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編者的話

《舉目》66期目錄一覽

                ▎主題文章 ▎ 3 樂讀經、讀經樂 ▎許宏度 要追求、認識無與倫比的耶和華上帝,得避開3 個常見的讀經陋習—太忙碌的信徒生活、太熟悉的聖經譯本,和太理性的讀經習慣。 6 神聖話語的學習 ▎王志希 讀聖經要禱告求上帝開啟我們的眼,賜我們悟性和理解力,使我們明白奇妙之事。 8 讀經基本功 ▎蘇文峰 上帝讓我有福生在第三代的基督徒家族,可以體驗觀察到這些中西教會歷史的傳承,如何在台灣那段特殊的時空中凝聚會通。 10 “樂”讀聖經—文學性讀經法 ▎施瑋 文學性讀經法能幫助具有文學閱讀經驗和習慣的人,在理性邏輯上更明白經文,在感性認知上也更好地體會天父的心意。 14 你怎麼看電子讀經? ▎談妮 《舉目》特邀王一樂,陳英元與李紅蕾,從8 個方面談電子讀經。   ▎透視篇 ▎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與上帝共舞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鍾露娟        由於父母外出經商,我是由外公、外婆帶大的。直到上初中時,父母才回來。他們經常吵架,家庭中充滿了抱怨。所以,我很沒安全感,也很自卑。我一直很渴望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有一個不離不棄的人。  新娘不是我        2012年,很想結婚的我,差點結婚了,對象是我學生時的戀人。最後沒成功的原因,是我們都不願意遷就對方。他是廣州的,所以希望我到廣州定居。而我因為家人都在惠州,所以要求他在惠州定居,還要信主。        剛開始,他很願意遷就我,積極地在惠州找工作,積極追求信仰。我很開心。我懷揣著即將有家的期待,積極地幫他找工作,給他講我的上帝…… 然而,事情並沒有按照預期的順利進行。明明是十拿九穩的工作機會,鋪好了路子,打通了關係,最終還是失望了。        4個月的時間,面對一次次找工作的失敗打擊,奔波於廣、惠之間的辛苦,讓本身條件不差的他氣餒了,轉而要求我去廣州。他家裡會為我們買好房子,幫我找好工作,甚至為我找好家庭教會,只要我去就行了。        真的不錯。但是,我不願意。家人再不親密,我也不願意離開。         糾結了3個月後,我們分手了。又過了3個月,他結婚了。新娘當然不是我。看著他的結婚照,我心酸地想,我原本也有機會得到這些的。然而腦海中有個聲音立刻反駁我:“你沒有機會的!因為他不是上帝為你安排的!”         照片上的新郎、新娘,看起來蠻幸福的。願上帝祝福他們吧。在那半年中,我看到了上帝的恩典與管教。他早已多次告訴我,信與不信原是不配的。我沒聽話,硬是要做叛逆的事,最後自然會痛苦。 終於放開了        我是一個喜歡按計劃做事的人。一個晚上,因為同伴打亂了活動計劃,我有點不開心。我自卑地覺得,自己是不重要的,隨時可以因為各種原因,被別人放棄掉。        接下來的一個小時,我就那樣呆呆坐著,腦海裡充滿了自憐。進而我發現,自己那麼多年來,從來沒有主動要求別人為我做過什麼,因為我害怕拒絕。唯一的一次要求,是男友來惠州定居,還失敗了。        我從來不信靠任何人。就是對我的上帝,我也沒有完全信靠。我雖然滿口屬靈的話語,但實際上,在我最重要的事情上,例如工作、婚姻、家庭,我依然不放心交給祂。我依然靠著自己努力。所以,我筋疲力盡,我全然失敗。        我真的沒對誰放開過!我悟到了這點,淚水就在那瞬間掉落。在哭聲中,我對主完全打開心門。我祈求祂赦免我,不要離棄我。我終於對祂說出了我心底最深的恐懼……        那一刻,我感受到了主溫柔的撫慰,熨平了傷痕,得到了安慰和力量。我一直多麼渴望被人需要、被人記得,沒事我很少主動找別人,但如果別人能想到我,即使只是給我打個電話、發個信息,我都會很開心。對於愛的渴求,使我活得如此卑微。但就在那一刻,上帝醫治了我。