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言與思

強勢受害人(吳蔓玲)2013.02.04

看到一則不起眼的台灣新聞。一位口腔癌癌友和家人上一間火鍋店用餐,因口腔癌不能吃,所以要求不要付費,但副店長拒絕,理由是沒有足夠人手找人監看偷吃,當時在家人堅持下,還是讓這位口腔癌癌友坐在一旁。然而,這位口腔癌癌友回家後愈想愈氣,憤怒地拔掉鼻胃管。於是,家人和口腔癌癌友控告這位副店長。 更令人驚訝的是,副店長下跪求饒恕,而家人和口腔癌癌友還是不肯饒恕、不願放過對方。這樣的“強勢受害人”的新聞畫面,大家似乎早就習以為常;然而,讓我憂心的是,口腔癌癌友和他家人若繼續不肯饒恕、執意報復,恐怕生命就會長出奪命的苦毒心癌。 想起前不久康州小學屠殺案甫喪女的年輕父親帕克,他或許比起許多人更有資格怨恨,但他回答記者﹕“不要讓這次的事件來局限我們,而要讓這次事件使我們成為更美好、更樂於助人、更謙卑的人。”但願,口腔癌癌友一家人不要讓這次事件局限他們,反倒要活出更美好的人生。

No Picture
事奉篇

潛游書海,樂趣無窮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43期          去年(2009)年初,頭一次請肯恩老牧師來家裡吃飯。吃到一半,他上廁所去。上廁所本是尋常事,但他去了好久,不出來。我忍不住想,該不是吃了我做的菜,拉肚子吧!師母看我疑惑的眼神,笑笑地輕聲解釋:“他什麼都看!”我會心地一笑。           也許你看到這裡,還摸不著邊。原來我家廁所裡,有個書架,放了3層的書籍和雜誌。肯恩老牧師愛看書,一進廁所就不出來了。我們教會有美好的閱讀風氣,還愛推薦好書、彼此傳閱,想必與老牧師的榜樣有關!           儘管老公不只嘆過一次氣,再買書家裡沒地方放,但是書本還是一直往家裡跑,沒有消停的趨勢。這是因為他娶了個老婆,有3大嗜好,與書都解不了緣,那就是:看書、買書、借書;而這些嗜好也傳給了孩子。           望著書架上一排排的書籍,我突然意識到這些書呈現出過去20多年來,我信仰生活與生命成長的軌跡。思果說,“書本是恩人。朋友雖然天各一方,古人卻在肘側。不但聖賢可師可友,還有無數才雋,不都高不可攀。”而我呢?稱得上有恩的,只有聖經;然而,不少書本是我的良師益友。           年少時,三教九流都交往,古龍、金庸、臥龍生等人的武俠小說沒少看,瓊瑤、嚴沁等文藝愛情小說叫我情感澎湃;《簡愛》、《傲慢與偏見》等世界名著讓我愛不釋 手;《福爾摩斯》、《亞森羅蘋》等偵探小說系列的驚險刺激,常叫我茶不思飯不想;努力咀嚼《三國演義》(我外公愛講三國演義的故事,是我看這本書的動 力),而《紅樓夢》賺了我不少眼淚。           不過,年長之後,漸漸慎選我的書友,也不拿它們當做我的情感保姆寄情。也許是人生閱歷多了,不見得按書友說的話照單全收,但也尊重各人看法不同;名人也不見得個個都攀交,倒是常拜訪投契的。就這樣,不知不覺中,過去20多年來,交往了不少良師益友。 深入人性、體認人生          說來有意思的是,最能讓我深入明白各樣議題的,不是報導文學,而是小說。好的小說,挖掘人性,探討人性,並且深入瞭解、感受、咀嚼人生議題──無論是兩性議 題、人生議題、或時事議題。好的小說可以帶領我們深入當事人或事件的世界,並且在字裡行間中,傳遞出正確的人生價值觀。           就拿今年聖誕節來 說,我與女兒們看了好多本艾瑞克.華特斯(Eric Walters)的小說。華特斯本是小學老師,他擅於把人生與時事議題寫成小說,給青少年看。譬如,9.11受難家屬怎樣面對慘劇;從阿富汗調回國的士兵 回到家裡,他們的家人要面對怎樣的困局;聯合國軍人面對烏干達大屠殺慘劇時,心靈所受的重創;街友的問題、世界大戰時人民的生活等。他以青少年的眼光來看 問題,從中尋求答案。他的小說不但孩子愛看,我也愛讀。套句我小女兒說的話:“以我這年紀,要我看非小說來瞭解議題,是不可能的事!”           動人心弦的好小說不少,希望自己在這方面能有更多的涉獵,也深願看到更多的佳作出現,影響社會。 教我處世、經營婚姻、育子           信主之初,最常造訪的書友是怎樣處理男女情感、怎樣相父教子、怎樣照顧寶寶、怎樣處理衝突等人際相處、以及教育兒女的書籍。我多半看的是以聖經為原則來處理 問題的書籍,對初為人母、初為人妻、初入社會的我,助益良多。