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聽我說——來自一位女傳道的感言(馬鈴薯)2018.12.06

馬鈴薯

本文原刊於《舉目》88期和官網2018.12.06

 

【編者按:對於女傳道在教會中的事奉角色,不同的教會、宗派有不同的領受。相信無論持何種觀點,大家都會同意,我們應該感謝歷世歷代以來許多姐妹們在教會的忠心事奉和擺上。也願不同立場之間本著基督的愛與聖經真理彼此對話,彼此尊重。本文作者從自身的經歷分享事奉感言。也歡迎讀者踴躍投稿,分享您的經歷、看法、意見!】

 

筆者是一名女傳道。剛從海外回國時,我參加了一個本地較大的教會。該教會的主任牧師是姐妹,不論是從講台的信息內容、教會的氛圍,還是門徒訓練等,都和我在海外時的教會沒有太大差異,所以於我來說,也減少了很多“反文化衝擊”。或許因為是一間外語教會,所以具有如此的特殊性。

但當筆者搬遷到另一座城市事奉時,才驚訝地感受到一名受上帝呼召出來的全職傳道者,因為性別所要面對的巨大壓力,和事奉中的艱難。

筆者認為,這種針對傳道人是女性而產生的挑戰,其根源主要不是來自於文化,而是來自所謂的“屬靈氣氛”。

10年前筆者出國時,國內教會漸漸開始對神學產生了興趣,但當時並未出現很多派系;而現在,各路海外畢業的神學生回歸,各地網絡、“地下”神學課程的開設,以及國內各種神學書籍的出版等,使得派系之分越發清晰,同時“站邊邊”的氛圍也加劇了。

我想以我的經歷作為切入點,談談身為女傳道所面對的壓力。我的分享可能會比較個人化或片面化,不足以代表一種普遍現象,僅作為一種交流。

缺乏對話

在筆者所居住的城市中,有一個耕耘數十年、跨宗派的校園福音機構。

回國後,當筆者再次接觸該機構時,意外地發現學生團契的教導中,包含了非常多強調某一特定宗派的內容,這是違背該機構一向的事工原則的。甚至團契聚會的講台信息,將宗派立場當作獨一“真理”來進行教導,推薦閱讀的書籍均屬單一宗派的觀念。

筆者認為,這種教導對於初次接觸基督信仰,且沒有分辨力的學生來說,無疑存在著一種暗示和導向,讓学生只了解接受一种宗派立场,對學生客觀了解基督信仰有不良影響。

另一個現象是,過去(10多年前)該機構,不論是弟兄或是姐妹,同工都需要在團契聚會中操練講道,新同工培訓課程中也會安排講道學這一門課。但現今,團契中不僅不會安排姐妹同工講道,也會教導學生“姐妹不應講道”的觀念,有姐妹同工為了被團隊接納,甚至還會公開表達“不想講道”的意願。

學生在這樣的環境下接受信仰、領受教導,當他們臨近畢業進入到與團契有著不同神學立場的教會時,不僅會有不適感、經歷衝擊,新教會對他们的牧養也同樣會面對不小的挑戰。

一些學生並不知道自己接受的教導帶有宗派立場,將宗派觀點全盤接受為基要真理時,這種認知的差異會產生很多問題。其中一個爭議便是“姐妹是否可以講道?”一旦遇上觀點不一致,學生們並不認為這是立場的差異,反而認為對方(不贊同姐妹講道的人)違背基要真理,而且在表達觀點時還帶有某種程度的“攻擊性”。

顯然,不同宗派之間缺少對話。即使偶爾的對話,好像也不接受大眾所謂“有理有據”的觀點,而是抱持著“反正大家都這麼說,我也認同,那這就是我的觀點”的觀念,只要對方觀點不一,就會變成“另類”、“有偏差”,甚至是“不合教導(真理)”、“錯誤”……這顯然缺少了對不同神學立場的尊重和包容。

