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聽,小草在歌唱

小草詩歌

本文原刊於《舉目》47期

xpic5377       我出生在中國南方的一個城市。兩歲時,我的父親就因“右派”身分,死在勞改農場。從此,我就開始經歷家破人亡、凄苦漂泊的人生。

        母親“下放”,姐姐“上山下鄉”,哥哥被送給了叔叔和伯伯(不幸的是,他們當時也是“反革命”)。我留守在城裡,寄人籬下。哥哥只念了三年書,姐姐初中沒畢業。後來,母親又改嫁了。

        就這樣,我從小飽嘗人間的辛酸,感受到世態的冷漠,心靈脆弱又敏感,常常想到死,不知道這世界為什麼要多一個沒人愛的我。

        我12歲時由於營養不良,嚴重貧血。家人不在身邊,自己也不懂得生病了。到母親放春假回來時,看到我臉色不好,帶我到醫院一查,才知道我身上流的血,只有正常人的一半。

        由於從小得不到家人的愛和看顧,心裡也就特別渴望人間的愛和溫暖。小時家裡很窮,吃了不少苦,但我知道,人生最大的苦,莫過於沒有愛!

外婆給我的鼓勵

        外婆從農村來,看到可憐巴巴的我,便對我說:“出生的窩自己無法選擇,但將來的窩自己可以去造!”這句話就成了我生活的動力,我一心想要改變自己的命運。

       我高中畢業時,“文革”還沒結束,沒有大學可上,便被分配到工廠,當了3年紡織女工。高考恢復後,我就邊工作,邊準備參加考試。考了兩年,終於上了大學。

        大學畢業後,我被分配到邊遠山區工作。我又拼命準備考研究生,也是考了兩年後才考上。我從南方到東北去,念了兩年研究生,又獲得出國留學的機會。

        記得當時寫信告訴母親,她回信說:“不要異想天開了。我們家一沒有錢,二沒有人在國外,沒有人可以支持、幫助你的。”她不知道,我已拿到了加拿大國家全額獎學金,我的導師甚至連機票都給我預備好了。

        那時能出國留學的人非常少,能拿到國外獎學金的人就更少了。在我學校裡,我是唯一的幸運兒!命運好像就掌握在自己的手中了,可以去創造,去改變!想想自己一 個弱女子,從中國的南方到北方,從世界的東方到西方,為自己開創未來;從一個不起眼的紡織女工,考上研究生,出國深造,成為人上人,真的是很自豪。

        然而,生命中沒有關愛,仍是我心靈深處的痛;家庭背景,仍是我心底自卑的源頭。

       1986年初,我獨自飛到了加拿大,心想,從此可以為自己開創更幸福、更美好的未來了。

        接下來的幾年,我從加國的東部搬到西部,再從西部搬到東部,拿學位,找工作,又戀愛、結婚、生子。1995年.又舉家搬到了美國。1997年,在美國買了很 漂亮的房子。這期間雖然也經歷了風風雨雨,有著數不盡的辛酸苦辣,但終於還是實現了“美國夢”——有了帽子、票子、車子、兒子和房子,總算給自己造了一個 不錯的“窩”。

沒有人瞭解我的苦楚

       1988年,我在加拿大看了電影《耶穌傳》,電影很感人,我看到末尾就跟著禱告,接受了耶穌做我生命的主。但那時學習忙,沒有時間和願望多瞭解神。一直到了1993年,我才開始去教會,1997年受洗。

        我去教會很積極,團契也都參加。但我只是簡單相信,有一個愛我們的、創造天地萬物的神,他賜下獨生子耶穌基督,為我們的罪釘死在十字架上,使我們死後可以上天堂、得永生。僅此而已。我自己沒有經歷過神,和神也沒有親密的個人關係,天堂似乎也是很遙遠的事。

        況且,我生命中該有的,似乎也都有了,再有什麼苦就自己咽下去,有什麼重擔就自己扛著,也沒有覺得需要神幫助,更不知道神是否會真的幫助我。因此,我還是照舊過著我的生活,一切自己作主。

        2000年初,我的先生要回中國創業。我雖然不同意,他還是走了。說是去看看,但他去了就不回來了,後來還把在美國的工作辭了。而且,他要我和孩子留守在美國,為他留一條後路,以防他在中國呆不下去。

        從此,我的世界變了,我覺得這不再是我要的生活。家庭對我來說非常重要,再苦再累,只要一家人在一起就好!

        我無法面對這種分離,我也知道很多類似的家庭都破碎了。因此,我不敢想像自己的未來。

        那時,每次去教會,弟兄姐妹和朋友就對我說,不該讓我的先生回國,因為國內男女關係太亂了。我心裡想:“難道我不知道嗎?我能阻止得了他嗎?”每次這種對話,都讓我感到心口疼。我真是有苦無處訴啊!