不過,話又說回來,書本中有些建議或教導不見得要照單全收,尤其是個人經驗不見得適用於每一 個家庭和每一個孩子,但原則值得牢記與應用。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走出生命的圍城(吳蔓玲)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42期 耶和華沙龍!老虎伍茲:           耶和華沙龍是希伯來文“Yahweh Shalom”,意思是願上帝來的“沙龍”臨到你!希伯來文的“沙龍”意義很廣泛,包括平安﹑身心靈的康健﹑福祉等。我衷心祝福,耶和華沙龍臨到你!            對此刻身陷愁城的你來說,你那天文數字般的年收入,化為了泡沫,並不是你最大的損失;球迷棄你而去,一向支持你的廠商與你劃清界線,也不是你最大的打擊。家庭破裂以及你整個人的自我認知垮台,大概才是你目前最大的危機。           在高爾夫球圈子裡,你向來擁有清新、愛家的形象。其實,你不僅想營造這樣的形象,幸福的家本就是你嚮往的,這也是你的妻子“虎嫂”艾琳的心願。她自小成長於破碎家庭,渴望擁有完整、幸福的家。           然而,你內心對自己能否經營出一個美好的家庭,並不確定。不然你不會與虎嫂訂立這樣的婚前協議:婚姻維持的時日愈長,虎嫂能獲得的贍養費愈高。你以金錢為籌碼,控制妻子忠於你、容忍你、愛你,並且保護自己的離婚利益(名人圈子裡,大家不都是這樣子做的嗎?)。天下只有一種女人會笨到簽署這種婚前協議書,就是 戀愛中盲目的女人。她想的是伴你同走一生,才會簽署這份不近人情的協議。           去年(2009)感恩節,該是你有生以來最寒顫的感恩節。虎嫂發現了你與情婦的通話短訊。爭吵中你急於離開家,卻發生了小車禍。雖是小車禍,你也承認全是自己的錯,卻引起狗仔隊的興趣,開始探究你的“性”事。就這樣,你捲進了一場似乎永遠醒不了的“惡夢”。 癮疾的背後           妻小人去樓空,家庭破碎。本來,事情似乎還有轉圜的餘地,妻子只想帶孩子回娘家,冷靜一下。但隨著你的情婦們不斷曝光,艾琳數到第10個“虎女郎”之後,對你沒了指望,心一橫,要求離婚。話說在這樣的情況下,任何有正常判斷力的女人,都不相信你會改變的。           艾琳是你一生最值得珍惜的人之一。她愛你,忠於你,在名人妻子圈內行事一向低調,選擇在幕後做個好母親、好妻子,一心與你攜手營建幸福的家庭。你深知她的情意,不然你不會在發生車禍後,還感謝妻子即時救你出來。其實,你這個謝字的背後,有千言萬語的懇求——懇求她留下來,懇求她再給你一次機會。           在這齣世人眼中的荒誕笑劇裡,我相信你做了一個正確的決定。涉嫌強暴案的湖人隊籃球巨星科比‧布萊恩(Kobe Bryant)以過來人的身分建議你,專心打球,再創佳績,用不了多久,球迷就會忘了這些醜聞。其實,大家都心知肚明,他說的正是當今社會的病態走向。但是,你仍宣佈無限期離開高爾夫球壇,為的是挽救自己的婚姻與家庭。我為你這個決定喝彩。            儘管有人說,你是為了提高自己形象,才這樣決定的。但我相信,你是真誠的。因為你自己就是父親外遇的受害者。你曾說父親是你最好的朋友,也是你自小的榜樣。然而,在青少年時期,你卻發現父親不忠於母親,你為此傷痛萬分。           想不到的是,你不想重蹈覆轍,成人之後卻深陷在同樣的罪惡中,任憑良知麻木。而且,你不是只錯一次,而是錯得一塌糊塗,居然同時擁有十多位情婦。你這根本是癮疾,不是一時失足。怪不得虎嫂想離婚。她也許有力量可面對你的一時失足,但她無力對付你這怪獸般的性癮疾。你這種癮疾,根本不是努力“節制”可以除去的 ——你自己心知肚明,靠你一己之力,是不可能克服這性癮疾的。           你需要找到癮疾背後的根源,需要外力來幫助你除根。你需要由裡到外改變自己,才能真正戒癮。你癮疾背後的根源是什麼?我想你最主要的問題應出在,以錯誤的東西(性、成功)來肯定自己,填塞內心的空虛,慰藉自己。           你從小就被譽為高球神童,是天生好手,但實際上,你在高球上投注了無數心力,這是一般人難以明白的。在球賽求勝的壓力下,你內心那份空虛更顯黑暗,於是你選擇用“性”來放鬆自己,滿足自己(儘管那不過是暫時的安慰)。而你又不屑一夜情的性交易,於是在各地有了情婦。           […]

