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球給上帝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Sergio Agüero (L), Lionel Messi (R)星余

       你們要恆切禱告,在此儆醒感恩。也要為我們禱告,求上帝給我們開傳道的門,能以講基督的奧祕(我為此被捆鎖)。叫我按著所該說的話,將這奧秘發明出來。你們要愛惜光陰,用智慧與外人交往。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好像用鹽調和,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                                                  ——《歌羅西書》4:2-6

      筆者見過的教會中,似乎除了中國大陸的家庭教會之外,一般禱告會是教會的“雞肋”。教會中可能所有的活動都人氣鼎旺,唯獨禱告會門可羅雀。對於各類事奉和培訓積極的信徒,卻常對禱告會提不起勁來。

     然而,歷史告訴我們:每次教會的復興,都伴隨著禱告的復興。禱告是所有事奉產生功效的基礎。為什麼呢?因為,根據保羅在《歌羅西書》4:2-6的教導,禱告就是基督徒最重要的事奉。

為何重要?

      在《歌羅西書》中,保羅首先鼓勵歌羅西教會的信徒,去認識耶穌基督無比的榮耀和豐富,摒棄一切異端邪說,在耶穌基督裡面生根建造,信心堅固。

      從第3章開始,保羅為信徒勾畫出基督裡的生活藍圖,包括道德生活、教會生活、家庭生活和社會生活。

      最後(4:2),保羅講到事奉生活。其中第一個,也是最重要的一個事奉,就是禱告。

      對此,不是每個人都認同。有些人覺得,在講臺上講道,是最重要的事奉。有些人覺得,傳福音、領人信主,才是最重要的……其實,禱告是這一切成功的先決條件。在《使徒行傳》中,使徒要以祈禱和傳道為念,所以設立執事來分擔牧養的工作。可見對使徒而言,祈禱和傳道是最重要的使命,祈禱甚至還排在傳道之前。

      為什麼禱告那麼重要呢?因為,我們是上帝的僕人,上帝才是主人。主僕關係一旦搞清楚了,我們就知道,既然祂是主、是老闆,我們就不能自說自話、自行其事,應該先領受祂的命令、祂的吩咐,才能把事情做對。

      我們做事的時候,也應該隨時向上帝報告,與祂保持通話——這是聰明員工對老闆應有的態度。事情做完以後,我們也應該向祂感恩,把榮耀歸給祂,並且承認自己不過是無用的僕人。

      上帝並不是那種只會發號施令的老闆。祂又真又活,無所不知,無所不能。在任何工作上,祂都是絕對的權威和專家。祂要我們同工,絕對不是因為祂需要我們的幫助,而是要藉此來幫助我們。

      假如今天你突然受邀,和阿根廷國家足球隊隊長梅西(Lionel Messi, 1987生。編註)同隊踢場球,相信你會覺得是極大的榮幸。你會不會說:“好,表現的機會來了!”拿到球後,就霸在自己腳下,盤來盤去?

      當然可以!不過,很可能很快就給對手搶去了!

      聰明的球員一拿到球,肯定會盡快傳給梅西,對不對?人家是世界足球先生,讓他去搞定嘛!越多與他合作,把球傳給他,你們隊勝利的機會就越高!

      今天上帝看我們事奉,大概也跟梅西看我們盤球差不多。上帝大概也一直對我們喊:“傳給我吧,傳給我吧!”但是我們卻很少傳給祂。偶爾實在沒辦法了,才傳一下。難怪我們總是踢不贏!

      禱告就是傳球給上帝!禱告就是向上帝承認,祂才是主人、才是專家、才是球星!所以禱告才是我們最重要、最有效的事奉。

恆切禱告

      我們該怎樣禱告呢?保羅說:“你們要恆切禱告……”(《西》4:2)

      《使徒行傳》裡,“恆切”這個詞,出現的次數特別多。尤其在耶路撒冷教會剛剛建立的時候,講到“同心合意地恆切禱告”(參《徒》1:14), “恆心”遵守使徒的教訓, “同心合意恆切地在殿裡,且在家中擘餅……”(《徒》2:46)

      《使徒行傳》第8章中,行邪術的西門,信了耶穌後,就“常與腓利在一處”(參《徒》8:13)。這個“常在一處”,用的也是“恆切”這個字。

      所以,恆切禱告就是常常地、專心地禱告,把禱告當做生活中最重要的事。我們可以自問,禱告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事嗎?我的孩子對我的印象,是整天工作、上網、看電視或發脾氣,還是常常禱告呢?求主幫助我們,改變我們!

