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妙手不回春

劉志遠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一個喪禮        那是一個下著微雨的星期天,早上崇拜後,我與妻子趕到墓園去,參加一個墓旁的喪禮。我們教會裡的一位弟兄,在六天前自殺死了。當牧師打電話來通知我這件事時,我花了幾分鐘才想起這位弟兄是誰。X弟兄在我們教會已經七八年了。他和太太有兩個兒子,我對X弟兄的印象不是很深,因為他經營一個餐館,所以他經常在崇拜結束後就匆匆離去。但是我清楚記得他的兒子John,在John唸初中時,我教過他兩年主日學。          X弟兄自殺身亡,實在叫我震驚。在喪禮中,每個人都證明他是一個和藹可親、臉上常帶著笑容的人。在他的墓旁,親人輪流做見証,說X弟兄很忠心地定期來崇拜,他經常都是在聚會後,第一個與牧師握手的人。牧師甚至記得X弟兄曾經去看望過他,又說X弟兄現在已經去了一個更好的地方,與主在一起了,他一定很高興看到今天有這麼多親友在這場合聚集在一起。          在這些掩飾委婉的言詞下,我們幾乎忘了X弟兄是自殺身亡的,我們忘記了X弟兄可能有極深的傷痕或內在的問題,導致他選擇了一個這麼極端的方法結束生命。事實上,這墓旁的喪禮只是我們教會的一樁小事,它的重要性在我們每週眾多的節目中很快的就被忘記了。          但是我無法就這樣忘記這墓旁的喪禮。牧師的短講、親友的見證雖然美好,卻只能增加我內心的不安。何以這麼一位親切、善良、愛神、愛人的弟兄,會自尋短見?我 們的教會不是有各式各樣的團契關懷小組嗎?為什麼X弟兄不參與呢?我開始有點歸咎於他。然而這也無法平靜我自己的歉疚。X弟兄不是常來教會崇拜麼?他不是常與牧師握手麼?我無法滿意地回答這些問題。 畢士大池          這場喪禮讓我想起《約翰福音》中記載的一幕。“在耶路撒冷,靠近羊門有一個池子,希伯來話叫作畢士大;旁邊有五個廊子,裡面躺著瞎眼的、瘸腿的、血氣枯乾的許多病人。因為有天使按時下池子攪動那水,水動之後,誰先下 去,無論害甚麼病就痊癒了。”(《約》5:2-4)換句話說,畢士大池是當時馳名的醫療中心。這也是為什麼有這麼多病人擠滿了廊子。         這池子的美譽也是無與倫比的。首先,這池子是在神的聖殿所在地耶路撒冷。這對猶太人來說是很重要的。         第二,這池子不是一個普通的池子,它是由天使管理的,而不是什麼彆腳醫生。         第三,這池子據稱能醫治所有的疾病,水動之後,誰先下去,“無論害甚麼病就痊癒了”。         畢士大池是當時一個超級的醫療中心。 兩大矛盾         然後耶穌來了。當大多數人都只注意那池子時,耶穌卻看到一個人,那人可能正躺在角落裡。耶穌越過了週遭的一切,卻去問那生病的人:“你要痊癒嗎?”病人回答說:“先生,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         從耶穌的問題,我們可以看得出來,首先祂對畢士大池不甚看好。不管這池子多有噱頭、多有名,在耶穌的心目中,它並不能醫治。因為當耶穌問那人:“你要痊癒嗎?”祂並沒有打算幫助那人下池子去,祂是要親自醫治他。         其次,當耶穌靠近那人時,耶穌注意到的是,那人已病了三十八年。這非常耐人尋味。一個馳名的畢士大醫治池,和一個生了三十八年病的人,這兩者奇怪的矛盾,耶 穌看到了。而約翰也在《約翰福音》第五章裡,把兩者放在一起。我相信,約翰是故意要顯出這矛盾來。他要告訴讀者,這許多人所期盼的畢士大池,在醫治上實在 是無能的。          從那病人的回答中,可以看出另外一個矛盾。“水動的時候,沒有人把我放在池子裡;我正去的時候,就有別人比我先下去。”換句話 […]

