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紅磚

本文原刊於《舉目》33期

     0785ed6c1d94bc04f7925d1e375b3cfd兩、三年前,我稀裡糊塗地受洗,主要是因為認為有靈界的存在。我所在的教會,是新成立的教會,有很多很好的基督徒在勤勤懇懇地為主做工。因為教會成長得很快,需要大量的人出來做事,所以我們夫妻剛一受洗,就“趕鴨子上架”,一下就給了我們很多事情做。

     教會需要開放家庭。我們剛剛買了房子,家具沒買全,就“必須”開放。教會需要地方聚餐,40個大人、小孩,就擠進我家裡一頓亂折騰,人走後收拾兩三天才能緩過來。週末一過,上班的時候,工作效率就下降。

     有的基督徒帶小孩來,吃飯的時候自己忙著聊天,讓小孩自己吃,一半飯灑在地毯上。提醒她們,她們還說小孩就是這樣的,等你有了小孩就理解了。我是理解呀,可是這是我們家的地毯,不是嗎?清洗地毯誰來呢?你們可以縱容小孩,那得在你們自己家裡才行啊!

     教會一有事情,就有人說“某某某年輕,讓他們去做”。年輕就該累死嗎?就因為年輕,我們的壓力才大呀!我們都剛從學校裡出來,工作、身分、經濟都是問題,小 孩也不敢生。而他們這些“老基督徒”,拿的是“六四”綠卡,工作穩定,小孩也生了兩三個了。卻光做些面子上的皮毛工夫,一有花心力、氣力、時間的事情,就 人都不見了。

     他們個個住著獨立屋(single house)不開放家庭,反而要我們這些住著小小的城市屋(townhouse)的人開放。他們每家有小孩兩三個,卻要我們沒小孩的來帶小孩……如果你表達了意見,就被說“過於計較,為主做事怎麼能這麼想呢……”等等。

     這樣做了兩年多,我心裡的喜樂越來越少,對自己的信仰也是越來越懷疑。

     我跟神不停禱告,很努力,可神一次也沒垂聽。每次有了具体問題,想到教會尋求幫助時,得到的答覆都是“跟神禱告,我們為你禱告”,就打發了我。這和《雅各 書》中說的有什麼不同呢? “若是弟兄或是姐妹,赤身露体,又缺了日用的飲食,你們中間有人對他們說:‘平平安安的去吧!願你們穿得暖,吃得飽。’卻不給他們身体所需用的,這有什麼 益處呢。這樣,信心若沒有行為就是死的。”(《雅》2:15-17)感覺真的是很虛偽。

    受洗以前,覺得自己大運氣沒有,小運氣不錯,諸事 還算順利,心情愉快。受洗以後,反而諸事不順,天天被折騰得暈頭轉向。內心的平安早就沒有了。朋友都對我們說,人家到教會去的,都是要教會幫忙的,或去佔 便宜的。像你們兩個這樣,一切都自己打拼好了,跑到教會去做苦力,就是犯賤。我確實也有這樣的感覺。

     現在我的想法是,什麼基督徒不基督徒 的,都是人,還是得自己為自己打算。你沒精力好好工作,等你沒工作了,房子也沒了,誰能幫你呢?指望神?門都沒有;指望人?不踩你兩腳就萬幸了。什麼禱 告、讀經、為主做工,都是騙人的,就是騙一些像我們這樣傻的人去做苦工的。公司裡有20/80規則,到了教會還是20/80(永遠都是20%的人服務 80%的人)。所以奉勸要去教會的人三思。我的血淚教訓啊!

    作者來美七年,於2004年感恩節受洗。在美國東岸從事公共健康的工作。

編按:鑒於本文的例子很能反應北美教會中常見的現象,本刊特提出一些問題,委託兩個教會的牧者、長執同工、團契領袖、平信徒與新的信徒等進行討論。盼望能藉著這些討論,反映北美教會在帶領新人中遇見的問題,並檢討教會實際的做法,俾供其它教會參考。本期先刊出費城中華基督教會大學城分堂的討論。

