中文網最熱門的話題之一。在網友評論對 中國最有影響的公共知識份子的過程中,很有影響力的青年網路評論家王怡,提到三名基督徒知識份子:余杰、遠志明和任不寐。         隨後,“基督徒知識份子群体”的提法,和基督徒知識份子在公共網路的言說,在公共論壇上引發了一系列的爭論。甚至有網友驚呼,如今的中文網路和知識界,“已悄悄進入了基督教話語霸權時代”。         2004 年,無論是提出“基督教憲政”理論的基督徒經濟學家楊小凱的去世、電影《基督受難記》的賣座、小說《達芬奇密碼》的暢銷、還是美國大選的“道德議題”,都 一再在公共網路引起對基督教信仰的熱烈討論和爭論。在國內較有影響的一些學術思想類論壇,關于基督教信仰的論爭,持續“發燒”不下。 邊緣空間         “基督教話語霸權”的提法,我認為是言過其實的。我當然不否認“基督徒知識份子”作為一個群体的現實存在,但是我認為基督徒知識份子在以公共網路為主的公共領域的言說,仍然是聲微勢弱的,而且基本上只局限在網路這個比較邊緣的言論空間之中。         中國知識份子有非常深厚的反宗教、尤其是反基督教的傳統。歷史上基督徒(包括身為知識分子的基督徒),在中國社會中一直處于邊緣化的地位,在社會上是被嘲笑、歧視甚至逼迫的對象。在公共領域中就更是“沆默的羔羊”,對社會文化等方面的公共議題,鮮有自己的言說。         近年來基督教信仰在公共網路上,成為一個被廣泛討論和爭論的話題,主要是因為當前中國知識份子最為關注的社會和文化議題,包括民主、憲政、傳統文化、工作倫理、家庭價值、科學技術等等,都必然涉及西方文化和思想,因此常與基督教信仰相關。          一些基督徒知識份子,在網路上和思想學術界有一定的影響力,主要是因為他們言說的議題本身,是當前中國知識份子最為關注的社會文化議題,而不是因為其“基督 教”的性質(遠志明弟兄是一個例外。《十字架--耶穌在中國》等,完全是宣教甚至培靈性質的。其在國內民間的流傳,和對社會文化的影響,可以說是“副產物”)。         基督徒知識份子在公共網路上的言說,當然是與言者的信仰背景分不開的。同時這些言說具有主動介入和參與的性質。在多元化的聲音中,基督徒知識份子的言說,也為公共網路帶來一種獨特的視角和透析。         基督教信仰的話題,在國內的公共網路上如此“火爆”,是一個很獨特的值得深思的現象。眾多的年輕人如此充滿激情地在網上批判基督教信仰或者為其辯護,這在 “後現代”的今天,實在是很難得一見的。激烈的爭論說明,人們對基督教信仰是否 “真”,也就是說對真理,仍然是在乎的。對一個有福音關懷的基督徒來說,這個現象本身就反映出一種對信仰的需求和呼喚。 坐而論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