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場外,媽媽們的旗袍和向日葵(小柒)2019.06.03

小柒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言與思専欄2019.6.03

考試,是六月一個重要的關鍵詞。據說,各地可見的一道風景是,媽媽們穿著色彩絢麗的旗袍,手持向日葵,一字排開在考場外焦急地等待。旗袍和向日葵寓意在考試中,自己的孩子可以“旗開得勝”和“一舉奪魁”。有人笑稱,振興旗袍的竟是高考!

雖然我離開校園很多年,但現在回首高考的歲月,仍覺得有點“不寒而栗”。我多次夢見自己在考試現場。最要命的是,夢裡的考試幾乎沒有旗開得勝過,總是遇到大量不會做的題目,著急地想哭。夢迴驚醒,一身冷汗。

我並不反對考試。考試運用恰當的話,它會成為一種好的檢驗的機制和激勵的措施。我反對的是為了考試而考試,或把考試本身當成了終極的目標。

人類第一場考試

整本聖經中也不斷有“考試”的概念。在上帝美好的創造之後,在伊甸園中,始祖就經歷了人類的第一場考試。“耶和華神將那人安置在伊甸園,使他修理,看守。耶和華神吩咐他說:‘園中各樣樹上的果子,你可以隨意吃,只是分別善惡樹上的果子,你不可吃,因為你吃的日子必定死!”(《創》2:15-17 )

至善且全權的神為了使人享受更大的愛和榮耀,發起這場考試,並訂立考試的規則。始祖卻因著魔鬼的引誘,不僅埋怨考官的苛刻,故意歪曲考官的題目,還在考試中作弊。最終,人類在第一場考試中,徹底考砸了。

始祖被上帝審判並且逐出了伊甸園。“耶和華神便打發他出伊甸園去,耕種他所自出之土。於是把他趕出去了;又在伊甸園的東邊安設基路伯和四面轉動發火焰的劍,要把守生命樹的道路”。(《創》3:23-24 ) 人被迫離開神的面,開始流浪,無罪的人成為有罪的人,無死的人成為有死的人。

仁愛的上帝並沒有丟棄人,祂給人留了補考的機會,給人新的盼望:“我又要叫你和女人彼此為仇;你的後裔和女人的後裔也彼此為仇。女人的後裔要傷你的頭;你要傷他的腳跟。”(《創》3:15 )

至此,全人類進入漫長的補考期。這場關乎人與上帝,關乎人類靈魂生死的考試,成為任何人一生所有大小考試之基底。只是在這場補考中,所有人都想錯了辦法。

人嘗試的補考方式

為了通過考試,重返“伊甸”,重新得到上帝完全的接納和認可,我們嘗試著使用各種補考方法。

有人試圖靠著道德和自義來完成補考。就連《無間道》中的匪幫都說:“我想做個好人”。可聖經中記載了這位聖潔考官的話,這破滅了所有人的一廂情願。“耶穌對他說:‘你為什麼以善事問我呢?只有一位是善的(有古卷作‘你為什麼稱我是良善的?除了神以外沒有一個良善的’)你若要進入永生,就當遵守誡命。’”(《太》19:17)

舊約先知以賽亞也說:“我們都像不潔凈的人;所有的義都像污穢的衣服。我們都像葉子漸漸枯乾;我們的罪孽好像風把我們吹去。”(《賽》64:6);或許,有人表示不服氣,認為年代久遠的人不懂文明並未開化;但在新約中,使徒保羅又一次宣佈同樣的信息,使人徹底死心。“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都是偏離正路,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我們曉得律法上的話都是對律法以下之人說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羅》 3:10-20 )

C.S.路易斯在《返璞歸真》中也說:“人努力去實踐基督徒的美德,結果發現自己失敗了,明白了即使他能夠給與上帝一點什麼,那也不過是將原本屬於上帝的東西歸還給了上帝。換句話說,人發現自己破產了。”(註1)

有人嘗試著用各種宗教來完成補考。聖經一針見血地說:“其余未曾被這些災所殺的人仍舊不悔改自己手所做的,還是去拜鬼魔和那些不能看、不能聽、不能走,金、銀、銅、木、石的偶像。”(《啟》9:20 )這種嘗試不單無法完成考試,還更加積蓄了考官的憤怒。

值得深思的是,當基督徒把基督教變成一種遺文的宗教禮儀,或者以拜偶像的方式來敬拜上帝時,同樣令考官厭惡。耶穌基督接納妓女和稅吏,他們是以色列中最被人唾棄和道德爛到家的人。但耶穌卻指責那些看起來恪守上帝的律法、“愛神愛人”的一群法利賽人,說:“你們這假冒為善的文士和法利賽人有禍了!因為你們好像粉飾的墳墓,外面好看,裡面卻裝滿了死人的骨頭和一切的污穢。你們也是如此,在人前,外面顯出公義來,裡面卻裝滿了假善和不法的事。”(《太》23:27-28)

