宣教的中國

史正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一提到宣教,許多國人心目中單浮起對西方傳教士的印象。但近百年來,中國人在宣教事工上,起步雖晚,卻也由內而外,由近而遠,留下不少值得紀念的腳蹤。

一.本國拓荒佈道時期

1.中國自立會(1906年,上海)

        中國基督徒獻身於宣教工作的歷史,早自廿世紀初期就已開始。當時中國教會深受庚子年義和團事件的刺激,力求自立自傳。1906年俞宗周在上海發起“中國自立會”後,自立教會遍及全國各地。中國本土的佈道人才也被上帝興起,丁立美、王正廷等多位講員的群眾佈道,帶動了中國教會對外傳福音的熱忱。

2.中華學生立志佈道團(1910年,山東濰縣)

        1910年由山東濰縣廣文學校發起的“中華學生立志佈道團”,推丁立美為幹事,喚起了基督徒學生立志終身傳道的心志,團員有1170人,立志傳道的有530人。

3.地方性的佈道團

        1911年“湖南逐家佈道團”由長沙內地會的葛蔭華和蕭慕光兩位牧師發起,共有團員28人,遊行佈道,攜帶單張、小本聖經,逐家分送;五年之間,曾進十萬七千餘家佈道。此外,地方性的佈道團也在各地組成,如1912年廣東“河南佈道團”,1913年“上海車夫聽道處”及“福州旗族佈道”,“上海基督徒佈道團”,“回民佈道”等。

4.中華國內佈道會(1918年,雲南)

        1918年,聯合全國基督徒力量的“中華國內佈道會”,是一個新的里程碑。這個佈道會先由雲南開始,1922年推廣到黑龍江,1923年進到蒙古。他們的事工拓展了國內佈道的範圍,由沿海逐漸遠至邊陲地區。除此佈道團外,還有“邊疆佈道團”作類似的事工。

5.伯特利佈道團(1931年)

        1927年到1937年這十年大復興時期,神藉著許多佈道團點燃了福音燎原之火。1931年組成的“伯特利佈道團”,是其中之一。計志文、宋尚節等佈道家在全國的影響,至今仍在。(註一)

二.國外宣教時期

1.中華國外佈道團(1929年,廣西梧州)

        中國人第一個向國外宣教的差會,是在1929年開創的。1928年夏天,廣西宣道會建道聖經學校的院長翟輔民牧師(R.A. Jaffray)與中國佈道家王載等懇談,建議他去南洋旅行佈道。次年王載返國後與翟輔民決定成立“南洋佈道團”,去南洋群島宣教。1929年9月設總部在廣西梧州,後改名為“中華國外佈道團”,首派朱醒魂牧師去越南,然後派林証耶和練光臨等牧師去印尼。成立八年後,平均在工場上的宣教士有21位之多。到了1930年間,共派出64位宣教士,在南洋各國設立教會,帶領極多人信主。

2.遍傳福音團(1947年,陝西鳳翔)

        到了四十年代,陝西鳳翔西北聖經學院的師生們在禱告中,看見中國教會欠了各國福音的債;副院長馬馬可牧師為此在1947年成立一個禱告會,特別為還福音的債禱告。馬牧師覺得,主為中國信徒保留一條道路,就是要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後來在院長戴永冕(戴德生的孫子)主持下,有70多位師生決志為西北五省每星期三禱告,並成立了“遍傳福音團”(Chinese Back to Jerusalem Evangelistic Band)。1949年福音團的幾位同學先後差派去西北的甘肅、寧夏、青海、西藏、新疆,其中趙麥加和何恩証更南下至喀什。遍傳福音團的志向是從西北開始,沿絲路經阿富汗、伊朗、阿拉伯、伊拉克、敘利亞……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可惜1950年新疆被中共統治後,這事工便停滯了。

        遍傳福音團的同工經歷了文化大革命後,紛紛回到事奉工場,並對當年立下的初衷絲毫不變。正如趙麥加所說:“新疆到耶路撒冷的道路,銅門深鎖。然而我們辦不到的,總希望我們的子女可以繼續擔承。”

3.西北靈工團(1946年,山東濰縣)

        1946年,張谷泉牧師在山東濰縣樂道院設立靈修院,每天上聖經課,凡物公用,栽培許多年輕工人。不久,成立了西北靈工團,決定向新疆進發,其宗旨也是要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1947年到1949年,靈工團的事工主要在新疆哈密,各團也派往北、南疆各地。但1951年起,喀什的同工首先被捕,1952年張谷泉等也在哈密被捕,這事工就停頓了。

       到了七十年代,有些靈工團的同工回到新疆,開始家庭聚會,當初的異象和使命,又再點燃。直到今日,早年加入西北靈工團的老同工們,仍有人堅守在西北邊疆地區。他們的薪火,將繼續傳承下去。(註二)

