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短宣的回顧

明立中

本文原刊於《舉目》16期

u=3697873934,493294292&fm=24&gp=0有沒有搞錯﹖

      “到瑞士去短宣?有沒有搞錯?”這是很多弟兄姊妹聽到我們 去瑞士短宣的本能反應。在一般人的心目中,瑞士是個風景優美、出產名錶的地方。許多人也知道,瑞士是十六世紀宗教改革時的重鎮,以基督教為國教,全國的基 督徒達90%。通常只聽說有人去觀光,有人去買錶,或去重溫一段重要的教會歷史,怎麼會想到去宣教?向誰宣教呢?

         然而我們教會,確實是長途跋涉地去了瑞士。不但去了一次,而且在過去六年中(1998-2003)去了五次。

         我們想利用《舉目》這塊園地,和大家分享我們前後五次去瑞士短宣的來龍去脈,也盼望我們這一點點在服事上的經驗,能讓那些想開始短宣事工的教會,有一些參考與幫助。

為什麼要選擇瑞士?

         說來話長。生長在瑞士法語區的蘇耀宇弟兄,在青少年時期開始對華人福音工作有負擔。十五歲開始學中文,後來到北京唸大學,之後到夏威夷大學深造,因此加入了我們教會,成為我們的會友。

         1997年他回瑞士探親,從瑞士寄來一封長達七頁的中文信,和我們分享了他的“新發現”,那就是在他家鄉周圍二十英里之內,大約有四百位中國人,大多數是最近幾個月到瑞士的。

         他們在很偏僻的村莊的酒店管理學校唸書,然後到更偏僻的村鎮去實習。一般的學生都只會英語,不會法語,而他們讀書和實習的地區,都是法語區。他們連一個瑞士 人都不認識,生活非常不容易,心情很苦悶、很孤獨。蘇弟兄認為這是一個福音的異象,表示那裡有很大的福音的需要。他不只盼望我們為那些中國同胞禱告,更盼 望教會能考慮差派短宣隊去和他家鄉的教會配搭,把福音傳給那裡的中國人。

         很多弟兄姊妺看完了那信都深受感動,知道這是上帝藉著蘇弟兄傳給我們的“馬其頓呼聲”,到瑞士的短宣隊,就是這樣開始的。

         從1997年12月初,教會把決定要去瑞士短宣的消息向會眾公佈,到1998年2月報名截止日期,一共有九人報名參加短宣隊的行列,其中包括我們的主任牧師李永成。

         有這麼多弟兄姊妹願意自費,用自己的假期加入短宣,是聖靈給我們另一個很強的印證。在隨後四個月的培訓中,大家在個人得救見證的分享、福音性小組查經、個人 的陪談與跟進,以及詩歌的領唱上,都得到很多的預備與操練。六月中旬,李牧師帶著我們八位弟兄姊妹前往瑞士,與蘇耀宇弟兄及他所屬的法語教會互相搭配,一 起展開向中國學生、學人及同胞傳福音的工作。

         前後兩個星期,通過福音營會、中法文化交流聯歡會、各個團契的佈道會、福音座談會,及校園的 探訪,有很多的同學、同胞信主,很多的基督徒被激勵,甚至願意奉獻一生為主所用。一個語言學校的校園團契也因此而誕生。在這短短的兩個星期,我們短宣隊真 是看見上帝奇妙的作為,也讓每位隊員都清楚地經歷了與主同在、與聖靈同工的能力與信實。我們也深深地体會到能夠參與短宣的工作,是何等的福氣!

為什麼持續去?

          當時,在整個瑞士,只有一家位于蘇黎世(Zurich)的華人教會,卻沒有全時間的傳道人或牧師。日內瓦湖畔法語區的日內瓦和洛桑(離蘇黎世超過三小時車 程),沒有華人教會,只有三個基督徒團契。團契成員的流動性非常大,很多學生在那裡前後只停留一年的時間。信主之後,栽培與跟進的工作非常困難。因為幾乎 沒有長期居留的中國學生或學者,所以少有較資深的同工分擔團契的工作。

         每個團契的負責同工,都是經年累月地單打獨鬥。他們要維持目前的局面相當不容易。有誰能給這些在主裡又忠心又賣力的同工們一點鼓勵呢?

