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專業,超越無奈

Dennis McCaan著/錢保羅譯

本文原刊於《舉目》14期

u=1428226551,2222772895&fm=24&gp=0

        編註:基督徒在世風日下的商場中,如何出污泥而不染,進而作光作鹽?這是海外及國內都共同面對的課題。從本期起,《舉目》將連續刊登《職場倫理》這一新闢的欄目,討論如何成為在職場上不同凡響,又不隨波逐流的人。

真的無可奈何?

         商場不是清高的。公司之間和公司內部的種種奸詐、虛假、不乾淨、見不得光,讓身在其中的人,常常覺得無可奈何。所謂“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最多抱著個獨善其身,明哲保身,出污泥而不染的態度,就算很好的了。

          要想改變商業道德,稍有商場歷練的人,都會覺得這是唱高調。我們都聽過太多為了賺錢,不顧廉恥,不擇手段的故事。雖然嘴巴上不恥於他們的行為,但也不得不酸 溜溜地同意,要發財恐怕是不得不同流合污的;做生意要生存,是沒有辦法絕對乾淨的。所以即使是靈性成熟的基督徒,也只能聳聳肩膀,搖搖頭,無可奈何﹗

         對於商場上的種種,基督徒是不是真的無可奈何呢?

         讓我們用投資股票來舉例。假設我的職業是股票投資顧問,是一位證券經紀人,我的工作是幫助別人作出正確的投資。這些年來,我兢兢業業,既不貪心,也不投機,以高度專業水平,協助客戶作出最合適他們的決定。

         我總是合理收費,沒有欺騙客戶,也從來沒有昧著良心誤導客戶買賣。更沒有為了我的好處,犧牲客戶的利益。我完全遵守這一行的行規,我的建議都是很專業的財務分析,我還能多做什麼呢?

          但是,獲利能力是我研究的最主要內容,只要這家公司沒有違法,我通常不會特別去留意他們行業的作風,有沒有對社會道德不良的影響,更不會主動向客戶作這方面的介紹。

          因為,不但一般經紀人都不這樣做,而且我認為,社會關懷不是專業投資顧問的範圍。只要這家公司的投資報酬率合乎客戶的需要,我就會推薦。客戶沒有問的,我不會主動多嘴。嚴守專業紀律對我和我所任職的股票行很重要。少說少錯,多說多錯,害客戶錯失投資良機是很嚴重的事。

          但是,耶穌向上帝禱告﹕“你怎樣差我到世上,我也照樣差他們到世上。” (《約翰福音》17:18) 上帝要我們有“不同凡響”的工作生涯,我們如果想達成任務,第一步就是要相信,不同凡響的工作生涯是可能的。我們不是無可奈何的,我們相信神能幫助我們不 隨波逐流地做人,不同流合污地做事。

          這個不同凡響的更高標準,不是一種要求,乃是一個機會,使我們一生可以為神做得更多。我們可以常常求問神,我們怎麼能夠配合神在這個世界的目的?作為一位信耶穌的股票經紀人,我還能夠多做什麼嗎?基督徒有責任,展示出一個與眾不同的,比專業人士的要求還要更高的標準。

何種資料過濾網

          再以一個股票經紀人為例,我的任務是為客戶提供他們最需要的投資建議。投資顧問掌握著豐富的公司情報,這些公司都欲吸引投資人來買他們的股票。我們的專長是整理、分析這些資料,幫助客戶照著他們的投資策略,做出買或賣的決定。

          對資料的解讀是一種藝術,它包括過濾和選擇,保留一些,卻剔除另一些。一位投資經紀人評估一家股票的獲利能力,需要綜合種種材料,就好像一位畫家,在畫布上,調和種種顏料,交織成一幅圖畫,給人整体的印象。投資經紀人的客戶,就是照著這個整体的印象決定投資方向。

         基督徒投資經紀人所面臨的挑戰,是要決定,我們要強調哪些資料,跳過哪些資料?我們工作上過濾資料的濾網,與我們信仰的原則,是不是一致?從聖經原則來看,我們的行規,合不合格?我們可不可以說,“我只看財務數字,只要這家公司不犯法,其它的我管不著”?

