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教會的“磨難”(葉小晚)2021.04.20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1.04.20                                       

葉小晚

 

背景介紹

M教會是R州小城的華人基督教會,約70名會員,不屬於任何宗派。

和許多華人教會一樣,M教會前身是1970年代由幾個臺灣家庭成立的中文查經班。1998年,查經班更名,教會正式成立。

M教會實行會員制。會員大會是教會最高權力機構。同工會為教會執行機構,負責執行會員大會的決定,並安排教會日常事務。

2017年,教會迎來首任牧師F。2018年起,教會出現紛爭。2019年下半年,紛爭公開化。2019年末,F牧師結束3年任期離職,以會員身份留在教會,直到2020年秋履新後退出會籍。

2020年,教會紛爭惡化延續。

 

一、紛爭源頭

M教會成立20多年以來,一直像個大家庭。除了2010年因一位弟兄在服事中涉及使用地方召會的內容引發過風波外,教會沒有出現過明顯矛盾。筆者參加M教會14年,感受到的是弟兄姐妹之間的互相關心、彼此和睦。

1.牧師宣講引導

F牧師來教會的第一年,制定教會崇拜程式、優化日常事務安排,得到會眾的普遍支援和讚賞。加上師母專業是幼教,主導幼稚教育,更是贏得不少年輕父母的擁戴。

然而從2018年起,F牧師開始援引以色人出埃及、建立聖殿的故事,用系列性證道,鼓動建堂事工。同時,牧師在同工會內部宣講,同工因其職分而具有權柄。牧師強調順服的重要性,把同工與普通會眾分出次序,區別對待。

比如,F牧師對同工及家庭關愛有加,私下經常探訪見面,對普通會眾卻幾乎視而不見。有的會員甚至三年都未得到牧師探訪。

F牧師的做法,讓一些屬靈較為成熟的老會員感到擔憂。他們覺得牧師有意將會員制的教會往長執制方向推動。

2.同工會更迭

從2018年起,因感到與F牧師以及同工會主席C弟兄溝通困難,幾位多年參與同工會服事的弟兄姐妹,先後謝絕加入或提前退出同工會。

2019年,9人同工會被忠於牧師、力推建堂的一方控制。其中,有兩位同工在F牧師到來之前,鮮少參加M教會活動。一名新人同工,幾乎與牧師同期來到教會,對教會的過去不瞭解,卻因牧師額外重視而得以重用。

到了2020年,9人同工會裡,有兩名同工參加地方召會的查經活動,在信仰上受宗派影響。此外,還有同工被勸進同工會,並非心甘情願奉獻自己、為神擺上。他們有的抱怨當同工辛苦無比,有的坦誠自己對教會沒有負擔。

那兩年,在同工會內部,極少數堅持理性、中立的同工,也因提出不同意見,而遭到長篇大論的批判和群起聲討。

受F牧師影響,M教會部分同工覺得自己有了“同工”的職分,已然和普通會眾不同。筆者就因表達意見,而受到一位年輕同工長官式的“教導”。

失去了謙卑服事和愛人之心的同工會,是M教會紛爭惡化、延續的最主要原因。

3.會眾組成改變

不可否認,F牧師來到M教會3年,的確給教會帶來了一些正面變化。比如,教會會員人數從過去的50人,增加到70人左右。

然而,幾個多年心存不滿的資深會員,也開始對那20名左右的新會員施加影響力——他們利用新人對建堂的熱切盼望、對教會過去的一無所知,挑動新人公開叫板教會創立元老。少數新人,滿腔熱血,逞匹夫之勇,站出來發聲。他們認為這是愛主、愛教會,是在為神做工。

另外,一些新成員對過去M教會大家庭式的生活無感,對F牧師和同工會制定細則、把教會推向世俗組織化,則沒有異議。很多新成員不認識教會元老。對於同工會推出的旨在逼走元老的章程修改議案,他們竟然認為不無道理。

 

 

二、具體分歧

1.權柄爭論

M教會內部分歧最大的,是牧師/同工是否具有權柄問題。這一分歧,也是紛爭遲遲無法化解的重要原因。

M教會是會員制教會。在F牧師來到之前,無人在教會裡談論“權柄/權力”。筆者在該教會十幾年,幾乎沒有聽到過“章程”、“董事”這樣的詞語。會眾所受的教導始終是:基督做頭,弟兄姐妹各為肢體,因恩賜不同,各盡所能,不分高低,一起服事。