儆醒感恩

      除了恆切禱告,保羅還說,要“在此儆醒感恩” (《西》4:2)。這也是我們禱告應有的態度。

      儆醒,就是有危機感。耶穌說,假如你知道晚上有賊要來,就必儆醒。我們等候主再來,就要這樣醒;同樣,我們在禱告上,也要有危機感。

     為什麼要有危機感呢?因為我們的敵人撒但,最最害怕我們禱告。有一位牧者說得好:撒但恥笑我們一切的勞苦,輕看我們一切的智慧,卻在我們禱告的時候顫抖。真的,撒但搞破壞至少幾千年了,我們的智慧怎麼比得上它呢?我們有什麼能力跟它較量呢?唯有在禱告中跟至高的上帝接通了,我們就不再依靠自己,而是萬軍之耶和華。

     難怪撒但最想要破壞的,就是我們的禱告。撒但要叫我們的心靈軟弱,它使用了一切的法子,要把我們從禱告的祭壇上拉下來。撒但在世界中發明了層出不窮的花樣、層出不窮的娛樂方法,使我們整天沉浸在世界的誘惑裡,不再渴慕靈裡面的喜樂。

     即使在教會裡、事奉中,撒但也用許許多多的事務——這些事務不是不重要,卻不是最重要的——吸引我們的注意力,消耗我們的精力,使我們沒有餘力好好地禱告。

      禱告才應該是我們看為最重要、也最有效的事奉。只有在禱告的時候,我們才能夠重新得力。也只有在禱告當中,我們才能體驗到靈裡的滿足——那滿足,其實遠遠超過世界所能給的。

      難怪耶穌對門徒說:“總要儆醒禱告,免得入了迷惑。”(《太》26:41,《可》14:38)禱告是我們保持靈裡面的醒覺、勝過撒但的最好武器。

     除了儆醒,我們在禱告的時候,還要“感恩”。正如《腓立比書》4:6-7所說:“應當一無掛慮,只要凡事藉著禱告、祈求和感謝,將你們所要的告訴上帝。上帝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必在基督耶穌裡保守你們的心懷意念。”

      為什麼要凡事感謝呢?因為當你感恩的時候,就不再掛慮。“掛慮”就是以為什麼都是靠著我,什麼都要我操心,什麼都掛在自己身上,因此而多慮所以叫掛慮。

      感恩是什麼呢?感恩就是承認所有這一切不是掛在自己身上,而是掛在上帝身上。感恩就是承認我的過去、現在、將來,都在上帝手中,也在上帝的恩典慈愛之下。過去的一切都是上帝的恩典,所以要感謝。將來的一切,上帝也會保守,所以也要感謝。如果過去、將來上帝都搞定了,現在也就順理成章不需要擔心了。

      所以,對付憂慮最好的辦法就是帶著感恩禱告。我們越是向上帝說“謝謝”,就越能夠向憂慮說“再見”。

勿懶且愚

      因為禱告是服事,所以我們也要為別人禱告,尤其是在福音前線上主的工人。當我們在為福音工人禱告的時候,我們就是在與上帝同工。

      保羅說:“也要為我們禱告,求上帝給我們開傳道的門,能以講基督的奧秘(我為此被捆鎖)。叫我按著所該說的話,將這奧秘發明出來。” (《西》4:3-4)

      直接傳福音的人,尤其是在福音未得之地開荒的宣教士,非常、非常需要我們的代禱。因為,我們在後方頂多是面對魔鬼的迷惑和騷擾,宣教士在前線卻是直接攻擊仇敵的城門,到魔鬼的地盤去搶人,所以魔鬼對福音工人攻擊之激烈,可想而知。

      沒有代禱的支持,傳道人和宣教士在工場上很難有所作為。就算有成績,結出來的果子也往往不能持久。但如果在後方有足夠的代禱支持,那麼,不但前線能有更好的戰績,後方也能分享前線的戰果。他們的勝利,也會算在我們的頭上。

