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孤獨——戒掉色情癮(麻雀)2016.10.13

pic-1-by-unsplash-leaf-1082118_1280

麻雀

本文原刊於《舉目》81期和官網2016.10.13

 

我是麻雀,我的丈夫勇誠,雖然只有40出頭,對色情上癮已經有28年了……

 

 一、懼怕——色情崩潰了家庭 

 

pic-2-by-geralt-woman-73403_1280

 

麻雀(妻子)

“你在看什麼?”我瞄了一眼丈夫他的筆記本電腦——螢幕上顯示著一個女人的身體。

一年前,我丈夫向我坦白,婚後10年來他一直在看色情網。因此,他很少和我有性生活。我覺得受了欺騙,但還是饒恕了他。我們倆更重述了結婚誓言。然而我萬萬沒有想到,在這之後,他仍未停止看色情網!

我查看他的電腦記錄,一頁又一頁的網頁,顯露出他看色情網的歷史。周圍所有的雜音,彷彿都消失了,血直沖向頭顱,我憤怒了!

然而丈夫根本不把這當一回事。他沒有感到恥辱,更沒有絲毫悔意。我整個人癱軟下來。我可以看到,他被一個黑洞吸了進去。

我想說服他不看色情網,但他不為所動。我救不了他。我沒有力量可以幫他,讓他看見身上的罪。我的世界崩潰了,我想到離婚。

 

勇誠(丈夫)

妻子告訴我,如果我不改變,她會離開我。我震驚!但我不想失去妻子。

 

二、上帝是我的依靠——最後的希望

 

pic-3-by-agnes-dsc_0309-r30

 

麻雀(妻子)

我打電話給婆婆,把事情告訴了她。她原本不想干涉,但最後還是同意和勇誠談談。

他們談了,但沒什麼效果。

我又打電話給丈夫的心理醫生。醫生說,如果我丈夫真的不聽勸告,到一定時候,我得離開他。

我差一點就要放棄我們的婚姻了。

有一天,我在後院,看著天空,想到了上帝的信實。我記起《馬太福音》18章15-17節:

“倘若你的弟兄得罪你,你就去,趁著只有他和你在一處的時候,指出他的錯來。他若聽你,你便得了你的弟兄;他若不聽,你就另外帶一兩個人同去,要憑兩三個人的口作見證,句句都可定準。若是不聽他們,就告訴教會;若是不聽教會,就看他像外邦人和稅吏一樣。”

我要尋求教會的幫助,這是我們唯一的希望了。我和丈夫一起去找了牧師。

 

勇誠(丈夫)

我不想離婚。所以在妻子的催促下,這天早上9點,我們到了教會,會見米牧師,一位60多歲的瘦高男子。他注視著我的眼睛:

“你需要非常努力,重建妻子對你的信任。如果你能回頭,那就是奇蹟。”他繼續說:“現在我要求你為真理每天禱告3次。”

只是,我一直生活在謊言中,已經分辨不清什麼是真理……

他又鼓勵我參加每週二的兄弟禱告會。他給我列出行動計劃,讓我不是孤軍奮戰,使我內心充滿了希望。

 

 三、上帝是我的力量——週二兄弟禱告會 

 

pic-4-by-agnes-dsc_0306-r30

 

勇誠(丈夫)

這個禱告會的歷史非常悠長,從二次大戰後就開始了。一批年長、忠心的兄弟,在每週二早上聚會,連聖誕節都未中止。

每週二早上,鬧鐘5點半把我叫醒。6點半,我已經到達禱告會。這麼早起,我很不習慣,但還是堅持下來了。先是講員講述,然後大家為不同的事項禱告。

和這些弟兄在一起,我感到很安全,所以第一次去禱告會,我就打開了心扉:“我有色情癮……”

他們圍成一圈,讓我坐在中心,為我按手禱告。他們禱告上帝保護我,堅固我,使我遠離誘惑,使我聖潔。他們非常真誠,沒有任何的指責或驚訝,使我覺得完全被接納。在這之前,除了我妻子,我沒有任何有意義的人際關係。這是我平生第一次感到,有人真正關愛我。

他們還邀請我在教會附近的餐廳一起吃早餐。我們一起喝咖啡,吃華夫餅,交談。之後,我9點抵達辦公室,正好上班。

通過禱告會,我漸漸接近了上帝。我每天在清晨、午餐和晚上禱告,一天3次。我不願生活在以前的黑暗中。

 

麻雀(妻子)

每次丈夫從禱告會回來,總是精神煥發。聖靈如微風在他裡面充滿。他看起來滿懷希望。我真是太高興了,鼓勵他堅持去禱告會。

 

