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史話6:馬其頓異象——福音傳入歐洲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耶路撒冷會議之後,使徒們差遣代表與保羅和巴拿巴同去,將大會決議信函,帶給安提阿與外邦眾教會。如此一來,外邦教會就可確信:耶路撒冷的使徒們和外邦人的使徒保羅,是齊心傳相同的福音,一致拒絕“割禮派”的錯謬。

第二次宣教之行

          加拉太省的教會受到“割禮派”的影響頗深,需要幫助。所以,保羅與巴拿巴計劃“第二次宣教旅程”,從安提阿出發,探望傳過主道的各城。巴拿巴想要再帶馬可同 去,然而,保羅不同意,原因是馬可在上次宣教時半途而廢,離他們而去。二人看法不同,只有分道揚鑣:巴拿巴帶馬可從水路赴賽浦路斯,而保羅沿陸路赴基利家 與加拉太等地。

          保羅需要同工,他選了西拉與他同行。西拉原是帶耶路撒冷會議信函至安提阿的代表,熱心外邦宣教。西拉是先知,有勸勉的恩賜 (《徒》15:32),既是耶路撒冷使徒的代表,又與保羅一樣具羅馬公民身份(《徒》16:37)在帝國各省出入方便,真是合適人選。於是,保羅與西拉走 遍基利家與加拉太各地,分送使徒信函,堅固眾教會。

提摩太加入佈道團

          保羅與西拉來到路司得時,有一位新同工加入他們, 名叫提摩太。母親是猶太人,父親是希臘人。提摩太受其外祖母羅以與母親友尼基的影響,從小就明白舊約聖經(《提後》1:5;3:15)。很可能,在保羅第 一次宣教旅程時,他們祖孫三代聽到主耶穌的福音,認識了祂就是舊約所見證的彌賽亞。保羅帶領他們信主,加入當地教會。提摩太熱心事奉,在當地與附近的教會 有美好的見證,倍受稱讚。當保羅再次造訪路司得時,就邀請他加入佈道團,訓練他成為福音的接棒人。他也不負眾望,是保羅屬靈的兒子,日後終於成為中流砥柱 的教會領袖。

都是為福音的緣故

          猶太人散居世界各地後,與外族人通婚所生的兒女,是否仍是猶太人,這是必須面對的問題。 在路司得的猶太人勢單力薄,無法與希臘外邦文化抗爭,所以容許猶太女子嫁給外邦人。按照猶太傳統律法(直到今日),母親是猶太人,孩子就是猶太人,應接受 割禮。可能因為父親是希臘人的緣故(希臘法律是父親當家作主),提摩太應受割禮但未受割禮。當地的猶太人知道此事。為了避免人們誤會保羅叫猶太人放棄祖宗 的信仰,所以,他給提摩太補行了割禮。

          得救是單單因信主耶穌基督,不是因受割禮行律法。所以,保羅不屈從割禮派的要求,要外邦人提多受割 禮(《加》2:3)。保羅給提摩太補行割禮,因為他是猶太人,這與得救與否無關,為了傳福音不讓人誤會。保羅自己在信主之後,仍願遵行猶太律法的潔淨禮 (《徒》21:26)。這顯明保羅的心態:只要不違背福音的真理,甘心作眾人的僕人,為要多得人。他說:“向猶太人,我就作猶太人,為要得猶太人;向律法 以下的人,我雖不在律法以下,還是作律法以下的人,為要得律法以下的人;向沒有律法的人,我就作沒有律法的人,為要得沒有律法的人,其實我在神面前,不是 沒有律法,在基督面前正在律法之下。向軟弱的人,我就作軟弱的人,為要得軟弱的人;向什麼樣的人,我就作什麼樣的人。無論如何,總要救些人。凡我所行的, 都是為福音的緣故,為要與人同得這福音”(《林前》9:19-23)。

