籠裡的獅子

鍾德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22期

u=415734066,2397349423&fm=24&gp=0        基督教不只是一系列的真理,乃是用大寫的“T”所寫的(全備)真理。這(全備)真理是關于全部事實, 不只是宗教的事。以聖經為本的基督教是關乎全部事實,並以理性持守這個(全備)真理,以及在此真理光照下的生活。
──薛華(Francis Schaeffer)

準備

        進化論已統治科學界一個多世紀。世界的力量長久以來盡其所能地攻擊基督信仰。自去年(2005)發行了紀錄影片《這位不曾存在的神》(The God Who Wasn't There)之後,今年夏天將連續上映兩部鉅片《達芬奇密碼》(The Da Vinci Code)(5/19/06)和《獸》(The Beast)(6/6/06)。面對這場屬靈的爭戰,你準備好了嗎?

        薛華,這位20世紀偉大的基督教哲學家,道出了基督信仰中這個關于真理的極重要的事實。然而,我們今天的文化卻一直說著謊言。

謊言

        這個謊言告訴我們,信仰是個人的,僅僅存在于精神領域,並非是關于客觀世界的真理,並且也並不存在什麼絕對的真理。正如Discovery Institute(www.discovery.org)的知名高級研究員Nancy Pearcey指出的,這就導致了一個關于真理的“兩層樓”的模型:上層是主觀性的,只是相對于某些群体(即個人的信仰),下層則是客觀性的,並是普遍正 確的(即普遍事實)。

        結果是造成了一種分裂的生活型態。在這種生活型態下,我們的信仰被鎖進由教會和家庭組成的個人領域。于是敬拜只是禮拜天的事,其餘的六天就以世俗化的態度來生活。在教會裡學聖經故事和知識,在教會以外則學習科學方面的知識。我們便生活在兩個分離的世界裡。所以也就不難 理解,為什麼在美國教會長大的年輕人,有70%在進入大學一二年級後,就離開教會了。

       宗教歷史學家Martin Marty說,我們這世代,是有史以來第一次,基督教被限制在個人的空間,很大程度上停止對公眾領域說話了。

        結果呢?不光我們失去了為世界作鹽和作光的作用,我們還進而被這世界的文化所改造了。作為生活在後現代思想文化中的基督徒,我們必須清楚地知道,基督的救贖不僅僅是把我們從罪中救贖出來,也恢復了我們被創造時所被賦予的使命。神不僅是靈魂的拯救者,祂也是創造主。

        正如Pearcey所建議的,我們必須拒絕將我們的生活分裂成宗教範疇(限于敬拜和個人道德等)和世俗範幬(包括科學,政治,經濟,以及其它公共領域)。真 正的基督徒需要走出單純的個人化信仰空間,將聖經的原則應用于工作、經濟、政治和其它社會領域。我們需要一個完整的生命。

真理

        全備的真理在神的話語中。可惜有的基督徒並不相信聖經無誤,而是跟據自己的主觀判斷或是世界的潮流,有取有捨地接受聖經。而另有一些基督徒,則妥協神的話語,迎合世界,以這種方法來“幫助”神。

        我們的神是亙古不變的神,祂的話語也是如此。正如《以賽亞書》55:9所說,“天怎樣高過地,照樣我的道路高過你們的道路,我的意念高過你們的意念”。人類歷史一次又一次地證明了這個事實。

        然而,在世俗文化的進攻下,尤其是進化論這一世俗宗教的侵蝕下,許多的基督徒失去了牢固的信仰基石──《創世記》,這聖經的第一卷書,就是神為我們所設立的信仰基石。它不僅告訴我們神美好的創造,也告訴我們人類如何犯罪, 因而世界沉淪至今天這樣可悲的境地。

        正是因為這犯罪和沉淪,我們每一個人都需要悔改、接受耶穌的救贖。離開了這塊基石,許多人就只講救贖,不講悔改。難道今天傳社會福音、誤人靈魂的人還少嗎?
         一個正確的世界觀,是建立在全備的真理、牢固的基石上。一個以基督為中心,並建立在神創造這一牢固基石上的信仰,足以擊敗撒但的攻擊。

       “你們必曉得真理、真理必叫你們得以自由。”(《約》8:32)

釋放
        掌握真理也是為了與人分享我們的信仰。“趁著白日,我們必須作那差我來者的工。黑夜將到,就沒有人能作工了。”(《約》9:4)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了,在今天的文化情勢下為主推行大使命?

        我們景仰葛理翰牧師的年代,成千上萬的靈魂在一場場的佈道會和奮興會中得救。但是今天,神已被人們從學校、政府和其它公共機構中“趕了出去”。進化論也被當 作事實、而非一門很有爭議且缺乏足夠證據的學說,在公立學校系統中被教導。我們今天在北美所面對的,是一個不信神的世俗化的文化。因此,如果說在幾十年前 的美國,使徒彼得的佈道方式很有效的話,今天我們則要考慮使徒保羅的方式了。

        根據一項北卡州立大學1996年的問卷調查,福音派的基督徒,在如何用公共領域的語言傳福音方面,顯得無能為力。由此可見,這確實是對我們的一大挑戰。

        然而,神是滿有恩典的,祂在公共領域為我們開了許多門。

        2002年,美國參議院以91對8通過了Santorum修正案──“參眾兩院的議員認識到,要有高質量的科學教育,就必須使學生有能力鑑別科學上的材料 (data)和能驗證的理論這兩者,並能分辨以科學名義出現的宗教和哲學。當所教的課題產生爭議時(例如生物進化論),教材應協助學生瞭解所有的 (full range)科學觀點,並這些課題產生爭議的原因和科學發現能如何深刻地影響社會。”

        今天,以Discovery Institute為首的“智慧設計”觀念,在科學界漸漸引起重視。一些高質量的“智慧設計”或創造論的科普影片也相繼問市。其中《生命的故事》一片,大膽地宣稱:“進化論與創造論的爭論已激烈地進行了150多年。今天,這場爭論已經結束。”

        大佈道家司布真(C. H. Spurgeon)曾經說過:“福音就像關在籠子裡的獅子,它不需要被保護,只需從籠子裡被釋放出來。”

        你準備好了嗎?

參考資料:
Nancy Pearcey, Total Truth: Liberating Christianity from Its Cultural Captivity(Crossway Books, 2004)。

作者來自深圳。在紐約州完成電腦信息碩士學位。現在北卡羅萊那州從事IT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