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會史話4:教會在巴勒斯坦的進展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在司提反為主殉道之後,耶路撒冷教會大遭逼迫。除了使徒以外,門徒四散各地去傳福音。有些到了敘利亞的安提阿,傳福音給外邦人,建立教會。另有些門徒分散在猶太與撒瑪利亞各處,傳揚福音,為主作見證。這正是主耶穌所吩咐的:“你們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徒》1:8)。福音是如何在巴勒斯坦(“猶太全地”與“撒瑪利亞”)傳開的呢?

撒瑪利亞的往事

        撒瑪利亞位於猶太與加利利之間,撒瑪利亞人原是以色列人,他們與猶太人不相往來,有其歷史淵 源。所羅門王死後,以色列人分裂為二:北國以色列與南國猶大。北國的諸王都行神眼中看為惡的事,以色列國在主前722年,亡於亞述。亞述諸王將撒瑪利亞人 口的上層階級,遷離出境,又將其他外族人移入。入境隨俗的外族人與以色列人通婚,與以色列人混合成一体。然而,在猶太人眼中,撒瑪利亞人是混血,在宗教上 與種族上都是不純正的。猶大王約西亞在位年間(主前640-609),曾領軍進入撒瑪利亞城邑,除滅邱壇的殿,鎮壓此混合的信仰(《列王紀下》 23:19-20)。

         南國猶大於主前586年,亡於巴比倫。當波斯帝國時期,被擄的猶太人得以歸回巴勒斯坦。撒瑪利亞人向歸回的猶太人提 議合作,參與重建耶路撒冷的聖殿,遭猶太人斷然拒絕。撒瑪利亞人就多方阻撓猶太人重建聖殿與修築牆垣(見《以斯拉記》與《尼希米記》)。雙方仇恨越來越 深。撒瑪利亞人自行在基利心山建聖殿,其時約在主前第四世紀。此事在猶太人看來,是大逆不道。所以,到了瑪迦比王朝時猶太獨立,版圖擴張至撒瑪利亞,約在 主前129-128年,John Hyrcanus摧毀此殿,使撒瑪利亞人臣服於猶太的統治。直到主前61年巴勒斯坦被羅馬征服,撒瑪利亞人才從猶太的軛下掙脫。

        撒瑪利亞人只接受他們修改過的“摩西五經“為正典,認為摩西是最後一位先知。他們宣稱基利心山(並非耶路撒冷)才是敬拜神的所在。所以,當主耶穌來到敘加井旁時, 撒瑪利亞婦人爭論說:“我們的祖宗在這山上禮拜,你們(猶太人)倒說應當禮拜的地方是在耶路撒冷”。撒瑪利亞人也等候彌賽亞的來臨,他們所盼望的是那位 “像摩西的先知”(《申》18:15)。所以,撒瑪利亞婦人指著主耶穌說“莫非這就是基督麼”,眾人後來也見證說“我們親自聽見了,知道這真是救世主”。 顯然,主耶穌在世時已經在撒瑪利亞撒種,已有不少人信了主。(《約》4:1-42)。

腓利赴撒瑪利亞

        主耶穌講到真實的敬拜,不在乎是基利心山或耶路撒冷,只在乎在聖靈裡按真理來敬拜。真實的敬拜超越了種族隔閡與歷史仇恨。主耶穌講到“好撒瑪利亞人”的慈心(《路》 10:30-37),以及祂所醫好的十個痲瘋病人,只有一個撒瑪利亞人回來感謝榮耀神,顯出其信心(《路》17:11-19);主也親自吩咐門徒要到撒瑪 利亞作祂的見證(《徒》1:8)。這都表明撒瑪利亞人大批悔改信主,是指日可待的。

         原是七位執事之一的腓利,是說希臘話的猶太人中的領袖,極具佈道的恩賜。司提反殉道後開始大逼迫時,他蒙主差遣到撒瑪利亞城去宣講基督,收割已熟的莊稼。腓利告訴撒瑪利亞人彌賽亞已經來了,就是主耶穌。許多人接受腓利所傳的福音,大批悔改歸主,並受了洗。

        腓利會選擇前往撒瑪利亞佈道,是劃時代的壯舉,因為猶太人與撒瑪利亞人仇視頗深。從人來看,撒瑪利亞人怎麼會聽一位猶太人的信息?結果竟然是大批接受主耶穌 悔改受洗!這實在是令人興奮的時刻,也是危險的關頭。猶太的信徒會不會懷疑撒瑪利亞人真的明白福音嗎?他們會不會避諱不與撒瑪利亞信徒交往呢?

