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我都这样了,你为什么不可以?”——职场到教会,从PUA聊起(陆思)2024.05.11

本文原刊于举目官网2024.05.11

陆思

 

这样的对话熟悉吗?

某年接近年底的时候,一位事工领袖邀请我,作为服事的同工,参加一个全国性的退修会。

我已服事该事工好几年了。作为一个还算委身的同工,似乎“有义务”参与。然而,我当时实在分身乏术:工作上焦头烂额,对未来充满焦虑和不安,既无精力与老同工配搭,也无力与新朋友社交。

当我面露难色、准备回绝的时候,领袖又来了一句:“这个活动,我就信任你的能力!你不来,我都不知道找谁负责!”作为一个习惯性在工作能力上寻找认可和价值感的90后,天知道,这句话对我的“杀伤力”有多大!

然而同时,也正因为在职场厮杀多年,我早已熟悉老板PUA的套路。我在内心默念:“不能上当啊!你需要休息!再不休息,就要burn out(累垮)了!”

我屏住呼吸,再次解释了自己最近的艰难处境,心有余而力不足,恐怕难以胜任这次服事……对方来了一个必杀技:“你说你累啊?你能比我累吗?我要忙工作,要顾孩子,身体又出问题,还要办这个退修会。最近每天都凌晨两三点才睡!你有我累吗?”

如果你对上述这段对话感到熟悉的话,那么恭喜你,看来你也是在生活中习惯面对“PUA”的人了。PUA,全称为 Pick Up Artist,原意为“搭讪艺术家”,指“男性接受过系统化学习、实践并不断更新提升、自我完善情商的行为。后来泛指很会吸引异性、让异性着迷的人和其相关行为”(注)。

随着不断有恶性案例的出现:在一段亲密关系中,一方频繁利用操纵等手段,对另一方进行施暴……使得该概念在网络上的讨论热度,不断升级。如今,PUA的用法,已经延伸至生活的方方面面,代指通过情绪勒索、情绪操纵、价值否定和打压等手段,达到控制的目的。

打开各大App,“如何应对职场PUA”,在搜索热度中一直居高不下。可见,PUA已经不知不觉成为职场的新毒药。许多领导通过该手段,对员工进行心理上的操纵。而擅长“整顿职场”的90后和00后,也开始一系列的“反PUA”的职场操作,包括如何识破PUA,如何勇敢说不,如何进行非暴力沟通,如何反向PUA领导,等等。

披着属灵外衣PUA

在教会中,似乎也常常遇到类似的话术。只是老板变成了同工或事工领袖,工作变成了服事。

我参与服事近10年,从大学生团契到宣教事工中,都听到过许多类似的话:

“为上帝服事怎能说累、怎能抱怨?这都是我们应当的份。”或者,

“对弟兄姊妹怎能提这种要求?凡事要带着爱心。受了委屈又怎样?应当效法耶稣要原谅人70个7次。”又或者,

“如果没有殉道和受苦的心志,无法踏上服事的道路,但你在天上的赏赐是大的”,等等。

似乎任何事,只要目的是“为了主“,就变得理所应当——即使我们受伤、受苦、被误解、被否定、被抛弃……作为“成熟的基督徒”,就不应该抱怨,因为一切都可以在上帝里面被化解。好像所有的负面情绪,只要披上一层“属灵外衣”,就会自动消失——我们就拥有耶稣一样的神性,消解掉人类的一切情绪,内心得到洁净。

甚至面对逼迫,也是如此。

只有那些在逼迫中成功胜过的见证,才会广传。大家都更愿意听那些激励人心的见证,而不是“逃兵”的内心挣扎。

这些年委身中国教会,我真实地经历过逼迫:传道人被带走,同工被威胁……我们靠着信心,恒切地祷告,最终见证上帝的信实和大能。我也因美好的见证,受到极大的激励,诸如:面对强权的胁迫,依然做出了合上帝心意的决定;虽然失去了很多,但持守住了信仰。

然而,当我内心出现恐惧和压抑的时候,我却不敢与人分享,也羞于与人分享,因为这似乎意味着我“信心不够好”,“不够刚强”,“生命不够成熟”。渐渐地,在教会里,我找不到可以真诚敞开分享的朋友。而不信主的朋友,有时候反而更能体恤我的脆弱和愤怒,更愿意接纳我的情绪表达。

华人社会对心理健康普遍缺乏关注和正确认知,往往忽略对情绪的疏导。而儒家文化中,大家长式的关系模式,在社会的方方面面均有体现——从政府到基层、领导到员工、老师到学生、牧者到同工到普通信徒、丈夫到妻子、家长到子女,处处都渗透著一种“操纵式的权力结构”,即“我是如何过来的,你也应当如此。

