揚起真理的旌旗——後疫情時代的教會(二之2)(黃約伯)2020.09.06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0.09.06

黃約伯

 

導語:無懼新冠疫情肆虐,12屆“網絡宣教論壇”於20208 28日在線上火熱開幕。第一場以“教會”為題的講座中,三位牧者(黃約伯、王唯權、陳愛光)的分享精彩絕倫、發人深省。現為您奉上講員之一黃約伯牧師的分享。全文6千字,分兩次刊登。

 

上篇:《揚起真理的旌旗——後疫情時代的教會(二之1)

 

疫情期間,教會的社區服務

越是在這樣一個時候,作為教會的牧者、同工,我們越要幫助弟兄姊妹戰勝自己的軟弱。而戰勝自己軟弱的最好的方法就是,主動去幫助那些有需要的、比自己更軟弱的人。當我們去服事他人時,自己會變得更加剛強。正如《以賽亞書》所說,“你心若向饑餓的人發憐憫,使困苦的人得滿足,你的光就必在黑暗中發現;你的幽暗必變如正午。”

此外,作為牧者,我們不是單讓弟兄姊妹走在前面,出門去幫助別人,而是我們要以身作則,衝在前面,我們不只是鼓勵別人,也要帶領大家。

我跟師母首先帶頭如此行。在疫情期間,一開始,我和師母沒有穿隔離衣出門,後來有隔離衣時,我們每一天都會穿隔離衣出去。從1月24號一直到4月8號,我們一天也沒有“躲”起來,閒在家裡。

我們教會的弟兄姊妹看到牧者的榜樣(我和另外一位牧師,我們每一天都在社區裡、教會裡發放救災物資,包括各種食物,蔬菜、水),所以,他們也勇敢地站了出來。我們教會有9部車都拿到了武漢市公安局的特別通行證,因此,每一天這9部車在武漢三鎮的大街小巷穿行,幫助那些最有需要的人,送病人,有的家裡已經斷糧斷炊了,我們便去給他們送物資。

記得那時山東送過來幾十噸的蔬菜,弟兄姊妹當天便把這幾十噸的蔬菜送到了千家萬戶。很多社區也得到了我們送去的蔬菜,他們非常地感激。甚至有些政府和醫院的部門,都到我們這裡來領物資。

作為牧者,在遇到攔阻時,我們還要堅持不懈。在做這些社會服務時,因為我們有信仰的背景,所以政府比較緊張。疫情期間(2月、3月),有關部門也多次甚至當面找我談,要我們教會不要做這些事情了,把這些事交給政府做;我說,你們政府如果做得過來,我們有什麼不願意的,是你們完全做不過來,甚至你們的物資也要找我們要。

我們堅持不懈,沒有因為他們的攔阻而停下來,後來他們發現也確實沒有什麼理由攔住我們。

此外,我們要做長久的打算,在使用多媒體和幫助社區中貧困人們的時候,我們不是一陣風而過,發一次物資就算了,我們要跟他們建立長期的關係。比如我們在教會租了很多的房子,建立了“逃城”。因為許多人都知道,三峽可能也是武漢頭上所懸的一把劍,三峽什麼時候出事,會出什麼樣的事,我們都很難說,考慮到這種情形,我們就建立了“逃城”,在這些“逃城”裡面囤積了各樣避險的物資。我們希望災難不會發生,但是一旦發生,教會必要有所作為。

很多人認為,這次疫情是一次大災難,或者是一個極大的痛苦,不管是對社會還是教會。但是,我認為這是上帝給我們的一個很好的機會,所謂“天賜良機”。正如保羅所說的,我們成了一臺戲,是給世人和天使觀看的。災難來臨時,教會應當站出來。

 

線上聚會與線下聚會疊加融合

很多人說,疫情過去以後,教會怎麼辦?會不會又回到線下的聚會,或者我們放棄線上的聚會?我以為,歷史總是往前面走的,它不會回去,也用不著回去。新媒體就像一個汽車,擴大了人生活、工作和活動的範圍;新媒體能夠幫助我們擴展福音,增進牧養、關懷和教導,能夠擴展我們的服事。從這個意義上,我們更用不著回去,我們也不要拒絕這些新的工具,質疑它們,它們是中性的,我們可以善加利用。

我特別喜歡安平牧師所說的,新媒體跟我們傳統教會的聚會方式的關係,是疊加融合,而不是取而代之。疊加融合增加了我們所能涉及的範圍。從前,很多人不可能到教會來,或者不方便到教會來,但因著有多媒體,他們就可以來。