屬靈氛圍給女傳道帶來的壓力

雖然神學立場的差異,涉及的不單單是性別問題,但整個屬靈大環境對某一種特定宗派神學的強調,會給女性傳道人帶來不小的壓力。作為一名女傳道,我個人的感受是,在現實中雖然沒有人會來直接說你對或不對,也不會有人來指責你應不應該,但在有些弟兄姐妹面前,我常會面臨一種無形的壓力。

比如,筆者曾經去過一間教會,該教會姐妹分享說,他們教會所有的事奉,包括講道、詩歌帶領、關懷探訪、小組查經等,均由弟兄主導,即使姐妹參與服事,該教會的牧者也不斷表達,姐妹的服事是為了復興教會的弟兄!

這種屬靈氛圍給女傳道所服事的教會,帶來了不小的張力。會眾也受其影響,一些人看似是禮貌性地來尋求幫助和意見,裡面卻是對女傳道的職分產生輕視與懷疑。若是再將男尊女卑的傳統文化夾雜進去,聽説有個别極端的會友,甚至會以歧視女性的字眼來辱罵女性傳道人。

蒙召不應以性別差別對待

在這種環境下,作為一名女傳道,筆者走過不少的彎路,一度曾陷入壓力所帶來的錯誤中,也曾幻想以事工的果效來證明“姐妹不比弟兄弱”。事工確實達到了預期的果效,神也不斷將得救的人帶入教會,但筆者清楚這並非神呼召我的最終目的。

葛尼斯在《一生的呼召》中寫到:“我們蒙召,主要目的不是要做某件事或前往某處,我們是蒙召走向神;我們蒙召,不是先去做某件特別的事,而是認識神。”(註)《詩篇》46篇10節也提醒我們道:“你們要休息,要知道我是神!”

感謝神,祂不斷引導我進入到祂的同在和安息中,去認清祂呼召的本質。

筆者的個人領受是,不論男女都有上帝的形像(參《創》1:27),都具備了君尊祭司的身分(參《彼前》2:5),蒙召出去傳講與教導,使人跟隨基督。

使徒保羅在面對哥林多那些聰明絕頂,卻質疑保羅使徒身份的會眾時,宣稱自己“說的話,講的道,不是用智慧委婉的言語,乃是用聖靈和大能的明證,叫你們的信不在乎人的智慧,只在乎神的大能……神的國不在乎言語,乃在乎權能”。(參《林前》2:4-5,4:20)

僕人所蒙的呼召,其職分和權柄乃是從神領受,而非人自居,也並非依據人的才幹、恩賜,更不應以性別差別對待。當我們可以因著神救贖的心意,去愛那些陷在罪中的人群時,為何沒有同樣的胸懷去接納、尊重與自己持有不同神學立場的弟兄或姐妹呢?

同樣是在《哥林多前書》中,保羅講到:“人應當以我們為基督的執事,為神奧秘事的管家。所求於管家的,是要他有忠心。我被你們論斷,或被別人論斷,我都以為極小的事,連我自己也不論斷自己。我雖不覺得自己有錯,卻也不能因此得以稱義,但判斷我的乃是主。”(《林前》4:1-4)

因此,身為僕人使女的我們,重點應該放在忠心上,而非彼此論斷,或自我論斷,因我們將一同面對那位審判我們的主。

最後,筆者很想鼓勵同樣蒙神呼召、作女傳道的姐妹們,假若你遇到挫折,更換事奉工場,這並不意味著你的失敗,你也無須為此感到羞愧。事實上,你更加需要信心和勇氣。出於愛和尊重,你可以選擇離開與自己持有不同立場的人,因為這也是在保守對方不因自己而軟弱跌倒(參《羅》15:1-2)。無論如何,不要輕易論斷自己,更不要質疑那位呼召你的主。

 

註:葛尼思,《一生的呼召》,新世界出版社,第71頁。

 

作者為80後傳道人,目前在中國牧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