四、孤獨者回家——面對每個男人的戰役

 

pic-5-by-dzackculver-jeep-1475769_1280

 

勇誠(丈夫)

米牧師要我和一名男子——60多歲的大學教授查理見面。他曾經陷在同樣的困境中。

我一到他家,他就邀請我到後院和他交談。他妻子也曾表示要離開他。因此,他很感激,這些年來她最終還是選擇一直留在他身邊。

他說,他嘗試過各種治療方式來對付色情癮,最後,只有以基督信仰為核心的EMB(Every Man’s Battle,即“每個男人的戰役”。http://newlife.com/emb/。編註)聚會,幫助了他。

我打電話到EMB組織,他們建議我參加10月在我家附近,美國西岸加州聖荷西(San Jose)的聚會。不過,我妻子得知,較早的7月,在美國東岸的首府華盛頓特區,也有EMB聚會,就勸我不要等了。

那時是6月,我立刻註冊,買了飛機票,準備參加7月的會議。現在看來,那是一個明智的決定。

EMB在我下榻的酒店,安排了一個室友。在週五到週日3天的會議期間,我們可以互相監督,不碰色情的東西。

與會者大約有100多位男子,從20歲到70幾歲都有。演講和小組輔導交替。

主講人為我們講述成癮和復甦。他本人也曾有色情癮,和習慣性出軌。他康復後成為心理醫師。所有會議組織者和小組組長,以前也都和我們一樣,但後來都康復了。

聽到他們真實的故事,我們內心升起了希望。

在小組討論中,我們學著表達感情,學著探討過去的痛苦經歷。這是很多人,包括我在內,從來沒有體驗過的。我們大多數人習於獨來獨往,和外界隔絕。我們一直使用色情癮來痲痹心靈最深的傷害,避免面對痛苦。

現在,我們開始面對這些傷痛。

我記得其中有一個練習,就是寫下希望從父母那裡聽到的話,諸如“我愛你”、“我原諒你了”。然後,由配對的夥伴,讀出來。

很多愛的話語,是我們第一次聽到,深深打動了我們——有一位高大魁梧的男子,一剎那倒在地上,像小男孩一樣開始抽泣。他的肩膀不停地顫抖。他再也壓抑不住,盡情痛哭。

聚會的最後一天,我們寫下自己的罪。然後,我們一個接一個,走到一塊大板子的面前,把字條固定在板上。最後,我們用紅漆塗蓋了字條。

當我舉起杯子,把紅漆倒在我的字條上,我感覺到了“饒恕”,因為耶穌的血覆蓋了我的罪。我煥然一新。那是一種真實的釋放──我可以重新開始了!因為,“我們若認自己的罪,上帝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約一》1:9)
五、你不撇下我——適時的憂鬱治療 

 

pic-6-by-agnes-dsc01580-r30

 

勇誠(丈夫)

我曾因重度憂鬱症,住進精神病院。

出院後,在一個精神科醫生處,我繼續接受治療,但他開的藥僅能阻止我的自殺傾向。除此外,生活中任何一丁點壓力,都可能讓我反應接近崩潰的暴怒。即使醫生為我的藥加劑量,都沒法使我的病情穩定下來。

這段時間,我妻子在網上另外找了一個精神科醫生,服了新藥後,我感到明顯不同,好像一直生活在烏雲下,忽然陽光突破雲層照了進來。我生活的顏色從灰色變得七彩。

平生第一次,我真正感到喜悅!我喜歡和妻子在一起,不再視女兒為沉重的負擔了,享受上帝給我的祝福。

每天服藥後使我的病情逐漸穩定,漸漸從深淵裡爬了出來,能更好地接受心理治療。我也可以著手解決更大的問題──我的幻想癮。色情癮只是其中的一種。
 六、上帝總不丟棄我——把焦點放回主屏 

 

pic-7-by-agnes-dsc_0574-r30

 

麻雀(妻子)

丈夫從聚會回來後,像換了一個人。他不再看色情網了!我很驚喜,但也擔心,不知這能維續多久。如何保證他將來不再重陷色情癮呢?我通過教會,為他找了一位主治性癮的心理醫生,賽醫師。

 

勇誠(丈夫)

心理醫師雖然幫我渡過了憂鬱期,卻不能幫我擺脫色情癮。我妻子通過教會,找到了主治性癮的賽醫師,催我去見他。

賽醫師首先教我切斷在家裡的上網途徑。接著,他教給我“雙屏”法。

他在紙上畫了兩個螢幕,一個正對著我,一個在一側:“看,你在做的正經事,都在這個主螢幕上,而誘惑在這個敞開的側螢幕上。”

