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出狹隘的個人世界──2011年西南訪宣札記

主內小羊

本文原刊於《舉目》52期

       今年5月,我和同伴經歷了一次西南訪宣之旅,身體、靈性、生活習慣、心理等都受到了挑戰。如果沒有上帝特別的帶領,我們一行9個人,是無論如何也不能平安走完全程的。

一、人格分裂

        12年前,我第一次參加教會聖誕節的活動,結束前,有人呼召信耶穌,我心頭一熱就站了起來。禱告後左右一看,發現全場就我一個站著。就這樣“稀裡糊塗”地,我信了主。

        往後10多年,我雖然也去教會禮拜,甚至領過查經,但大多數的時候,我和不信者沒什麼差別,與神的距離很遠。我想要永生,進天國,但同時,我也要房子、汽車、鈔票……

       在教會,我聽牧師講道,和教會弟兄姐妹談愛主。回到家,卻又被朋友拉去喝酒、吹牛、講哥們義氣;早上起床後讀聖經,知道應該仁愛、喜樂、和平、忍耐、恩慈、 良善、信實、溫柔、節制,在上班的路上擠地鐵、在辦公室面對工作的壓力和同行的競爭時,又會抱怨、咒罵、嫉恨、苦毒、爭競、詭詐……

       我常常這樣掙扎、徘徊,自己都覺得有點人格分裂。我無數次地對主說:“主啊,我對不起你給我的恩典!我沒有好好珍惜這個福分,反而常常羞辱你的名,因個人的驕傲偷竊你的榮耀!我該怎麼辦?”

       《路加福音》第8章中,有個種子撒在荊棘地裡的比喻,很能詮釋我的經歷:我領受了福音,但是內心是一片荊棘,裡面有各樣的思慮,正道沒辦法在我內心好好生長、結實。

二、額前白髮

       去年“十一宣教營會”上,牧師呼召人去宣教。當時不知道是一種什麼力量,讓我站了起來──也許,在神的時間表裡,我該出去磨練一下了。

        此後,無論在路上、家裡、獨處時,有一首詩歌常常在我心裡迴旋:“當趁著年輕,紀念造你的主。不要讓時光,白白地流逝。時光一去不回頭……”

        每當哼唱這首歌的時候,我的內心都很感慨。不過,我仍然沒有具體的行動。直到有一天,我突然發現,自己額前出現了幾根白髮。這如同一根大棒,把我打懵了,我惆悵、嘆息自己的青春年華,竟然已經在不經意間逝去!

       其實我剛到30歲,沒有眼花、耳背、駝背、走不動。不過,白髮卻讓我意識到,人在這個世界上,不過是過眼煙雲啊!

        作為80後,如果要我用一個字來形容自己,那就是“懶”。也並不是真的懶,而是有點小聰明,能走一步解決的,就絕不走第二步;能一句話說清楚的,就絕不再廢話。

       其實這些還是表象,深層的原因是,這樣才能讓我和別人不一樣。80後並獨生子的我,骨子裡就反平庸,覺得高人一頭。如果不時說幾句出人意料的話,或幹點讓人驚訝的事,就好像喪失了自我。我覺得自己的使命,就是不斷的探索、冒險、影響別人、改變世界。

       然而,我真的能影響別人、改變世界嗎?我和所有人一樣,整天在這個世界上抓取、爭奪、嫉妒、懷恨……就這樣,我還總覺得自己與眾不同!到頭來不過是一場戲夢一場空,有什麼意義呢!我不能這樣下去了,我要做真正有價值的事!

        所以,當我得知教會今年的西南訪宣計劃時,立刻決定報名參加。

三、訪宣日記

         我們訪宣隊從北京出發,9個人坐一輛車(由弟兄輪流開車),按照九江─貴陽─昆明─香格里拉─九寨─西安的路線,探訪當地教會,瞭解他們的狀況和需要,一路傳福音。

北京──“出師不利”

        5月2號,第一天。

        我們大清早就整裝出發了。沒想到,車還沒出北京,就出了故障,需要送去修理。在檢修過程中,我們發現了一處更大的隱患,得以及時修理。

       中午11:30修好車之後,我們帶著感恩,重新上路。

九江──警察傳道人

         日行1400公里。在5月3日,凌晨兩點,我們抵達江西九江。

         這一天的行程充滿考驗,有信心上的考驗,還有體力上的。我們經過了路況良好的高速路,也經過了彎曲的盤山道,而且晚上是在雨中行車。藉著神奇妙的保守,我們平平安安到達了。

