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好書選介

攬鏡自照 --書介:《再思解經錯謬》(郭秀娟)

郭秀娟 本文原刊於《舉目》20期           國際知名的文人學者之中,見面勝于聞名的,其實不多。著名的新約學者卡森博士于2005年五月來台北講學,他的《約翰壹書》釋經講道和後現代講座,場場精采,讓人見識到其學問的博大精深。            好像宏偉的建築,有著又廣又深的根基;又好比露出水面的冰山,看見的不過是實体的十之二三而已。卡森博士二十年前出版的《再思解經錯謬》 (Exegetical Fallacies),針對當前解經上的各種錯謬亂象,進行既深且廣的批判性探討,從這本小書就可以看出他解經的深厚基礎。                  該書詳列五十幾條解經家常犯之錯謬,分別從字義、文法、邏輯、前提和歷史相關錯誤五大類來討論,被他點名批判的作者近百。所有討論案例,收集自他多年的教學 材料,批判對象以福音派解經家為主,為了有示公允,卡森也批判了兩則他自己錯誤的解經。本書除了文法錯謬一章,需要懂點希臘文文法規則外,一般信徒也能從 此書獲益良多。             我們豈不是常聽聞:agape是最高級的愛,phileo則為次等的愛;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大能”在原文是“炸 藥”;“使徒”照原文字根解釋就是“被差遣的人”;“耶穌的血”具有神秘功用;希臘文時態的準確性,極適合新約聖經用作啟示語言的媒介等等。上述這些說法 是否正確呢?卡森在書裡一一加以駁斥。            我們豈不是常見傳道人:憑著一個相關字,就鬆散地把不相干的經文串在一起;憑著一個動詞時態就導出 斬釘截鐵的教義。因著懂一點原文,很容易就把《馬太福音》的“義”,和保羅的“稱義”連在一起;把對觀福音的“呼召”,和保羅的“恩召”等同視之。這樣的 詮釋是否經得起仔細檢驗?更嚴重的是:許多牧者和信徒,從來不區分哪些經文是應許,哪些不是應許,活生生地套用,以致在信心上產生許多困擾。            在講壇的證道中,也常見到這樣的因果謬誤:保羅在雅典的講道(《徒》17:22-31)犯下錯誤,試圖以哲學論證而非聖經觀點來打動聽眾,在後來寫的《哥林多前書》,保羅坦承錯誤,從雅典下哥林多,保羅決心從此只傳基督和他釘十字架(《林前》2:2)。             卡森認為上述詮釋,實在嚴重誤解亞略巴古這段信息和路加記載的用意。這是把兩份不同文獻上不同的事件,在沒有證據支持二者間有任何因果關係下,就總結說:因 為保羅在雅典的傳道是失敗的,因此他決意照以前的老方式傳福音。當然,這兩件事有地理上和時間上的前後關係(保羅確從雅典下哥林多),但是二者卻沒有絲毫 因果關係。            卡森痛心地指出福音派人士在許多關鍵課題上,呈現互相矛盾的分歧窘態。聖餐的意義是什麼?方言的恩賜已經不存在了嗎?末世論為什麼有這麼多不同的見解?何以有加爾文主義、阿米念派、浸信派、重洗派這麼多的宗派?每一宗派又有許多流派?            這些問題雖然複雜,不見得釋義上得到改善,教派間的歧見就迎刃而解,但固守傳統或駝鳥心態,對解決困難毫無助益。在導致分歧的教義上,各方惟有以謙卑審慎的 態度,細論經文的意義,經過公開的辯論過程,才有可能往前邁進。卡森誠摯地呼籲:“假如基督徒領袖有意在這方面改進,定能有讓人滿意的長足進展”,我們需 要以更認真和誠實的心態,積極尋求分裂的醫治之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