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事不是請客吃飯

新民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u=4064538191,2859407421&fm=24&gp=0      信主至今已十八年,以下是我,一個普通信徒,在事奉上的成長過程。現在把它寫出來,和大家分享、參考。

一、事奉的感染

        數月前,我收到一份電子郵件,對方問我是否還記得他。原來,約十六年前,他來美讀書,頭兩三週找公寓期間,我和妻子接待過包括他在內的幾位新同學。這事一直 讓他感懷在心。幾年前他也信了主,有衝動想告訴我們,他銘記當年的幫助,也喜樂地通知我們他歸主的好消息,並且想為神做些有益的事,出資幫助國內有需要的 弟兄姐妹擁有自己的聖經。

        的確,那年夏天,妻子與我信主才兩年左右。我們在短短兩三個月內,接待過大約十批訪客,一大半都是素不相識的客 人,由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間接介紹去看尼亞加拉大瀑布。其中有一對在耶魯大學讀書的孿生姐妹,是國內某知名數學家的女兒。也有從美國中部的聖路易斯取道經 紐約水牛城,去加拿大改換簽証的。

        適逢岳父初次來美百日探親之旅。岳父一展他的烹飪巧手,樂呵呵地招待一批接一批的客人。我們的公寓,儼然成了週末免費旅館,包吃包住。由于同一期間,還需要接待四位新同學先後暫住多日,公寓內除廚房外的每一間房子都曾有人住過。所幸樓下房東待人慷慨友善,沒有提出異議。

        記得初信主不久,我們就受教會之托,甘心樂意在主日聚會後,送一對從上海來的伯父母回她女兒家,來回一個半小時,歷時大半年,直到他們回上海。這樣服事人, 在很大程度上,是受了慕道期間帶領我們的基督徒的愛心的感染。就像一個兩歲大的小孩,因看見媽咪餵自己吃飯喝奶,而模仿,用類似行動去對待自己心愛的熊娃 娃。我們無法忘記,帶領我們信主的謝弟兄夫婦,時常帶我們買菜、上教堂、參加營會、郊遊。基督徒出于真心與愛心的服事,的確有強烈的感染力。

二、事奉的接力

         信主三年後,我從研究生院畢業,來到新澤西州工作,很快就找到新的教會。參加社青聚會大半年後,有一位台灣來的王弟兄,建議我們參與服事一個大陸學人的新團契──鄉音團契。于是開始了我們事奉的新旅程。

        記得在創立團契之初,王弟兄常常帶領我一起禱告,然後探訪同工與慕道朋友。兩年間,他分派我安排、整理每週查經的主題與經文,並帶領小組查經。第三年後蒙他推薦和妻子支持,我接任團契主席。

        為培養同工,團契同工會決定,主席不得連任。大家都是一邊參與事奉,一邊學習如何事奉。如今,好多位骨幹同工都先後成長起來,團契的服事後繼有人。

        服事中難免有因個性不同、誤解、老我不死而來的人際磨擦。我自己也得罪過兩位同工,事後都積極道歉、和好。如今不計前嫌,同工同命,相濡以沫。

        不少同工對神的話語非常渴慕,每年爭取通讀聖經,並藉助主日學,進深研讀聖經。記得在小女出生前,我清早起來禱告讀經,常達一兩小時,甘甜莫名,也為日後的 服事奠定美好的聖經根基。近幾年,開車送孩子上學途中,我總是帶領孩子們從事先約定的轉彎路口開始,一路睜眼開聲晨禱至學校。

        白天還藉助掌上型電腦或網絡來學習聖經。晚上,一家五口抽時間圍成一圈,共同讀經二三十分鐘,禱告完才入睡。

        在我開始負責團契不久,附近幾間教會中,有心向大紐約地區華人傳福音的同工,商議展開“生之追尋”福音營,這個跨教會與地域的事工。為舉辦頭一次福音營,同 工們慎重認真,一絲不苟,一共開了九次籌備會,“害”得那年擔任秘書的我,筆錄整理了九次的會議記錄。而福音營前的晚上,首屆籌備會主席高弟兄(幾年後息 勞歸主),與夏弟兄在我們家一起,用手提電腦分房分組,直至午夜……

        十餘年來,福音營事工不斷蒙神祝福,從起初幾間教會參與、一百多人,發展到過去幾屆每年好幾百人,如今至少有附近六州30多間教會參與的近千人的福音盛會。

        福音營中不僅有許多人蒙恩得救,也造就了一批又一批得力的好同工。有一次開福音
        營籌備會,我的一句話得罪了一位同工。回家的路上,聖靈責備我。一到家,就收到一個可愛的同工打來的電話,他在愛心中提醒我言詞欠妥。我從心裡謝過他,就拿起電話向當事同工誠懇道歉,和好如初。

