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長篇

石像的懺悔——原來我金玉其外!(高山)2016.04.05

這麼多年,我像石像一樣冰冷、剛硬,上帝依然包容我,祂的愛一點都不減少!
我還能說什麼呢?這樣好的上帝,我還能到哪裡去找呢?還有誰比祂更愛我嗎?在我最無助的時候,是祂主動來找我;在我最剛硬的時候,是祂全然包容我;在我最招人厭惡的時候,祂依然愛著我……
哎,上帝!我無言以對,亦無以報答。唯有一生跟隨!
[…]

No Picture
事奉篇

兩種生命的消長爭戰 ──靈命成長之道

史耳山 本文原刊於《舉目》17期 高峰到低谷       我在無神論背景下生長,近六年前來美國才接觸基督教。在教會基督徒幫助下和許多書刊啟迪下,經過激烈痛苦的掙扎而受洗信主。         信主後一段時間,仍如痴如醉地閱讀聖經和有關書刊,勤作心得筆記,積極參加教會活動,也作過幾次見證;回大陸時也排除障礙,利用機會傳福音。我一直自以為盡了基督徒的責任,感到人生有了正確方向,心裡充滿極大喜樂。         然而隨著時間一年年過去,當我反思自己受洗前後的情況,發現除了相信有神,和對基督教有濃厚興趣外,其它並無多少改變。照樣生活、做事、應酬;照樣與人聊天 時牢騷滿腹或義憤填膺,照樣少不了論斷他人,在家裡照樣與妻子因事爭執……久而久之,讀經也少了,除了遇到麻煩事,也不禱告了,參加教會活動也如履行公事 一般。我不禁暗自納悶:當基督徒就是這樣的嗎?        有次因一件小事與妻子爭吵動怒,她脫口而出:“你哪像個基督徒!?”當時聽了如雷轟頂,真有些氣急敗壞。我說:“你自己不信主,哪有資格來評論基督徒?”說後自感理由不足,又補上一句:“我像不像基督徒只有上帝才能評判,不由你說了算!”         話雖如此,我心裡卻非常沮喪──不是怪她不理解我,恰恰是因為她與我處得最近、看得最清楚。捫心自問,我的確不像個合格的基督徒!        另有一次,有位弟兄說到:基督徒如果沒有靈命上的成長,也不能進入天國,主也會把不結果的樹枝砍去。他走後我立即去查聖經,果然經上寫著:“斧子已經放在樹根上,凡不結好果子的樹,就砍下來,丟在火裡。”(《太》3:10)        我想,自己結了什麼好果子呢?靈命有什麼長進呢?不但說不上,而且這個問題連想也沒想過。也就是說,在我的概念中,連有靈命成長這回事都不知道。相反地,卻認為受洗成了基督徒,一切就萬事大吉了。        這兩件事讓我從喜樂的頂峰,跌到困惑徬徨的窪地,又墜入了心靈頹喪的低谷。我感到非常懊惱痛苦:靈命成長,怎樣成長?為什麼還要有什麼靈命成長?不是說得明明白白的,得永生是“本乎恩,在于信”嗎?我信神一直不動搖,怎麼還不行呢?        不久,我參加一次特會,發現自己有許多思想誤區。在突破重重的誤區後,終于走出心靈的低谷,下面就是我的若干反省。 生命要成長        我本來認為,既然信主受洗,就等于拿到了天堂的入門卷。這是第一個思想誤區。        後來我逐漸明白:受洗只是新生命的起點,靈命成長的過程則是一生的事。如果靈命不能長進,思想、性情與未受洗前大同小異,甚至還多種可以進入天堂的優越感, 和處處高人一等的驕傲,那麼反而會離主越來越遠。主耶穌清楚地告誡說:“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太》7:21)         如果受洗後沒有脫離犯罪的常態,也必受懲。“義人若轉離義行而作罪孽,照著惡人所行一切可憎的事而行,……他必因所犯的罪,所行的惡死亡。”(《結》18:24)         而且,明知當行的路而又偏行己路,結果會比原來更壞。聖經嚴厲警告:“倘若他們因認識主救主耶穌基督,得以脫離世上的污穢,後來又在其中被纏住制伏,他們末 後的景況,就比先前更不好了。他們曉得義路,竟背棄了傳給他們的聖命,倒不如不曉得為妙。”(《彼後》2:20-21)這是因為“他們把神的兒子重釘十字 架,明明地羞辱他。”(《來》6:6)主說“引到永生,那門是窄的,路是小的,找到的人也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