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種人和一種人

小剛

本文原刊於《舉目》57期

       “三種人和一種人”,我這不是做算術,而是說,三種人物的特徵,有時會奇特地匯聚在一個人的身上。

       我聽一個愛爾蘭裔的美國人,講過一個笑話:有三個人進酒吧喝啤酒,一是英格蘭人,一是蘇格蘭人,一是愛爾蘭人。英格蘭人見蒼蠅落入酒杯,就把啤酒全潑了,叫 侍者重來一杯。蘇格蘭人見蒼蠅落杯,就用手指把蒼蠅彈走,繼續喝。愛爾蘭人則是將蒼蠅提起來抖一抖,讓沾在蒼蠅身上的啤酒滴落回杯子,繼續喝。

        大家聽後,都哈哈大笑起來。在笑的時候,我突然感到,我們的民族,包括我自己,與所笑的對象有不少相同的地方。其實每個民族都有弱點,無論是傲慢或吝嗇,我 們從不同的民族身上,都可以找到,就像我們常在他人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一樣。所以三種人有時就是一種人,就是一個人,就是我們自己。

        在舊約撒母耳的故事裡,我也看到三種人。有趣的是,那三種人都生活在同一個屋簷下,而且他們都在聖殿中事奉耶和華。

第一種,無知的人──聽不懂上帝的話

        聖經說,撒母耳是在童年“還未認識耶和華” (參《撒上》3:7)的時候,就已經在聖殿中事奉耶和華了。因為他年幼、無知,即使耶和華幾次向他說話,他都不知道是誰、在與他說什麼。直到大祭司以利告訴他,向他說話的是耶和華,他才恍然大悟。

        同樣,當我們“無知”的時候,我們的心思、意念、言語都像小孩子,我們常常聽不到,也聽不懂上帝對我們說什麼。比如,現今許多少年人被電玩所轄制,雖然聖靈 多次呼喚,他們就是聽不到、聽不懂。如此,因著我們的無知,上帝的話語就會漸漸稀少。“童子撒母耳在以利面前事奉耶和華。當那些日子,耶和華的言語稀少, 不常有默示。” (《撒上》3:1)

        當然,“無知”不是少年人的專利,也一樣發生在成年人的身上。現今的成年人,同樣被當下流行的文化、 世界的風俗擄去。我看有人把iphone,翻譯成“愛瘋”,很傳神。其實這個花花綠綠的世界有無數的東西,可以讓人愛到為之發瘋、犯傻。人因著屬靈的年幼 和無知,將太多的時間、精力和生命,泡在與永恆沒有任何關係的無聊事情上。

       聖經說“要愛惜光陰,因為現今的世代邪惡。”(《弗》5::16)聖經沒有說,要愛惜光陰,因為人生苦短。邪惡的世代會矇騙人,能夠使一個無知的基督徒遠離教會生活,能夠使一個年幼的基督徒對上帝的話沒有任何感覺。

       一位牧師到一個教會去講道,看到有弟兄打瞌睡、有姐妹說閒話,他就請說閒話的姐妹輕聲一點,不要吵醒了旁邊的弟兄。另有一位牧師在自己的教會裡講道,有人竟 然打瞌睡、翻倒在地上。他就調侃,說自己的信心絕不會因此受到打擊,因為就連保羅這樣會講道的,都有人在聽道時打瞌睡,從樓上窗台掉下去的。

       保羅常常感慨有人信主多年,生命卻仍然像嬰孩只能吃奶,不能吃乾糧,腳步一直停留在福音道理的初端,沒有進步。我們教會有位弟兄悔改說,他就是久睡不醒的基督徒,信主10年只讀了6卷書,四福音加《創世記》和《出埃及記》,所以至今未踏進迦南。

       我看到當一個人真的願意悔改,願意依靠聖靈行事,那麼他就不再年幼、不再無知,而上帝對他說的話,也不再會稀少!多年來,我自己有一個體認,讀聖經不能光靠眼睛,同時要懂得聆聽上帝藉著這段經文,對我說了什麼。

第二種,膽小的人──尊重人過於尊重上帝

        聖經記載,大祭司以利得知,自己的兩個兒子,仗著祭司的身分在聖殿中胡作非為、褻瀆上帝。以利心裡不好受,但兒子不聽他的,他就閉口,任憑兒子繼續作惡。於 是,上帝向他發怒 ,差派先知責備他“你尊重你的兒子過於尊重我”,而且說:“我曾說,你和你父家必永遠行在我面前;現在我卻說,絕不容你們這樣行。因為尊重我的,我必重看 他;藐視我的,他必被輕視。”(參《撒上》2:29-30)在上帝的眼裡,以利的兒子作惡,以利有直接的、不可推卻的責任,因為他姑息,縱容了兒子。

        令人扼腕的是,以利在受到上帝如此嚴厲的警告之後,仍然沒有使用父親和大祭司的權柄,讓兒子有所收斂。所以,上帝再次興起一個年幼的孩子,向他傳遞更為嚴重 的審判:“……我在以色列中必行一件事,叫聽見的人都必耳鳴。我指著以利家所說的話,到了時候,我必始終應驗在以利身上。我曾告訴他必永遠降罰與他的家, 因他知道兒子作孽,自招咒詛,卻不禁止他們。所以我向以利家起誓說:‘以利家的罪孽,雖獻祭奉禮物,永不能得贖去。’ ”(《撒上》3:11-14)

