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學不順,回國否?

本文原刊於《舉目》雜誌67期

BH67-54-7511-圖1-小C攝-Door County031.BH67R15茉莉

      當我收到第一封博士班的回絕信時,心情還是不能控制地低落了下來。本來以為,自己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去面對所有的可能;以為已經把自己“完全交託”給主了。可是當失敗真正來臨的時候,卻還是被沮喪打倒了。

       更糟糕的是,第一個拒絕我的學校,竟是我用來“墊底”的學校。我的自信心好像一道被瞬間攻破的圍牆,轟然倒塌。隨後蜂擁而至的,是各種自卑與否定的聲音。

 

        這時候,想到了打電話給爸爸、媽媽。也許是因為情緒太低落,也許是想給爸、媽一點心理準備——萬一我全軍覆沒,他們也有個接受的過程。畢竟,申請的結果關係到我是繼續留在美國,還是回中國。

        於是,我給爸爸、媽媽打了電話。他們正在春節外出旅行的路上。噓寒問暖一番後,還是給他們道出了我這通電話的真正原因:“我今天收到了第一封學校的拒絕信。”

        他們先是愣了一下,然後問我:“為什麼?怎麼會這樣?學校是怎麼說的?”我說我不知道。電話那頭,不解中也夾雜著一些失望。

        這樣的反應,似乎也在我的意料之中。因為從小,如果我成績下降,爸爸、媽媽都是皺著眉頭,跟我一頓分析,非找出個合理的解釋不可。

        氣氛有些尷尬。傷心之餘,我更覺得無地自容。所以沒有說幾句,就以“要睡覺了”為由,匆匆掛了電話。

 

        隔天下午2點(中國凌晨3點),在圖書館學習的時候,居然接到爸爸打來的電話。我問他:為什麼這麼晚打電話給我?他說,他們剛回到家。他和媽媽都覺得,他們做得不好——我打電話給他們的時候,他們沒有安慰我。不過,他一路上都在為我禱告。

        我的心中,立刻湧上一股暖流。

        爸爸繼續鼓勵我:“這個學校沒有錄取你,沒關係。上帝有祂的旨意。即使一間學校都沒有申請到,回國找工作也很好。也許上帝的旨意就是這樣。祂的意念高過我們的意念。老爸相信上帝一定會看顧你,祂一定不會撇棄你。你也要相信祂。”

        聽了爸爸的話,我再也忍不住,哭了出來。我從來不敢想像,爸爸會這樣安慰和鼓勵我!這些話從爸爸的口中說出來,就有不一樣的份量,一下把我從黑暗的低谷中拉了上來,幫我把身上的重擔完全卸下。

        掛了電話,我不住地感謝上帝,感謝上帝派了爸爸這位天使,在我需要的時候,給我愛和支持,提醒我倚靠上帝,讓我經歷了地上父親和天上父親雙倍的愛。我更感謝上帝在爸爸身上的奇妙善工——爸爸真的改變了!他就要成長為一家屬靈的領袖,帶領我們全家走蒙福的道路。

 

       爸爸是在一年半前信主的。

       我信主的頭兩年,爸爸、媽媽一直站在我的對立面。爸爸在政府部門擔任黨委書記一類的職位多年,非常擔心我被國外的宗教勢力洗腦、利用,所以不支持我受洗。媽媽則是被國內的求神拜佛所吸引,堅持她和我的信仰互不干犯。

       我本科畢業的時候,爸爸、媽媽有機會到美國的教會。聽了牧師的講道後,他們就收起了對基督教的成見,同意我繼續去教會。之後,每次回國,我就帶爸、媽一起讀聖經。一年半以前那次回國,爸爸更跟我做了決志禱告!

       爸爸信主後,我常常跟爸爸在電話裡禱告、讀經。我還給他買書,寄詩歌和講道的光碟。父女的感情也越來越親近。幾年前我剛來美國的時候,可不敢想像和爸爸之間有這種互動的。

       猶記得2008年,我背負著科學家的夢想,還有父母的期望,到美國一所常春藤大學念三年級。剛到的時候,我不適應美國的本科教育,身體和心理上,都背負著巨大的壓力。有一天晚上,終於熬不住了,給家裡打電話,說,我想要回家。本來以為父母會安慰我,勸我放下壓力的,沒想到電話那邊卻緊張地說:“別開玩笑了!爸、媽花那麼多錢,送你來唸常春藤大學,別人都沒這個機會!爸、媽送你出去,就是要鍛煉你……”

       我沒有解釋我是想畢業了再回去,也不記得後來怎麼結束對話,只知道心裡沉重得不得了,不能再多負荷一句話。想到爸爸常跟我說為國為家增光,想到爸爸一直教導我對社會、對人民有使命感,我像一隻背著重重的殼的蝸牛,雖然慢,也只能一步步前行。

        回想當時爸爸、媽媽的態度,再對比今天,是何等的不同!爸爸不再強加自己的期望在我身上,而是教導我把未來交給天父,相信祂會帶領我走最適合我的道路。爸爸對我的期望,也從當總統、著名人物,變成了為主的榮耀做見證、按著上帝心意走。這是何等奇妙!

 

        上帝給我家帶來的改變,不僅僅停留在親子關係上。在爸爸、媽媽的婚姻關係中,更看到上帝的恩典。

        信主前,爸爸因為工作的關係,常常應酬喝酒,喝醉了就回家和媽媽吵架。兩個人住在一個屋簷下,卻有兩種平行的生活方式。我想跟爸爸、媽媽說的事,一定要說兩遍:跟媽媽說了,並不代表爸爸知道;跟爸爸說了的,要記得跟媽媽重複一遍。“離婚”兩個字也沒少聽見。

        父母這樣的關係,只會讓子女難過、擔心——其實父母能給兒女最大的安全感,就是父母彼此相愛。所以,信主後,我常常為他們禱告,求上帝在我們家做大而奇妙的工作,挽救他們的婚姻。

        就是這樣的家庭關係,因爸爸信主,有了新的希望。有一天,爸爸問我是不是在放秋假,我著實高興了一天,因為我只把放假的事告訴了媽媽!後來,爸爸說,他和媽媽偶爾也會去湖邊散散步了。媽媽說,爸爸的語氣變柔和了。爸爸說,他和媽媽的溝通更好了。

        有天早上起來,我發現,爸爸、媽媽居然在微信裡,開了我們3口之家的微信群。而且,他們倆已經開始聊起來了。我說:老爸、老媽,你們與時俱進得我都快趕不上了啊!

        哈利路亞,上帝在我們家每個人身上做的改變,是我想都未曾想過的,但因祂的信實和恩典,一一做成了!

 

尾音

        就在我寫完見證的今天,我第一次收到了大學正面的回應——有兩所學校,邀請我面試!無論結果如何,我相信,上帝都會牽我的手,走前面的路!(編註:作者現已獲得博士班的入學許可。)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