        我覺得沒有人瞭解我的苦楚,沒有人可以幫助我。因此,在極度的無奈中,我得了嚴重的抑鬱症。我覺得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看不到前面的亮光。再走下去,就必定是下坡路,是黑暗。

        就這樣,我活在極度的痛苦中,活在失眠中,夜裡常常以淚洗面。真是度日如年,生不如死,又不知該怎樣去結束自己的生命。

       沒有人知道我的病。除了年幼的兒子,也沒有家人在我的身邊。教會的弟兄姐妹有時會同情我,但他們無法幫助我。而我的神,似乎也離我很遠、很遠……

既然我又活過來了

        2000年的暑假,我買了從美國到中國的來回機票,帶著10歲的兒子,回中國探望丈夫。沒想到,我在中國兩次陰道大出血。到醫院一查,是患了子宮癌,已經非常危險了。所以醫生要求我馬上住院,在中國動手術。

        我想,神總算憐憫我了,要接我回天家了,要帶我到那再沒有眼淚、沒有痛苦的地方去了。因此,我心裡很平靜。我知道神必會看顧我的兒子,所以我一無牽掛,在哪裡動手術都覺得無所謂。

        就這樣,我帶上簡單的衣物,帶上我的聖經,去住院了。當時想,死了就帶著聖經一起去火化,免得到時沒人知道我的心願。

        晚上獨自一人住在醫院裡,看到一張張痛苦無望的臉,聽見癌症病人化療後又吐又哭的聲音,我心裡想:“我要走了,再不要受這世上的苦了。”我暗暗為自己高興。

       第二天在手術台上,打了麻藥後,我便在心裡與這個世界告別,以為一切都結束了。後來在沉睡中被人喚醒,睜眼一看,怎麼又回到世上來了?我還沒見到耶穌,還沒 到過那又白又美的地方,怎麼就回來了(我知道很多人都有這種特別的瀕死經歷)?我很失望,也很無奈,就對神說:“神啊,你不讓我死,我就為你活吧!因為我 不想再為自己活了。我已經活夠了,也活得太累了。”

        就這樣,我換了一種方式活,為神而活!我是一個很認真、很講信用的人,我知道跟神立了約,可不是鬧著玩的。所以手術後每天清早醒來,我就問神:“神哪,今天你要我做什麼?求你的聖靈帶領我!”

        起初幾天,我只能臥床,我就在床上讀聖經,並向同房間的病友及其家人傳福音。後來可以走動了,我就到別的病房傳福音。到我出院時,有兩位病人接受了耶穌。不久,她們就去世了。

        手術後,我留在中國療養,兒子便在中國念書了。我開始向身邊的人傳福音,幫助他們。雖然接下來的日子,我還是有很多痛苦和掙扎,但神常常提醒我活著的目的,幫助我學會注目仰望神。他的恩手從沒離開過我,帶著我每一天往高處行。

        就這樣,我學會了每天不再計較自己的得失,不再自問:“老公還愛不愛我?他是否有外遇了?”我學會了每天清晨問神:“神哪,你今天要我做什麼?神哪,願你在 我身上的旨意成就!”晚上我就問神:“神哪,我今天所做的,討你喜悅嗎?”我生命的重心從自己轉向了神。只要神喜悅,我就開心!

        當我願意為神擺上的時候,神也為我開闢了一條全新的道路。我被大學聘用教英語,認識了很多學生和老師,有了傳福音和幫助人的機會,讓我從中得到了很大的樂趣。我常常請學生到家裡來,共度週末和節假日,將神的愛傳遞給他們。

        後來,我又認識了許多在中國的外教(都是基督徒),我們在一起互相幫助,互相鼓勵,互相扶持,一起追求和事奉。我們組織了查經班和佈道會,帶領了周圍的人以及很多學生信主。這些經歷,都讓我嘗到了從天上而來的莫大的喜樂。

無論半夜還是夢醒時分

       2003 年5月,由於“非典”,中國大學都提前放假關門了。我便帶著兒子回美國度暑假。因為離美國學校放假還有一個多月,我便讓孩子接著在美國學校上學。沒想到此 後,他就不肯再回中國念書了。因為他的中文不行,他在中國的各科成績,都是倒數第幾名,而且念得很累。在美國,他倒成了優秀生,被老師安排在優秀班。看到 孩子重新拾起在中國失去的信心,我為他高興,也只好決定留在美國陪他念書。

        這時,我又深深感受到生活的無奈和現實的殘酷。丈夫和孩子無法 兩邊兼顧,一個要在中國,一個要在美國,而不健全的家庭也無法給孩子溫暖。我家被列入了單親家庭,我成了單親母親,成了被人們同情、幫助,甚至看不起的對 象。到了教會,常聽到這樣的聲音:“要多禱告神,叫你的先生回來。”“要學會做妻子,把他的心拉回來。”我又成了別人教導的對象,成了生活的失敗者。我真 是有苦難言啊!

        在這種情況下,我如何見證神的恩典和大能呢?我該怎樣繼續為神而活呢?神還要怎樣使用我呢?