          是不是一家公司不犯法,基督徒就可以沒有顧慮地投資呢?基督徒是不是有責任,提倡某些商業作法、支持某類產品和服務、鼓勵某種管理模式?

          同時從另一方面來說,要不要迴避那些製造色情光碟的公司?要不要迴避帶來負面社會影響的產品?這些產品並不違法,生產工序也沒有不道德地僱用童工,而且公司還很賺錢﹗我們有什麼理由不推薦給客戶?

          再舉例來說,香煙和酒的行業,我們推不推薦?槍炮,軍火,殺人武器的製造業呢?一些保險公司為了利潤,不肯為老年人提供合適的保單,我們怎麼看?另一些財務公司,利用高利率剝削窮人,或信用卡公司送信用卡,鼓勵未成年人不負責任地舉債消費的……

          我們投不投資他們呢?作為一位基督徒投資經紀人,要不要注意一家公司賺錢的途徑?還是,只要按照專業標準,只看財務數字就可以了?這些問題,並不像表面上看來這麼單純。它們不是很容易回答的。

          基督徒的投資人以及投資經紀人,可能聽到過“有道德的投資”(Ethical Investment)。譬如“跨教會企業責任監控中心(Interfaith Center on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 www.iccr.org)”就提供網上連線,幫助投資人評估,哪些公司比較合乎基督信仰的道德標準,並推動一些公司提高其道德水準。

          教會也開始積極要求企業,對社會道德負責任。比如對破壞基督教家庭價值觀的電視節目,施加壓力。不但公佈這些節目及為該節目提供廣告支持的公司,也警告要杯葛這些公司的產品。

突破現狀的盲點

          基督徒開始積極挑戰,是非常好的現象。我們還要思考﹕基督徒應該積極到什麼程度?我們可以用我們的經濟手段、購買力,去改造商業質到什麼程度?

        再以基督徒投資經紀人為例,我們可以回答客戶﹕“是的,我確實知道有一些投資組合,是強調企業道德和社會良心的。”事實上,今天幾乎所有的財務公司,都提供一些道德基金,幫助客戶投資合乎特定道德標準的公司。

         就我所知,這類道德基金,與其它不強調道德、只注重財務數字的基金,回報率不相上下。當有客戶對企業道德和社會良心,表示重視時,我們就可以有準備地為他們提供解說,分析利弊。

          我覺得這是我們把財務外訊息,帶入財務決策的途徑,但這也要有節制。我不會積極推動道德基金,就像我不會積極推動一家由基督徒擔任高層領導的公司,因為這兩 者都未必是好投資的保證--公司重視道德、基督徒擔任公司的領導,並不保證獲利能力。但是,當客戶主動要投資這類公司時,我會盡力協助。

          此外,基督徒還能更進一步做什麼嗎?有些人確實能走得更遠。有人旗幟鮮明地用基督精神創辦和管理公司,為商業道德的高標準設立榜樣;也有公司含蓄地不張揚基督徒的身份,但其決策總是確實地執行聖經原則。

          另有許多中層經理人,雖然不能制定政策,但總是盡力照著基督徒的原則做事,努力守住品德。儘管他們沒有道德領袖的地位,卻也能在体制內累積許多小的得勝。

          這些都是清楚神心意之人,在商場上所做的“不同凡響”之舉。一個認為人在江湖、無可奈何的人,則是不可能超越重重難關,做到這些的。我們應該向這些人學習,突破安於現狀的盲點,竭力禱告祈求。

          求神告訴我們,如何能在商場上,超越專業的標準,超越普遍的無奈,把神的公義,神的憐憫,彰顯出來。

          而要做到這些,商場上的基督徒,不論是作老闆的,或是打工的,是想發財的,或是只求生存的,都必須擺脫這種無可奈何的態度,拒絕這種“沒有辦法”、“沒有可能”的思想。

作者為美國一所大學教授。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