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光小夜曲

盧潔香

本文原刊於《舉目》34期

meichaoxiawanxiakuanpingbizhi_457660_10白天過去了,夜色漸濃。

我喜歡柬埔寨鄉村的夜,沒有華燈初上的浮麗,更凸顯出月亮和星星的清輝;濾去汽車人聲的煩囂,更多一份回歸大自然的淳樸真實。

夜暮驅走了白日的燥熱,鄉村和田野越來越朦朧,學生們有的走路、有的騎著自行車、有的開著摩托車來上課了。又一個晚上,我可以在這鄉村的課室裡執教,喜樂、期待滿溢著我的心。

驟然,燈滅了,音樂嘎然中止,腳步也打住了,又是停電。這已經是連續第三個晚上停電,在黑夜中我摸索著點亮了蠟燭,星星燭光,彷彿在提醒人們高科技所遺忘的角落。

小學生們先是一陣鼓噪,分不清是開心還是失望,但很快的,先是瑪利亞站起來,拿起自己的椅子走出去,接著他們好像約定似的,一個個如此效法,比老師的指揮更 一致,我站在黑咕隆咚的課室裡如墜五雲,也不知要做什麼。但很快地,幾個小孩一同飛過來,一左一右拉著我的手,還有一雙小手推著我的腰:“老師,我們數星 星去!”黑夜中的我,心一下子就被他們純真浪漫的想法鼓動起來了,踩著輕飄飄的腳步被他們推了出去,門外空地上,椅子整整齊齊的排列著。

“老師,你看,好多星星啊,真漂亮!”哦,夜空真美,皎月高懸,繁星閃爍,風清蟲鳴,他們在說什麼,笑什麼,我好像渾然不覺,此刻一切都靜止了,如同回到兒時的夜晚,月色灑在床上,南風薰人,心底放飛著一個個美麗的夢想。

從小,我就非常喜歡星星與歌聲,但在我記憶中,爸媽從沒有給我唱過兒歌,也沒有陪我數過星星,在動蕩苦難的日子裡,他們駝著太多人生的重擔。月色星空下,我一次次對自己的心說,要努力讀書、長大後要如星星般出人頭地,到那時就能揚眉吐氣了。

尋 夢者的心是不踏實的、路也是崎嶇的,如同夜裡的登山人,腳步不由己。“星光燦爛,伴我獨行,給我影……”長大了,這一首歌伴隨著愛與自由的嚮往,但很快這 夢也被摔碎了,碎片殘落在貧窮荒蕪的郊野上,再也揀不回來。過了而立之年冒險漂洋過海,說不清是為逃避還是尋找那星空下的夢,只是偶爾聽到這一曲“星光下 的歌”,仍然無法止住溢出的淚水。

直到在北美的第一個耶誕節,我聽到聲音說:“有幾個博士從東方來到耶路撒冷,說:‘那生下來作猶太人之 王的在哪裡﹖我們在東方看見他的星,特來拜他。’”這星點亮了我將殘的心燈,融解了我冰封許久的夢,更新了我已然麻木的生命。我終於聽到來自天上的召喚: “眼睛就是身上的燈,你的眼睛若瞭亮,全身就光明!”

我重生了,十年之後,又跟著遠古,伯利恒野地夜空上的星來到了柬埔寨,又將十年過去,人生不再苦短!雖然此時我已過了半百。回憶如浪潮般湧來,心底一片潮潤。

“生命的河,喜樂的河,緩緩流進我的心窩,”此時我被一片童稚清脆的歌聲環繞著,一片溫馨、感動,這一群鄉村的窮孩子,雖然從不知道這世界上有麥當勞和迪士尼,但他們知道“神造了兩個大光,大的管晝,小的管夜,又造眾星;”他們已經得到了比星星還更燦爛的生命之光。

歌聲裡最突出的部分奔放、熱情,這是小黑子的聲音,特別是唱到副歌的時候,他總比別人快半拍,儘管走調了,也一往直前。他實在長得黑,父母也就給他取名叫黑子。從小他就愛打架、撒謊、搗蛋,村裡人都說,這孩子沒救的了!

