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極”在哪裡?(何西)2019.02.13

本文原刊於《舉目》90期和官網2019.02.13

何西

 “但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徒》1:8) 在這節經文中,“地極”常被理解為“某一個地方”。這樣解讀正確嗎?作者路加使用“地極”一詞,究竟想要表達什麼?

要準確理解“地極”在此的含義,我們不僅要參照上下文,更需瞭解相應的舊約典故,及路加的用典習慣。

不是結束,而是開始

有些讀者,根據書名《使徒行傳》的字面意義,以為此書的焦點在於使徒及初代教會,耶穌的工作在祂升天後即已結束。其實不然。福音書不是耶穌事工的結束,而是開始。《使徒行傳》記載的也不只是使徒或教會的工作,乃是耶穌藉著聖靈,通過使徒及教會,在地上繼續祂的工作。

在升天前,耶穌不僅向門徒顯現,教導天國的信息,還特別提到聖靈降臨為新時代來臨的標記。當時的門徒雖然明白神國復興在即,卻錯認等同以色列國的復興,並妄想探知神的時間表。

耶穌斷然拒絕給出神國復興的時間表,而且告訴門徒,父所定的時候、日期,不是他們可以知道的。並把門徒的國度觀,從以猶太民族為中心,轉變為以神為中心。這宏觀國度的實現,需要門徒從聖靈得能力,為主作見證,突破原來的歷史、地理、種族與文化的局限,去各處作耶穌的見證人。

 以生命,而非動作

《使徒行傳》1章8節中,“得著能力”的“得”,是“神聖的被動”,其重點不是門徒接受能力,而是聖靈賜予能力。“能力”並非泛指的、各方面的能力,乃單指成為基督見證人的能力——若不是用來見證耶穌,包括為耶穌受苦,這能力就是誤用。

見證的內容,是耶穌的受難與復活(參《路》24:46;《徒》1:22,2:32,3:15,5:32)。這個見證,是以整個生命,而非特定的動作,作見證。彼得、雅各、司提反、腓利與保羅的生命,都是最佳典範。

希臘文中“殉道者”,與“見證人”詞源相同:殉道者勇敢宣揚神的道,乃至於死,以見證這道的真實,特別是耶穌復活的真實。有能力的見證,不只是信息本身有說服力,更常需傳道者用生命來詮釋所傳的道。

 地理範圍?

“地極”一詞,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被理解為地理範圍。其具體位置,眾學者莫衷一是——羅馬、埃及、埃塞俄比亞、西班牙、巴勒斯坦,任何有人居住的地方……不過,這些解釋都不能讓人完全滿意。

近年來,不少學者注意到《以賽亞書》對路加作品的影響。他們看到路加不僅在作品中大量引用《以賽亞書》(參《路》3:4,4:17;《徒》8:28-30,28:25),更在撰寫《路加福音》及《使徒行傳》時,借鑒了《以賽亞書》40章到55章中建構“新出埃及”主題的寫作手法(註)。因此,想要深入理解路加作品,不能脫離《以賽亞書》。

與《使徒行傳》1章8節最為相關的經文,就是《以賽亞書》49章6節(另參《賽》45:22,52:10,62:10-11):“現在祂說:‘你作我的僕人,使雅各眾支派復興,使以色列中得保全的歸回尚為小事;我還要使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我的救恩,直到地極。’”在這裡,以賽亞先知預言,神在末世顯現的救恩,將突破以色列民族的局限,臨到外邦。而保羅和巴拿巴在彼西底的安提阿,被猶太人拒絕,轉向外邦人傳道時,正是引用這一處經文,以“外邦人信主”為“救恩臨到地極”預言的應驗(參《徒》13:44-49)。

另外,再觀《路加福音》中的平行經文:“並且人要奉祂的名傳悔改、赦罪的道,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路》24:47)路加在這裡,將“萬邦”(又作“外邦”),與《使徒行傳》1章8節中的“地極”平行。由此可見,單純地從地理位置去理解“地極”,並不合適或不夠完全。因為無論從《以賽亞書》的背景,還是《路加福音》的平行經文來看,該詞指的都是外邦人。

 未必遠在天邊

在第二聖殿時期,對猶太人來說,撒瑪利亞人和外邦人,不僅是“非我族類”,更是神百姓的仇敵。當時其他民族所信的神,都是區域性的,特性是:在祝福、保護本族的同時,也詛咒、摧毀敵人。可是基督作為聖經所啟示的救主,不僅不詛咒、摧毀猶太人的仇敵,反而要將救恩也賞賜給他們。

在這樣的背景下,我們再去看《使徒行傳》1章8節,就會看到神是獨行奇事的神,要通過那些從聖靈領受能力的門徒,來實現祂那亙古就有的奇妙計劃。

直到地極的見證,其重點不在於領受者的雄心壯志,例如跑到某偏遠地區傳福音、建立事工,乃在門徒領受了神藉聖靈賜予的大能後,一改以自己民族為中心的狹隘態度,克服地域和文化的差異、歷史的仇恨,以及其他一切攔阻,以整個生命為耶穌作見證,就像道成肉身的主以生命作見證一樣。

那麼,我們的“地極”是誰呢?他們不見得是遠在天邊、跟我們沒有絲毫關係的外族人。他們很有可能近在我們身邊,卻因著文化、語言、歷史、宗教原因沒有來往,甚至成為我們“仇人”的人。要真正地與這些近在眼前的“地極”和好,是需要聖靈的大能的。也只有我們有了這樣的突破,人們才能看到耶穌真活在我們中間,我們才會有足夠的力量,進一步克服地域帶來的隔閡,在各地成為耶穌大能的見證人。

註:鮑維鈞博士在《古道新釋——從使徒行傳看以賽亞書中救贖歷史的成全》一書中,敏銳地指出,《以賽亞書》40-55節在以下4個方面,影響了《使徒行傳》的敘事:神子民的復興,神榮耀/救恩的向普世顯現,神“道”之大能,及百姓的脆弱。

作者現於芝加哥牧會。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