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疫苗(蘭芯)2021.08.18

本文原刊於舉目官網2021.08.18

蘭芯

 

對於我,2020是彌足珍貴的一年。這一年,一個作家寫下:時代中一顆灰塵,落到每個人身上都是一座山。

的確,當一場公共衛生事件,衍化為一種生活模式,個體的我在這個疫情的時代裡,沉重地存在著。然而,上帝卻在這一年裡特別地恩待我,賜給我屬天的平安,讓我在困境中有特別的看見,在祂喜悅的關係裡,開始美好的重建。

疫情以前,通常我是這樣介紹、調侃我自己的:兩個孩子的母親,職業家庭主婦,在家裡畫畫,簡稱“畫家”……

2019年的最後一個月,生活突然有了巨大改變,很快進入2020以後的疫情時代。現在回想起那些時間的節點,實在是感恩——原來那一雙看不見的手,一直在暗處攙拉著我。

 

提前建造的庇護所

2019年的一天,我把遠在另一個城市讀中學的兒子,接回到我生活的城市。一家四口,重新生活在一起了。

從做出決定到完成,只有兩天。身為家長這麼做,的確是魯莽的。我提出的各種的原因,看起來不太成立。孩子是3年前我親自送到遠方的,學校是孩子嚮往的,入學是過關斬將、辛辛苦苦才如願考上的!怎麼能說退學就退學呢?

當時沒有人知道我要的是什麼,連我自己都不知道。可是上帝知道——我家的“關係”出了問題——人與人的關係,人與上帝的關係,都出了問題。孩子回家後,我從自己開始,從那一天開始,努力學習,在祂的愛裡,重建關係。

我早就聽說,神家的孩子不會叛逆。因為我自己痛苦的、叛逆的成長經歷,我相信,把孩子帶到神的家裡,這是唯一解決問題的途徑。我很清楚——我和我父親的和解,我和我兒子的關係,這一切都在上帝的關係之下。人到中年,我首要的功課是,像孩子一樣順服,學習和天父相處,學習和家庭成員相處。

這樣的歷程中,很快遇見了疫情。我心底固然也有對疫情的擔憂,但因疫情前已經完成回歸家庭的轉變,這無疑是在這樣非常的時期,上帝提前為我建造了庇護所。這中間的恩典,只有親身經歷過祂奇妙作為的我,可以複述。

 

觸摸溫暖的鬢角

這一年,是我禱告最頻繁的一年。每天的死亡數據在提醒我,生命若不在祂永恆的冊頁裡,就是一個冰冷的數字!

我為這個需要悔改的時代禱告,為那些無助的家庭禱告,為我原本在罪裡枯乾的生命禱告。每一次禱告,都在滿懷感恩的祈求中完成,因為我知道,若不是祂的恩典,今天我可能連禱告的機會也沒有。誰說那一顆時代的灰塵,就不該落在我的頭上?

人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這被人譏笑的哲學命題,卻不斷真實地湧上我的心頭。

當然,我不是哲學家,我沒有明確的答案。然而我有一雙手。我用這一雙手做飯,我用這一雙手畫畫,我用這一雙手擁抱我愛的人,我還想用這一雙手觸摸阿爸父溫暖的鬢角。

 

就是最好的“疫苗”

這一年世界是沉寂的,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疏離的。然而真正的關係,卻在這樣寒冷的季節裡,開出溫暖的花朵來。醫生和病人之間,志願者和居民之間,很多很多平日裡習以為常的關係,在這非常的時刻,顯現出經緯分明的社會網絡,像是一張兜底的大網,托起一個個羸弱的身軀。更有一種看不見的力量,臨在每一個拯救的現場。人和人原來是這樣的休戚相關!我看見疏離的背後,是真正的關係,與恩典同在的關係,是愛的底色。

無從考證那些足不出戶的日子中,我們的靈魂是否在被綑綁的身體裡日行千里,可我留下的畫作可以推演——人們跌倒了,有一雙手在黑暗中攙拉;有人飢渴了,佳美之處便有人支起湯鍋。那些吃了未飽的人啊,還要托舉手中的餐盤,向高天之上祈求嗎哪……一個又一個畫面在我的腦海裡閃現,成為現實的幻像,成為真實的抒發。

每一個日常,都是一次恆久的操練,在信心中鋪陳開來。是守素安常的熬煉,把每一種滋味調和、收納,再用被喜悅的樣式一一呈現。這就是我的工作。我在細節的深處求告:阿爸父,願我的雙手與你同工,願我的器皿被你充盈,好讓我的一天在你的裡面蒙了恩典。

因為這樣的操練,在疫情最肆虐的時間裡,我和孩子們一直都有滿滿的平安。我們感覺被愛懷抱著,看見的每一束光亮有被膏抹後的潤澤。那些時候,我久久的懷抱著他們,而被環抱的愛,和眼前的光照,也一同融化在我的畫面裡,成為我在疫情中最美的見證。

如今,我和家人已經在疫情中邁過了舊有的關係,變得更加康健。這生命從心出發的印記,就是我們最好的“疫苗”,是永不改變的平安!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