他說,我需要意識到這個側螢幕,知道那裡有不正當的想法,然後把注意力收回到主螢幕上。他笑著對我說:“你無法阻止瘋狂的想法,但是,你可以學會如何對付。”

一天在大街上,一個漂亮的婦女從我身邊走過。我立刻就興奮起來,產生了各樣的幻想。我當即意識到,側屏被點燃了。於是我努力把焦點放回主屏的正經事上。我學會了拒絕在不當的想法上逗留。經過不斷的操練,我逐漸養成了習慣。

有了這種方法後,我不再為老病重犯而過分焦慮。我卸下了心中的重擔,也快樂地感到自己正走向聖潔。

 

 七、站立在磐石上——歡慶更新事工 

 

pic-8-by-agnes-dsc02330-r30

 

勇誠(丈夫)

週二兄弟禱告會支持和鼓勵了我,但我還需要與我有類似經歷的人相伴。在每週二教會舉辦的CRCelebrate Recovery,歡慶更新事工。http://www.celebraterecovery.com/。編註)聚會裡,我終於找到了一群可以相憐相惜的人。

這些人來自社會的不同角落,不同年齡,有和我一樣有色情癮的,也有毒癮的、酒精癮的、食物癮的……我們都經歷了掙扎,能感到對方的痛苦,能監督彼此的行為。

我們每次開會前,會一起吃晚飯。晚飯後,我們一起唱讚美詩。這些讚美詩是經過精心挑選的,歌詞說出了我們心中的掙扎,和對醫治的希望。我第一次感到唱詩的快樂。

之後,我們或聽見證,或上治癒的課程。

有一位講員,講出他小時後經常受他父親的侵害,我聽後真是心有戚戚。也有一位姐妹,說她每天還在爭戰。有時癮一上來,強烈的感受衝擊她,她會受不了,坐在沙發上哭泣。她的見證很真實。我何嘗不是每天在爭戰!

小組討論是大家親近的時候。

“嗨,我叫……我是基督徒,我的問題是……”我們用椅子圍成一圈,介紹自己。接下來每人有3到5分鐘的時間,和大家分享近況。

小組的準則是,所談之事嚴格保密,只談自己的想法和感受,不說粗話。這使我覺得很安全。通過這樣的分享,我們走進了對方的生活,彼此的關係更緊密了。

最後一檔是甜點。我經常帶甜點。當有人為戒癮週年慶祝時,我還自告奮勇帶蛋糕來。我還是小組的組長,積極參加了“12步驟12 stepshttp://www.celebraterecovery.com/index.php/about-us/twelve-steps。編註)的學習。在不斷的聚會和溝通中,我成了CR家庭的一員,交上了朋友。

 

麻雀(妻子)

為了參與CR,我丈夫通常每週二晚上5點半離家,9點半才回來。有時候,我真希望他能留在家裡。由於我丈夫說,這是對我們婚姻的承諾,所以我還是繼續鼓勵他去。

 

 八、忘記背後——從認罪開始 

 

pic-9-by-agnes-dsc_0475-r30

麻雀(妻子)

老實說,即使丈夫開始康復了,我仍然覺得受到很大的打擊和傷害。我感到他背叛了我們的婚姻,也覺得他無論做什麼都不夠。

在一次崇拜之後,我們倆都走到講臺前認罪,再次向基督委身。認罪並不容易,因為在我的腦海裡,是他虧欠了我。然而聖靈譴責我,我知道我必須認罪。

我禱告,讓上帝顯露出我的罪。我把這些罪寫了下來,每天為此禱告。不過,這並不表示,丈夫的色情癮是我的過錯──他需要處理他自己的罪。

過去,每當希望似乎遙不可及的時候,我都緊緊抓住上帝的信實。有時候,我甚至沒有力量禱告,但聖靈用說不出的歎息為我代禱。

我打電話給父母,他們從來沒有指責我丈夫。相反,他們讓我看到他好的一面,讓我饒恕他,並為我們代禱。我也經常和一位導師通話。她堅定地支持我、安慰我,並時常用屬靈的智慧來引導我。

因為有傷痛,真正饒恕丈夫並不容易。然而隨著他的慢慢改變,饒恕他漸漸變得容易。

兩年過去了,他已經判若兩人。他不再時不時地暴怒,而是充滿愛和溫柔。他不再對我們的性生活敬而遠之,而是張開雙臂擁抱。我們經常手牽著手,出去散步。我們在平和的氣氛裡討論婚姻和育兒問題。