No Picture
事奉篇

對《妙手不回春》一文之回應

蘇文隆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5期        本文作者以生動的筆法,從一個喪禮說起,引出大型教會對個人牧養 方式的存疑,再以《約翰福音》5:2-4節畢士大池的一幕,就本段聖經加以解經及應用,提出“超級醫療中心”架構的矛盾。進而以芝加哥的教會柳溪教會為 例,道破在教會的牧養工作中,容易分成“內幕中人”和“局外人”。然後以主耶穌的醫治為例,再回到剛才的經文,強調在教會中個人牧養的重要及呼召。全文一 氣呵成,文筆嚴謹,深入淺出,是難得的佳作。         作者的確道出今日教會普遍存在的問題,其實無論大型教會或小型教會,都有可能忽略“邊緣人 物”,就是一些不顯眼、聚會完就走的人;或者偶而出現、不來的人;也有的是因經濟困難、或家庭問題,覺得不如別人等等。如果教會的個人牧養工作沒有普及 化,就容易造成“局外人”的現象,這不是大型教會所特有,小型教會也會發生,因百分之八十以上的華人教會,都是在人數一百人以下。         從一位牧養教會多年及神學教育工作者的立場,筆者對本文有以下的回應。 一、從解經的立場而言         本文雖不是以解經為主,但全文根據《約》5:2-4引伸出對大型教會牧養架構的存疑。如果仔細看《約》5:3下-4,中文和合譯本以小字寫出,表示這段在原 抄本是沒有的。根據著名新約學者J.C. Tenney的研究(註1),這段在第四世紀前的抄本都沒有,是後來有些抄本就傳說加以解釋。也就是說,在耶穌當時還沒有這種說法。因此在許多有份量的 《約翰福音》註釋中,都未對《約》5:3下-4節加以解釋而略過(註2)。因此,據以引伸畢士大池係“由天使管理”,“宣稱能醫治所有疾病”的超級醫療中 心有欠妥之處。 二、從對大型教會的批判而言         大型教會乃從小型教會開始,而小型教會能轉型到中型及大型教會一定有其增長 的因素,其中牧養關懷是不可少的一環。筆者曾牧養過這三類型的教會,也參加過作者所提的兩個大型教會,知道大型教會的優點及缺點(註3)。當一個教會轉型 到大教會時,一定要用到組織及体制來運轉,如此就容易產生“局外人”的現象,這也是為什麼小教會還是佔多數的原因。但神今天也使用大型教會對社區產生積極 的影響力(註4),這是不容忽視的。 三、從教會牧養的功能而言         的確,對個人的關懷牧養是基督生平中非常值得學習的榜樣,教會也應當在這方面加強。但這絕不是只有傳道人的責任,信徒也要有牧者的心腸及牧養的功能。因此不少教會使用小組的方法(可能是小組教會,有小組的教 會或十二門徒小組(註5 ))來彌補牧養方面的缺失。固然有些會流於噓寒問暖的形式,但筆者在北美各地所看到的有些小組,的確發揮了教會牧養的功能。因此如何有更好的小組長訓練, 以及全民牧者化的觀念是對廿一世紀後現代化教會的挑戰。         總而言之,本文值得教會傳道人,神學生及信徒領袖的再三省思,按照耶穌個人牧養的模式,落實在小型、中型及大型教會中。 附註: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平信徒時代的來臨

熊璩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5期 一、引言     拿起1999年元月1日的報紙,上面報導了1998年年底的一個民意調查結果。克林頓總統當選為美國人心目中最受敬佩(most admired)的人物。教皇保祿名列第二,著名佈道家葛培理牧師排名第三。這項民意調查的目的,並非評估每個當選者對社會的貢獻,乃是衡量他在人們心目中的英雄地位。     這位最受美國人敬佩的人,也就是美國歷史上第二位被國會提出彈劾的總統。這位在白宮公事房利用職權與手下實習生偷情兩年,而且在國人和大陪審團前公然說謊的總統,竟然是許多美國人心中最敬佩的人!這真是不可思議。     在1月19日的年度國情咨文裡,克林頓更是不負眾望開出許多新的支票,使得左派與右派皆大歡喜,真好像是聖誕老人。他這種不講究理念,只要討好選民的做法,正是這個新時代非常貼切的寫照。難怪前教育部長班奈特(William Bennett)寫《義憤的死亡》(The Death of Outrage :Bill Clinton and the Assault on American Ideals, 1998)一書了。 二、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六年多前在超市買菜,偶爾聽到兩位收銀員在大談他們家用電腦上“視窗”的利弊。我當時剛從中西部鄉下搬到加州“大觀園”不久,真是驚服不已,覺得加州“往來無白丁”了。      自從1994-1995以來,“萬維網”(world wide web)藉著“網際網路”(Internet)的管道風行全球。這個新工具更是革命性改變了你我認知、彼此溝通、商業行為,甚至娛樂的方式。今天,50﹪以上的家庭都備有家用電腦。人類的“大村落”真是已經達到了“天涯若比鄰”的境界。     如果說“裝配帶”(assembly line)的發明引進了市場大量消費的平頭主義,那麼卄世紀末期的“資訊革命”(information revolution)所帶來的,便是“多品味”、“專精化”的生活。我們不再只是蒼白的“快樂的机器人”。今天許多人都有自己的網頁(home page),我們的“網路書籤”(bookmark)正反映了我們個人的品味。我們或許不認識自己的隔鄰,但是我們可以在“交談室”(cha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