No Picture
事奉篇

逆轉風潮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40期         1993年華盛頓同志大游行,示威者反覆吶喊著:“我們在這裡!我們是‘酷兒’(queer,同性戀者),我們會盯住你們的孩子不放的。”當時,旁觀者多半把它當做口號,一笑置之。然而,放眼望去,不容置疑,同性戀運動的風潮已經襲捲了全世界。 當前的風潮情勢        在北美,凡不認同同性戀論調的人,往往被視為心胸狹窄、老古板、不開化、“政治錯誤”(politically incorrect)。         今(2009)年4月,美國加州小姐凱莉.普雷金,在“美國小姐”選美賽中,回答某位同性戀評委的提問,表明自己認同一夫一妻婚姻,當場引起該評委的不滿,因而僅僅得到亞軍。         事情並沒有止於此,兩個月後,又發生半裸照風波,加州小姐選美會欲藉機摘除她的加州小姐后冠。實情如何眾說紛紜,普雷金小姐的解釋是,在海灘附近,無意中被狗仔趁風吹偷拍下來的。儘管她最後保住了加州小姐頭銜,但名譽掃地,就連有些基督教團体也對她發出嚴苛的批評。          同性戀運動分子利用法律上的“仇恨犯罪”(hate crimes)罪名,來對付持異己言論者的事件,比比皆是。請容許我舉出幾起發生在加拿大的案例: * 加拿大安大略省人權委員會,對印刷業者史高.布羅基(Scott Brockie),處以5,000元加幣的罰款,因為他拒絕印刷同性戀主題的印品。 * 加拿大安大略省倫敦市市長戴安娜.哈斯豈特(Diane Haskett),因為拒絕公開宣告“同性戀自豪日”(gay pride day),而被重罰一萬元加幣。 * 加拿大愛家協會(Focus On the Family),被迫剪除所有不利於同性戀的廣播節目。 * 加拿大艾伯塔省人權法庭,宣判青年牧師史提夫.布伊森(Stephen Boissoin)有罪,因為他寫了封信給紅鹿倡導者報(Red Deer Advocate),指出同性戀是不道德的、會危害身体,不應當在學校裡提倡同性戀。 * 加拿大福克神父(Fr.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克服恐懼——豬流感的聯想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舉目》39期       朋友剛從台灣回北美,打電話來拉家常。她提到一個有趣的現象,就是在台灣機場,約有30%的人戴口罩;到了日本,幾乎人人都戴口罩。於是,她也戴上了。        回到美國,在芝加哥轉機,她戴著口罩走下飛機,結果突然發現,自己是機場惟一戴口罩的。最後,在“同儕壓力”下,她取下口罩,以免成為“稀有動物”,惹來大家觀看。        這真是奇怪的現象。遠在亞洲的日本和台灣,嚴陣以待;而重疫區美國,已有幾萬確認的病例,卻人人一副安心的樣子——豬流感爆開時,美國的航空公司免費讓大家 改票,但有二位年輕人硬是不改行程,打算馬上出發,到墨西哥好好玩一趟。這簡直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讓採訪他們的記者都“欽佩”不已。         我想亞洲和北美的反應那麼不一樣,是因為亞洲經歷過SARS(非典),從痛苦的經驗中,學習到了寶貴的預防功課。我們身在北美的人,所受影響不像亞洲那麼深刻,以致大家缺乏防範意識。        不過,預防意識一定要有,恐懼心理卻要克服。不然,恐怕還沒有患上豬流感,就先得抑鬱症了。 難纏的敵人         要不要戴口罩,因時、因地而異。然而,預防並非意味著要活在恐懼中,草木皆兵。SARS傳染期間,有朋友來信,描述自己得了憂鬱恐慌症,日日起床一想到必須上班,恐懼迎面襲來。還不敢坐公車,寧可走個把鐘頭去上班。就算走在路上,別人一聲咳嗽,也會嚇得膽戰心驚。        其實,生活在這樣的恐懼下,人雖沒傳染上疫症,也算是生了病——輕則因此難眠;重則落入恐慌症、憂鬱症,身体功能也受到影響,抵抗力降低,甚至疾病連連……        怎樣對付內心的恐懼呢?恐懼是很難纏的敵人,人愈是不想恐懼,愈是恐懼纏身。有人說轉移注意力就好了。問題是,忙碌過後,一不留神又是恐懼纏身,才曉得恐懼從未離開過。 感恩除恐懼        大約八年前,我活在恐懼中,有二三年之久。就算窗外陽光普照,內心也是一片陰霾。那一陣子,我連續生了好幾場病,時常進出急診室,病痛一樣接一樣。         聖經上說,在上帝的愛中是沒有懼怕的,於是我開始懇求上帝的愛澆灌我,醫治我對生病的恐懼。在那段黑暗的日子,我是靠著禱告,才感受到他的安慰的。        徹底除去對身体疾病的恐懼,是在一個冬日的早晨。那日,陽光照入窗台,我突然領悟到,每一個日子都是上帝給的禮物。在這份領悟之下,我決定帶著感恩的心,享受上帝賜予的每一日。        從那一天起,我發現自己長久以來纏身不去的恐懼消失了。原來,感恩的心,把我內心的恐懼除去了。我的身体也隨之愈來愈健康。 祈禱作用大         細查自己,發現我懼怕的東西還真不少。於是我靠著上帝的恩典,一項項除去。我不敢說自己像無敵女金剛,但我儘可能把自己內心的每個恐懼都帶到上帝的面前,求他醫治。每除去一項,就彷彿打了一場人生勝仗。         坐飛機就是一例。我沒有恐高症,卻害怕坐飛機。上飛機前一晚,一定徹夜不眠。每回搭飛機都會頭痛欲裂,總要休養二天,才能恢復正常。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接納不等於認同

