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看我的榮耀 --論大陸家庭教會的見証

蔡選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2期

       隨著大陸的改革開放和海內外的交流,“大陸家庭教會”這一名詞,對海外的基督徒已不陌生。大陸家庭教會信徒的生命見証,也越來越多地通過各種渠道傳到了海外,令海外的信徒耳目一新。海外也有許多基督教机構和個人,開始進入大陸家庭教會參與事奉。特別是一些在海外信主的大陸學人,學成返國後,投入故鄉的事奉。

一、如何看中國的大陸家庭教會

        大陸家庭教會,是神在二十世紀教會的新作,如果說大陸家庭教會是一個見証,那它到底在見証誰?我們是孤立地看大陸家庭教會本身呢?還是通過大陸家庭教會看神對普世教會的心意?用聖經的話來說,是看瓦器的特徵,還是看窯匠的心意?

        前幾年有幸接觸到一位來美探親的大陸家庭教會的老傳道人,他因傳道,在文革期間被關進“牛棚”,後因晚期肝硬化被當局遣返回家等死。那時是1978年,神用神蹟完全醫治了連權威醫院都放棄了的絕症。然後神很清楚地告訴他:“去,看我的榮耀!”

        他當時很納悶,經過近三十年的無神論統治,特別是剛經過文化大革命,中國的大地上聞不到一絲一毫的宗教氣味,基督教、伊斯蘭教、民間信仰,甚至包括心理學等一切形而上學的東西,已被徹底鎮壓取締。沒有了教堂,沒有了傳道人和牧師,沒有了聖經,中國是一塊又乾又硬的無神論的曠野和沙漠。“神的榮耀?”

        但這位老傳道人信從聖靈的帶領,告別了家人,背起了小包,將自己這一死裡復活的身軀,投進了中國的鄉村、山寨、田原、村落……他震撼了!他,作為一個時代的見証人,親眼目睹了神的榮耀,看見了“火車火馬”(《王下》6:17),看到了神如何在中國這一曠野中開道路,在無神論這一沙漠中開江河……

        他俯伏敬拜,我們的主是昔在今在永在的神,是說有就有、命立就立的真神。直到如今,他仍然奔走在中國的鄉間山溝,親手建立了數百間家庭教會。他說:“我是跟在神後面,看‘神的榮耀’。”

        我本人不是在大陸家庭教會信主,也沒有參與大陸家庭教會的事奉,只是接觸了一些來美的大陸家庭教會的傳道人和信徒,也看過一些關於家庭教會的信徒的報導。我沒有資格,也不想來討論家庭教會。其實“家庭教會”這個詞,在概念和內容上已越趨複雜,每一個家庭教會都不一樣,並且也不完全,還出現過極端和異端。

        但是,正如不能因第一世紀出現的以弗所等七個教會的不正常現象,而全然否定聖靈親自建立的初期教會一樣,我們也不應該因現在大陸家庭教會出現了某些不正常現象,而無視當時大陸家庭教會榮耀的見証,忽略神對普世教會的提醒。看看北美教會不冷不熱的狀況,再看看大陸家庭教會感人肺腑的故事,如此的反差讓我們不能迴避一個問題:到底兩者之間是信仰的水平不同?還是信仰的實質不同?

二、家庭教會的見証--不見一人,只見聖靈

        很有意思的是,許多原來準備去幫助大陸家庭教會的北美信徒和傳道人,先後因看見了神的榮耀,反在生命上得幫助,甚至悔改。有位常去大陸家庭教會的傳道人回來說,聖靈在大陸家庭教會的帶領,如此活,如此真,如此細,又如此廣,在教會歷史上,只有《使徒行傳》所記載的初期教會可與之相比。

        另一位北美的信徒回來後愧疚而又幽默地說,彼得當年對一個瘸腿的說:“金銀我都沒有,只把我所有的給你。我奉拿撒勒人耶穌基督的名叫你起來行走。”(《徒》3:6)而我們現在金銀,人,教堂,應有盡有,惟獨缺乏聖靈。

        還有位弟兄在讀《馬太福音》十章中“耶穌差這十二個人去,吩咐他們說:‘……(你們)隨走隨傳,說,天國近了。醫治病人,叫死人復活,叫長大痲瘋的潔淨,把鬼趕出去。你們白白的地來,也要白白地捨去。腰袋裡,不要帶金銀銅錢;行路不要帶口袋,不要帶兩件褂子,也不要帶鞋和拐杖……你們要靈巧像蛇,馴良像鴿子。你們要防備人,因為他們要把你們交給公會,也要在會堂裡鞭打你們;並且你們要為我的緣故,被送到諸侯君王面前,對他們和外邦人作見証……並且你們要為我的名,被眾人恨惡,惟有忍耐到底的,必然得救。有人在這城逼迫你們,就逃到那城裡去……”那位弟兄禁不住說,這不就是在講大陸家庭教會嗎?!

        聖靈在大陸家庭教會的工作是顯著的,聖靈所啟動的人的悔改是徹底的,因為惟獨聖靈,能直接作工於人心深處。得救,不是從思想上承認一個教義,而是從心靈深處認識到,自己實實在在極需拯救。主耶穌的救恩不是錦上添花,而是滅頂之災下唯一能拯救的手。得救的啟動源於聖靈,其後信徒的成長,見証,傳福音,也同樣源於聖靈新鮮話語的引導。在大陸家庭教會,沒有系統的神學教育,沒有傳福音的專業培訓,只有一顆顆被聖靈點燃的愛主愛人的火熱的心,單單仰望著聖靈在環境和人心中的引領,舉目向天。

        無論在浙江,在河南,在東北,在邊疆……大多數信徒沒有文化,沒有經費,沒有交通和傳媒工具,“原是沒有學問的小民。”(《徒》4:13)他(她)們在不同的環境中,用共同的生命見証著死裡復活的耶穌基督!在這場大復興的無數感人的生命見証後面,我們看到的,不是少數幾位屬靈領袖,而是不計其數的無名英雄。除了聖靈,誰能如此地指揮?“因為離了我,你們就不能作什麼。”(《約》15:5)

三、我們的謙卑和盼望

        當我們在北美開會討論如何領人歸主,如何建立教會,如何宣教差傳時,在同一時間內,大陸上已有好幾百人真實地悔改歸主,幾十間教會建立並隨即走出去,開始傳福音。

        清純的大陸家庭教會,到底顯示了什麼信息?大陸家庭教會不是一個模式或樣板,信徒的生命經歷也不能生搬硬套。大陸家庭教會對普世教會是一個提醒,提醒我們,神要在信徒和教會中進行去偽存真的煉淨工程。它也是一個見証,見証聖靈能在一塊空白的土地上,導演一場從無到有的大復興。

        聖靈主導的大陸家庭教會的這些見証,讓人智人謀俯首稱臣,讓人的義舉善行相形見拙,讓神學和宗教不得不反思,讓我們謙卑,讓我們讚美……主啊,你也一定能在你的時間,用你的方式,在北美這塊錯綜複雜、不冷不熱的宗教土地上,顯示你大而可畏的榮耀!

作者來自上海,從事醫學研究,現居美國華盛頓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