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奉篇

哪怕給我一塊磚頭,我也能賣!——基督徒可以從事直銷嗎?

陳約翰 本文原刊於《舉目》70期。 近些年來,有不少基督徒從事直銷行業。我也在直銷公司工作過數年。現願分享自己的經歷,希望給正在從事和準備從事直銷行業的弟兄姊妹一些提醒。 1996年10月,我進入全球最大的直銷公司(以下簡稱A公司),任業務主任(是公司職員,非直銷人員)。其後,換至對外事務部主任。期間經歷了中國1998年的傳銷禁令。後,又調任某地之業務營運高級主任,負責公司在該地開設店鋪及分公司的整體運作。後,又調回,任對外事務部高級主任,直至2001年4月離職。 我雖未直接從事直銷(發展人員、銷售產品),但作為中層管理職員,我比市場上絕大多數人,更接近直銷行業的核心,也瞭解更多直銷的信息。 直銷(1998年前稱為傳銷),又稱為無店鋪銷售,是指產品不通過店鋪,而是通過人員來銷售。表面上看,這只是一種新穎的銷售方式而已,與傳統的銷售方式、買賣產品相比,並沒有明顯差異。而且,還具有一些顯著的“優點”。 然而,這樣一個看似“有百利而無一害”的銷售模式,究竟有沒有問題呢?這些“優點”的背後,究竟存在著怎樣的秘密呢?在美麗的外衣下,究竟隱藏著怎樣的謊言呢?下面我將從商業關係、倫理道德、屬靈信仰三個層面,進行闡述。 從商業關係看 ·放棄了“用腳投票” 在市場上,企業經營者提供產品或服務,消費者則購買產品或服務;透過交換過程,經營者獲取利潤,消費者的需求得到滿足。由於企業經營者傾向於獲取最高額的利潤,而消費者希望以最低的價格,獲取最好的產品及服務;為保證和促進市場交易的公平,政府部門必須保證市場的充分競爭,使消費者有足夠的選擇權,通過市場行為來限制經營者的利潤(也就是俗稱的“用腳投票”的權利)。 然而,直銷的方式,卻使得基層行銷人員成為消費者。直銷通過誘導的方式,讓消費者在有意無意之間,站到了經營者的立場,“主動”放棄了“用腳投票”的權利,從而使生產廠家輕而易舉地達到了壟斷市場的目的。消費者在這個沒有競爭的市場上,只能淪為被宰的羔羊。 請問,哪家直銷公司的產品便宜?在具有壟斷優勢的市場上,有哪個廠商願意主動放棄自己的利益呢?他們承諾的“使消費者享受到更低的價格和更優質的服務”,兌現過嗎? ·被人賣了,幫人數錢 再對比一下基層行銷人員與傳統行業的銷售人員。表面上看,直銷人員沒有經過面試、考核,就能成為某公司的銷售人員,似乎是一個極好的就業機會。其實差矣!買了別人的產品,沒有底薪,還要幫人站場子,賣吆喝,充人氣,究竟是誰占了便宜? 更為玄妙的,是直銷的獎金制度設計。 所有直銷公司的獎金制度設計,都是團隊計酬。這是直銷真正吸引人的地方。如果直銷真的按其所宣傳的,只是個人銷售產品,直銷行業早就沒有了。所謂團隊計酬,就是你所帶領加入直銷組織之人的銷售業績,能夠算在你的銷售業績裡。 這個貌似保護直銷人員的計酬方式,其實暗藏玄機。因為這可以使直銷頭目明目張膽地把產品銷售給基層銷售人員。這是直銷最荒唐,也是讓人鬱悶的地方。再說直接一點,就是:直銷裡面最有效的銷售方式,竟然是把產品銷售給自己人(即銷售給基層行銷人員)。 按常理說,銷售人員只要做好銷售工作就可以了,老闆就得為此付給薪資。但直銷裡的上級行銷人員,卻以直銷人員是經營者為由,要求下級囤購大量的商品。 我以前所在的A公司,雖然明令禁止囤貨,但在利益的誘惑下,直銷人員往往無視這些規定。甚至有人為了自己的業績,要求下級變賣財產來囤貨,用“要具有投資意識” 蠱惑對方。 現實生活中,不會有人為了得到1千元的獎金,而花1萬元去購買產品。但這種“最笨”的買賣,在直銷行業裡面居然天天上演。這些基層行銷人員為了得到少得可憐的獎金,購買了大量的產品。自己花錢買了別人的產品,還在台下為那些賣產品給自己的人鼓掌,這實在是被人賣了,還幫人數錢! ·沒任何人佔到便宜 表面上看,直銷人員沒有經過任何考評,就可以代理(或銷售)某個品牌的產品,成為經銷商,這是一個絕佳的創業機會。其實,他們的經銷商權益已經被嚴重地損害了。 經銷商權益包括一定區域的獨家代理權,廠家的廣告支援,較大的利潤空間等。這些應有的權益,直銷人員並沒有得到多少。既沒有排他性的區域保護,也沒有足夠的利潤空間。他們是拿著打工的錢,幹著老闆的活兒,最後淪為買了一堆產品的消費者。 直銷既然這樣“坑”直銷人員,那廠家是否一定處於最有利的地位呢?其實也未必。我所在的A公司,直銷人員與公司就發生過較大規模的衝突,甚至有直銷人員在北京分公司靜坐絕食。鬧到最後,政府高層部門介入,才得以平息。 一家世界最大的直銷公司尚且如此,其他的小公司被直銷人員欺負的,就不用說了。 我就知道有一家賣環保馬桶的公司,有多項國際專利。本來市場前景看好,但因老闆急功近利,要快速打開市場,於是找了一批做直銷的人來啟動市場,把市場給搞亂了。 等到他想要換掉這些直銷人員,另建銷售管道的時候,市場上的各種關係已是盤根錯節,剪不斷,理還亂了。最後諸多因素疊加,公司破產,老闆至今還關在牢裡呢! 有人說,那直銷行業最佔便宜的,不就是那些直銷頭目嗎?非也。不端那碗飯,不知道那裡面的難處。這些直銷頭目,不僅要東奔西跑,不斷拓展他的組織,而且租場地、辦會議、坐飛機、住賓館……哪樣不花錢呢?那點獎金,其實是入不敷出的。 據我們幾個同事的觀察,在直銷行業裡,真正“真金白銀”掙到錢的人,少之又少。因為收入、支出在那擺著呢!昧著良心、說假話、辦壞事,倒是家常便飯。同事間常開玩笑,說只有良心完全死透的人,才能做直銷。雖是玩笑話,但也反應了一些實際情況。 ·“1040工程” 近幾年流行起來的所謂“1040工程”,有不少弟兄姊妹被騙,深陷其中。這個“1040工程”,號稱是國家秘密扶持的資本運作。簡單說,就是你入夥時先交69,800元,購買21份、每份3,800元的份額。入夥次月,“組織”會退19,000元,即,你實際出資額為50,800元。 然後,你的任務就是發展3個下線,3個下線再分別發展3個下線。當發展到29人的時候,你可晉升為老總,開始每月拿“工資”。直到拿滿1040萬元,就從“組織”裡出局,完成“資本運作”。 嚴格意義上講,這不是直銷,而是“龐氏騙局”(Ponzi scheme,一種臭名昭著的非法集資方式,編註),屬於金融詐騙。這種金融詐騙的危害特別巨大,一次性實際騙取5萬元,而且沒有任何的產品。 […]