從那時開始,我心中滿滿的都是感動和滿足,我不再苛求人的愛。        第二天是禮拜四,小組團契結束前,登記代禱事項,大家依然想為我的婚姻禱告。我謝絕了。我請弟兄姐妹只為我的信心禱告。因為我知道,我求的東西,上帝早已為我預備,我只要完全信靠,就可以得到。 夜半的溫柔        4個月前,我與上帝有一番對話——是的,我親歷了上帝!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兩棵樹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蘇彥輝        前年涼風剛起的秋天,老公在後院種了2棵樹,一顆李子樹,一顆蘋果樹。小樹們大概有兩、三年大,光禿禿的樹幹上頂著幾根枝、幾簇芽。        小樹在絲絲的風中和孩子們一起成長。春天不經意就來了。蘋果樹雖然沒往上長,樹幹卻是粗了半圈,如兒子的小腿般健碩。新枝、新芽也添了不少。李子樹更獨自成了一道風景,只一個冬天,便躥出一人多高。枝條也多了不少,樹幹卻依舊纖細,宛如正發育時的少女,在春風裡搖曳。        在啞紅的葉片長出來之前,李子樹已開滿了片片的白花。春風、春雨吹過,娑娑衣襟上,便落滿了帶雨的花瓣。        老公很是勤快,在兩棵樹上喀喀嚓嚓剪掉了不少枝葉,並在小小的蘋果樹上嫁接了富士和黃香蕉兩個品種,不久開出了不起眼的小花。         樹在兩個孩子充滿了好奇、期盼的眼睛裡漸長。         李子花開了又落,初夏的時候,冒出了小小的、淡青色的果子。可是果子剛剛長起來,李子樹便耍起了小脾氣,熱風一吹,果子就掉下幾個。於是沒幾天功夫,就只剩下最後2個在上面了。         小小健碩的蘋果樹,卻不聲不響醞釀著果實。夏天,孩子到後院去玩,常常會驚訝地大叫,“看,這裡有一個蘋果!這裡又有一個蘋果。”他們滿懷希望,天天數著:“富士有4個,黃香蕉有5個!……”        秋天,蘋果長大了,從樹上掉下來。孩子撿起來,爸爸削了皮,分成4份,一人一份。“真甜!”孩子叫著,笑著,品嚐著小樹初熟的果實,也享受著融在果實裡、凝聚著四季的歡樂。        花草樹木是上帝美好的創造,孩子則是上帝所賜予的美好產業。        樹各自不同,孩子也不一樣。        女兒7歲,修長、美麗如李子花。她敏感、好動,卻常常耍小脾氣。她從小就像個藝術家,常常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畫個不停。她畫中有鳥,有樹,有馬,有狗,有貓。         她愛動物,愛自然。一次,她傷心地問我,媽媽,如果貓不可以上天堂的話,以後我們就不能見到周周(我們家的貓)了?女兒單純、可愛的信心常讓我感動。         可是,女兒卻也常常耍小脾氣,對弟弟不忍讓,沒有任何做姐姐的風範。         兒子4歲半,調皮中卻透著靈氣。老公教兩個孩子背聖經、背唐詩,兒子總是先姐姐背會。姐姐在4歲時還只認識字母,他已經開始學讀路上的標記了。不過,兒子不常問聖經上的問題,吃飯禱告時,會故意躲在餐桌下,被爸爸揪出來後,笑呵呵地跟著我們說“阿們”。兒子人緣好,常常把自己的東西分給教會和幼兒園的小朋友,頗得人喜愛。         有兒子做參照,對女兒在學習和為人上的擔憂,時時撩撥我的心,使我不得不思考如何面對他們的不同,如何因材施教。        女兒就像那顆修長的李子樹,修剪時要順著她的秉性,管教時則要洞察她的需求。正如“李”花帶雨之美,能滿足人心中對藝術的追求,女兒有她獨特的、值得欣賞的美麗。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改變我的11句話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許尚利          《路加福音》1:37說:“……出於上帝的話,沒有一句不帶能力的。”信主快3年時間了,我越來越相信這句話。   