然而,F牧師強調牧者和同工因有了職分,就具有了權柄。

一批老會員,堅決反對F牧師的觀點。他們堅信,牧師/同工與眾弟兄姐妹平等,需要憑藉謙卑的服事和愛人的付出,贏得會眾的尊重和權力。

另有一批擁戴牧師的人,則相信牧師/同工是神的僕人,不是人的僕人,自然蒙受恩膏、具有神賜的權柄。他們希望牧師和同工會帶領教會推進建堂等各項事工。他們認為牧師就該是教會大家庭的家長。普通會眾無權評論牧師行為,而當服從和順服。

2.建堂事工

可以說,建堂事工是M教會紛爭的直接導火索。M教會多年來積攢了十幾萬“建堂基金”,另有二三十萬存款,也一直存在置堂設想。2018年春天,F牧師躊躇滿志,公開其置堂的抱負,並開始行動。然而,啟動建堂事工的議案,很快在教會內掀起波瀾。

同年秋天的會員大會上,該議案引發了激烈爭論。幾位教會元老明確表示,建堂時機未到,希望擱置討論。最終,會上投票決定,擱置“啟動教堂建構事工”議案,不予表決。

這說明,M教會的弟兄姐妹還沒有準備好建堂。可是,F牧師及支持者,卻不肯面對這一事實。

此後,因建堂等多項事件意見不合,M教會3位董事中的一位,被F牧師完全排除在2019年的服事之外。其中受到打壓的L董事,被迫在教會內部尋求理解和支持,不可避免地將紛爭擴散。

事實上,包括筆者在內的絕大多數會員,是支持建堂事工的,然而為了教會內部的合一,希望暫緩這一事工。可惜一批急於啟動建堂的弟兄姐妹不願意等待。同工會受其控制,未經會員大會同意,自行成立置堂可行性小組,並且提議修改教會章程,企圖直接將兩位不願啟動建堂的元老踢出董事會。

3.章程修改

2019年,在F牧師的主導下,教會同工會成立了法規研議小組,著手修改教會章程。當年12月,會員大會通過了M教會最新版本的教會組織總綱。

2020年,法規研議小組再次提出議案,收緊“活動會員”(有投票權)資格,同時提出兩項議案——“教會不接受雙重會籍”和 “需要制定董事的任期” 。

這些議案,表面說辭冠冕堂皇,但知道真相的老會員明白,這兩項議案直接針對教會創立元老,特別是暫時離開母會、在鄰州擔任牧者的P董事夫婦。

同工會內部,對這一動機也毫不遮掩。筆者曾列席同工會,聽到有同工直接點名P董事,認為他應該下臺。

不過,相當多的老會員支援P董事夫婦,感謝他們在教會服事30多年,帶領眾多弟兄姐妹信主。他們認為,P董事夫婦是教會創立的元老兼董事。他們本身若不想離開,M教會永遠是他們的家。以任何形式逼迫他們離開M教會,都不符合神的教導。另外,P董事夫婦身在外地兩三年,雖保留M教會會籍,卻從未投票參與決定教會事務……

2020年底, P董事夫婦為避免爭議,主動要求轉為“非活動會員”,放棄投票權。

 

三、幾大衝突

有幾件事,直接將矛盾激化,導致紛爭完全公開。

1.牧者緊急基金

2018年,同工會C主席提出24,000美元的“牧者緊急預備基金”議案。

議案一出,各種質疑紛至沓來,因為這項議案僅對F牧師一人開放。不得已,同工會通過決議,撤銷了該議案。

然而,正在國外度假的F牧師,卻堅持恢復此項議案,將其拿到同年9月的會員大會上表決。這使得部分會員非常氣憤,公開指出F牧師謀取私利。

最後,該議案被會員大會高票否決。

2.同工會公款用餐

2019年9月,在M教會的年度秋令會期間,F牧師和同工會打破了教會幾十年“自付餐費”的傳統,公款用餐,更將花費加進“特別講員招待費”中。

此事被審計曝光後,有會員指出,F牧師和同工會違反了IRS(國稅局)的規定,犯了經濟錯誤。

不過同時,也有不少資深會員包括同工認為,公款吃飯有理。

此事在M教會鬧得沸沸揚揚,幾乎人盡皆知。然而同工會C主席仍強詞奪理,拒絕就此事作出公開解釋,招致了會眾更多不滿。

3.強行組織慰留、請願

2019年8月,F牧師宣佈,聖靈顯現異象,帶他去下一個服事工塲。他會在年底結束任期後,離開M教會。

他宣佈此事後,同工會即刻以各種方式,竭盡全力挽留,例如號召所有會眾,包括非會員,在一封罔顧事實的慰留信上簽名,形如站隊。又有同工操縱教會的姐妹團契,組織集體請願,要求召開特別會員大會,續聘F牧師,並給F牧師加薪。