提姆•凱樂牧師在《為何是他》中區分了“宗教”與“福音”的關係。“因此,這就產生了一個理解上的鴻溝——上帝接納我們是因為我們的努力,還是因為耶穌所做的?宗教的運作原則是:我順服——所以上帝接納我。但福音的運作原則是:上帝因基督所做的而接納我——所以我順服。……其中最主要的差別是在動機上。在宗教裡,我們是出於懼怕而遵循神聖的標準……然而在福音裡,我們的動機是感恩。”

作者在文章的結尾繼續說:“親愛的讀者,認清福音和宗教之間有根本上不同是十分重要的;基督教的基本信息和其他宗教的假設,二者從根本上就不同。所有其他主要宗教的創始人在本質上來說都是教師,不是救主——他們的教導是說,你要這樣、那樣做,就會找到一位聖者。但耶穌在本質上確是救主,而非教師(雖然他也是教師)——耶穌的話就是說:我是來找你的那一位聖者,我要為你做那些你自己做不到的事。”(註2)

除此之外,有人用科學、愛情、家庭以及工作的成就等來嘗試“補考”,但他們在深深的疲憊和憂慮中,即使達到了想要的成就,也無法有通過考試的終極喜樂;還有人自欺欺人說,哪有什麼考試,考試還遠著呢,“今生遠比永恒長,讓我們吃喝快樂吧”、“哪有什麼救世主,讓我們為所欲為吧”。——到頭來,死亡的真相擊碎了所有的自欺,“按著定命,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來》9:27-28)

人生終極的考試

人生這場終極的考試,提醒我們幾件事情:

第一,人生處處是考場;正如有人說,人生就像新聞聯播,不是換個頻道就能解決的,問題是我們準備好靈魂的“考試”了嗎?

第二,不管你在考試中的自我感覺多麼良好,正確答案都不在於答題者,而是審卷的評判者。我們有多少確切的把握,在交人生的最終試卷時,給出的是正確的答案?

第三,終極的考試,一定是在公平公正環境下進行的。人間的考試,很多人會處心積慮,忙於作弊,總想在考試外獲得僥幸的機會。不過,那場最終的考試,所有人要在上帝面前,接受上帝公義的審判,我們又該如何面對呢?

第四,考試總有交卷的那一刻。鈴聲響起,必須停下手中的筆。那一刻,不管你是否樂意。死亡是那鈴聲,不管我們是否願意停下來,我們都要交出自己的答卷,回到那位造物主那裡。

第五,有小考,有大考,但這場終極的考試,才會決定你生命的走向。

有一位,替我們完成考試

前面提過,我們所有嘗試的補考,都宣告失敗。因為這些嘗試都無法達到上帝律法的要求,無法滿足上帝公義的審判。但上帝卻在祂永恒的旨意中,讓祂的兒子道成肉身,來到我們的考場中,來替我們完成考試。

耶穌不僅通過了全部的考核——祂完美且完全地遵守神的律法,勝過撒但的誘惑,勝過死亡和罪的轄制。更為重要的是,儘管我們仍如始祖般悖逆,但基督仍為我們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又將祂考試的成績(基督的義)給了我們,使我們通過了這場終極的考試。

派博在《基督受死的50個理由》中說:“一個老師如果從考試成績單中消除了一個‘不及格’的記錄,並不表示那個學生就可以獲得甲的評分。……消除我們的罪並不等於宣告我們為義。這樣的消除是必須發生的。那是稱義所不可或缺的。但不是只有這樣……稱義不是單單消除我的不義而已。它也是將基督的義歸在我身上。……那意味著基督完全實現了一切的義;然後,當我信靠基督時,這義又算為我的。我被算為義了。神所看見的是基督完美的義,然後就以基督的義宣告我為義。”(註3)

安穩面對“小”考試

當基督為我們完成補考,使我們重新與神和好,重返伊甸之路被打通。只有這垂直層面、終極的考試解決了,我們水平層面的各種考試才會變得有意義;也只有通過了這場最重要的大考試,人生其他的小考試,我們才有底氣,才能安穩面對。

如此,你不會因為小考(比如高考)的勝利,就過於得意,像范進中舉一樣,立刻瘋癲;你也不會因為小考失利,痛不欲生,選擇跳樓;你會真實地面對,“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因為你知道這些小考試的成敗,無法撼動基督給我們的恩典和成績。

高考勝利的保證,不在於媽媽們身上的旗袍和手中的向日葵。人生考試的保證,也不在於這次高考的成敗。無論成敗,耶穌基督的寶血和三一神永不改變的愛,才是我們最大的勝利和安慰。

註:

1、《返璞歸真》,CS.路易斯著,汪詠梅譯,華東師範大學出版社,P166。

2、《為何是他》,提摩太·凱樂著,呂允智譯,更新傳道會2012年出版,P262。

3、《耶穌受死的50個理由》約翰·派博著,潘秋松譯,美國麥種傳道會,P56。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