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會不是正常人能做的事!”(蔡選青)2017.11.15

 

蔡選青

本文原刊於《舉目》85期和官網2017.11.15

 

有一次參加“教會建造”研討會,與會者大多是在北美牧會的牧者和長執同工。帶領人要求大家用一句簡短的話,概括自己這些年教會事奉的體會。我竟脫口而出:“牧會不是正常人能做的事。”一石激起千層浪,有人不以為然,有人會心而笑……

天下只有一個教會,卻分散在眾多的堂會裡。每一個堂會中有屬天的成份,也有屬地的成份。真真假假並存,有形無形交錯。於是我們看到二千年教會的複雜,成千上萬牧者的困惑……

且不從神學上來說教會的有形無形,地上具體的有形教會,都好像是半天半地、“非正常的”(不同於一般社會的)。主導著教會的規律和法則,與世上的公司、政黨、組織都不同,甚至恰恰相反。例如,以失為得,以恩報怨,以苦為樂,以大為小,以敵為友,以辱為榮……

教會的牧者, 處理事情的方法,也經常“不合常理”,甚至反常理而為。例如,被誤解卻不能解釋;被誹謗卻不能還口;好心得不到好報,甚至得惡報;有屬靈權柄,卻要在輿論上、經濟上仰賴信徒的支持;有口難言,有苦難吐,有難無人擔當……於是,牧者有 離開的,受傷的,抱怨的,麻木的,隨波逐流的。

一位美國牧師在牧會多年後感歎:耶穌拯救我,使我的生命度量從小人變成君子。然而,長期的牧會生涯卻使我的生命度量又從君子墮落成小人,從單純的傳道人熬成左右逢源的“政客”。

牧會難,難就難在我們這些“食人間煙火”的“正常人”,將原有的生命投入到一個完全不同的社會生態環境而不自覺。其實,這正是上帝在地上營造的特殊的社會生態環境。藉著這一獨特的環境,催逼每一位真正忠心的牧者,帶頭走向“正常生命的死亡”。

 

 

這就好像陸生動物突然進入水中生活,其與生俱來的呼吸系統失去功能。如果學不會在水中呼吸,那麼淹死的可能性是很大的……這種生命的轉換,不是單靠神學裝備和奉獻心志能奏效的。唯有仰望聖靈的大能,更新生命。

很多牧者,包括我自己,“下水”前不知激流險川,也不會水中呼吸。入水後嗆水,在所難免。所以,下水前,要特別清楚上帝的具體呼召,因為只有上帝才有這種改變生命的大能,使我們學會在水中呼吸。雖然每一位信徒都要經歷生命改變,但是,牧者(包括所有蒙恩、被呼召的牧者及長執同工)的改變,尤為必要和重要。上帝當年花40年時間來改變摩西的呼吸系統,不是沒有道理的。

牧會,就是一種死裡復活的經歷。我們與上帝同工、建造上帝的家時,我們就被建造。雖然牧會難,但有一點我們可以放心、可以共勉,那就是,主耶穌已經得勝,從這一特殊的生態環境中走出來了,並且手牽手親自帶領祂揀選的每一位小牧人。我們還有什麼可歎、可怕、可怨的呢?有了清楚的呼召和下水前警醒的心,就無往而不勝了。“來跟從我!我要叫你們得人如得魚一樣。”(《太》4:19)

 

作者來自上海,從事醫學研究,現居美國華盛頓州。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