       讓我們感動的是,九江教會的弟兄姐妹從頭一天晚上開始,等我們一直到凌晨2點鍾鐘。

        有意思的是,這個教會中,有一位傳道人是警察。我們到聚會點的時候,看到下面停著一輛警車,以為出什麼事了,後來才知道是這個情況,不禁大笑。

       神給我們在廬山腳下,預備了一個風景優美的地方靈修、禱告。在九江弟兄姐妹的照顧下,我們很快從疲勞中恢復過來,開始分享信息,進行探訪工作。

貴陽──充滿愛的教會

       停留了2天後,我們離開九江,直達貴陽。接待我們的,是當地一個愛心洋溢的教會。他們擔負了我們在貴陽2天的食宿費用。

        當我們好奇而忐忑地提出,想參觀一下教會時,牧者的一句“你們到了這裡,就是到了家,請隨便參觀”,瞬間打消了我們的陌生感。

        讓我們印象深的,不僅僅是他們對我們這群遠方客旅的愛,更是他們教會裡面的彼此相愛。我們去的那天,恰好遇見一對離婚6年的夫妻,在妻子和丈夫先後信主後,因為神的愛,又奇妙復婚了,並在神面前宣誓,一生一世永不分離。

        我們還聽到一位老姊妹的見證:她為吸毒兒子禱告,兒子就真的戒毒,並且歸信耶穌。

昆明──腹瀉奇蹟般好了

        從貴陽到昆明,慢慢進入高原,我連日的疲勞也開始顯現,腹瀉得連走路的力氣都沒有。當別人都出去探訪、服事,我只能獨自一人躺在床上,感慨著人的軟弱和渺小。

        我跟主禱告:求你醫治我,把我最軟弱的地方,變成最剛強的地方。願你在我最軟弱的地方,彰顯你的榮耀和能力。

        主垂聽了我的禱告。以前我拉肚子,通常要持續3、4天,這次竟然在第二天奇跡蹟般地好了。而且,在後面的行程中,再也沒有腹瀉過。

香格里拉──回宣的橋頭堡

       “香格里拉”在藏語中,是“心中的日月”,也就是“人間仙境”的意思。

       從昆明去香格里拉,要走很多盤山道,和長距離的下坡道。那裡平均海拔3300米,是真正的高原。

       根據地理知識,以及過來人的經驗,在海拔高的地方,人會因缺氧而感到胸悶、氣短、頭暈、耳鳴、噁心等等。還有,在那樣的藏區,我們漢人會不會特別不適應?……帶著這樣的擔心,我們上路了。後來的事實證明,那的確是我們訪宣之旅中最嚴峻的挑戰。

       在極其險峻的路況下,我們一路上換軸承、換離合器片、換行李艙的掛鉤,還爆過輪胎……想得到、想不到的問題,都出現了,有些甚至是致命的。但奇妙的是,神讓我們每一次都及時發現問題──不然,後果真的不堪設想。

        我拿到駕照還不到2個月,但同車的弟兄姐妹都憑著信心,坐我這個新手開的車,包括走高速公路和盤山路!也許正是這種置生死於度外的精神支撐了我們,我們每個人都格外興奮,一路高唱詩歌,向香格里拉挺進。

        有時候,濃霧使得山路上的能見度不到10米,但這正是所有人與主最親近的時候──沒有比此時更需要迫切禱告的了。

       我們到達香格里拉後,居然沒有高原反應,反而人人精神飽滿,有說有笑。這也算神保守的明證了。

       在香格里拉,最讓我難以忘懷的,是那些藏族弟兄姊妹唱的讚美詩。他們開口唱第一句的時候,我的心就被深深打動了。我一下子想起聖經上的話:神是靈,拜祂的,要用心靈和誠實拜祂(參《約》4﹕23-24)!