線上的聚會不是對傳統的聚會的取代,就好像我們現在有很多高端的殘障人代步車,它們功能很多,能夠解決很多殘疾人的問題,但我們如果是正常人,不需把自己變成一個殘疾人,坐到這代步車上去享受這車子。因此,我們依然可以用線下聚會,去服事很多人,但同時,我們也可以善加利用新媒體,將福音傳得更廣。

我有一個見證。8月份,我們教會舉行了一次受洗。這次,我們有25位弟兄姊妹受洗。每次受洗,我都會問每一個要受洗的弟兄姊妹:你是怎麼來到教會的?他們會說誰帶他們過來的。但是近年來,越來越多的人告訴我們,他們是從網上知道我們教會的,比如從YouTube發現我們的教會,然後就自己找來,沒有人帶來——是網絡平臺把他們帶來的,這也讓我們看到善用網絡所帶來的效果。

還有一件感恩的事。到目前為止,我們教會無論是聚會的人數,還是奉獻款的數額,都沒有因為線上的聚會而減少。而且幾乎每一次聚會都有新朋友來參加,都有新人決志信主,這些都是值得感恩的事。

 

給眾教會的提醒:看重新媒體

最後,我還是要強調,我們要看重、善用多媒體。很多中國教會對多媒體、新媒體沒有什麼概念,所以疫情一來,迫不得已線下聚會停止時,對於他們來說,是非常困難的,他們選用的一些媒體平臺,效果也不是很好,甚至有的同工都不會操作。所以我跟他們聚會時,他們聽的也辛苦,我講的也辛苦——一會兒斷線,一會兒操作錯了,一會圖像模糊,一會聲音沒有了……經常發生這類事情,很顯然,他們平常就要學會熟練地使用網絡。

我們教會使用Zoom已經五六年了,而且我們一直使用YouTube,這在中國教會裡也是比較少有的;通過YouTube,我們早就建立了自己的網站和公用平臺;我們也建立了微信公眾號;我們成立了新媒體部,有專業、專職的同工(畢業於慕迪神學院的多媒體專業)來做這個事情。

在教會的投入上面,我發現很多教會在舞臺效果、燈光、音響上面投入極少,牧者基本上非常重視講臺的宣講內容,但是不重視宣講的效果,比如燈光不好,聲音不好,忽然掉線(我從來沒有看到一個歌星或者政治家唱歌、演講時會掉線)等等,這些情形在教會使用多媒體時司空見慣。

此外,我們要通過多媒體更多地了解外部世界。現在國內很多牧者,他們在信息接受上,顯得很狹窄,甚至進入某些偏差中,最主要是他們的信息來源太單一了。在我們的教會中,所有核心同工必須要學會用VPN,必須要使用YouTube,必須都要用Whats App。我跟他們說,如果你們不了解外部世界,我們甚至都不可能在一起同工;你如果只是看中央電視臺的,你怎麼可能對外部世界有個正確的認識?

就像亞洲第一個獲得諾貝爾經濟學獎的亞馬蒂·亞森所說,考察一個人的判斷力,你主要考察他的信息來源的多樣性。有無數人長期活在單一的信息裡面,而且是一種完全被扭曲顛倒的信息,這是導致他們陷入愚昧、但又自大的最大原因。

最後,我們要特別注意網絡安全,我們教會組長以上的同工必須都要用Whats App,我們不在微信裡面聊天。我幾乎一天很少看微信,我們都是通過更安全的Whats App或者其他渠道聯絡。有一些牧者說這些軟件都不是絕對安全的,只是有些相對安全。確實如此,有一些媒體軟件在被監控、被關注方面,設置了更高的難度,因此當然相對安全,比如Whats App,Signal便遠比微信來得安全。

在使用新媒體上,我們還要學會不厭其煩,千萬不能“厭戰”。比如有些媒體不行了,我們就換一個。如果Signal不行了,我們就改其他的;我們教會用很多甚至在美國都沒有用的一些軟件,這樣,即便有一些不安全的可能,但是被攔截的可能大大降低。所以,在多媒體時代,我們需要有一個開放的胸懷,有一個擁抱新生事物,擁抱未來的心態。

總而言之,我想說,沒有一件事是不能被神的百姓用來榮耀神的!包括災難、戰爭、地震、瘟疫、新媒體、多媒體,所有的一切都能來榮耀祂的名!

 

註:本文是根據海外校園同工的聼打稿整理而成。

 

 

1 Trackback / Pingback

  1. IMF2020《教會》錄像回放和報道匯總 - 網絡宣教論壇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