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我是一個脾氣暴躁的人(有遺傳因素,我爺爺、爸爸,以及所有的姑姑,都是暴脾氣)。小時候,叔叔開玩笑說,我們村有2個黃蜂窩,捅不得,就是指我和另一個很厲害的女孩。         長大後,這個暴脾氣還一直困擾著我。初中時,我最好的朋友李春蘭,就被我傷害多次。所幸她包容我,忍讓我,所以我們的友誼持續到如今。        每次爆發後,傷害了身邊的人,我內心都十分愧疚。然而每次生氣起來,我卻像是被一股邪火點燃,無法自控,只以爆發為快。         我深知這脾氣不好,就是無法改變,於是只能用古話安慰自己:江山易改,本性難移!   人有見識,不輕易發怒          耶穌說:“你們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參《約》8:24)我親身體會到了這一點!        2009年信主後,我愛上了讀《箴言》。《箴言》短、精,31篇,一天一篇,一月讀完一次。我讀了很多遍。我最喜歡這11句:   愚妄人的惱怒立時顯露;通達人能忍辱藏羞(12:16)。 輕易發怒的,行事愚妄;設立詭計的,被人恨惡(14:17)。 不輕易發怒的,大有聰明;性情暴躁的,大顯愚妄(14:29)。 暴怒的人挑啟爭端;忍怒的人止息紛爭(15:18)。 不輕易發怒的,勝過勇士;治服己心的,強如取城(16:32)。 人有見識,就不輕易發怒……(19:11) 暴怒的人必受刑罰;你若救他,必須再救(19:19)。 好生氣的人,不可與他結交;暴怒的人,不可與他來往(22:24)。 人不制伏自己的心,好像毀壞的城邑沒有墻垣(25:28)。 愚妄人怒氣全發;智慧人忍氣含怒(29:11)。 好氣的人挑啟爭端;暴怒的人多多犯罪(29:22)。   […]

No Picture
事奉篇

在那高高的山崗上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于犁         下午一點半,我們一行5人,開車向川甘邊界出發。6月,陽光燦爛,茂密青翠的山崖,湍急碧綠的河水,令我們不禁從心底裡贊嘆造物主所造之物的美好!方舟殘疾孤兒院孩子的笑聲,優美的舞蹈,頑強的生活態度,都深深地印在我們心中。         這是我第二次隨Z弟兄去宣教。第一次是去“馬、金、丹”(馬爾康、金川、丹巴)。Z弟兄十分忠心、敬虔,很年輕就出來全職事奉。他開闢的禾場很大,陝西、甘肅、綿陽、德陽等,川內更多。 中國特色的獎狀        開了2個多小時,到了文縣。隨即遇上甘肅2個月以來第一次下雨,真是個及時雨!        坐在三輪汽車上往山裡開,小路全是石子和爛泥,抖得我們甩過去又碰過來。坐了近45分鐘,終于到了目的地——當地教堂。這個教會有500多名基督徒。而且這條山谷沿途,有十幾個聚會點。然而,沒有牧師,缺乏牧養。Z弟兄他們已支助了3年。         教會的弟兄看見我們,十分親熱。當晚有禱告、敬拜。這些少數民族的弟兄姊妹,全是跪在地上禱告,非常敬虔。我們一起唱詩,聊天到12點多。他們非常感謝上帝使他們家庭和睦、內心平安。        在這個簡陋的教堂裡,我十分驚奇地看到一張蓋有鎮政府、鎮黨支部大印的獎狀,表揚“基督教同志們在修橋築路中表現積極、優秀”。這張具有中國特色的獎狀,說明弟兄、姊妹把主的道行出來了,也得到了社會的公認!       當晚,我們睡在教堂的長條凳上。 不吵架、不欺鄰               第二天一大早,我們坐了一段車,然後開始爬山。這座山在當地不算太高(近2000米),但很陡,沒有路,只有當地白馬藏族同胞用驢馱東西走出來的小徑。我們在當地弟兄的帶領下,爬了2個多小時。快到山頂時更陡,我爬得气喘吁吁,汗如雨下。        山上住的全是白馬藏族,約40戶,200多人。基督徒大約有20多人。當地的班弟兄熱情接待了我們。這位班弟兄信主前,帶頭修了許多廟。他常常欺負鄰居,夫妻也經常吵架、打架。信主後,他改變了。        他家4個兒子全在北京打工,家庭較富裕。他的房子很大,房子前面還有一個大的曬壩,正曬著糧食。我們吃著他妻子王姊妹為我們做的豐盛午餐,非常感恩。