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要說普通話——90後“團契”是動詞而非名詞

高智浩 本文原刊於《舉目》69期          21歲的大學生Tim坐在我面前,邊啜飲咖啡,邊對我說:           “我在溫哥華12年了,常參加主日聚會,可是對團契越來越沒興趣。因為去團契沒啥收穫,成天只是門訓或是查經,都是在上課、聽講,很無聊。我寧可和同學們一起玩,或是與他們福音對談……           “直到有次回到台灣兒時的教會,才發現人家的大專團契完全不一樣。雖然也是查經,但每個人都可以發表意見,而且大家都積極參與。不像我們教會,查經時只有輔導與小組長講話、教導,其他人一句話都插不上嘴,也不想說話。          “在台灣兩個多月,我每週都期盼星期六的團契時間——他們有一種閃光點,是北美團契所缺乏的:是家,屬靈的家的感覺!沒有教會的繁文縟節,沒有聽不懂的教會術語,因為他們都說“普通話”——普通人都懂的、我也可以懂的話!          “我被他們吸引,是因為他們把團契從名詞變成動詞了!”           Tim給我這個在學生中打滾了一輩子的學生工作者,上了堂“團契經營”課——“團契可以從名詞(團體)變成動詞(生活)!”          其實,團契本來就該是動詞(生活),這是學生事工的本質與基本工作理念。 一、90後學生工作法理念           每個世代的學生工作,本質是不變的。不過,事工的理念、工作的方法,卻是大不相同。對於90後,要有相應的方式。 1,橋樑            90後,像南飛的加拿大雁,除非找到中意的憩息地,是不會落下來的。不過,一旦有一隻大雁願意“降下凡塵”,一整群都會跟著下來。如何讓那隻領頭的大雁,感受到“家”的召喚,就需要“氛圍”——沼澤群雁的呼喚,也就是媒介。           90後又好似一個個孤島,需要用跨海大橋聯結。然而,誰能成為這橋樑呢?是他們的同儕。讓他們的同儕成為橋樑、成為媒介,將學生工作團隊與90後連在一起,於是,90後團契就在這沼澤中群雁的聒噪中誕生了。          當50後老牧師對上90後,也就是邏輯框架下的中年人對上了無厘頭青年,簡直無法溝通——不僅有代溝,更有界溝,像是地球人遇到外星人, 像“老夫子”遇到“海賊王”(註1)。這時,需要媒介與橋樑。問題是,50後老牧師肯不肯放手,讓年輕人來架橋呢?我的深刻體會是:          肯放手,學生事工更順手!         讓我們這些50後做推手,年輕人去架橋。 2,互動          90後著重關係,而不是組織、架構與程序。90後相互影響的方式是互動。他們藉著互動,建立情誼、鞏固關係。他們喜歡平等與尊重,如此才能進行互動。對未被自己認同的權威,他們抱有強烈的逆反心態。因此,不論是虛擬社群,還是實境社群,即時互動及參與,成為引導他們的絕佳利器。          […]

No Picture
事奉篇

帶領90後學生團契的藝術

本文原刊於《舉目》54期 學生工作的受託者系列(3) 高智浩 一、聚會怪現象 90後團契查經聚會時,不管是福音性查經,或是造就性查經,只要不是小組查經,而是有講員在講台上的那種,學生們就一定會有如下表現(與講員的魅力、所講的內容無關):         1. 專心聽講,振筆疾書,猛記筆記。不然就是拿出筆記型電腦或i-Pad來打字,看誰的輸入法快。再不然拿出手機,猛拍講員PPT(演示文檔),因為來不及記…… 這是講員最喜歡的一類學生!         2. 聖經擺在膝上,或是把玩著手機中的聖經軟體,眼睛望向講台,一副很專心的樣子,也會跟著講員的節奏,一起笑、鬧、歎息與感動。不過,事後問他:“今天講員說了什麼?”回答是:“不知道……”然後有“感”而發,說一堆似是而非的話! 這樣的學生,讓講員啼笑皆非。        3. 自顧自地看著手機上的簡訊,或著盯著i-phone打遊戲…… 講員遇到這種人,有抓狂的傾向!         4. 聽講過了5分鐘,表情進入“螢屏保護程式”,開始呆滯而恍神,10分鐘內開始休眠──打瞌睡。         講員遇到這種人,只能搖頭。會眾高居不下的“昏睡率”,則成為講員心中深深的“痛”!! 這是時下學生團契的普遍現象。很多人嘆息:這就是“90後”的團契,你還能怎麼辦? 二、 “一次性” 聚會 90後的學生團契聚會理念,和其他人不一樣。在他們當中,我們這些帶領者會感覺自己好像外國人,不,像是外星人!! 1. 非固定、非常態的聚會模式 他們不喜歡一成不變的聚會模式,喜歡變化,喜歡創新,喜歡與眾不同。同時,他們又希望被認同,期盼與別的教會團契看齊。這導致聚會程序不是重點,團契形態卻很重要。 2. 嘗試性聚會         寧可多嘗試,也不要匆匆固定成為既定模式,這是標準的90後做事態度。所以,在不改變基本內容──“真理”的前提下,聚會的形態可以多元化,可以實驗,以鑑別可行性,不亂打死纏。 3.“ […]