撒瑪利亞的五旬節

         在耶路撒冷的使徒,聽見腓利佈道成功的消息,就差遣兩位領袖彼得和約翰去撒瑪利亞,瞭解情況,處理此敏感問題。兩位使徒看見這些撒瑪利亞人信主是真實懇切 的,就按手為他們禱告。奇妙的事發生了,聖靈的恩賜在他們當中彰顯出來,正如在耶路撒冷五旬節時所發生的一樣。這被稱為“撒瑪利亞的五旬節”,印證了撒瑪 利亞信徒是真正悔改得救。使徒親自按手為他們禱告,撒瑪利亞信徒得到了確認;他們與猶太信徒一樣,也服在使徒的領導權柄之下,成為上帝家裡的人,不分彼 此。使徒在回耶路撒冷的路上,一路在好些村莊傳揚福音,領撒瑪利亞人歸主。

第一位非洲人

         腓利下一步的工作,是向埃提阿 伯(即今日的“衣索匹亞”)的太監傳福音。此太監是女王干大基的財務大臣,是敬畏神改信猶太教的外邦人,在耶路撒冷禮拜之後返鄉途中。腓利在往迦薩的路上 遇見他,他在車上讀聖經,正唸到《以賽亞書》53章的“受苦之僕”。腓利從此向他傳講主耶穌。他相信接受,並在路旁受洗歸主,喜樂的南行返鄉,他可說是在 非洲的外邦人歸主記錄上的第一名。腓利北上,在巴勒斯坦海岸各城鎮傳福音,從亞鎖都直到該撒利亞,然後定居在該地。顯然,該撒利亞的教會是腓利建立的。

該撒利亞的百夫長

        在巴勒斯坦海岸的各城各鄉傳福音的,不只是腓利而已,使徒彼得也開始周遊四方傳道。他在沙崙平原的城鎮傳福音,這些地方是猶太人與外邦人參半的所在,基督徒 已經在此區建立了教會。彼得的活動範圍是以“呂大”與“約帕”為中心。當他在約帕(緊鄰今日以色列的首都“特拉維夫”)時,北方約60公里之遠的該撒利亞 (是羅馬巡撫駐節之地),有一羅馬義大利營的百夫長差人來邀請他到家裡訪問。這位百夫長,名為哥尼流,如同埃提阿伯的太監,是敬神的外邦人(改信猶太 教)。他蒙神指示邀請彼得前來講道。耐人尋味的是,腓利雖在該撒利亞,但是神並未安排腓利前去幫助哥尼流一家,乃是差派使徒彼得前去。因為又有另一個“五 旬節”要發生了!

外邦人的五旬節

        彼得身為猶太人,要進到外邦人的家裡,這是不合禮儀條例,會成為不潔淨,他絕不會接受 這樣的邀請。然而,就在哥尼流所差來的人,到彼得在約帕的住處之前,彼得在禱告之時得見異象。主親自向他說話:“神所潔淨的,你不可當作俗物”。彼得蒙聖 靈指引,要他順服前往哥尼流家。彼得就帶了六位猶太弟兄一同前去該撒利亞的哥尼流家。彼得在哥尼流家,宣講主耶穌的福音。就在那時,在哥尼流家一切聽道接 受而信的人,都被聖靈充滿,正如五旬節那天彼得講道時所發生的情形一樣。彼得和他的同伴大感震驚,只有感謝神。於是彼得吩咐奉主耶穌的名給他們施洗,這一 天被稱為是“外邦人的五旬節”。

        哥尼流全家歸主,很可能發生在“安提阿”的外邦人歸主之前,根據《使徒行傳》中的記載,此事在先。後來彼 得在“耶路撒冷會議”時,也作見證說:“神早已在你們中間揀選了我,叫外邦人從我口中得聽福音之道”(《徒》15:7)。如此說來,哥尼流家中的教會,是 第一間外邦人在猶太地的教會。

         彼得進入未受割禮的外邦人的家中,傳到了使徒與在猶太的弟兄耳中。這事非常嚴重,比“腓利與撒瑪利亞人來 往”更引起非議。當彼得回到耶路撒冷時,奉割禮的猶太門徒起來和彼得爭辯。彼得將事情原委一一道來。眾人就安靜不言語了。因他們不能否認:神也賜恩給外邦 人,叫外邦人悔改得生命了。關於“外邦人歸主”,在猶太人與基督徒的心中產生了漣漪的震撼,對日後的發展有深遠的影響。然而,主後40年巴勒斯坦發生一件 大事,對猶太人而言是生死存亡的關頭;對基督徒來說,可能是世界末日的前兆。