        我們在香格里拉拜訪了一位弟兄,他實在是傳奇人物。他當過15年的“喇嘛”,而且是“喇嘛的老師”。在當地,喇嘛既有地位,物質上也不缺乏──我們這次就遇見過一個喇嘛,坐在大廳裡休息,手上戴著金表,聚精會神地擺弄著iPhone……

        那位“傳奇”弟兄告訴我們,他當年什麼也不缺,卻曾陷入長時間的絕望和沮喪中,企圖自殺。後來,上帝通過特別的呼召和帶領,使他脫離了心靈的黑暗和苦悶,最 終把他帶向事奉之路,成為了傳道人。目前,他已經在藏區7個縣建立了教會,並收留了不少因為信主而被族人、親友厭棄的弟兄姐妹,供應他們的生活,教他們識 字……

       在香格里拉,神不但讓我看到祂在藏族中的作為,還讓我看到藏宣的意義──西藏不僅是地理上的戰略高地,而且由於藏人對宗教的虔誠, 在信仰上也是一片高地。如果藏民能歸向主,基督教信仰就能更快地向周邊的印度、緬甸、尼泊爾、不丹,以及孟加拉、越南、泰國、柬埔寨等印度教和佛教文化區 輻射。

       不但如此,西藏的西部、北部,是傳統意義上的回教區。藏區如果能福音化,將成為面向廣大回教區宣教的橋頭堡。可見,“藏宣”在福音傳回耶路撒冷的宣教異象上,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現在已經有很多海外弟兄姊妹,來到了藏區的周邊。他們帶著使命感,熱切地學習藏語、瞭解藏族文化。有多人講起藏語來,和真正的藏族人幾乎沒區別。然而,受到 政治等因素的影響,這些持外國護照的弟兄姐妹,很難進入真正意義上的藏區。所以,藏族福音化的使命,還是需要我們中國人自己來完成。

        主啊,願你感動更多有使命感、有異象、有屬靈能力、熱情和愛心的中國基督徒,參與“藏宣”。

九寨──原始宗教大行其道

       九寨溝是國際知名的旅遊地,但九寨的基督教會主要以老人和文盲為主,並一直受異端的攪擾。

       為了吸引遊客,當地旅遊業大力挖掘所謂“民俗文化”。許多原始宗教藉此復活。很多遊客不明就裡,興致勃勃地去參加各種“體驗民俗”的祭祀活動,在不知不覺中崇拜了偶像。當地就有一位弟兄,非常熱情地拉我們去赴這種筵席……

       願神潔淨祂的教會,揀選有能力、有見識、忠心愛主的僕人,來服事九寨的教會。

西安:艱難的最後一程

       從九寨到西安,連續18小時的行車,對我們是極嚴峻的挑戰。70公里顛簸的土路、河床裡的陷車、高速公路隧道口的堵車,無不消耗我們的精力。

       我們利用在高速堵車的時間,開每天的例會,共同分享一天的感受。我最深的感受是:信仰的歷程就如同我們行車,神會讓我們經歷坦途,也會讓我們經歷艱難的盤山 道;神讓我們體會到險些與大貨車相撞的恐懼,也把我們帶到雲端,飽覽美景;神允許我們的車出現各種狀況,但每次危險的時候,又及時保守、看顧我們……

        正如一首讚美詩歌所說:一路上未必花香常漫、天色常藍,但我們卻知誰掌管明天,我們也知道誰引導我們向前。所以無論前方道路如何,我們都不懼怕。

四、收穫滿滿

       神的預備很奇妙,我們這個訪宣隊裡,有傳道人、醫護人員、汽車修理技術人員、音樂人、廚師、網頁設計者等等人才,彼此配搭、彼此幫助。所以,不僅大家開著那輛舊車平安回來,更人人獲益良多。

        以我為例,多年來,我追隨著當世風俗和潮流,想掙脫卻沒有力量。藉著這次訪宣,我重新獲得靈裡的力量。同時,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在高原,在藏區,我發現自己非常渺小,能力非常有限。在那樣的地方,錢沒用,野心也沒用,一切人賴以自恃的東西都沒用……

        盼望所有像我一樣,常被世界的思慮捆綁、靈性陷入低潮的弟兄姐妹,也能走出狹隘的個人世界!被上帝更新,再次得力!我在此用自己的親身體會,鼓勵大家:不要怕!

作者現居北京。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