        我們從中看到什麼?一個人因為膽小、怕事、擔心人怎麼看他,尊重人過於尊重上帝的時候,就是他遠離上帝,上帝的話語對他稀少的時候。

        我們常常怕人,卻不那麼怕上帝。掃羅“懼怕百姓,聽從他們的話”(參《撒上》15:24),就不聽上帝的命令,將亞瑪力人連同其牲畜滅絕。希律王因為心高氣 傲,信口開河,最後“ 因他所起的誓,又因同席的人”(參《太》14:9),將施洗約翰給斬了。彼拉多明明知道耶穌沒做任何惡事,只是猶太人要殺他,“ 彼拉多要叫眾人喜悅,就……將耶穌鞭打了,交給人釘十字架。”(《可》15:15)

        這使我想起一位牧師在檢討牧會問題時,說過一句沉痛的話:“我不是目中無人,我目中全是人。我怕人,結果我失去了上帝,也失去了人。”

        保羅在服事中,和我們有同樣的掙扎:“我現在是要得人的心呢?還是要得上帝的心呢?我豈是討人的喜歡嗎?若仍舊討人的喜歡,我就不是基督的僕人了。”(《加》1:10)
每當我想到自己是蒙上帝所召的,而不是被教會所僱的,我就有勇氣和底氣。所以我告訴教會的弟兄姐妹,要為你們的牧師好好禱告,願你們的牧師成為一個好管家,一個能放膽講道、按時分糧的牧師,一個願意討基督喜歡的牧師,而不是譁眾取寵、討人喜歡的“按摩師”。

        這裡我要特別補充一句,“尊重人過於尊重上帝”的“人”,也包括我們自己,所以我們也可以把這句話讀成“尊重自己過於尊重上帝”。我們常看重自己的意見和感覺,過於看重上帝的旨意和命定。這就是為什麼今天的世代,上帝的話語對人、對教會都稀少。我們要起來悔改。

第三種,剛硬的人──無視上帝

       聖經說: “以利的兩個兒子是惡人,不認識耶和華。” (《撒上》2:12 )“這二少年人的罪在耶和華面前甚重了,因為他們藐視耶和華的祭物(或譯:他們使人厭棄給耶和華獻祭)。”(參《撒上》2:12,17)

        什麼是“上帝眼中的惡人”呢?惡人首先不是因為他做了什麼惡事,而是他不認識上帝。一個人因為不認識上帝,他的行事為人當然就不會、也不願遵行上帝美善的律法。他只會隨著自己心中的喜好和肉體的情慾,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以利的兩個兒子,最終以自己的死,成為上帝親自施行審判的例證。在聖經中,因為人心剛硬,被上帝管教、處罰的例子很多。比如埃及的法老,因為剛硬,導致上帝 將一次比一次重的災難臨到埃及。再如掃羅王,因為剛硬,被上帝廢了君王的職分。還有就是以色列百姓,因為剛硬,40天的路,最後走了40年……

       上帝在管教和懲罰之前,不是沒有警告過法老,不是沒有警告過掃羅,不是沒有警告過以色列百姓,但是人心剛硬,聽不到上帝的話、聽不進上帝的話。

       以利的兩個兒子也是祭司。祭司既要代表人向上帝說話,也要代表上帝向人說話。可悲的是,以利的兩個兒子,從來沒有聽到上帝對他們說話。今天上帝的兒女都是祭 司,可是就因為我們無知、膽小和剛硬,我們常常聽不到上帝說的話。雖然上帝已經把我們放在祭司的位置上,我們卻無法承受這個祭司的職分。

       在《廢墟中的上帝》一書中,作者麥大衛(David Wells)尖銳地指出:“當代最明顯的事,就是上帝變得無足輕重。我的意思不是上帝虛無縹緲,而是上帝不再重要。祂在人世間是那麼的毫無地位,以致無人 理會。人縱然宣稱上帝存在是真實的,可是大家對上帝的興趣比不上電視,上帝的權威也及不上錢財和權位,上帝的審判也比不上晚間新聞報導使人警覺,上帝的真 理也不如廣告的甜言蜜語吸引人。這就是無足輕重。”

三種人,常常就是一個人

        無知、膽 小的、剛硬的三種人,常常就是一種人,就是一個人。可是我們看到,撒母耳一旦明白是上帝在對他說話,就立即對上帝回應:“請說,僕人敬聽。”(參《撒上》 3:10)。那時撒母耳還是一個孩子,他卻恭恭敬敬肅立在上帝面前,聽從上帝的吩咐。從此,他的生命日長夜大,最後成為那個時代上帝話語的出口,甚至以色 列兩代君王都由他奉命膏立而出。

       我們,要不要也成長呢?

作者來自上海,現為美國德州奧斯汀磐石教會牧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