王姊妹告訴我們,信主後,他們夫妻不吵架了。丈夫開始尊重她,她在客人面前,可以與丈夫一起上桌吃飯了。她說,班弟兄原來拜偶像,信主後,把客堂上供奉的偶像全打碎、丟掉了。從前,他為一點小事,就對鄰舍逞強,欺負人家,信主後他學會了寬恕——人家抱了他院裡的柴,他不動氣,把柴搬上樓就是。他信主前喝酒,信主後他如饑似渴學聖經,常常禱告,戒了酒。  黑牆白粉贊美詩               下午,班弟兄帶著我們,走訪了社長等幾戶人家。“來啊,來信啊!信真神啊!得平安啊!”班弟兄每走一家,就吆喝幾句。對方也回答:“啊,要來的!”我們感到,這裡傳福音的氛圍很寬鬆。        晚上,在班弟兄家有聚會。天還未黑,弟兄姊妹就陸續來到班弟兄家。黑黑的牆上(冬天在房子裡燒火塘熏的),用白粉筆寫滿了贊美詩歌。我教他們唱“來信耶穌真正好”,他們一下子就學會了。        聽Z弟兄講,這裡不識字的弟兄能教贊美詩歌,不信主的慕道友唸聖經——唸一唸,參加聚會多了,就信了。        Z弟兄為他們講了一篇道:“認識你獨一的真神,並且認識你所差來的耶穌基督,這就是永生!”我驚嘆沒有什麼文憑的Z弟兄,把主的道講得那麼清晰、流暢!        夜深了,滿滿一屋的人都不願離去,紛紛分享:信主後有了平安,家庭和睦了,時時向主禱告,有盼望了……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服事,服侍,與服務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周傳初         甫入教會,會接觸許多新鮮的詞,像“團契”、“特會”、“福音朋友”、“釋放信息”、“長執同工”、“內在醫治”等等。還會發現平日的一些常用詞,在教會裡有不同的定義,例如“交通”、“感動”、“工人”等等。沒學會這些“行話”,像是外行人;學會了一半,有時會鬧笑話;真的朗朗上口,運用自如了,又可能被視為老油條。         其實,這些“術語”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勤讀聖經、經常禱告、與主親近、學像耶穌。並藉著關心別人、分享福音,對所信的越來越有把握。而比較實質、不能忽略的,是“服事”。不論是初信,還是受洗多年的基督徒,若沒學會服事,往往成長緩慢,養成消費者心態,並且知識膨脹,形成虛胖。不但缺少歸屬感,也失去許多喜樂與祝福。         一般人說到“服侍”,是指藉著一些行動,使親人、師長、老闆,以及有特別需要的人,感到舒服、便利、開心。教會裡則講“服事”,對象也更“大”、更“廣”。“大”,是指服事的對象首先是創造天地萬有、掌管永恒和生命的上帝。“廣”,是指不挑剔對象,學習主耶穌謙卑、捨己,服務所有人。         “服事”和一般人說的“服務”,也有不同。“服務”的動機是良知或激情,時間止於今世,目標是實現某個理想,才、力受自身的限制,其影響和價值也是可眼見的、有限的。“服事”則是受造者的本份,是對救贖主的委身。目標是榮神益人。能力和才幹,受賜於無限的聖靈。產生的價值是超越時空的。         教會是信主的人學習和體驗服事的學校。藉著投入教會的服事,明白事奉的原則,發現獨特的恩賜,認識自己的角色。透過合一與配搭,彰顯基督的榮美。同時,接受上帝的差遣,把在教會學的,應用到家庭、學校、職場、社區,使基督的馨香之氣,散佈各處;讓人心渴慕救恩,歸向基督。         服事,不但是上帝兒女的特權,也是跟隨基督者的記號,更是聖靈內住的自然表現。   作者現居紐澤西,在製藥公司從事免疫研究,並在若歌教會事奉。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尼羅河永遠奔流不息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銘恩 編者按:據維基百科全書的記載,“埃及危機”是指在2013年7月3日埃及的軍事政變,總統穆罕默德‧穆爾西被迫下臺,並引起了大規模的反對行動。         