吳蔓玲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7期         1996年美國總統克林頓簽署了一項超越政黨的聯邦婚姻保障法案,讓各州自行決定婚姻的合法性。          目前,有卅一州已立法通過一男一女的婚姻保障制度,也有許多州的法庭修定了這項尺度,允許“同性間的婚姻”;加州今年三月七日投票後通過了廿二號法案,即贊成加州家庭法案加上“加州只承認一男一女婚姻的合法及有效性”(“Only Marriage between a Man and a Woman is Valid or Recognized in California”)這十四個英文字。 為什麼這件事如此重要?         是否基督徒不尊重同性戀者的信念和生活方式呢?本文代表許多中西基督徒的見解。 場內場外都熱鬧          1999年10月23-24日,在美國維吉尼亞州林奇堡(Lynchburg)湯姆斯路浸信會(Thomas Road Baptist Church),舉行了一個特別聚會,引起了美國國內傳媒的注意。這個聚會是由浸信會的費維爾牧師(Jerry Falwell),和全國聞名的擁護同性戀的大都會社區教會(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的領袖懷特牧師(Mel White),共同領會。共有兩百位保守派基督徒,以及兩百位同性戀基督徒參加這個聚會。          在會中,費維爾牧師當眾為自己過去視同性戀為魔鬼的言論致歉,他並且表示今後將緩和對同性戀的批評。然而,他同時也堅決強調自己絕不改變“同性戀的行為是罪”的主張。懷特牧師則是把握這次機會,向會眾動之以情。他讓一些擁護同性戀者的群眾做“見證”,其中包括,一位母親敘述傷心的往事。當她一聽自己的女兒是同性戀,就叫女兒滾遠一點,除非悔改,不然別回家。結果,她的女兒自殺身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