馬其頓的異象

          保羅、西拉、提摩太三人的佈道團, 經過各城,將使徒信函所定規的,交付門徒遵守。於是眾教會信心越發堅固,人數天天增加。他們完成了在加拉太省的任務,就按原先的計劃,沿主要公路幹線,前 往各城傳揚福音。彼西底的安提阿是加拉太省的門戶城市,緊鄰亞西亞省邊界,沿著“西巴司特大道”(the Via Sebaste),可直達亞西亞的省會以弗所。保羅與西拉順從聖靈引導,經過北邊弗呂家一帶,因為聖靈禁止他們在亞西亞傳福音。他們到了每西亞的邊界,接 下來路分兩道:向北進入庇推尼省,抵達其首府尼哥美地亞,或是向西行抵達愛琴海邊的港都城市特羅亞。

          本來他們想往庇推尼去,然而聖靈引導他們來到了特羅亞。特羅亞是聯繫小亞細亞與歐洲的水路重鎮。在夜間保羅看見異象:有一個馬其頓人站著求他說:“請你過到馬其頓來幫助我們”(《徒》16:9)。保羅與同工立刻回應此來自神的呼召,坐船赴歐洲的馬其頓省。

u=2917421020,1453506186&fm=24&gp=0腓立比教會的起始

          在特羅亞,《使徒行傳》的作者路加初次使用“我們”來敘述行程(《徒》16:10-17)。顯然路加在特羅亞加入佈道團, 與保羅、西拉、提摩太同工。他們在尼亞波利上岸,沿“伊格那提大道”(the Via Egnatia)來到腓立比。腓立比是馬其頓省的門戶城市,是羅馬的殖民地。當安東尼(Antony)與奧大維(Octavian)聯手剿滅刺殺凱撒的叛 變集團之後,於主後42年將退役榮民安置在腓立比,為羅馬皇帝的直轄市。

          按照猶太律法,至少要有十個猶太男士才可成立“聚會”,有十個 家長經常參加聚會,才可設立“會堂”。如果人數不足,則可安排一“禱告的地方”在河邊或海邊空曠處。在腓立比的猶太人居民不多,因為在此沒有“會堂”。所 以,到了安息日,保羅與同工出到城外,尋找“禱告的地方”。在城西約一英里半之處,甘格提斯河(the Gangites River)畔,他們發現一群婦女聚會,保羅對他們傳講福音。其中一位名叫呂底亞,是來自亞西亞省的推雅推喇城的人,是敬畏神的外邦人。主開導她的心,她 和她全家都信主領了洗,她開放她的家接待保羅與同工,她的家就成為腓立比教會的起始(《徒》16:40)。

         後來保羅從一使女身上趕出巫 鬼,使她主人們失去利用她得財利的機會。她的主人們就揪住保羅和西拉去見官長,誣告他們。官長施以嚴刑棍打,下在監裡,交付禁卒嚴加看守。當後來保羅回憶 因傳福音所受的勞苦時,他說:“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被棍打三次”(《林後》11:23-25),顯然在腓立比的遭遇是刻骨銘心 的。但是保羅西拉仍在夜半禱告唱詩讚美神,忽然地大震動,監門全開鎖鍊鬆落。禁卒被震醒,知道大勢不妙。按照羅馬法律,若是囚犯逃脫,守衛要受囚犯的罪 刑。禁卒以為囚犯皆已逃走,所以要拔刀自殺。保羅挽救了他的性命並告訴他得救之路:“當信主耶穌,你和你一家都必得救”。保羅和西拉將福音講給他和他全家 聽,當夜他全家都受洗歸主,全家都很喜樂。

         第二天,官長知曉他們是羅馬公民,就來道歉並央求他們離開腓立比。

         保羅西拉回到呂底亞家中,勸慰教會的弟兄姊妹,與他們辭別之後,就離開 了。然而,耐人尋味的是:“我們”的用詞在腓立比之後的行程就消失了,直到保羅再臨腓立比時(《徒》20:5)才又出現。這暗示作者路加留在腓立比帶領教 會成長,幫助腓立比教會活出美好的見證。大約十年之後,保羅在羅馬寫信給腓立比教會時,信中喜樂洋溢為他們感恩不已。《腓立比書》末了(4:3),保羅特 別提到“你這真實同負一軛的”,很可能就是路加。