      大衛在以色列定過一個規矩,就是前方的戰士要和後方管器具的人均分戰利品。在上帝的戰場上,不是每一個人都有條件、有機會到前方,直接體會打仗的刺激興奮。但是,只要我們做忠心的代禱者,就可以參與這場必勝的戰爭,並分享戰利品。

      正如耶穌的比喻:人的才幹可能是5千、2千,或1千。2千和5千的,好好經營,都得到了主人的獎賞。唯獨那1千的,因為怕丟,怕做不好,於是把銀子藏起來,什麼都不做。結果顆粒無收,受到主人的責備,說他是又惡又懶的僕人(參《太》25:15-28)。

      我們要在福音的工場上有所貢獻,為宣教代禱,是最起碼的事奉。如果連代禱都沒有的話,就是又惡又懶的僕人。

      當然,除了支持別人傳福音以外,我們自己也要抓住機會,隨時傳福音。因為保羅還說:“你們要愛惜光陰,用智慧與外人交往。你們的言語要常常帶著和氣,好像用鹽調和,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西》4:5-6)

      這段話強調我們傳福音的責任,且離不開禱告的支持。因為第一,這要“用智慧與外人交往”的“智慧”,絕非世俗的聰明才智,而是聖經所說的敬畏耶和華的智慧,是能讓別人嗅到基督馨香之氣的智慧。

      《雅各書》1:5說:“你們中間若有缺少智慧的,應當求那厚賜與眾人,也不斥責人的上帝……”我們必須向上帝求智慧,才能創造機會,並抓住機會,向外人傳福音。

      第二,保羅說,當我們的言語充滿主的恩慈(和氣)和基督徒的特質(用鹽調和),“就可知道該怎樣回答各人”。可見,傳福音最好的機會,不是我們勉強營造的,而是別人送到我們面前的——就是別人向我們提問的時候。然而,要別人向我們提問,首先我們得活出與眾不同的、吸引他人的生活態度,另一方面也需要禱告鋪路,求聖靈感動對方,挑起他對福音的興趣。

      所以,禱告不但能支持宣教工作,也為我們自己傳福音創造條件。禱告是我們與上帝同工最重要的方式。

不惜一切?

      可能有人問,既然上帝是全能的,為什麼還要我們參與呢?我們見證講得那麼差勁,禱告那麼懶惰,折騰了半天,也想不到把球傳給祂……祂為什麼還要把球交給我們呢?祂自己一手包辦,不更省事嗎?

      答案是:因為上帝要從我們這些業餘球員身上,得到更大的榮耀。

      如果全是由上帝自己完成,那祂贏了也不稀罕,因為祂是真神,肯定贏。可是,如果把事情交給我們做,結果祂還是贏,這就厲害了。

      讓我再拿梅西來打個比方。假如梅西跟他平時的隊友——巴塞羅那俱樂部隊的球員聯手,打敗了皇家馬德里隊,這個沒什麼稀罕,因為他們本來就是世界最強嘛(皇馬球迷請多包涵)。

      假如今天梅西在你教會裡,叫了10個弟兄跟他一起,再去同皇馬比(你會說,肯定贏不了),結果還是贏了!這個時候,梅西的榮耀更大呢,還是之前跟巴塞羅那隊友一起贏的榮耀更大呢?連這樣都能贏,人家會說是你教會的10個弟兄厲害呢,還是梅西厲害呢?

      當然,梅西肯定做不到。假如他能做到,他就是神了。這樣的事,只有上帝能做到,也只有上帝願意做——只有上帝會邀請我們這樣的人跟他同工,最後還能贏,成就祂的計劃。

       所以,我們還有什麼話說呢?我們就帶著滿心的喜樂、滿臉的自豪,好好地為祂去做吧!我們在做的時候,多把球傳給祂吧!讓我們一起來恆切禱告,與上帝同工,讓我們的上帝得到更大榮耀吧!

       最後,回到禱告會的問題。教會的禱告會,是不是必須不惜代價地保留呢?那倒不一定。然而,假如我們盼望神國興旺、教會復興、我們生命成長,我們就不能不看重禱告。而禱告會,往往就是信徒學習禱告、操練禱告,尤其是學習進入代禱事奉的最好場所。

       也許,正確的答案是:我們不應該滿足於僅僅“保留”禱告會,而是應該為禱告會付出更多的心思、資源和禱告。

 

作者來自上海,現在澳洲牧養國語堂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