示威遊行要求恢復穆爾西被撤除的職權,並嚴加譴責埃及軍方、以及受到軍方支持而組建的臨時政府。在多次的抗議行動中,爆發了許多流血衝突,穆斯林兄弟會成員指控是安全部隊展開的“大屠殺”。據美聯社報導,埃及於2013年8月14日在開羅東北部的阿達維耶清真寺廣場,和開羅中部的復興廣場,對紮營抗議的穆爾西支持者進行清場。軍警使用催淚瓦斯、燃燒彈、致命性武器和狙擊手對付抗議者,造成至少638人死亡,近4000人的受傷。而穆斯林兄弟會則宣稱是2,600人死亡,10,000人受傷。          研究顯示, 73%以上的埃及民眾認為,國防部長塞西該為8.14屠殺事件負責。本文作者為90後,曾長期在四川任汶川地震後的志願者。這篇文章反映出一顆年輕、悲憫、易感的心靈,如何透過基督信仰看待自己的人生,以及去面對這個世界中的巨大苦難。 相關閱讀:《埃及需要什麼?》http://behold.oc.org/?p=15857;《埃及科普特基督徒現況》http://behold.oc.org/?p=18234。          兒時,經常從新聞聯播中聽到“聯合國”。那時聯合國在我心裡,是世界上最強大、神秘的組織。       而今的我,成了聯合國國際援助專案的一員,從事亞非地區的教育、醫療援助。我發現,我踏出的腳步、緊握的勇氣、收穫的感動,卻不是倚靠聯合國的強大,而是要感謝那獨一的上帝!上帝使用微小的我們,在我們的身上有祂奇妙的計畫。   動亂埃及            “尼羅河永遠奔流不息,乍一看——卻像凝固不動。一望無際的河水傾瀉奔流,是如此雄渾,又如此安詳;可是只要稍微激怒,洶湧的水流便泡沫飛濺,帶著雄獅般的怒吼,掀起驚濤巨浪。” ——詩人艾哈邁德.邵基(編註)         埃及,變幻莫測的尼羅河所承載的國度,在2013年7月陷入一場大動亂。支持與反對總統穆爾西的民眾,爆發了激烈衝突。8月,埃及臨時政府採用了“武力清場”……         為什麼人人嚮往和平,卻總是生活在戰爭的陰霾下?為什麼人人都渴望生存,卻總是置身於死亡的恐懼中?    支離破碎          8月的瑞士日內瓦,則靜謐、安然。下半年首次國際組織總結會議結束後,我們一行8人出發去埃及!        飛機上整理好此次埃及行的援助資料,透過弦窗遙望天際,腦海中浮現出以往對埃及的印象:雖然是漫漫黃沙,依然有碧海青天;雖然是炎炎烈日,依然有清潔的水土;雖然是荷槍實彈、高度警戒,依然擁有著古老文明與現代文明的結合;雖然是七零八亂的街道小巷,依然築造著不同凡響的建築和文化……然而這一切,正一次次地被動亂、災禍腐蝕和吞吃著……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藉著陽光,我看見了一切 ——回顧護教大師魯益師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臨風         魯益師( C.S.Lewis )已逝50年,其影響力和作品暢銷度歷久不衰。這與有心人士整理、出版他遺作有關(註1)。“渴慕神”福音機構的約翰.派博牧師(John Stephen Pipe,編註)說,對他一生影響最大的兩人之一,就是魯益師。2013年“渴慕神”年會的主題,即紀念魯益師(註2)。  淋漓盡致         魯益師在牛津大學莫德林學院,從事教學工作29年。1942年,牛津成立了“蘇格拉底學社”。魯益師一直任學社的主席,直到1954年離開牛津,轉往劍橋大學任教。        魯益師是公認的熱愛真理。“蘇格拉底學社”在他的帶領下,成為探討、辯論基督教信仰的一流論壇,是當時牛津最受歡迎的社團。這亦讓我們窺見,魯益師與各種思潮對話的能耐和胸襟。        魯益師護教的風格與路線,與傳統方式不同,他更接近阿奎納、奧古斯丁和伊索。有趣的是,雖然福音界受他的影響至鉅,許多尋求真理的人從他的著作裡得到啟發,突破信仰的瓶頸,皈依基督,然而,他的神學思想與福音界並不十分契合。例如,他對“聖經權威性”的解讀,對“救贖論”的看法,以及對“煉獄”的態度,都與福音派有相當距離。鐘馬田甚至懷疑他不是基督徒(註3)!         