        幾乎與福音營同時開始的另一項事工,是大紐約地區大陸人事工同工研討會,在每年三月份舉行。每年我們邀請一位有大陸人事工背景的傳道人與兩三位本地同工,傳遞、分享大陸人事工的挑戰、眼光、策略、方法,同時增進各教會同工的彼此了解。
        事奉神是團隊的合作,像跑接力賽,一個人的力量很有限,加起來且合一就很可觀。處于領導地位的老同工,需要有寬廣的胸懷,樂于培養後起之秀,把後繼有人視為 自己服事成敗的衡量指標之一。新同工在與同工團隊的磨合中,要懷清潔的良心與忍耐的恆心,忠心盡職,在愛心裡服事人。同工間如有了誤解和摩擦,就要及時道 歉和解,竭力保守聖靈所賜合而為一的心。

三、事奉的進階

        卸任團契主席後不久,我被教會牧長提名,八年間先後擔任教會文書與宣道執事。
        任執事之初,黃長老用《賽》27:3,鼓勵我帶領全家一起服事,因主必保守──“我耶和華是看守葡萄園的,我必時刻澆灌,晝夜看守,免得有人損害。”

        在一次同工退修會的懇談會上,我提到對兒女的厚望,希望兒子能成為一個福音佈道家。黃長老直言不諱,挑戰我,問我自己是否願意成為這樣的福音使者。結果信主 九年後,蒙牧師長老推薦,我開始了釋經講道與福音佈道的事奉。過去九年來,事奉的腳蹤開始從美東附近的地區,走向遠方,有機會到加拿大、德國、俄羅斯、匈 牙利、台灣,並回大陸宣道。

        九一一事件的超強旋風,某些弟兄姐妹的提醒,把我吹到了網絡福音事工裡。我開始發表網絡文貼,吟物、思信、釋疑、衛道。

        在2004年3月的宣道同工退修會中,我的心大受激勵,決心以普世宣道為己任。于是我申請入讀神學院,邊工作,邊學習,邊事奉。

四、事奉的恩典

        為什麼教會裡常常有少數人服事多數人的現象?除了人天然的惰性,不願服事人,只
        願被服事外,或許還因為尚未見過有感染力度的服事的美好經歷,或周遭缺乏人人服事人、人人被服事的風氣,或者因為前面的老同工沒有刻意去提攜、鼓勵、帶領新同工。但重要的原因之一,恐怕是因為對有關服事的聖經真理認識不夠。

        首先,敬拜與事奉是不可分開的。

       《羅》12章開頭,保羅說:“所以弟兄們,我以神的慈悲勸你們,將身体獻上,當作活祭,是聖潔的,是神所喜悅的。你們如此事奉,乃是理所當然的。”事奉(service),在原文也有敬拜的意思,所以新國際版本(NIV)在此處也翻譯為“敬拜”(worship)。

         來到神面前來的敬拜者,最大的禮物就是把自己獻給神,當作活祭,有新的生命,以至“現在活著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裡面活著”(《加》2:20)。事奉 神的原動力就是耶穌基督的大愛,就如保羅所言(《林後》5:14-15):“原來基督的愛激勵我們。因我們想一人既替眾人死,眾人就都死了。並且他替眾人 死,是叫那些活著的人,不再為自己活,乃為替他們死而復活的主活。”所以我們要效法耶穌,要服事他人,要榮神益人。

        第二,用愛心服事看得見的人,就是事主愛神。

        耶穌在橄欖山的比喻裡,清楚地告訴門徒,各樣的愛心服事,“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作在我身上了。”(《太》25:31-46)。反之,“既不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不作在我身上了”。

        老使徒約翰在《約壹》4:19-21裡告誡信徒:“我們愛,因為神先愛我們。人若說,我愛神,卻恨他的弟兄,就是說謊話的。不愛他所看見的弟兄,就不能愛沒有看見的神。愛神的,也當愛弟兄,這是我們從神所受的命令。”

        愛裡的服事違背人的本性,重生的基督徒要靠神的恩典,越來越“與神的性情有份”,越來越“以基督耶穌的心為心”,也越來越肯花代價來服事。同時,神也給予各 樣的恩賜讓我們可以服事神、服事人,“為要成全聖徒,各盡其職,建立基督的身体,直等到我們眾人在真道上同歸于一,認識神的兒子,得以長大成人,滿有基督 長成的身量”(《弗》4:12-13)。

        第三,地上的事奉是將來天上事奉的預嘗和天上賞賜的依據。

        地上的事奉本著“五心 一意”的大原則,就是恆心、忠心、愛心(《太》25章)、清潔的良心(《提後》1:3)、虔誠敬畏的心(《來》12:28)來事奉神。地上的事奉也是將來 得天上賞賜的重要依據(《林前》3:8;《弗》6:8),主耶穌告訴我們,就連一杯涼水的服事都不能不得賞賜(《太》10:42)。

        在短暫的今生,我們這些蒙恩得救的基督徒,竟然可以事奉主,服事所在的世代,而與作工的果效一同進入天國,且今日連于永恆,這真是神極大的恩典。讓我們基督徒一生不虛此行,都來積極認真地按照聖經的教導服事神吧!

作者來自中國湖南,畢業于武漢大學生物系,來美後獲美國紐約州立大學生物化學博士學位。現居新澤西州,任職于制藥公司研究所。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