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的“神學異象” ―― 在多變的世界中履行不變的召命(三之1)(王唯權)2020.09.02

本文首刊於舉目官網2020.09.02

王唯權

 

導語:無懼新冠疫情肆虐,12屆“網絡宣教論壇”於20208 28日在線上火熱開幕。第一場以“教會”為題的講座中,三位牧者(黃約伯、王唯權、陳愛光)的分享精彩絕倫、發人深省。現為您奉上講員之一王唯權牧師的分享。全文八千多字,分3次刊登。

 

非常榮幸能夠參與本次“網絡宣教論壇”。今天我要分享的內容是,我牧養的教會在疫情中所做的回應方式。

我是一位改革宗教會的牧者,因此我分享的內容很自然的會帶著改革宗神學的色彩。不過我認為我今天所要分享的內容是有通用性的,是普世教會都能夠應用的。我希望今天的分享不僅為在神學光譜上靠近改革宗教會的弟兄姐妹帶來幫助,也能為散落在神學光譜上各處的各個教會帶來反思和啓發。這正是今天的主題——“神學異象”這個概念的價值所在。

我主要分享三件事情:第一,什麼是“神學異象”?;第二,我的教會是如何透過“神學異象”來回應新冠疫情;第三,在新冠疫情中及後新冠的挑戰和問題,哪些是我們需要透過“神學異象”來回應的?

 

一、何謂“神學異象”?

提摩太‧凱勒牧師(Timothy Keller)在《21世紀教會成長學》(Center Church)中提到這個概念,這是他從戈登康維爾神學院(Gordon-Conwell Theological Seminary)的神學教授林茨(Richard Lints)那裡借來的概念。凱勒牧師表示,“神學異象就是一個願景,你要在某個特定的時空裡,拿你的神學教義‘做什麼’――它是針對某程文化、某個歷史時刻,對福音提出一份忠實的陳述,為生活、事奉、以及宣教使命,賦予豐富的意涵。”

簡而言之,這個概念涉及兩個基本的範疇,一個範疇是神學教義的範疇,另外一個是文化處境的範疇。一個是有規範性的、永恆的、不變的,另外一個則是有描述性的、短暫的、是會改變的。

這個概念說明了每一個牧者,在每一間教會,每一個時空背景之下都具備的任務,就是要傳遞異象。如果“異象”這個概念比較抽象或高大上的話,我們可以簡單的把它理解為“目標”。稱它為“異象”,是希望當牧者在傳遞這些目標時,是來自上帝的感動,而不是來自牧者個人的想法、個人的主觀意識或野心。

這是《箴言》29:18說到,“沒有異象,民就放肆”的真義和本義。這也是為什麼這個異象不能只是異象,不能只是牧者個人的領受或者是他事工的目標,而需要是“神學的異象”。因為個人領受及事工目標常常是主觀的,但教會的異象需要一個客觀的基準和運作框架,使它在被制定時能夠更為實際和周全,而合乎聖經的神學理念就是客觀的標準。

在此,我需要稍微說明神學和聖經之間的關係。在嚴謹的界定之下,神學的產生是來自正確的教義,而正確的教義則是來自上帝的話語,而上帝的話語也是所有新教(Protestantism)教會和基督徒的信仰文本,也就是我們常說的動作存留的依據及權柄。

所以就本質上來說,異象或目標是浮動性的、是處境式的、是可能有誤的,甚至可能是人本的。因此異象需要規範,它需要有永恆不變的根基來作規範、修正,來改善其浮動性的特質。而什麼樣的根基是有規範性的、是無誤的,並且永久不改變呢?我想每一個弟兄姐妹應當都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就是上帝的特殊啟示――聖經。

聖經固然是無誤的、充足的,但聖經並沒有用最直接的方式、針對每一個時代的處境,及我們所面對的問題和挑戰,提供偏方和指引。真理的處境化要求我們使用悟性,系統化的將整體聖經的教導,整理成方便教會反覆陳述、理解、教導和應用的原則。而這些原則稱之為神學教義。

教義存在的目的,在於幫助弟兄姐妹用最清楚的方式,忠心地將整體的聖經教導陳述出來,以致每一個基督徒能用符合聖經教導的方式,來過討上帝喜悅的生活。

所以我們需要非常小心,不要小看這些教義,因為每一間教會的事工理念和異象,都來自該教會以及她的牧者的神學理念和信仰告白。因為牧者要麼按著自己所宣認的信仰來帶領他的教會(亦稱 Confessed Theology,或者是Confessed Beliefs),要麼就是按照自己的感覺、想法和理想來領導。所以這個Confessed Theology 跟Operational (實際在運作的、落實的神學),有時是不一樣的。

我們需要留意,世界上不存在、不被神學引導的事工理念,其中最主要的差異在於這些理念是清晰還是模糊?是來自聖經,還是來自聖經以外的根源(其中可能包括世俗的文化、牧者主觀的想法、會友的訴求等等)?也就是《以弗所書》2:2講的“隨從今世的風俗”(世俗的文化),“順服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的人心中運行的邪靈”,即影響人的主觀意識背後的邪靈和魔鬼的工作。

所以當教會面對文化和環境所帶來的挑戰時,我們不能用自己的智慧或方法應對。世界上只存在著兩種智慧,我們只能二取一:不是屬世的智慧,就是屬靈的智慧;不是悖逆之子的智慧,就是光明之子的智慧;不是受造者的智慧(人的智慧、魔鬼的智慧都是受造者的智慧),就是透過造物主的智慧。

造物主的智慧記錄在哪裡?從哪裡來?我相信每一個基督徒都認同的,就是來自聖經,以及聖經整體所教導的教義。雖然這樣的論述帶有濃厚的改革宗神學的色彩,但這是每一個宗派的教會,或沒有宗派的教會都需要正視的事實。

《箴言》4:23 說,“一生的果效是由心發出”,刻在人心版上的、刻在牧者心版上的、刻在我們心版上的,若不是上帝的律法和福音,就是上帝以外的思想、情感和意志。所以當我們在面對新冠疫情,以及後新冠的一些牧養課題時,需要回到自身宗派的信仰傳統來做反思和回應。不是順服我們宣認的信仰,就是順服我們主觀的偏見及認知。

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不能把別的教會的事工策略和事工,直接搬到我們教會來落實的主要原因。因為每一間教會都有她認信的教義、既有的文化、預設的立場,教義、文化和立場也就是這間教會的心。只有事工的策略、方法,跟這個教會的心是一致的時候,這間教會才能夠發揮她當發揮的果效。

而一個宗派,包括任何的宗派(改革宗、信義宗,甚至五旬節宗派),也只能在這樣的情況下,完成上帝要這個宗派完成的使命。這就是“神學異象”的價值。“神學異象”能為教會在變化無常的文化處境中,透過永恆不變的真理,提供反思以及實際回應的策略和方法。

(未完待續)

註:本文是根據美福神學院神學生Sally的聽打稿整理而成。

中篇:《疫情中的“神學異象” ―― 在多變的世界中履行不變的召命(三之2)(王唯權)》

末篇:《疫情中的“神學異象” ―― 在多變的世界中履行不變的召命(三之3)(王唯權)》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IMF 2020《教會》录像回放 - 网络宣教论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