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教會史話19:否極泰來 ──初代教會的得勝

呂沛淵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教會在第三世紀中葉,遭到羅馬皇帝德修(Decius,249-251)與繼任的迦魯(Gallus,251-253)的大肆逼迫。瓦勒良(Valerian,253-259)即位後,一反常態,暫時停止對教會的逼迫。然而下一波更嚴厲的迫害即將開始。 逼迫之火復燃        皇帝瓦勒良在主後257年恢復對基督徒的全面逼迫,原因之一是波斯帝國大舉入侵,攻至敘利亞的安提阿。瓦勒良情急之下,受到部下的唆使,頒佈教會停止聚會的 諭令,更嚴禁基督徒在教會公墓聚會(註)。在258年,又頒佈一道諭令,立法嚴打基督教會:凡信教者,教牧人員判處死刑;政府議員與武士,將被剝奪貴族階 級;王室貴族女士將放逐邊疆,家產充公;皇家雇員將遣送勞改營。          在這兩年大逼迫中,教會財產與墓地遭到沒收,許多主教,長老,執事被處死。其中,北非迦太基的主教居普良(Cyprian)與羅馬主教西克斯都(Sixtus II),都為主殉道。埃及亞歷山大的主教多尼修(Dionysius),因被農民藏匿,倖免於難。 加列納的改弦易轍         主後259年,瓦勒良領軍在帝國東部對波斯大軍的戰役中,戰敗被俘。帝國東部各省吃緊,蠻族哥特人趁機入侵多瑙河,其他蠻族也入侵萊茵河。雖然瓦勒良戰敗, 對羅馬帝國帶來危機,但是對於教會來說,反而逼迫停止了。瓦勒良之子加列納(Gallienus)繼位羅馬皇帝(259-268),立即改變對基督教會的 政策,禁止欺凌基督徒,被沒收的墓地歸還教會。雖然昔日仇視基督教的法律仍未取消,但是皇帝已經表示對基督教友善的態度。因此,逼迫之風停止,教會暫享太 平。         皇帝奧熱良(Aurelian,270-275)曾經計劃將羅馬帝國內的宗教大一統,將所有宗教都融合成獨一神論的拜日教。假如此計劃真的推行,必會導致基督教會與羅馬帝國之間更進一步的衝突。所幸的是,奧熱良計劃未成,身已先死。 政府承認教會          在奧熱良任期中,曾發生一著名事件:在安提阿的教會中發生爭執,上訴皇帝裁決,這是史家所知破天荒的第一次。安提阿的主教原是蘇穆撒塔的保羅(Paul of Samosata),在268年被地區教會會議判為異端革職,但是他拒絕讓位給會議指定的繼承人。當時,安提阿是屬於帕麥拉王國(Kingdom of Palmyra)管轄,其統治者是詹諾比(Zenobia),是保羅的靠山,所以教會無法開除保羅及其同僚。等到羅馬皇帝奧熱良於273年擊敗詹諾比,重 新得回安提阿之後,爭執教會財產的雙方都上訴羅馬皇帝。奧熱良裁決教產應歸於羅馬主教所認可的一方,即正統信仰這一方。此舉表明:羅馬皇帝承認教會具有社 團組織的法律地位,不啻是承認了基督教會的合法性。          總的來說,教會在第三世紀的末後四十年,得享平安,人數增長的比以前更快更多。關於基 督徒人數與人口比例,雖然我們無法獲知確實的統計數字,但是保守的來說,帝國中的基督徒人數已相當驚人,甚至在某些地區成為當地的多數。基督徒大多數屬中 產階級,在皇室貴族當中也有不少基督徒。皇帝戴克里安(Diocletian,284-305)的妻子柏麗絲佳(Prisca)與女兒瓦勒瑞雅 (Valeria)都是基督徒。然而,羅馬帝國中死硬守舊派,仍舊視基督教為帝國不共戴天的敵人。 戴克里安的崛起         […]

No Picture
成長篇

新生命面面觀

慕安得烈等 新生命的特性 人有了神的兒子就有生命;沒有神的兒子就沒有生命。”(《約壹》5:12)        相信主耶穌的人所得的祝福是何等的榮耀!不但他的生活態度和地位改變了,他還從神那裡得到完全新的生命。他是新生的,從神生的,而且是出死入生了。        這新生命是永遠的生命,但並不是說我們現在的生命不會死,一直活到永遠。永遠的生命就是神的生命,從亙古已有,現在在基督裡顯明出來,成為祂每個兒女的生命。         這生命具有難以估計的力量。生命就是力量,你心中的新生命有著永恆的力量,只要你真正把自己交出來,讓它作工,你的生長比任何動植物的生長更穩妥。         但願每個已接受新生命的人都相信,在我裡頭作工的是永生,是有屬天的力量的。我不能辜負神的期望,因為基督已把祂自己的生命給了我,我每日必須從神那裡接受祂做我的生命,成為我的一切。        試思想下列各點並默記在心:       1.你現在因信所接受的,就是永生,是神自己的生命。       2.這生命透過聖靈把基督所有的一切都加給你,因基督藉聖靈活在你裡面。        3.這生命具有奇妙的力量,你無論感到怎樣的軟弱,你必須相信你裡面的力量是屬天的。        4.這生命要相當時日才能長大和完全,所以要忍耐,它才會漸漸生長。        5.不要忘記,在討神喜悅的事上,新生命的原則和所有人為的見解是背道而馳的。要謹慎提防你自己的思想,讓基督--你的生命和智慧--在凡事上教導你。□ 本文摘自慕安得烈著,林美賢譯《新生命》,宣道出版社。 新生命與靈覺         人 像神,不特因為人有位格像神有神格,也因為人有屬靈的慧覺,能領悟屬神的事情。《伯》32:8說:“但在人裡面有靈,全能者的氣使人有聰明”。“氣”在本 節和“靈”並行,神把它放在人的內裡,使人有屬靈的慧覺。人有了這慧覺,藉著聖靈的啟迪,才能領悟屬靈的事實,進入真理的堂奧,了解神的心,漸漸地更像 神。         始祖亞當墮落後,神並未完全褫奪人們靈覺的功能。古代聖賢,循著他們的宗教性,藉著格致工夫觀察神在自然中的啟示(等於儒家的 “率性之謂道”,經上所說的“順著本性行律法上的事”),因著神的恩典,認識神,甚至和神同行(《創》6:8, 9)。可惜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人們的靈覺漸漸迷惘(《弗》4:22),明知有神,卻偏要目中無神地過著逆天悖理的生活;結果,他們的思念變為虛妄,愚頑 的心淪入黑暗(《羅》1:21)!神為了祂的聖性,只好放棄他們,任憑他們存著不合格的靈覺(《羅》1:28“邪僻”的原意是“不合格”),渾渾噩噩地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