靈戰中的西北靈工團 ──趙西門弟兄書信詩文原件的見証

陸傳

本文原刊於《舉目》19期

u=3833336197,114011458&fm=24&gp=0小序

      西北靈工團,是1940年代由 中國的福音戰士們組成的宣道團体。他們的心志是“把福音傳回耶路撒冷去!”自1946年至1949年,他們先後有一百餘人,經過了千辛萬苦(甚至有時忍饑 步行),進入新疆開荒佈道。他們吃苦菜,穿羊皮,自己打坯修建土房,親手作工養活自己,從不訴苦,從不募捐,憑著信心宣揚主道。1950年前後,陸續在各 地建立了一些聚會點。但不久許多靈工團員因為莫須有的罪名被捕下監,其負責人張谷泉弟兄等四人殉道于獄中。雖然後來都平反昭雪,但福音至今未能繼續西傳。

        今將當年西北靈工團員趙西門弟兄早年的親筆信件,與眾弟兄姊妹共同分享,互相勉勵。

        靈工團的大量詩歌也十分感人,謹把張谷泉弟兄的兩首遺詩,錄于篇末,以便弟兄姊妹對西北靈工團有更多的了解,好為他們和他們的後繼者禱告。

信件

一、1989年2月21日來信

YB弟兄、YX姊妹:主內平安!

        先收到來信,後收到奉獻200元。奉獻已匯到疏勒留待購房之需。

        本想〈歸喀斷扎〉續稿付印後一同附信寄上,因近期不能付印,故先此致復,以免遠念。

        代向紀念我的肢体問安!

        今晨禱告,對于在喀什建堂工作,主有啟示:

       “你要在外頭豫備工料,在田間辦理整齊,然後建造房屋。”(《箴》24:27)這本是87年12月主對在喀什建堂的應許。“在外頭預備工料”,我領會是豫備資 金。所以從那時起凡是外地來的奉獻,我都存入郵局,準備建堂。去年到喀什後,知道建堂不是馬上就要作的事,先要買房,使我有安身之所,然後才能建堂。可是 今晨主又在這同一節聖經裡啟示我,建堂分三步:

        1. “豫備工料”(資金);

        2. “在田間辦理整齊,”指的是:(1)買房,(2)豫備“田地”(禾場,即工場),包括撒種、澆灌、栽培、栽種葡萄園;

        3. 建堂(“建造房屋”)。這是最後一步,今尚不知何年。

        TMS即TPJ之女(只有這一位女兒),現在喀什……教英文。……求主把ZBL領回羊群。

        我準備過幾天去鄯善農村,需10天至20天,然後返七泉湖。五、六月去喀什。收到WZF弟兄(註1)奉獻(無信),見匯款單上字跡顫抖厲害,知其病重。


以馬內利!
主內弱肢
西門89. 2. 21

二、1989年3月4日來信

YB弟兄、YX姊妹:主內平安!

        2. 21覆信諒已收到?內云200元已收到。

        不知為什麼主這樣施恩于我,多將枷鎖加給我戴,多量眼淚給喝。去年到喀不多日就遇到十字架,回到七泉湖,十字架又如同影子在我身後跟著我。原來,祂不住用十字架造就我,因我不合主用。感謝讚美祂,因祂不以我為無用而拋棄我。

        寄上近作〈今日我心〉(註2)及〈十字歸路〉(註3)各一份。

       〈十字歸路〉係51年入獄前十日所作,當時寄給在上海的楊紹唐牧師。後入獄全遺忘。84年我到鄯善傳福音,有一位姊妹唱此詩,問我會唱不,我說:“不會,也沒 聽見過。”她說:“哎呀,自己作的都忘啦?!”後來聽說:50年代有不少弟兄姊妹唱此詩受感動奔赴福音前線。現在我一想,這是聖靈的工作。借著人的手寫出 來,然後從疏勒寄到上海,使此詩不致燬于火焰。(以後疏勒西北靈工團屢受抄搜,聖經、文件以及所有帶有字跡的紙片,全被抄搜以火化之歸于阿撒瀉勒。註4) 得以流傳至今。

        我預定五月下旬赴喀,需找人幫助同行,因我耳聾,走路、買車票、住店都有困難,腿腳又不方便。耳聾帶給工作許多困難。你們何日外出?都去何處工作?ZBL有回信嗎?