魯益師對基督教的貢獻,確實不在神學上,而是在文化對話和護教上。華人基督徒可能都讀過魯益師說理式的《返璞歸真》和他寓言式的《納尼亞傳奇》。這兩種截然不同的文體出於同一位作家,令人納悶;而這正是魯益師特殊之處。        巴刻出身牛津,早就知悉魯益師是牛津最有口才的教師。他稱一生受到魯益師的影響極大。1998年,巴刻寫的紀念魯益師百年誕辰的長文中,提到自《返璞歸真》和《地獄來鴻》所受的啟發(註3)。         巴刻特別提到,1945年他在牛津剛信主的時候,讀到魯益師在1933年寫的《朝聖者的退後》(仿《天路歷程》),讓他對西方智識界有了清楚的瞭解。他對這本書愛不釋手,屢屢重讀。         《朝聖者的退後》是1931年底魯益師信主後寫的第一本書,副題是:“對基督教、理性和浪漫主義一個寓言式的辯護”。在第三版的序言裡,魯益師說:“所有精彩的寓言,目的都不是隱藏,而是顯露真理(真實),藉著幻想把內在的世界具體化地表現出來。”從這第一本書,我們就可以看見他後來的寫作方向。         直到今天,他的護教作品還是被福音界視為典範,是競相模仿的對象。例如,紐約救贖主教會凱勒牧師,和英國賴特牧師(N.T. Wright)的護教著作,就是受到他的影響(註4)。然而,這些都遠不如魯益師的來得生動、活潑和通俗。更沒有人能夠像魯益師一樣,把寓言故事發揮得如此淋漓盡致,充分傳達了基督教的信息,被孩子與成年人共同喜愛。 年代勢利眼         面對英國神學家的批評,魯益師有一次解釋:“……要麼是高度情緒化的奮興式信仰,要麼就是精英文化中神職人員艱深的論述。這些表達方式,與一般人脫節。我所做的工作就是‘翻譯’,把基督教的教義用一般人所能瞭解的語言表達出來。”(註5)         所謂“一般人”,就是那些受到現代思潮影響的人。現代人總認為:凡是“舊的”,就是過時的。凡是“新的”,不論是新科技,或新想法,都是好的。對這種“年代勢利眼”(chronological snobbery),魯益師深不以為然,認為那是智識上的懶惰(這也是現今流行文化的問題)。魯益師質問:流行的商品在貨架上能擺多久?真正可貴的,是含金量(不變的價值)!         魯益師早期學習上喜歡走捷徑、追潮流,幸得好友歐文.巴菲爾特(Owen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真正的阿斯蘭 ——寫在魯益師逝世50周年之際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季方        2005年末,我信主,也是步入婚姻的第二年。先生在密執根大學讀書,我獨自一人在華盛頓,躊躇滿志地準備在新工作上大施拳腳。         就在秋末初冬的夜晚,我和查經班的好友,一同去看《獅子.女巫.魔衣櫥》。這是我第一次聽說《納尼亞傳奇》,第一次知道有一位巨匠叫魯益師(C. S. Lewis, 1898-1963)。        現在回想起來,正如電影中的露西走進衣櫥,置身於如夢似幻的冰雪納尼亞,那時的我,也正走進了一個充滿“魔力”的嶄新世界。但我所踏上的,並非魔力冰封的大地,而是經由獅子阿斯蘭口中氣息所復活的、勃勃生機的土地,是一條充滿恩典的道路。         我在華盛頓的“單身”生活,和事業“野心”,終因查經班中諸多長者的規勸,在半年後結束。我和先生團聚,在安城開始了家庭生活。我們終於有機會一同看《影子大地》,一同讀難懂的《受審的上帝》,從中更多認識了魯益師。我才知道,自己所受的教育是何等狹隘、局限與殘缺。         在真正進入家庭生活後,我也才意識到,自己對婚姻與妻子的角色,對建立基督化家庭的認識,幾近為零。         然而正如讀懂納尼亞的人都知道,納尼亞爭戰勝利的關鍵是阿斯蘭,而阿斯蘭代表的正是為愛捨己的耶穌基督。祂無時無刻不“在路上”(on the move)。所以對我來說,一切時猶未晚,一切充滿希望。         接下來,先生完成學業,我修補著人生的缺失,在上帝開啟的課堂裡,重拾生命、家庭、婚姻、育兒的課題。由魯益師起始的基督教文學,也仿佛“衣櫥門外的世界”,帶領我結識了古往今來的偉大聖徒與作家,給我的靈性前所未有的滋養。         《納尼亞傳奇》也成為女兒最鍾愛的故事。她常常一邊聽良友電臺錄製的《納尼亞傳奇》,一邊問我:“我能在天堂見到阿斯蘭嗎?”我總是告訴她:“你能在天堂見到真正的阿斯蘭。”        見到真正的阿斯蘭,是我們最大的盼望!   作者來自上海,目前在大陸從事教育工作。