第一次見面,他的媽媽將小黑子的手放在我手心上,“這孩子送給你做兒子!你將他帶走吧!”素昧平生,我詫異於做母親的決定,對我來說更是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我們讓他在福音站剛開始的語言夜校裡報了名,給他取名大衛。

一次,放學的時候,老師要走了,他跑過來攔著去路,神情嚴肅地說:“老師,你們要為大衛禱告,求主耶穌祝福大衛。”他語氣認真堅定,直到我們為他作了禱告,才蹦蹦跳跳地跑開了。

課堂上,他是進度最慢的一個,不懂的時候,他急起來就用頭碰桌子。後來,他利用中午別人都休息的時間,請老師給他個別預習,他的機靈與執著是少年人中不多見的。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他變了,變得愛讀書、聽話、還有領導能力,衝動中帶著細心,狡詰裡含著正直,一本正經的禱告又不失天真。我出門,他跑過來為我扣上鞋帶;我要走了,他跳上福音車不願離開;我流汗了,他悄悄將風扇移到我這邊來。

有一次老師因其他學生的過錯流淚禱告,站在一旁的小黑子一直伸著他的小手,一滴一滴接著老師的眼淚。多惹人疼愛的孩子!我給他蘋果,讓他坐下來跟我一起吃飯,他又礙著面子倔強不要。

有課沒課,福音站就成了他每天要去的地方,每次經過,他都揚聲大喊“老師你好!”很多時候我是在房間裡給他回聲“你好!”儘管隔著一堵二層樓高的牆,但這感情的交流是如此自然、親切、甜蜜。

偶然有一次,他貪玩沒有來上課,他的爸爸為了懲戒他,故意說以後都不給他到福音站上課,他傷心極了,整整哭了一天,直到爸爸說給他繼續到福音站上課,他才破涕為笑。

有一位老師從北美來到福音站實習三個月,學生們都很喜歡她。臨走的那一天,她的男朋友也從北美到來,陪她一起離開。當時,小黑子一反常態的安靜,靜靜地看著 這老師收拾東西。但他用眼睛掃過這老師男友的時候,分明是一種不滿的神情。在他幼小的心靈裡,討厭這個突然將他們心愛的老師帶走的男士。這老師跟學生們告 別上車了,忽然,小黑子大聲喊著衝出來,手裡拿著一雙鞋,“老師,這是你忘記帶走的鞋子!”

我常在黃昏時到村子裡探訪,一大群的小孩也尾隨著,小黑子總喜歡拉著我的手邊走邊問許多的問題。一次經過寺廟,他指著那一堆的偶像問:“老師,這是不好的假神,是嗎?”與人見面,他最常講的一句話是“耶穌愛你!”

他告訴我,最喜歡的大自然是星星,心中的願望是將來做傳道人。

星光下,孩子們早已經圍成一圈,就著月色玩起了搶凳子的遊戲。在少年人的世界裡,懶洋洋的夜正是他們盡情發揮的平台,歡樂的追逐聲在寂靜的野地格外響亮,如同煙火在夜空中綻放。

一 聲大叫,是小黑子被人踩了,而他的拖鞋也被踩斷了帶子,不能再穿了。這一雙價格兩美元的拖鞋,是幾天前他的媽媽將好不容易省下來的錢買給他的,當時他還非 常神氣地將穿著新鞋的腳,在人前炫耀了一番,因為之前他一直光著腳丫。這時他有點惋惜又無奈地拿起爛了的鞋子看了又看,摸了又摸,但很快地他就將鞋子放在 一邊,又重新回到唱著讚美詩歡樂追逐的行列中。這是一闕何等美妙的星光小夜曲。

黑夜中,他們的眼睛最明亮;缺乏中,他們的心也最容易滿足;簡陋中,他們常湧溢出屬天的喜樂。在這一群天真無稚的孩子們面前,若你有什麼私心雜念的話,將感到無地自容。

不知不覺,我也喜歡上沒有電的晚上,可以放下手中的事情,跟孩子們一起數星星,一起唱詩歌、玩搶凳子的遊戲!

作者來自廣州,加拿大維真學院畢業。現於柬埔寨擔任宣教士。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