        1949年以後,海外華人教會中許多堂會、差會均開展了同文化和異文化的宣教工作,當今華人宣教士的人數超過一千兩百人,中國人的宣教差會約五十個。限於篇幅,本文不作介紹,留待其他專文報導。

三.中國福音新動向--移民宣教

        歷史的車輪駛進二十一世紀,中國社會各階層發生了日新月異的變化。與此同時,在中國家庭教會中,也出現了不同尋常的福音新動向--移民宣教。

        移民宣教不同於以往遊行佈道的隨走隨傳,而是進入近文化或異文化區域落地生根,向那地方的人傳福音,不是簡單的口頭傳講,而是更多地用愛和生命來見証基督。

1.異象的由來

        九十年代中期,有某個系統的教會開始向全國各地差派福音使者。在聖靈感動下,他們看到在宣教策略上的異象--移民宣教。因此,他們就從聖經裡查考有關移民宣教的信息。當時,移民宣教僅是一個遠象,對多數同工而言,是可望而不可及的。儘管如此,他們還是不斷傳遞這一異象。

        他們相信,通過移民宣教有利於福音在近文化或異文化地區的傳播;宣教士們可與少數民族同胞朝夕相處,一起生活,用上帝的愛去感化他們,用基督的生命去影響他們。不僅如此,這些宣教士也有足夠的時間向他們耐心地傳講福音,讓他們更好地明白上帝的聖愛和十字架救恩而接受福音。

        通過移民宣教,可以使宣教的隊伍日趨成熟、穩固。因為移民宣教所挑選的同工大都是結婚多年的夫婦。他們的真理裝備比較全面,事奉經歷豐富,生活適應能力強;夫婦二人又能彼此互助,同心合意興旺福音。

2.移民宣教的實施與果效

        99年9月份,這個教會的同工們認為時机已經成熟,便向神要了三個憑據:1)求上帝預備30對夫妻;2)求上帝預備30對夫妻移民所需的費用;3)求上帝預備培訓地點和教材。

        上帝印証了這項聖工,99年11月上旬,他們特地把這些立志參加移民宣教的夫婦招聚在一起集訓,聚會結束後就打發他們分赴各地。

        他們大多去了福音沒有開拓的地方,如邊遠地區、少數民族,也有人去了城市。這些地方分別是西藏、青海、新疆、雲南、貴州、廣西、四川、廣東、海南、福建、江西和湖南等地。打發的時候,他們僅指定一個大的範圍,至於具体地方則要看聖靈的帶領。第一批移民宣教的主要對象是國內近文化或異文化區域。

        教會在經費方面原則上支持三年。三年之後,讓他們經濟獨立,過信心的生活。至於他們全職事奉還是帶職事奉,這要看他們實際的工作和聖靈的帶領。各人都可以儘量發揮自己的恩賜與特長,做好宣教工作。

        頭半年,他們主要是聯結教會或開拓。他們有的已與當地教會聯結,暫得安身之處,為以後進入少數民族或未得之地宣教預備了條件;有的開荒佈道,建立了教會。在具体的工作中,他們承受著來自各方面的壓力,如語言的障礙、邪惡勢力的阻攔、異端的攪擾等等。在這種惡劣的環境下,他們的處境可想而知。但據聞,中原某教會在2000年麥收前夕,也打發了20多對夫婦移民宣教。

         現在,中國家庭教會能邁出這極具歷史意義的一步,可算是一件偉大的神蹟了。若沒有神的同在,恐怕做不出這樣的工作。

        在對少數民族宣教的同時,他們對國外宣教已有初步的計劃,特別是對中國周邊國家(諸如緬甸、印度、北韓及阿拉伯國家……)的福音事工特別有負擔。雖然向國外移民宣教的事工還沒開展,但是他們準備輸送一些人學習阿拉伯語,為向阿拉伯國家宣教奠定基礎……他們有信心說:“二十一世紀的中國教會正準備承擔向世界宣教的大使命。”(註三)

        除了這個教會系統的移民宣教策略外,中國教會中有心向周圍鄰國宣教,及沿著絲路回歸耶路撒冷的心願,從未稍減。全國各地許多的信徒、傳道人、大學畢業生,早已默默裝備自己的語文、聖經真理和事奉,當時候到了,就開赴遠方他鄉。

        我們深信,“廿一世紀是中國人獻身宣教的世紀”並非口號,而是指日可待的。

註一:以上資料主要來自:王治心著《中國基督教史綱》,香港基督教文藝出版社,1959年。
註二:“遍傳福音團”和“西北靈工團”的資料,主要來自《聖城之門》第一輯,1995年9月號;另參考英國Henry R. Thompson等發行的“遍傳福音團”的英文通訊News Letter No.13, Feb. 1951,其中刊登了一些團員的信件和代禱事項。
註三:有關國內教會移民宣教的資料,來自國內一份刊物《道路》2000年6月的報導。

“遍傳福音團”主要同工的照片,前排中間是馬馬可牧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