No Picture
成長篇

樂讀經、讀經樂

本文原刊於《舉目》66期 許宏度 可敬可靠的耶和華上帝         聖經告訴我們,這世界上沒有比耶和華上帝,更值得我們追求、認識的!(註1)摩西如此描述:“我要宣告耶和華的名;你們要將大德歸與我們的上帝。祂是磐石,祂的作為完全;祂所行的無不公平,是誠實無偽的上帝,又公義,又正直。”(《申》32:3-4)         同樣的,大衛讚美上帝說:“耶和華本為大,該受大讚美;其大無法測度。這代要對那代頌讚你的作為,也要傳揚你的大能。我要默念你威嚴的尊榮和你奇妙的作為。人要傳說你可畏之事的能力;我也要傳揚你的大德。他們記念你的大恩就要傳出來,並要歌唱你的公義。”(《詩》145:3-7)         相對之下,保羅告訴我們,這世界上“……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行善的,連一個也沒有。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裡有虺蛇的毒氣,滿口是咒罵苦毒。”(《羅》3:10-14)耶利米甚至說:“人心比萬物都詭詐,壞到極處,誰能識透呢?”(《耶》17:9)         我們在教會裡服事,有時會相當煩惱、心裡困惑:為什麼信徒對上帝的信心,常常是這麼小?其實,這跟上面最後的兩段經文,不無關係。筆者記得多年前,聽到一位講員說:“信徒為什麼不容易信任上帝,是因為我們的老爸過去也曾經欺騙過我們!”如果我們不能信任至親,還能夠信任什麼人呢?這實在是人類社會的悲劇!         先知以賽亞看見耶和華,坐在高高的寶座上時,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萬軍之耶和華。”(參《賽》6:5)我們一出生,就是活在這種爾虞我詐、互相懷疑、互相欺騙的環境裡。         換言之,《創世記》雅各騙哥哥、騙爸爸、被伯父欺騙、被兒子們欺騙的故事,就是人類歷史的故事!既然我們不容易信任人,難怪我們也就不容易學會信任上帝!面對這個世界,父母要常常提醒孩子們:“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以上種種,不都在說明“人是不可靠的,惟有耶和華上帝可敬可靠”嗎? 與人親近的耶和華上帝         萬幸,耶和華上帝不只可敬可靠,祂沒有高高在上、遠離敗壞詭詐的罪人,而是願意親近我們、被我們認識。這正是基督信仰的一個特色——上帝不單創天造地,祂也顧念祂所創造的人類。詩人大衛讚嘆道:“我觀看你指頭所造的天,並你所陳設的月亮星宿,便說:人算什麼,你竟顧念他?世人算什麼,你竟眷顧他?”(《詩》8:3-4)。        更奇妙的是,上帝不單顧念祂所創造的人類,祂甚至“道成了肉身,住在我們中間”(參《約》1:14)。幾年前,筆者在芝加哥教學,順道探訪在三一神學院深造的華神校友。她們帶我參觀神學院時,我看到一位老師的門外,貼了2張卡片,一張卡片寫著“歷史充滿了想做神的人(History is crowded with men who would be gods)”,卡片內有不同人的像,包括亞歷山大大帝、凱撒大帝、希特勒、列寧、毛澤東等;另一張卡片寫著“但只有一位願意做人的上帝(But only one God who would be man)”,卡片內是約瑟、馬利亞和嬰孩耶穌的畫像。是的,基督教的一個特色,就是“上帝差祂獨生子到世間來,使我們藉著祂得生”(參《約壹》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