以馬內利!
主內弱肢
西門
3. 4. 89

        聞劉葵英老人將遷往濟南。五月份以前來信可寄七泉湖。五月以後寄:新疆,SL縣……TPJ收(封皮不必寫我名)

註:

1.WZF弟兄,1947年在南京ZY大學英語系畢業後,放棄出國留學機會,到賈玉銘老牧師主辦的靈修神學院讀神學。以後到中國西部服事神。1980年代時,雙目逐漸失明。至今仍事主不懈。

2.〈今日我心〉一詩,西門兄曾寄來兩份手稿。一份寫于1989年2月20日,另一份寫于同年同月23日。前後相隔三天,詞語略有改動。今將其改動後的詩歌附于篇末,請參見附件。

3.〈十字歸路〉一詩,西門兄曾早已寄贈,可能日久忘記,因此再次寄來。此詩已編入〈烈火中的西北靈工團〉一文,已定在他處發表,此處從略。

4.歸于阿撒瀉勒,請參見(《利》16:6-22)

附件:

今日我心

1.今日我心為什麼變得如此幽暗,幽暗無光?
今日歌喉為什麼變得如此抑鬱,抑鬱憂傷?
今日的枷鎖為什麼變得如此沉重,沉重難當?
今日的十架為什麼變得如此冷酷,冷酷非常?

2.昔日太陽為什麼變得那樣慘淡,慘淡淒涼?
昔日大地為什麼變得那樣惶惶,惶惶震蕩?
昔日的十架為什麼變得那樣忿怒,忿怒異常?
昔日的主呼為什麼變得那樣慘痛,痛斷肝腸?

3.明日華冠今日是荊冕,明日白衣今是鞭傷。
明日榮耀今日是羞辱,明日金街今是牢房。
明日的歸家,你將要見到為你被殺復活羔羊。
明日要歸家,你將要同那復活羔羊一同作王。

4.今日我心與主已同釘,再無自己再無波浪。
今日歌喉為主已同活,再無悲聲再無淒涼。
今日的牢籠是我的道路,枷鎖苦難是我的力量。
今日的十架是我的權杖,靠祂戰勝地獄死亡。

副歌(1、2)切莫忘羔羊為你飲苦杯,為你承受十架釘傷。
祂受的皮鞭比你更悽慘,祂那苦杯比你難嚐。
(3、4)等候那聖城忽然從天降,再無黑暗再無悲傷。
今日的眼淚那日是讚頌,今日鞭痕那日華裳。

附錄:張谷泉弟兄遺詩選

(這兩首詩詞,是張谷泉弟兄在獄中用針線繡在舊布上,夾在棉衣內傳出獄外的。其後在獄中離世。此詩輾轉傳抄中,個別詞語略有不同,今選錄一件分享共勉。)

思慕的禱告(作于烏魯木齊獄中)

一) 主啊,我心渴慕你, 如鹿思慕溪水。
美好歲月盡虛度, 何時見主榮美?
求主帶我進內室, 飽嚐恩愛情味。
身投主懷心滿足, 哪管日暮天黑。

二)主啊,我心投靠你, 因你滿有慈憐。
地雖搖動山挪移, 你愛永不改變。
怒氣轉眼即消失, 恩典一生久遠。
我要拭目屈雙膝, 滿口歡呼頌讚。

三)主啊,我心感謝你, 何分晝夜晴陰。
萬事都互相效力, 促我愛主更深。
主旨今雖不盡悉, 事過必顯神恩。
縱然一生滿荊棘, 亦不怨天尤人。

主啊,我願……
(于獄中,烏市)

一)主啊,我願隨你,走此十架窄路。
流淚流汗流血,受欺受壓受辱。
赤身懸掛髑髏,不戀斯世寸土。
只要同胞得救,靈魂亦願捐輸。

二)主啊,我願為你,受苦默然不語。
如同將宰羊羔,從容引頸受戮。
嚼環既放我口,舌頭全被勒住。
永不為己辯訴,主來隱情顯出。

三)主啊,我願像你,深愛仇敵如故。
縱或衣分身刺,仍然代禱祝福。
盡人譭謗攻擊,不改神子態度。
主愛充滿胸懷,自然隨時流露。

四)主啊,我願效你,受苦忠心至死。
頸項置之度外,傾倒鮮血獻祭。
殿幔上下裂開,血水傾流下滴。
大呼一聲成了,進入永遠安息。

五)主啊,我願伴你,行完今世苦路。
因那前頭喜樂,輕看暫時苦楚。
願作麥種死透,結實纍纍無數。
得見勞苦功效,便能心滿意足。

作者為家庭教會一位老傳道人。
編按:“今日我心”原稿附有簡譜。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