抑鬱是心靈問題?是身体疾病?

張逸萍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最近流行雜誌報導,佛洛伊德派心理分析已經落伍,現在的醫生都放棄以“不健全家庭傷害”為心理疾病的解釋,新的趨勢是以遺傳和生理解釋人的行為。所以教會內,也開始有人鼓勵基督徒服用藥物。最近看見一篇文章──徐理強醫師的〈基 督徒可能患抑鬱症嗎?〉(《舉目》2005年3月,p.18-19),正是典型的代表作。

             徐醫師認為,華人教會對抑鬱症有很多錯誤的見解。這些誤解是:
(1)抑鬱症是鬧情緒,所以不重要。
(2)抑鬱症是因為人犯罪或信心不足。
(3)抑鬱症是魔鬼邪靈的騷擾。
(4)生理比心理重要。

            但徐醫師認為,“抑鬱症是實在的疾病”,是“腦細胞之間的溝通出問題,特別是腦介(neurotransmitter)失調。”但是徐醫師亦同意,所有疾病都由于環境和基因互動。總而言之,都是人類墮落的結果,只是,“但仍不是說抑鬱症是他們個人犯罪的直接後果”。

           徐醫師提出一個值得考慮的問題,既然人人都犯罪,為什麼只有6%的人患抑鬱?

抑鬱和罪

           首先,犯罪的人不一定會內疚,完全視乎良心敏銳程度,而犯罪的結果有多種形式,不一定是內疚至抑鬱。

           另一方面,抑鬱或其它苦難,都有多種原因:自己的罪、別人的罪、整個人類的墮落等,也有的是純粹生理問題。無論如何,“人自己的罪的直接影響”,絕對是可能性之一。
聖經說:“因為依著神的意思憂愁,就生出沒有後悔的懊悔來,以致得救;但世俗的憂愁,是叫人死。”(《林後》7:10)“你們若因犯罪受責打,能忍耐,有甚麼可誇的呢?但你們若因行善受苦,能忍耐,這在神看是可喜愛的。”(《彼前》2:20)
由此可見,無論是憂愁是受苦,都有不同原因。

          我們不能因為現代醫學發明了一些藥丸,所以一口咬定:沒有罪。

          超心理學家高福(Grof)夫婦,在《屬靈危機》(Spiritual Emergency)中指出,現代人因為使用新紀元技術,帶來困難。譬如瑜伽可以引發各種身心問題,其中包括憂慮、憤怒、悲哀(註1)。他們抱怨現代的精 神醫師只會用佛洛伊德心理分析,或者使用抗憂鬱劑等,而完全忽略了這些不過是追求屬靈事物的自然現象(註2。因為高福不是基督徒,所以認為這些都是自然 的)。

          今天抑鬱症的普遍,是否和新紀元運動流行有關,值得深思。我希望將來有人去研究。我相信絕大部分基督徒不會行邪術,但是那些日常可見的罪惡,也實在是帶來抑鬱的一個原因。

           現代人受心理學影響,流行的態度是無條件自我接納,所以不易內疚,但內疚帶來抑鬱的實際例子不是沒有。

           某世俗雜誌記載了一個故事,一位已婚婦人,因為年輕時曾經趁丈夫不在家,和鄰居行淫。雖然她保住她的婚姻和家庭,但是三十五年來,內疚感揮之不去,以至她抑 鬱極重,影響日常生活,也不敢望彌撤領聖体。結果治療員為她請來一位神父,讓她可以私下向神父告解。可惜文章並沒有分解後事(註3。作者暗示宗教是精神病 的原因)。

           人因為犯罪而內疚,不是新鮮的事。大衛和拔示巴行淫之後,他說:“我閉口不認罪的時候,因終日唉哼而骨頭枯乾。黑夜白日,你的手在我身上沉重。我的精液耗盡,如同夏天的乾旱。”(《詩》32:3-4)

          大衛懂得,“我向你陳明我的罪,不隱瞞我的惡。我說,我要向耶和華承認我的過犯,你就赦免我的罪惡。”(《詩32:5》)他明白,神不輕看“憂傷的靈和痛悔的心”(《詩51:17》,所以大衛走出抑鬱。

          上邊這些例子,都說明一件事:自己的罪可能導至抑鬱。

           至于喪親或失業等,本身不是罪。但是基督徒如果因此而抑鬱,可見他的信心不足,嚴格而言,信心不足也是罪,當然遠不如行邪術的嚴重。

          誠然,抑鬱也定有一部分純粹是生理所驅使,例如眾所週知的婦女產後抑鬱就是一個好例子,待產婦的荷爾蒙回復正常,她的抑鬱就大有可能結束。

藥物治療

            徐醫師提出三大原則,來解決抑鬱問題:(1)藥物。(2)心理治療。(3)親友扶助。

          在文章中,他特別提到藥物。他說,一般人對抗憂劑有恐懼,“其實這些藥物十分安全,副作用不大,療效優良。”

          我相信,一般而言,醫生介紹的藥物可算是安全。但是藥物有副作用,而且藥廠回收產品,甚至惹來訴訟,是常有的事。例如,前一陣婦科醫生都向更年期婦女推薦荷 爾蒙治療(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這些荷爾蒙經過科學研究,也著實幫助了很多婦女。但現在醫生們都勸婦女停止使用,因為發現有可能帶來癌症和血壓高等問題。事實上,網路 上有些專門列舉回收藥品的網版,例子多得很!