皇帝的“造神運動”

        自從該撒亞古 士督Augustus以來,猶太人每日在聖殿為羅馬皇帝禱告獻祭,表明效忠,皇帝也負擔獻祭的開銷。但是到了該吳Gaius(又名加列古拉 Caligula)於37年即位時,他宣稱自己是神,不滿意猶太人的作法(根據斐羅Philo在Embassy to Gaius書中的記載)。雖然羅馬皇帝早就在帝國東部,被臣民擁為“神明”,可是猶太人因“一神”信仰的特殊,被皇帝們特許為例外。Gaius不願繼續給 予猶太人特權,下令要猶太人尊他為神,向他獻祭。

         當猶太地的詹尼亞Jamnia鎮,外邦居民建了神壇給Gaius時,人口佔該鎮多數的猶 太人,立刻拆毀之。當消息傳到了Gaius耳中,他採取嚴厲的報復手段,下令在耶路撒冷聖殿裡安置其雕像。他深知此舉會引發猶太人寧死不屈的抵抗,就命令 敘利亞省總督Petronius率大軍壓境。

        主後40年皇帝這項瘋狂的行動,對巴勒斯坦的基督徒來說,也是驚天動地的災禍。非常可能的, 基督徒想起主耶穌在《太》24章的“橄欖山講論”所說的:“你們看見先知但以理所說的‘那行毀壞可憎的’站在聖地,那時在猶太的,應當逃到山上”。基督徒 擔心這迫在眉睫的危險,是否就是主預先所警告的,因為“讀的人需要會意”(《太》24:15)。

         Petronius雖領軍進入巴勒斯坦, 但是不願執行皇帝Gaius的瘋狂命令,儘量拖延時日。就在此時,希律亞基帕王Herod Agrippa(統管加利利與約但河東),他是大希律王的孫子,與Gaius的關係親密,緊急陳情,懇請皇帝收回成命。皇帝就寫信下達 Petronius:如雕像已經安放,則不可移除;如尚未安置,則就此停手。不久之後(41年1月),Gaius遇刺身亡,巴勒斯坦的危機終告解除。

苦杯臨到

        Gaius 的叔父革老丟Claudius繼任羅馬皇帝,他也是希律亞基帕的老友。他即位後,立刻將猶太與撒瑪利亞兩地併入希律亞基帕王的版圖。所以,希律亞基帕王的 轄管範圍,在其末後三年(41-44年)已經與祖父大希律王時相同。希律亞基帕就是《使徒行傳》12章1節所說的“希律王”,他下手苦害教會中幾個人。

         大約十年前,因司提反殉道引起的大逼迫時,門徒四散,使徒未遭毒手,仍留在耶路撒冷。但是現在使徒成為逼迫攻擊的主要對象:雅各(約翰的哥哥)被斬首,彼得 被捉下監。雅各是十二使徒中第一位殉道者,他與約翰是西庇太的兒子,是三位與主最親近的使徒之一。他與約翰曾搶先求“榮耀的大位”,終於率先喝了“主所喝 的苦杯”(《太》20:20-28;《可》10:35-45)。

        希律亞基帕逼迫教會,顯然是要討猶太人的喜歡。為何要在逾越節期逮捕彼 得,並安排在節期後當著百姓辦他呢?很可能是因為使徒活動頻繁,信主人數增多,連撒瑪利亞人也大批歸主;最讓猶太人不能忍受的是,彼得竟然到外邦人哥尼流 家去傳這道。所以當猶太地成為希律亞基帕的轄區之後,他繼續爭取猶太領袖的支持,就刀殺雅各與公審彼得。

結論:

        彼得蒙主拯救出監,時約主後44年逾越節期,他離開耶路撒冷避難,往別處去傳福音,可能也到安提阿去(《加》2:11),待希律亞基帕死後,再回耶路撒冷。希律 亞基帕自高自大,於該年暑期在該撒利亞突然暴斃,原因是遭神處罰被蟲咬死。猶太地又歸回羅馬巡撫統治,巴勒斯坦恢復舊觀。其實無論得時不得時,基督精兵繼 續前進,廣傳福音教會增長。路加寫下結論:“神的道日漸興旺,越發廣傳”(《徒》12:24)。

作者現在北加州基督之家第五家牧會,並在海外神學院教課。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