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魂的蓖麻

陳貞吟

本文原刊於《舉目》36期

      船起錨,揚帆,準備出海了。站在甲板上,面對藍天碧海,他的心已先馳至遠方:或者在那裡,可以開始另一段人生之旅。

         多日來夢魘般的奔波已成過去,他徐徐舒出一口氣。疲憊重重地襲來,他蹣跚地下到艙房去。

        迷糊夢境裡有人急切的喚他,兼且撼天震地似的搖他。待他醒透,發現劇烈晃動的,乃是整個船身。原來平靜的洋面,此刻已是濁浪滔天。他馬上明白,那位創造旱地滄海的神,雖然容他在陸路暢行無礙,其實早已在水域等候著他(《約拿書》)。

認同約拿的心境

        初讀聖經裡約拿的故事,我對約拿很不諒解。身為先知,卻玩忽職守;明知神的召令,膽敢背身而去;缺乏憐憫,還毫無愧色地辯解。

        我也不明白神為何堅持要這樣的人去傳達他的信息。他應該選擇像耶利米那樣,“但願我的頭為水,我的眼為淚的泉源”(《耶》9:1),心中常懷憂傷的先知。或 者差遣像以賽亞那樣,即使感嘆“我們所傳的,有誰信呢?主的膀臂向誰顯露呢?”(《賽》53:1)“主啊,這到幾時為止呢?”但聽到神回答:“直到城邑荒 涼,無人居住,房屋空閒無人,地土極其荒涼”(《賽》6:11),就仍然忠心職守的僕人。

        然而隨著時間過去,我逐漸能認同約拿的心境。因為類似“你起來往尼尼微大城去”(《拿》1:2)的挑戰,在我與他人的相處中一再出現。

        碰到壓榨下屬利益的上司,不同心合作卻愛居功的同事,枉顧學生課業重擔的教授,藐視師尊無心向學的學生,稍不順遂就暴怒的配偶,屢勸不改依舊任性頂撞的兒女,挑隙尋錯的親家,往來傳舌的鄰舍……

       然而,在這些負面、對立的人際關係裡,神的話語卻清晰臨到:“你們要彼此相愛,像我愛你們一樣,這就是我的命令。”(《約》15:12)

       這命令簡直像是要我們全力擁抱一叢最堅硬的荊棘,我們自然本能地跳起來,轉身逃開。

       不願正視自己缺乏愛心與耐心,我們反而湧發出自義性的怨懟:“因對方的不是,才引發我的不滿。挪去這個人,換個環境,我一定能勝任你的託付。”

        神啊!只要不用去“尼尼微”,任憑哪裡,我都聽你使喚。於是我們也有了約拿那種到“他施”去重新立灶安營的打算。

環境催逼而屈從

         神喚出暴風、疾雨,安排一條“大魚”把約拿吞入了腹中。於是約拿順服了。我們呢,同樣也是因被困在不見大光的幽暗裡,才開始學習從心底向神呼求。

        但是因外在環境的催逼而有的屈從,並不等於內在全然的信服。外面的使命在執行時,裡面的自我,依舊與神的主權抗爭著。

        正如神要降災的信息,一日之間使尼尼微全城驚動,悔罪哀禱上達天庭。然而天使為人的悔改而歡唱之際,神的眼目並未輕忽那悄然立在城東一角的約拿──“耶和華 啊,我知道你是有恩典,有憐憫的神,不輕易發怒,有豐盛的慈愛,並且後悔不降所說的災”(《拿》4:2),但是,這些作惡的尼尼微人是該受懲罰的。他們曾 經那樣惡待過你的百姓,你怎麼能夠改變心意,使他們免於災厄呢?約拿怒氣沖沖地對神說。

       神栽種了一棵蓖麻樹,為約拿遮蔭擋陽,又讓它短時間內枯死。約拿因炎熱更加憤慨。

       “你有權利發怒嗎?”神溫和地問約拿。

      “我發怒以至於死都合理。”約拿理直氣壯地回答。

       “這蓖麻不是你栽種的,也不是你培養的;一夜發生,一夜乾死,你尚且愛惜;何況這尼尼微大城,其中不能分辨左手右手的有12萬多人,並有許多牲畜;我豈能不愛惜呢?”神極其耐心地解釋著。

       約拿,應該無語了。

沒有再栽上蓖麻

        神得在我們生活中栽上多少棵蓖麻,與我們進行多次對話後,我們才能驚覺,其實我們不想進入的“尼尼微”,並非外在的人事環境,乃是我們內在的生命——那裡潛 藏著諸般的惡:無法致善的自傲,無法成義的自責,無法居卑的自滿,無法顯愛的自私……這根深蒂固的惡性,悍立在生命裡,比外在的惡行更難剔除。

        約拿的反應是合理的:這樣惡貫滿盈的“尼尼微”,怎能免於受懲呢?

       外面的障蔽被取走了,公義的大光繼續照射著,我們習慣了遮掩的靈魂,被曝炙得發昏──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体呢?

       可是,神沒有再栽上蓖麻。

       他在我們面前立起一個十字架。那掛在上面,受盡鞭撻、凌辱的人子,正在吐出這句話:“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23:34)

        ──神使那無罪的,替我們成為罪,好叫我們在他裡面成為神的義。(《林後》5:21)

       ──神差他獨生子到世間來,使我們藉著他得生,神愛我們的心,在此就顯明了。(《約壹》4:9)

         十字寶架的清影成了人永遠的遮蔽,各各他山上耶穌的順服,成了人得新生命的起點。

         神愛惜的,豈只是那些不能分辨左右手的人?他不也疼憐我們這些自以為能分辨左右手,卻無法正確使用它們的人嗎?

作者來自台灣,原擔任高中特殊教育和ESL老師,現從事翻譯和寫作,以及教會關懷輔導事工。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