No Picture
成長篇

好像一無所有

陳約翰 本文原刊於《舉目》32期          我生長在一個農村基督徒家庭中,是第四代基督徒。我是家裡最小的,又是男孩,特別受家人的寵愛。母親每時每刻把我帶在身旁。當母親上教堂時,我也參加聚會,因此我在孩童時就接觸了基督信仰。 稚齡孩童的印記           五歲的孩子本是最快樂的,死亡的陰影卻臨到無知幼稚的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引起,我右腳上長了一個疙瘩,去鎮上的醫院檢查,是骨髓炎。這個消息對我們家來說 像晴天霹靂一樣。因為近幾年,家裡接二連三地發生了許多事情。加上我這病就是用錢的病,又有生命危險,也不是一下子可以治好的。           鎮級的衛生院醫生因醫術有限,催促父母帶我去市裡最好的醫院。市醫院的醫生診斷:“這種病會危及生命,唯有把腳給鋸了,才可以保存性命。否則會爛到全身,最後就是死亡。”後來醫生們又說:“孩子太小了,經受不起鋸腳的手術。只能等孩子長大後,才可以做此手術。”           只能眼睜睜看病在我身上蔓延,全家人都傷心絕望。在危難之際,家人唯有求告神幫助和醫治。教會的阿公、阿婆們,也都為我的病禱告。           我住進了鎮裡的醫院。在醫院我又出了意外:護士給我量体溫時,不知怎麼回事,我竟然將体溫計咬斷吞下去了。家人和醫生都嚇壞了,因体溫計的水銀毒性非常強,會毒死人。而醫生無法從我身上取出水銀,因不知水銀在何處。家人只有向神禱告,求神保守我平安。          隔天早上四、五點鐘的時候,我上廁所,發現肛門破了。醫生斷定,吞下去的体溫計已從我身上排泄出去了。我竟然沒有中毒,實在是神奇妙的保守!           緊接著,有醫生願意為我動手術。其實醫生也只是動了一個簡單的手術,就是把我腳上那發炎的肉打開又重新縫合。那病居然就這樣慢慢地消失了!           我相信是神奇妙的醫治,救我脫離疾病的痛苦。每當我洗腳,看到因手術留下來的疤,就會想起神在我身上的恩典,就向神感恩。我相信神在我身上留下這印記,為讓我不要忘記祂在我生命中的恩典。 青少年時的重生           進入青春期後,我變了。那兩年,我家人都在別的省作生意,就留我一個人在家。因無人管我,我就跟社會上一些比我大二、三歲的人一起玩,跟著他們吃、喝、偷、賭等。我家成了賊窩,每個晚上,這些人都會集中在我家,無論做什麼事,或玩到深更半夜,甚至第二天早上,都沒人管。           我的成績一落千丈,我不再喜歡學校。但教堂的聚會我還是參加的,原因之一是沒人給我做飯,去教堂能吃一頓較好的午餐。另外,有幾位從小與我一起上學、參加主日學的同學,會催促我參加教堂聚會。只是,我雖然參加聚會,卻並不是真心去聽聖經的話語,乃是消磨時間。           村裡的家庭教會,每逢正月時都會開奮興會。1994年正月,我們村的教會也開了一次奮興會。因為沒有教堂,就在幾個信徒家前面的空地上,搭起一個帳篷聚會,聚會時間有三天四夜。           正好母親也回家了。在第二天聚會時,母親囑咐我:“這幾天家裡不做飯,你放學後要去聚會的地方吃。”         那天放學後,我很自然去聚會聽道。講道的同工講完道後,帶領會眾一起禱告。在禱告中,我被聖靈光照,聖靈要我認罪。我心裡說:“我從小在教會裡,哪裡有罪? 我沒有罪!”聖靈繼續光照我,把我做的錯事,一一呈現到我的眼前,使我清楚認識自己是罪人,需要耶穌基督的救恩,需要主基督的寶血遮蓋。          我向神痛哭懊悔,把以前所行的一切惡事,都向神承認,並立志要跟隨耶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