如果抱怨,那是“你有问题”——一种由“强者”所定义的善恶是非观。

在这种权力结构下,“强者”会将他们所经历的创伤和苦毒,遗传到下一代。信仰则成其合理化的工具,使得这种权力结构进一步强化。

何为真正的自由

在这个虚无主义至上的时代,年轻一代看似拥有许多“自由”,实则被谎言和伤害深深捆绑,不停在黑暗里挣扎,无法获得真正的自由。年轻人对“心灵行业”的狂热追逐(冥想一类的App因此大行其道),正说明了这个世代的青年,对于灵魂的渴求,对于自由的渴求,对于被爱、被理解、被医治的渴求。

可真正的自由,并不能从一个App、一种商业模式、一系列心理咨询里获得。真正的自由,唯有从真理来。教会是助人获得真理的地方,但如今,有多少人在教会中获得了自由,而不是捆绑呢?

去年在香港一个教会,听到牧者在主日讲道中,提及情绪管理和心理健康。他问,当摩西被上帝呼召去与法老谈判、带领以色列人出埃及时,如果我们代入他的处境中,有没有想过,在那一刻,他会有怎样的情绪?

我听过很多牧师讲《出埃及记》,基本都着重于神学部分,着重于摩西的角色和地位,以及对后世的启示。可很少有人提及,摩西面对自己双重的身份(又是以色列人,又是埃及人),是如何的困惑;昔日的王子因杀人被逐旷野,如何度过那些艰难的岁月;面对上帝呼召时,内心又有多少恐惧和怯懦……而上帝又是如何对待他的情绪,如何安慰和鼓励他,帮助他踏出完成使命的第一步……

这位香港牧者还提到,牧会多年,他屡次出现严重的抑郁症状。感恩的是,在情绪低谷中,他靠着上帝的引导,寻求专业心理帮助,他逐渐恢复了健康。这使他意识到,在教会中的弟兄姐妹,要真实坦诚地面对、表达出自己的情绪软弱,并非易事。因为华人社会中的“慕强”文化,不容易看见和接纳负面情绪。

识别情绪,健康表达

我属灵生命的几次重大成长与更新,都与情绪有关。与抑郁症斗争了多年的我,借助专业的心理辅导师的帮助,现在已经可以敏锐地识别自己情绪的起伏,并将其带到上帝的面前,让圣灵进行“手术”。

因为原生家庭的复杂关系,我曾深深地活在谎言之中,也走过死荫幽谷。最终,在主里经历到“被掳的得释放,受压制的得自由”(参《路》4:18)。

经验告诉我,想要获得自由,首先要勇于面对情绪,而不是逃避。

我的父母在60年代出生。那一代人,一旦遇到关系问题或负面情绪,首先会逃避,或者以装聋作哑的方式应付了事。久而久之,形成一种被动式攻击(passive aggressive)的情绪表达,就是以消极、被动的方式,例如通过拖延和固执的行为,表达消极情绪、怨恨和攻击。

因此,从未有人教过我,当如何识别自己的情绪,以及如何直接、正面表达情绪。我没有能力识别自己的情绪,以及情绪背后的来由。即使能识别出自己的情绪,我也羞耻于承认背后的原因(羞于承认自己真实的想法,总想找借口包装)。

幸而弟兄姐妹帮助我梳理自己的情绪,找到情绪背后的谎言,并教我如何用真理击碎谎言,从而得着自由,不再被负面情绪所困。然而,我也在教会经历过伤害。

我们常在教会中听到这种话:“加油,交托给主”,或者“别伤心,为你祷告”等等。似乎成为基督徒以后,一切困难和挑战都可以被这几句话语快速安慰到。像是在伤口上快速贴一个创可贴,达到暂时止血的功用,便可了事。

其实,帮助被掳的得释放,止血只是第一步。在快速止血之后,需要慢慢将伤口揭开,让里面的脓流出来。这一步,当事人会经历极大的疼痛,也需要极大的勇气,去面对过往不敢面对的伤害和苦毒。然而也只有这样的直面,才能将毒连根拔除。

然后,需要从圣灵那里寻求治疗。全然的医治,需要当事人的决心、勇气、顺服、信靠、竭力抓住真理。同时,也需要弟兄姐妹以真实的共情、圣灵里的敏锐,以及不放弃的耐心,陪伴受伤者。

或许下一次,若有受伤的人找到我们,我们除了说“为你祷告,交托给主”,还可以更进一步关心:“这样的情况已经多久了?你当下的感受如何?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如此,让教会成为安全的情绪出口、伤者获得医治的地方,而不是另一个PUA场域。

注:马诗清,《网上发布非法PUA资讯的法律规制》,《中国检察官》,2020(02): 13-17。

 

作者为海归基督徒,目前在国内从事公益及自媒体行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Discover more from OC举目网站

Subscribe now to keep reading and get access to the full archive.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