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的依靠(杜磊)2019.2.6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牧者恩言專欄2019.2.6

杜磊

經文:“亞撒作王三十九年,他腳上有病,而且甚重。病的時候沒有求耶和華,只求醫生。”(《代下》16:12)

所羅門後,統一的以色列國分裂為北國和南國,國家飽受艱難,為拯救百姓,神興起了亞撒統治41年,他因先知在信仰上的鼓励,在猶大、便雅憫和以法蓮各城,將可憎之物盡都除掉,又在耶和華殿的前重新修築耶和華的壇。

之後全民歸神,百姓献祭,蒙主恩惠;亞撒搗毀了祖母遺留的亞舍拉偶像,統領軍隊打敗古實王,這些都證明神和他同在。但亞撒最後幾年中,淡忘了昔日的見證,還違背神,結盟外敵,靈性倒退帶來了軟弱,於是脚病嚴重,直到離世。

聖經對疾病的看法和現今時代決然不同。在當代人看來,人靠吃五穀長大無人能免於病魔攻擊,亞撒王自然也不例外。而聖經則認為敬畏神、尊主而行必帶來平安和健康,這是神給猶太人在曠野中的應許之一。其實,亞撒不但脚上有病,靈性更加有病,更需要醫治,靈性之病的根源在於,病了不禱告神,似乎上帝不管這事,他看重醫生甚于上帝的醫治權柄。換句話說,他忘記神創造和統管萬有,病的時候沒有求耶和華,只求醫生。

說實在的,那時的醫生即使是宮廷的御醫,不管醫術如何,肯定都不如現代醫學來得高超和有效。亞撒都相信醫生過於上帝的全能,更何況今天的人生了病,豈不是更加信靠醫學?

亞撒的個案給我們基督徒有諸多啓迪。即使醫學發展到克隆人,清洗或更换五臟六腑,但人類的病症還是與日俱增了,沒有科學技術或者任何藥物能阻攔病毒和病菌的蔓延。如何來面對現代醫學和古老聖經神學的關係呢?我們還需要追述到遠古的應許:

耶和華在那裡為他們定了律例、典章,在那裡試驗他們;又說:“你若留意聽耶和華你神的話,又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留心聽我的誡命,守我一切的律例,我就不將所加與埃及人的疾病加在你身上,因為我耶和華是醫治你的。”(《出》15:25-26)

聖經論到疾病的根源,基本有三大原因:第一是為榮耀、見證神復活的全能,比如拉撒路(參《約》11),生來瞎眼得醫治的人(參《約》9);第二是因為輕忽神而生病,比如亞撒王;第三是為信心得更堅固而受苦,比如約伯(參《伯》)。

舊約神學家統計表明,舊約大約有75%的以上經文,都將疾病的根源追溯到人的罪惡,如此看來,疾病與罪惡密切相關;但耶穌也並不蔑視藥物和醫生的作用,主曾說:“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太》9:12)

我們所信的上帝公正公義(參《耶》33:14-16),如果我們過一個祷告、感恩、追求祂的聖潔生活,顯然有利於健康;當我們生病時,我們認罪悔改,全心全意依靠神,為醫生能有智慧診斷、為藥物能有效排毒禱告,從自我中心和痛苦自憐心態轉為交託主,且為其他病人禱告……我們看到大量如此恢復健康的見證。

禱告:主耶穌啊,感謝你用亞撒的教訓來教育我們,叫我們生病時依靠神,不要單單依靠藥物和 醫生。如此禱告,奉耶穌基督的名求,阿门!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