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Uncategorized

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

本文原刊於《進深特刊》第一期 愛德華滋        愛德華滋(Jonathan Edwards 1703-1758),美國偉大的清教徒神學佈道家,十八世紀美洲屬靈“大覺醒”(The Great Awakening)的領導者,曾任普林斯頓大學校長。《落在忿怒之神手中的罪人》是愛氏的一篇著名講道詞。據說愛氏講此佈道詞時,聽眾中哀哭之聲大作, 証道者不得不要求他們安靜,以便繼續講下去。這篇鏗鏘有聲的講章,二百年來一直在教會歷史的長廊中迴響,對當今之世尤其震聾發聵,本刊特此輯錄。 “他們失腳的時候近了”(《申》32:35)。         這可怕的題目,是為喚醒未悔改的人……那悽慘的世界,那燒著硫磺的火湖,正在你們的腳下展開。那裡有著神的忿怒熊熊燃燒的火坑;那裡有著地獄張開的大口;你是無所憑依,無法站立,你與地獄中間所隔的,只是空氣而已!只有神的權能與美意纔把你維護著。         對此也許你們並未察覺。你們暫時得免於下地獄,便以為並不見得是由於神的手,而是由於別的什麼東西……其實,這些東西都算不得什麼;若是神收回祂的手,它們就是一層薄薄的空氣而已,並不能扶持你們不跌倒。          你們的罪惡使你們沉重如鉛,向地獄下垂;神一旦放手,你們就立刻下沉,迅速墜入無底的深淵;你們所靠身体的健康,自己的智慮,上好的謀略,以及所有自己的 義,都不能扶持你們不下地獄,正如蛛網不能抗拒滾下的磐石一般。若不是因為神至上的旨意,地球不會托著你們一刻,因你們對世界是一重擔;萬物都因你們而嘆 息;萬物都不願伏在你們敗壞的捆綁之下;太陽不願給你們光輝去犯罪事奉魔鬼;地土也不樂意效力來滿足你們的情慾;世界也不願作你們表演惡行的舞台;當你們 浪費一生去事奉神的仇敵,連空氣也不願讓你們呼吸來維持生命。神所造的萬物,都是善的,是為人事奉神而造的,它們不願輔助別的目的,它們一旦被人濫用,違 反它們的本性與目的,就呻吟嘆息。若不是神權能之手使世界在指望中順服,它就要將你們吐出。如今有神忿怒的黑雲,浮在你們的頭上,充滿了暴風和迅雷;若不 是因為神伸手約束,它立刻就要劈在你們的頭上。神權能的旨意暫時止住這狂風,不然,它會猛烈襲來。如是,你們的沉淪就如旋風臨到,你們就好像夏天打稻場上 的糠一般。神的忿怒好像洪水,暫為堤壩堵住;洪水繼續增長,逐漸高漲,直到最後堤潰。堤防一旦崩潰,洪水被堵住了越久,奔流也就越急。固然神對你們的惡 行,到如今尚未施行審判,神報復的洪流尚被堵住;但同時你們的罪孽不斷增加,你們每日繼續積蓄更多的忿怒;洪水繼續增高,越加兇猛。除神的善意外,再沒有 什麼來堵住那不願意被堵塞的奔放洪流。只要神把手從水閘收回,洪流就會立刻飛奔;神如洪流一般兇猛的忿怒,將以不可想像的暴怒,向前直衝,以無窮盡的權 能,臨到你們身上。即使你們的能力萬倍於現在所有,甚至萬倍於地獄中最兇猛最強暴的惡魔,也無法抵擋或忍受神的忿怒。         神忿怒之弓已拉緊 了,矢已在弦上,公義已將矢對準你們的心門。沒有別的,只有神的旨意,而且只有那對你們不受任何應許或責任所約束的忿怒之神的旨意,纔暫時不讓弦上的矢, 來飲你們的血。所以你們凡未被聖靈的大能將心靈大大改變的人,你們凡未被重生新造和未從罪中的死活過來而進入嶄新生命和亮光的人,都落在忿怒的神手中。雖 然你們在許多的事上改變了,也有了一些宗教的熱忱,又在你們的家庭、密室和教堂中,遵守了形式的宗教,然而這些都算不得什麼;只有神的美意,纔能叫你們此 刻不為永遠的沉淪所吞滅。或者你們目前不相信所聽的道理,但不久你們就要完全相信。那些原來與你們處於同樣情況的人,已經曉得了,因為他們正說著平安穩妥 的時候,毀滅就忽然臨到了他們,是他們所未曾預料的。如今他們看見,他們以前賴以得平安和穩妥的東西,都無非是稀薄的空氣和空虛的影子。         那將你們懸在地獄火坑上如將一個蜘蛛或其它可憎的蟲子懸在烈火上的神,惱怒你們,被你們大大地激怒了。祂對你們發怒,如同火燒一樣。祂看你們值不得什麼,只 配丟在火中。祂的眼睛太聖潔了,不願看你們。你們在神的眼中,比最可恨的毒蛇在我們的眼中,還要可憎萬倍。你們觸犯了神,比極頑強的叛徒觸犯他的君王,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