         因此,每次接到他們的邀請,我們的教會都特別珍惜,也有很沉重的負擔。聖靈把這樣的負擔放在許多弟兄姊妺的心中,這是我們短宣隊持續去瑞士最主要的原因。

         雖然近幾年來,往歐洲大陸傳福音的傳道人不少,但絕大部份的傳道人,都是在很短的時間內,要到很多的地方。因此無法對每個團契或教會深入了解。我們的短宣隊 是專門為了瑞士法語區的團契同工而去,並願意付上代價。很自然地,這些團契的同工對我們有一份特別的感情,每次見面都像家人一樣–先撇開工作成效不談, 單看我們萬里迢迢地去瑞士,這樣的表現已經給他們的同工帶來極大的鼓勵!

         我們也看見當地每個團契,在過去幾年都有明顯的成長。願意付上代價服事主的弟兄姊妺,也愈來愈多。

        我們知道,短宣隊能夠給當地同工及弟兄姊妺的幫助,可能就是開始的那幾年,再過兩三年,他們大概就可以自己站起來了。趁著對方仍有迫切的需要,我們需及時回應。到有一天他們不再需要幫助了,我們的機會也就失去了!

         在瑞士短宣開始之初,我們有機會與《海外校園》的蘇文峰牧師夫婦溝通。多年來他們在世界許多地方的中國學人中,主領聚會,對福音禾場有些了解。

          他們建議我們的教會,應該考慮繼續前往瑞士,因為他們當時正在傳遞“福音領養”的觀念,就是專注在一個地方或一個地區推展福音工作,這樣彼此的關係容易建 立,栽培與訓練的跟進工作,也比較容易落實。對此,我們教會深有同感,知道這是上帝藉著蘇牧師夫婦給我們的印證,要我們繼續到瑞士去工作。

為什麼結束?

        2003年,是我們教會第五次去瑞士。從多方面我們都感到,與六年前第一次到瑞士完全不同了。六年前那裡已有三個團契,有固定的聚會,但人力,財力都不夠,需要依靠外面的幫助,才能舉辦一個聯合性的福音營會。

         當年營會的手冊,從設計、印刷到釘裝都要我們完全負責。且資源缺乏,需要我們帶大量的《海外校園》雜誌、聖經,及一些有關信仰的書,去送給那些團契。

         感謝上帝,六年下來,各團契在主的恩典中,都漸漸長大。不但人數增長,同時有更多的同工,也開始有自己的圖書館,甚至開始主日崇拜。

         他們完全可以負起籌辦聯合福音營會的責任,包括從場地的選擇,到節目的安排及營會手冊的設計等等。他們在各種的聚會中也承擔主要的角色–領詩、帶領小組、帶領查經,也更願意在金錢奉獻上操練,因此在財務上的表現有明顯的進步。

         六年前,這些團契對福音工作,在經濟上完全沒有任何的承擔–沒有能力,大概也沒有“看見”。但在2003年,卻能提供我們短宣隊在瑞士所有的費用,甚至開始了對外的奉獻,支持一些在歐洲工作的宣教士。

         我們看見這些改變,心中充滿了感謝,感謝那位愛我們的上帝。聖經說:“那在你們心裡動了善工的必要成全這工,直到基督耶穌再來的日子。”(《腓》1:6)藉 著我們在瑞士的工作,上帝讓我們更多更深地經歷了祂的能力與信實,看到祂的話永不落空,也看見上帝在一步一步建立、成全在瑞士的福音工作。

         當聽到日內瓦團契的同工告訴我們,他們已準備好,要成立教會,並且有一位資深的傳道人願意到他們那裡去,長期的幫助他們和在法語區的各個團契,我們就清楚知 道,在瑞士的福音工作已經進入一個新的階段,看見上帝對這些團契的弟兄姊妹有了新的預備。因此,我們教會在瑞士的短宣福音工作,也該告一段落了。

         經過六年的同工,我們與瑞士的弟兄姊妹成了在主裡的好朋友。在距離上是那麼遙遠,但在主裡卻是那麼親近,這是上帝給我們教會最奇妙、最寶貴的恩典。

作者現任教于夏威夷大學。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