簽名慰留和請願事件,不僅令一些原本置身事外的普通會眾直接感受到教會風浪,而且令包括筆者在內的諸多姐妹壓力重重。不少姐妹此後退出了原本溫馨的姐妹團契。

4.複雜的議事規則

2018年,F牧師決定在同工會內部使用羅伯特議事規則(Robert’s Rules of Order)。其後,未向會眾充分解釋,就在2019年9月的年度會員大會上,直接運用這一複雜的議事規則,導致犯規和混亂出現。

同年11月,M教會召開特別會員大會,同樣使用羅伯特議事規則。雙方辯論,出現多次臨時動議和附議,不得不增加3次臨時投票。

12月,M教會再次召開會員大會。這是一年內第4次召開大會。許多會員對前幾次會員大會上的辯論,心生厭煩,身心俱疲,不願出席會議。同工會不得不打電話催促會員,勉強湊齊法定開會人數。會上投票通過了最新版本的M教會組織總綱。教會紛爭進一步擴大。

5.會員群裡曝光

受疫情影響,2020年3月以後,M教會通過會員微信群,發佈公告。

及至11月,“同工蒙受恩膏具有權柄”、公款吃飯、教會元老被排斥等事件,都已披露在群裡,掀起激烈爭論。多名當事人和同工退出會員群。

至此,M教會紛爭在會員面前完全公開。

 

四、近期狀況

2020,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所有人都不同程度上生活在驚恐之中。原本,這一年應該是總結教訓的一年,是安靜禱告的一年,是彼此諒解、重建信任的一年。遺憾的是,F牧師雖然離去,紛爭卻遺留。同工會被一方控制,執著於聘牧、建堂、改章程3件大事,對會眾的質疑不予理睬。

筆者自10月初開始,給5位教會長者發公開信,希望他們站出來平息紛爭。隨後又給同工會寫了兩封長信。可惜,連元老L董事的信,同工會半年來都無暇顧及,遑論一向在M教會默默無聲的筆者了。

就在12月底,同工會推出長達76頁的會員大會議程檔,需要公投的議案多達7項。其中4項傾向性明顯,3項直接針對教會P董事夫婦的會籍。不難想像,12月底的會員大會,討論多麼激烈!

最終,會員大會因延時過長,沒有來得及討論修改章程的幾項議案。不過,弟兄姐妹就年度預算案、聘請代理牧師和最終建堂願景,達成一致,投了票。出乎意料的是:大多數會員支持的聘牧議案,沒有獲得總票數的四分之三,沒有通過。

 

結語

筆者2006年來到M教會,在教會決志、受洗、成長。十幾年來,堅信教會是弟兄姐妹的家,是講愛和謙卑的地方。

看到曾經和睦、溫暖的教會,變成一個以神為名的權力戰場,筆者深感痛心。故而自2020年9月起,筆者開始多方查問,以期找到紛爭根源。最終筆者寫下《告別書》,發給同工會,歷數兩年來在教會內親身體驗到的種種不正之風,宣佈退出M教會。

近兩個月來,筆者更被紛爭困擾,引發焦慮,體重驟降10磅。

經現任同工會主席的多次勸慰,筆者放棄退會,轉為教會“非活動會員”,遠離教會事務。

教會紛爭,傷害的不只是筆者一個人。許多新會員雖不知緣由,但看到弟兄姐妹爭論不休,深感厭惡。好幾位年輕會員向筆者表示,再也不想參加教會活動了!筆者只能搬出弟兄姐妹的好見證,鼓勵他們。並告訴他們:此時正是需要依靠、仰望神的時候。

《羅馬書》8章28節說,“我們曉得萬事都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因為參與紛爭調查,筆者終於理解“我們都是罪人”這句話的真正含義。也因為不堪承受曾經美好的家如今面目全非,筆者開始每日清晨與丈夫一起讀經,祈求從神而來的力量和寬慰。在筆者陷入沮喪的時候,更感受到來自弟兄姐妹的莫大安慰和支持。

正如《傳道書》所言,哭有時,笑有時;爭戰有時,和好有時。筆者深信,紛爭必將過去。筆者願意把這場持續兩年多的紛爭,看作是M教會的試煉。神通過這場磨難,讓意見不同的雙方,學習放下自己,把一切交託給至高者。

M教會所有人需要做的,是忍耐和等待。等到紛爭過去,各人的生命必定得到成長,會更加成熟,從而更接近基督的樣式,在人群中真正做鹽做光!

 

作者2006年來美,現與家人生活在冰雪之州。

 

1 Comment

Leave a Reply to Frank C Cancel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