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便麵與手拉麵

末雁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我們原是祂的工作,在基督耶穌裡造成的,為要叫我們行善,就是神所預備叫我們行的。”《以弗所書》2:10

不知道什麼時候蘭州的手拉麵也在雲南的小鎮落了戶。每次走過麵攤,總是禁不住停下來觀賞師傅的拉麵手藝。那團麵在師傅手中被撐開,在空中彈幾下,對折,再撐開,再對折,如此幾個回合後,一團麵就變成一絲絲的麵條了。吃起來滑溜爽口,又有咬勁,而且耐饑。

做一碗手拉麵不簡單,方便麵卻是隨處可得。吃這種機器生產的麵條不用桿麵的力氣。不用拉麵的功夫,只要把現成的硬梆梆的麵塊用開水一沖,加上人工調味包即可充饑。快捷方便,不正是現代人的需要嗎?

方便麵的作風也滲透到我的服事中:同工培訓要快速,立竿見影。為此我準備了“濃縮調味包”。這裡面有心意更新荷爾蒙,靈命成長催生素和服事到位特效丹。這樣,一批不會有軟弱、失敗的“成熟”同工就可以“上桌”了,哪顧得上入味不入味。

一 次,一班鄉醫班的學員外出活動,可到了天黑還不見他們歸來,我等在山腳下心急如焚,正打算發動村民上山尋找的時候,看見學員們一個個蓬頭垢面地回來了。原 來他們迷了路。聽著他們跟我描述攀懸崖,開山路的驚險場面,我的眼光冷冷地掃向那個帶隊的同工,一言不發,心想:為什麼還沒有學會做一個領導人呢?我不是 講過了嗎?我必須叫他馬上再讀一本書--《如何做一個導航者》!當這位同工接過那本書時,他臉上的表情告訴我,他正想把書對我砸過來。

方便麵確實快速方便,而且還裝扮漂亮“燙了頭”,但對健康卻沒有好處。方便麵式的服事作風所帶來的殺傷力更是可怕:一些同工因此“英年早逝”;一些成了“植物人”;一些“半身不遂”。工業化的機械操作方式,只能生產貨品而不是門徒。

讓我回轉吧,回到農業社會手工作坊的方式吧。觀察一碗手拉麵引起我的思考。那些麵粉要經過發麵、醒麵,這個長長的過程。接下來,開始揉麵,師傅的手指深深觸 摸到麵團裡,揉進他的愛,他的汗水,他的心血,他的期待。拉麵時他全神貫注。知道手中的分量和分寸,他與這麵團有著一分說不出來的情誼。因此,這麵團神奇 般變成一百根,一萬根的麵條,確切的說是成了藝術品!但是拉麵師傅絕不隨心所欲表現他的拉麵功夫。每次拉麵前師傅總要問客人:“您要寬麵還是細麵?”他的 心思是何等細膩,他為每一位“量身打造”。培訓門徒不正是需要這種手拉麵的精神嗎?

深夜,我接到一對夫妻的電話。原來他們鬧別扭,不願意參加服事了。我摸黑趕去探訪,坐在那裡看丈夫嘆氣,聽妻子哭泣。慢慢的我開始唱詩安慰他們,一首接一首。夜更深更靜了。慢慢的妻子也跟著唱。終于丈夫也加入進來。唱呀唱,唱到心裡的冰塊被融解,唱到心裡的喜樂被充滿。

那一夜,我拉了一碗手拉麵。味道如何?主知道。

作者原住上海,後移居美國,曾在大陸邊遠地區參加扶貧工作,現在神學院進修。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