帖撒羅尼迦的爭戰

           保羅與西拉,帶著提摩太,沿著“伊格那提大道”前進,來到了帖撒羅尼迦城。此城位於腓立比西南方一百英里處,是馬其頓省的首府,全省最大與最繁華的城市。猶太人為數不少,有“會堂”存在。看來保羅要以帖 城為戰略中心,作為福音遍傳巴爾幹半島的基地(《帖前》1:7-8)。保羅一連三個安息日,在會堂講道,本著聖經證明耶穌是基督。會眾中間一些猶太人,與 許多敬畏神的外邦人,接受福音悔改信主,帖撒羅尼迦教會成立。但是,那些不信的猶太人心裡嫉妒,聳動群眾要捉拿保羅西拉,找不著他們,就把耶孫和幾位弟兄 拉到官府,在官長面前誣告保羅他們謀反皇帝該撒。官長取了教會弟兄的保狀,釋放了他們。

          當夜弟兄們就打發保羅西拉他們到庇哩亞去。很可能 因為,耶孫等人與官長切結的保狀內容,包括保羅西拉必須離開帖撒羅尼迦,在某期限內不得返回。保羅在數月之後在哥林多寫信給帖撒羅尼迦教會,即《帖撒羅尼 迦前書》,此時約為主後51年。書信中表明他很想見他們的面,幾次要去都未能成功,因為“撒但阻擋了我們”(《帖前》2:18)。雖然保羅暫時不能返回帖 撒羅尼迦,當地猶太人並未停止逼迫基督徒,而當地的基督徒也沒有停止熱切傳揚福音。帖撒羅尼迦教會,成了馬其頓與亞西亞眾教會的榜樣(《帖前》 2:14;1:2-10)。雖然他們遭遇極大的患難逼迫,但是靠主站立得穩,為主作見證。保羅聽見他們的消息,滿心喜樂(《帖前》3:6-10)。

         保羅繼續關心帖撒羅尼迦教會,在寫完《前書》的半年之後,他又寫了《後書》給帖撒羅尼迦的教會,內容也是鼓勵在患難逼迫中的信徒,要他們靠主繼續美好的見證,並以“基督再來”作為未來盼望的確據。

庇哩亞人的賢明

          庇哩亞位於帖撒羅尼迦西南五十英里處。保羅與西拉並提摩太到此之後,也是進入會堂傳講基督。庇哩亞人賢於帖撒羅尼迦人,他們甘心領受福音,天天認真查考聖 經,要曉得這道的是與不是,所以有許多信主的。其中不僅是敬虔的外邦人,也有“希臘的男子”(即異教徒外邦人)悔改信主(《徒》17:12)。顯然,大批 人歸信基督,消息傳到了帖撒羅尼迦,那裡的猶太人聽到保羅在庇哩亞,竟然接踵而來,聳動眾人逼迫保羅。庇哩亞的弟兄們立即護送保羅到海邊,離開馬其頓省, 至亞該亞省的雅典。在雅典,保羅發現這裡又是傳福音的戰略城市,所以,他請護送他的弟兄們回去庇哩亞,要西拉與提摩太速速前來,因為莊稼已熟,收割的時候 到了。

結論

        “第二次宣教行”與第一次同樣,是聖靈帶領保羅和他的同工,邁開宣教的步伐。雖然在沿途各城中都有苦難和捆鎖等待著他們,他們不顧性命勇往直前,為要傳明神恩惠的福音,將真光帶至黑暗之邦。

        “第二次宣教行”與第一次的不同所在,是福音進入歐洲。“馬其頓異象”誠為教會歷史上的轉捩點,到此我們終於明白為何聖靈不許他們進入亞西亞省與庇推尼省,原 來福音進入歐洲的時候到了,所以不能耽誤時間。因為保羅在此關鍵時刻的順服,福音跨越歐亞交界,後來整個歐洲福音化,西方世界最終成為基督教世界。今日的 教會承繼宣教使命,值此二十一世紀的關鍵時刻,你我基督徒應即時順服“馬其頓異象”,回應神的呼召,踏上“宣教之路”,正如保羅他們所作的,在教會歷史留 下光輝的一頁。

作者現在北加州基督之家第五家牧會,並在海外神學院教課。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