我們每天禱告,一起遠離誘惑,保持聖潔。

有人問我,如果我丈夫回到色情癮中,我會怎麼樣?我的回答是:如果這場戰役再度降臨,我會和他並肩戰鬥。

pic-9-maxstraeten

 

勇誠(丈夫)

當我從“每個男人的戰役”回來後,決心要在基督裡開始新的生活。我對藥物和心理治療的反應也很好。

每天,我很小心地避開誘惑,也為此事恒久禱告。我學會處理怒氣,情緒也變得越來越穩定。在“歡慶更新事工”裡,我很努力地學習和操練裡面的課程,漸漸遠離色情癮。

時光荏苒,我戒色情癮已經兩年了,每一天都是一場戰役,也是一個慶典。

有時誘惑好像就在門外敲門,難以抵禦。我用我所學到的方法和迫切的禱告來戰勝它。我和妻子也每天為我們的聖潔禱告。她非常堅定地支持著我。

我和妻子組成了一個以上帝為中心的團隊。這個團隊不僅僅有我們,也有很多兄弟,有牧師、禱告會、“每個男人的戰役”、精神科醫師、心理醫師,和“歡慶更新事工”。

我母親也特意到我家,告訴我要認真處理我的色情癮。我不再孤軍作戰!

我以前是名義上的基督徒。現在,我真正經歷了上帝。上帝用這個經歷堅固我,給我新的生命。我牢牢記得:

“愛裡沒有懼怕;愛既完全,就把懼怕除去。”(《約一》4:18)

 

 

作者在美獲MBA學位。先生勇誠自美常春藤高校獲電子工程博士後,現為資深電腦軟體架構師(Software Architect)。

2 Comments

Filed under 生活與信仰, 透視篇

2 Responses to 不再孤獨——戒掉色情癮(麻雀)2016.10.13

  1. davidchang23

    看色情影片成癮,既然是成癮,就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一個長時間養成的習性,想要很快斷開,不是容易的事,更何況這個習慣的背後還帶著情慾的犯罪。

    基督徒若陷在這樣軟弱想要走出來,首先第一要務就是站穩真理的根基,要相信上帝話語的應許,約一1:9,「我們若認自己的罪,神是信實的,是公義的,必要赦免我們的罪,洗淨我們一切的不義」,犯罪後的第一件事不是去教會做甚麼事工來彌補,而是馬上認罪悔改,去教會找事做可以充實我們的生活,但不會讓我們的罪得到赦免,只有向耶穌基督認罪悔改,罪才會得赦免。

    認罪後可學習大衛的禱告,詩51:10「神啊,求你為我造清潔的心,使我裡面重新有正直的靈」。

    基督徒對付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特別這種看色情影片成癮,要有長時間抗戰的準備。當下定決心不再看時,可能過了一段時間,因為疲乏或生活中不知何種狀況下又軟弱了再去看,這個時候,仍然是站穩真理的根基,再次認罪悔改,求基督的寶血再次塗抹我們的過犯,苦修苦行刻苦己心對除去我們犯罪的慾望不會有太大幫助,只有當我們認罪悔改,罪得赦免,不被罪所控告,我們才有力量再次重新站立,繼續奔跑天路。不要聽撒旦的聲音,類似"你已經沒救了,沒希望了,你這樣子犯罪上帝怎能饒恕你"等等,要相信上帝話語的應許,不要怕失敗,不管發生甚麼事,都可以來到施恩座前求,來4:16,「所以,我們只管坦然無懼的來到施恩的寶座前,為要得憐恤,蒙恩惠,作隨時的幫助」。

    當然,我們可以檢討我們的日常生活習慣,是否某些習慣使我們容易陷入試探之中,這時我們就要思考,盡我們能做的,遠避一切的試探。如果基督徒夫妻當中有一方有這樣的軟弱(我想大部分是弟兄),夫妻一定要一同面對,基督徒夫妻要思想哥林多前書第七章使徒保羅的教導,夫妻之間不可彼此虧負。單身的基督徒,請謹記提後2:22「你要逃避少年的私慾,同那清心禱告主的人追求公義、信德、仁愛、和平」。

    以上文章提供給陷在罪惡軟弱中,想要靠耶穌基督寶血拯救之人。

    • AT

      閣下談的還是個人與上帝的關係。但這篇文章卻是記錄個人與上帝的關係以外,還有夫妻同心、整個教會信心群體,彼此相顧、一同面對、脫離捆綁的美好見證。正如 《哥林多前書》12:26 所言: “若一個肢體受苦,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受苦;若一個肢體得榮耀,所有的肢體就一同快樂。”

      更何況,“我們堅固的人應該擔代不堅固人的軟弱,不求自己的喜悅。”(《羅》15:1)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