6 Comments

Filed under 事奉篇, 教會論壇

6 Responses to 不想再做基督徒了

  1. 弯儿

    我不知道我的信息会不会被看见,然而我真的很想分享我的经历。我和红砖一样, 我信主后就直接成为小副组长,因为教会扩展,需要人手,我就负责和一个同龄的姐妹牧羊青少年。可是一年后,这位姐妹因为要去其他地方工作就离开教会,所以自然而然我就代替了她成为正组长,刚开始都没有事情,我也热情积极事奉,可是教会越扩展,我的事奉岗位越来越多,我从带领青少年小组,到青少年团契,带领敬拜,儿童主日学,主日主席,等等。所有在教会可以做得我都当了。因为我是从中学生开始事奉到现在是一位职青。教会领袖中我算是最年轻的,也就是这样,我常常就被安排去做这个做那个,每次开会里,年长的领袖就会说,你年轻,很多想法和体力,你就负责。就这样,近几年我都事奉到很累,很多埋怨。我看到有一期有牧师回复红砖的信件说,我们有权利拒绝那些我们做不来的工作。其实我都尝试过拒绝,开会时,我说真的做不来,时间太短,领袖答应不用我去承担。可是随后,信息我说一定要我做,说已经跟牧师说我会负责。我真的很讨厌,这种以势力压人的行为。根本就是强迫性。活动做的好,年长的领袖就会和牧师说是他们的功劳。活动出了差错,就推倒我身上说我没有认真做好。我本身也是有一份工作,我需要照顾家庭,由于本身工作忙碌,有时没有出席祷告会,就被资深的领袖说我贪爱世界,工作忙碌就应该祷告神,让你有时间去参加教会聚会,不是妥协,忙工作不去祷告会。我已经觉得我是教会的免费工人,什么大小策划都是我来做,做好没人知,做错被人责。我的家庭只有我一个人信主。有时候想周日过家庭日,就被说我是组长,不应该缺席主日。组长就不用理家人。牧师时常说教会就是一个大家庭,其实我早早已经感觉不到爱,我只是一个工具。去年年尾,我实在忍受不住,向牧师辞去所有的事奉,没再去教会了。

    • sarah

      真的很不容易!

      主尚且眷顾他的门徒,累得时候带他们去歇歇。人为什么这样要求别人?从你的描述,让人感觉他们用是否敬畏神来“绑架”你做工。这实在不合理。

      愿主安慰你。主知道一切的隐情。也求主使你的心情慢慢恢复,能够继续去别的教会。不要因为某些基督徒伤了你的心,就离开教会。你完全可以换一个教会。也求主赐给你力量,让你逐渐能原谅那些伤害你的人。求主让他们看到自己不体恤人,贪图功劳,是在犯罪。不知道自己在犯罪,非常可怕。求主让他们看到自己的问题,自己的弱点。

  2. David

    你们的压力负担都好大哦,愿神大大的祝福你们,我则是越侍奉越吃力,我不喜欢经常埋冤事功,但心中的起伏还是很大,都是土耳其来的侍奉,后期就没有人理了,就一直自我坚持到今天,第5个年头了。其中两个事功最累的就是载送人去教会,起初很火热,很有热心,但久了久而久之,觉得好像是奉命去载人一样,一直埋冤,其次小组副组长,越侍奉越吃力,教会其他的小组都一个个没有了,到最后剩下我们青年组的还在不断的坚持,起初的10多位弟兄姐妹,到最后一个个因为觉得没趣,就开始没有来了,剩下2-3个人或3-4个人最多,小组组长又经常的有别的事功经常性缺席,好像我一个人又扛起了这个事功,我就越来越开始埋冤了。加上我自己又觉得自己不配做基督徒,经常会犯罪。信主之前的坏习惯一个个到回来。而找人谈有试过,但根本就不切实际。我的灵命真的水深火热。我做基督徒做的好累。。。

    • Chen HanJie

      小編回復:求主憐憫!如果覺得實在是累了,可以暫時把任務交給其他人。神看中我們的生命過于我們的工作

      • 弯儿

        看回这个2015年的留言,才回想起过去曾经在此留言。回复小编,事情有时不是那么简单。不是说要交给人就能。教会很多领袖只在乎名利,就如我之前所说,有功他们领,有错我来担。所以2015年我离开教会,到了2017年一月,我找了家附近的教会。去了3个月。可惜原先很开心,因为当时失业大约3个月,所以很得空,可以参加教会的每个活动,祷告会,查经班,小组等等。之后开始找到工作了,工作时间比较长,所以只能出席主日。可是小组组长及牧师却要求我出席每个活动。说神赐福于我,给我找到工作,而我却离开神,不去祷告会。我觉得委屈,即便我解释了,可是还是不被接受,每次一到祷告会和小组的前一天,组员和组长就打来问我能否出席,我说还不确定。总而言之,我天天被电话轰炸,感觉我被强逼性要求出席。我真的很累。结果我又离开这间教会了。

        • Chen HanJie

          小編回復:就我個人而言,基督徒需要保證出席主日敬拜,其他的小組,最好能夠有。但是如果情況不允許,不參加也沒什么問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