        看到別人的家庭受到神的祝福,幸福美滿,我可憐自己和孩子。即便我不為自己活,我也不能無視孩子的感受啊!

         我開始感到迷惘,感到灰心,感到十分的孤獨和寂寞。“神啊,你在哪裡?你為什麼不應允我的禱告?”我的心又開始流血。我變得好像一條受傷的狗,躲在一個角落裡,獨自舔著自己的傷口……

        神並沒有離棄我。在我的生命中,有他的美意。2004年3月,在看了電影《耶穌受難記》後,我竟開始寫歌了!

        在 《耶穌受難記》中,我再一次看到了主耶穌為我受羞辱,為我遭鞭打,為我流血,為我釘死在十字架上!主的愛,再一 次深深地觸摸了我的心。感恩不斷地在我心裡翻滾,十分強烈。我在心底一遍又一遍地呼喊:“這是無比的愛!這是犧牲的愛﹗”然後,我張開口,歌曲就從心底唱 出來了。

        那天晚上,我寫了《無比的愛》、《犧牲的愛》這兩首歌。到了深夜,我坐在床上,想到主對我的恩典和愛,十分感動,又寫下了《生命中有你》這首歌。

        這是我生命的奇蹟!我從沒想到這輩子會寫歌。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寫的算不算歌。但是,我還是不停的寫,把自己所有的感受、所有的情感,都向神傾訴!把我的 苦水、淚水,都向神傾空。接著,神將喜樂的源泉、生命的源泉,注入我的心底,讓我經歷了從他而來的無限的慈愛,和莫大的安慰!

        正如約伯所說:“我從前風聞有你,現在親眼看見你!”我枯萎的生命,在他愛的滋潤下,又重放光彩!

       接下來, 我就每天寫歌, 無論是深更半夜, 無論是夢醒時分,只要有旋律或歌詞來了,我就把它錄下來,寫出來。到如今,我已經寫了800多首了。

塵土中升起的小草詩歌

       2004年和2005年暑假,我帶著兒子到大陸和台灣,參加短宣(英語夏令營),又領了很多學生、老師信主。神不斷地恩待我,給我力量,讓我得人如得魚,倍享屬天的喜樂。

       從那以後,我每年都出去短宣,哪裡有需要,就到哪裡去。去幫助人,去安慰人,去傳福音,我越事奉,越喜樂。

        2008 年夏天,我到歐洲荷蘭短宣。因為是我領詩,我就領大家唱了幾首我做的歌。後來有幾個人向我要歌碟,我說還沒有製作,等有了一定送給她們。看著她們一臉的失 望,我心裡很是歉疚。我知道她們住在歐洲很偏僻的地方,又是第一次聽福音。她們在聽我的見證時,還流著眼淚!我真不忍心讓她們失望,真盼望那些詩歌,日後 成為她們的安慰!於是我就留下了聯繫方式,答應將來有了歌碟,一定送給她們。

       其實4年多來,我一直盼望有懂音樂的人來支持、幫助我。我對神說:“音樂製作方面,我啥也不懂。你讓我寫了這麼多歌,已經是個奇蹟了。求你找別的有經驗的人,做接下來的事吧!”

        然而這時,我覺得不能再等了!我開始有了很強的願望,要把這些歌曲製作出來,登在網站上,讓大家自由下載。並把它們做成碟子,免費分送出去!我跟神說:“我願意!求你加添我能力,帶領我!”

        我開始醞釀這個事工,在網站上找音樂製作人和歌手。但沒有資金來源,怎麼能做事呢?我突然發現,神要我自己當歌手!這讓我又高興,又害怕。高興的是,我能用 自己的聲音和情感來讚美神;害怕的是,我都多大年紀了,人不老,聲音也老了,又從來沒學過聲樂,甚至連普通話都說不好,能唱好歌嗎?不過我知道, 如果神要我這樣做,他必會成全。我也很想再經歷神的奇妙。

        如今,我真的開始了音樂事工,“小草詩歌”。和專長音樂的弟兄姐妹一起,我們真 的把這些歌唱出來、製作出來了!我本是學生物的,在試驗室工作。對此,除了奇蹟,還有什麼解釋呢?我現在真體會到,我靠自己不行,但靠那加添給我力量的, 凡事都能!神的大能,就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

       以前我為自己活,活得一點也不開心;現在我為神而活,活得很喜樂,很瀟灑。我從來沒有想到過,人生的下半場,可以活得更精彩,更有意義!主把我從塵土中舉起,讓我成為他寶貝的女兒,成為他尊貴的器皿!我不再自卑了,也不再為愛所困了。他的愛,讓我得飽足,使我變高貴!

       雖然我目前的狀況還很不好,前面的道路還很曲折,也不知道明天將會如何,但這些已不再重要了。我只求每天與我的神同行,他也必會牽著我的手,同我一起走。我的明天,只會更加美好,因為沒有任何的事,任何的人,可以使我與神的愛隔絕!

作者現居美國。請到網站 www.xiaocaoshige.org ,試聽和下載小草詩歌!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