No Picture
事奉篇

iTalk:我們可以飛很遠

──回應“北美的90後到底在想什麼?” 蘇臻 本文原刊於《舉目》51期          編按:2011年6月 22-25日,於芝加哥惠頓學院舉行的“美歐華人校園福音策略大會”(CCOCE)是傳承1990年代中國學生學者“基督教熱”的浪潮之後,第一次針對 80後、90後這一波新一代留學生的校園事工研討會,由六個福音機構( 芝華宣道團、美國及加拿大華福會、基督工人訓練中心、基督使者協會、海外校園)分工合作,共同舉辦。         這次研討會的目標非常明確而實際,專 題內容包括:當今美歐校園事工的危與機,福音真理與90後心靈,解讀90後,當周杰倫與耶穌相遇,當相對論碰撞絕對真理,適合80後與90後的校園佈道與 聚會形式,當代校園門徒訓練,創意查經,教會與校園團契如何同心合作,Web2.0現象,網路副作用,如何參與歐洲校園事工,歐洲校園事工面面觀……等。         200 多位參加者來自美、加、英、德、俄、台,年齡老中青三代都有,約20位80後、90後的新一代留學生也亮麗登場。他們的現身說法,更添加了親切真實感。本 文為其中一位年輕人代表90後,公開對大會的研討做了精彩的即席回應。發言者將其整理成文字,正好與本期(p.26)高智浩牧師在大會講演後,整理成稿的 《ABC/CBC vs 90後──北美的90後到底在想什麼?》,相映成輝。         我是90後,非常高興在2011CCOCE上,看到有這麼多的牧師和教會同工關心我們90後。雖然我覺得,我們90後像珍稀動物一樣,被觀察、研究生態,但是我必須承認,大會講員的確非常理解我們90後,而且也有很好的辦法吸引我們到耶穌基督的面前。        我也驚訝地發現,通過這個大會,我更加瞭解自己了。我是在15歲移民到北美的,一下子成了高智浩牧師所說的FOB(Fresh Off the Boat)。 高牧師總結了我們這些90後FOB的特徵:        工作態度:有錢就行。 穿著打扮:日韓最好。 休閒方式:購物上網。 對人看法:我不鳥你。 朋友交談:QQ,MSN。否則免談。 使用東西:一定要最好的。 日常飲用:不喝酒,只喝珍珠奶茶。 […]

No Picture
事奉篇

90後,需要關注的一代

亞薩 本文原刊於《舉目》44期 一、前言           在2009年大陸春節晚會的小品《不差錢》裡,“丫蛋”表決心,要超過當文化站長的父親:“洪湖水浪打浪,長江後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強,把我爹拍在沙灘上。”            “長江後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灘上”,用這句笑話來形容時代的變遷,還真有點恰當。曾幾何時,社會上還在熱烈討論“80後”的問題,但如今80後就要被一群新 生的力量,“拍在沙灘上”了。這群新生力量,就是“90後”。據網友歸納,90後的特點之一,就是:“對80後不屑”。           對此,我這個80後由衷地慶幸——我認識了神,因而瞭解自己在永恆中的價值,不會被這樣的“不屑”打擊,反而可以用一種平和的心態,來面對身邊的90後,觀察他們的特點,瞭解他們的需要,為他們鮮明的時代特質,而向神感恩。同時也為他們心靈的缺乏和乾渴,而深深擔憂。            儘管關心,但我瞭解90後的途徑非常有限:日常工作生活中,我接觸到的90後不多;目前研究中國90後的學術論文,好像也不多。所幸這個群體,網上生活活 躍,網絡就成了我瞭解他們的主要平台。以下就是我的一些感受(雖然這樣研究得來的結論,從學術的嚴謹性來說,可能有些欠缺,但我還是忍不住想藉此呼籲一 下:這個群體至今沒有受到足夠的重視,這種狀態若還不改變,無論對於家庭、學校、社會還是教會,都將帶來很嚴重的後果)。 一、90後的群體特徵            在閱讀了相當數量的資料後,我把網上關於90後的信息,歸納如下: (一)強調自我,集體觀念弱           普遍來講,90後比前輩更加強調自我和個性。這與他們獨生子女的成長背景,有一定的關係。在這點上,他們與父輩(70後及更早),是有較大區別的。          在父輩的觀念中,集體是凌駕在個人之上的,不冒尖、不拖大家後腿,是每個人謹守的原則。90後卻沒有這樣的概念。          90後也並不是沒有集體觀念,否則,也不會有“玉米群”(超級女聲李宇春的歌迷群體)之類的組織。但90後的概念中,個人是大於集體的,當兩者有衝突的時刻,首先放棄的是集體而不是個人。          應該指出,這種價值意識,在80後的一代中,已經初露端倪,但尚未形成“突破”。但到了90後這一代,似乎完成了這種價值觀轉型。          正是為了強調自我的個性,他們有人喜歡用“火星文”(即俗稱的“腦殘體”)。這種文字,圈外人是看不懂的。他們很多人喜愛表現自己的“非主流”,即在穿衣打扮上和行為方式上,追求另類、非大眾化,比如穿奇裝異服,留古怪的髮型等。           在口頭禪上,他們也常用“我只做我自己,並不為誰而改變”、“我不是人民幣,做不到讓每個人都喜歡我”等話語,來表明自己的立場。當然,等到他們真正步入社會後,心態和行為會有所調整。但與前輩相比,他們必然會在許多方面,表現出不一樣的“生態”,這又是後話了。 (二)自信爆棚,酷感十足            總體而言,90後比前輩們自信得多,甚至有時候覺得自己“無所不能”。這是由於多種因素共同造成的:他們成長於中國歷史上少有的一個時期,沒有太大的政治的動蕩和經濟波動,生活水平從溫飽走向小康,甚至富足。           從更廣的層面上講,他們成長於“經濟全球一體化”、“信息高速公路”如火如荼的時代,商品、文化、資訊交流爆炸性增長,多元文化盛行,中國人傳統的價值觀進一步瓦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