           近年一些孩子被診斷有注意力缺陷障礙,又稱過動症(Attention Deficit Disorder,簡稱ADD)。醫生通常使用立得寧(Ritalin)之類的藥物。但《時代雜誌》(TIME)的一篇文章指出,雖然藥物對某些孩子有幫 助,可是有醫生表示關心,因為孩子大腦仍在發育中,精神藥物將有什麼影響,暫時還未知道。該文說:“我們是在用孩子做實驗。”(註4)所以我勸基督徒父母 們多加管教,少用藥物,免得將來後悔。

           還有更重要的一方面,我們必須考慮:如果抑鬱或其他疾病不是純粹生理機能毛病,單依賴藥物,只是治 標不治本。徐醫師認為“就算某個疾病是邪靈干擾的結果,還是可以用藥物治療的。”我可無法同意他這句話。如果邪靈問題不解決,只服用藥物,邪靈還是會來騷 擾。這正是治標不治本的好例子。

          至于其他引起抑鬱的罪因,例如上文的通姦例子,這婦人若得不到耶穌寶血洗淨,她仍會內疚和抑鬱。如果她刻意依靠藥物,抗憂鬱劑只不過變成烙良心用的“熱鐵”(《提前》4:2)。

          神將人和其它動物造得不一樣,人有靈魂、道德感、自由意志,可以選擇被環境所控制,被生理所控制,但是也可以選擇完全順從聖靈。如果人不過是物質,完全受腦 部化學物、荷爾蒙、DNA所控制,我建議基督徒精神醫生們,發明一些聖潔丸,好像維他命一樣,每天吞一顆,就可以過一個聖潔生活。

生理之外
聖經輔導員魏愛德(Ed Welch),在一本討論同性戀的書中表示,雖然現在有一些關于同性戀的生理解釋,但一個合聖經的觀點是:生理和心理對同性戀的發展都有影響。事實上,聖 經警告我們不要限制眾多的可能性。可是……生理頂多好像一個引誘我們犯罪的朋友,這個朋友是你的考驗,但你可以指責和抵擋他。”(註5)我相信,魏愛德的 話也可以應用在抑鬱問題上。“腦介失調”不過是從身体角度去看抑鬱,但是抑鬱還有更重要的內心原因。我們不能忘記了人還有靈魂和意志。

           徐醫師還提出兩個解決辦法:一是心理治療,二是親友幫助。因為心理治療有很多問題,其理論不合聖經,隨著時間和專家改變,效用低,新紀元運動滲入等等(註6),所以我向大家推薦聖經輔導(不是心理治療)。

           至于親友的幫助,我倒是十分同意。徐醫師說,一般抑鬱的根源是喪親、失業之類生活問題。試想,如果有人因失業而抑鬱,基督徒應該勸他服藥,還是應該為他介紹工作,給他金錢和物質上的援助?當他得到工作,解決經濟困境,抑鬱自然消失!

          順帶提一點,徐醫師誤以為,聖經輔導員亞當斯(Jay Adams)認為所有精神病,包括抑鬱,來源都是罪。其實這完全是誤會(註7)。

          其他聖經輔導員也沒有說抑鬱完全是因為罪,甚至不完全反對藥物。魏愛德就指出,他不反對使用抗憂鬱劑,他只是說,我們需要小心,研究一下,做一個明智決定。但抑鬱症透露了我們的內心,所以最重要的是解決內心的問題(註8)。

結論

           基督徒在生命中無論遇到什麼事情,總應回到神面前去解決,以神的眼光解釋。認定自己的問題絕對與罪無關,只靠藥物解決,不是明智之舉,也不是恰當的態度。

註:
1. Stanislav Grof & Christina Grof, Spiritual Emergency ,(New York: G. P. Putnam’s Sons, 1989), p. 15.
2. 同上, p. 2-7.
3.Elizabeth Tener, Is It Therapy or Is It Prayer? SELF, December 1997, p. 176.
4.Jeffrey Kluger, Medicating Young Minds, TIME, Nov 3, 2003, p. 48-58.
5.魏愛德著,逸萍譯,《同性戀》,紐約﹕真生命輔導傳道會,編印中。
6.請見譯作《心理學不合聖經》和拙作《心理學偏離真道》,有詳細的討論。
7.請見拙作《心理學偏離真道》(Towaco, NJ﹕生命出版社,2004),第二十章。
8.魏愛德著,逸萍譯,《抑鬱症》,紐約﹕真生命輔導傳道會,編印中。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