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時代廣場

誰的羊?

晨小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25期         有時聽到傳道人之間說:“你們的羊跑到我們的教會來了。”牧師也會接到多情的會友寄來謝卡,在署名處寫“您們的小羊敬上”。這些說法恰當嗎?         用“羊”來代表“信徒”,絕對合乎聖經真理。但是“你們的”、“我們的”,這樣的“所有格”,就值得討論了。         主耶穌在《約翰福音》第十章,很清楚地交待,祂是羊的牧人,祂按著名字叫自己的羊。祂不但有圈內的羊,祂還有圈外的羊;不論是認得祂聲音的羊,還是尚未認得祂聲音的羊,祂都要將他們歸為一,作他們的牧人。         《彼得前書》5:1-2亦明白教導做主工的門徒:“……你們中間與我同作長老的人:務要牧養在你們中間神的群羊。”也就是說,我們要牧養的,是“神的”群羊,不是自己的。         主耶穌升天前,三次問彼得:“你愛我嗎?”又三次對他說:你餵(牧)養我的羊。         為什麼餵養主的羊,就是愛主的表現呢?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在愛那不屬於我們、卻屬於主耶穌的東西。         愛那不屬於我們的,是不容易的。我們愛那屬於我們的,有什麼值得誇口?盜匪也懂得愛他自己所生的。         唯獨愛那非從我所出、非歸我所有的,才是愛的至誠表現。愛到捨己,才是十字架的精神。         可是為什麼今天在某些教會之間、傳道人之間、神學院同工之間,甚至神學生之間,都會有一種怪異卻普遍的現象——競爭?         神的工人彼此競爭,是在爭什麼呢?章伯斯(Oswald Chambers)在他的《竭誠為主》(My Utmost for His Highest)裡,語重心長地指出,今天有許多基督工人,不是在敬拜上帝,而是在敬拜他們自己的服事與工作成果。此真知灼見也。         難怪常聽說傳道人跌倒,難怪常見到信徒被絆倒。撒但怎麼會不從中得利呢?耶穌在《馬可福音》第三章中說:“若一國自相紛爭,那國就站立不住;若一家自相紛爭,那家就站立不住。”         傳道人忠於牧養,是因為他愛耶穌;傳道人愛群羊,因為那是耶穌的羊。神的僕人當做“群羊的榜樣”,而不是“牧場的主人”。只有交出所有權,我們的工作才有效果;只有交出所有權,我們才能釋放出基督的生命。         曾有門徒制服鬼,歡歡喜喜到耶穌的面前去報功,耶穌卻回答,不要因鬼服了你們歡喜,要因你們的名記錄在天上歡喜(《路》10:20)。事工的效果固然重要,但不要忘了,我們是為何而作。 沒有誰是誰的羊,你我都是主的小羊。 作者來自台灣,原任教職,現住加拿大多倫多,從事寫作與婚姻輔導。

No Picture
事奉篇

咽不下一口氣——回應“神的聖言”

晨小華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8期 (一)          看了《舉目》第五期(2002年3月出版)上,關於“聖經無誤論”的討論,我被深深觸動了,是的,聖經無誤,我從心底深處相信聖經是一本忠實的記錄。         我不會因為我不同意聖經中某人的行為或看法,就說聖經有錯誤;不能因為聖經故事有特定的時代背景、風俗習慣,令我不能接受,就說聖經有錯誤;更不能因為聖經的翻譯拗口不順,甚至和原文有出入,就說聖經有錯誤。         我十來歲時愛上了《荒漠甘泉》,但對聖經的內容,卻只接受那我肯接受的。首先,舊約《創世記》開宗明義就擺明了女人的不幸命運,跟著新約裡面保羅也不停地“加油添醋”。這對一個新時代的小女生來講,不是那麼容易嚥下的一口氣。         然而,我終于漸漸明白,宇宙需要一個秩序,人們的角色不同,不代表他們在神面前的地位不同。我也不得不承認夏娃後代的痛苦乃是咎由自取。至於亞當所犯的罪,自有神來對付他,“與我何干”?         再說,女性命運中的犧牲與痛苦,不是更能讓我們体會十字架的犧牲痛苦,更能讓我們貼近主耶穌的心嗎? (二)         我們的心若是不願意順服,疑惑與困擾必定緊隨而來。         多年前,我的一位堪稱現代女強人的好友,忽然在近午夜時刻,抱著一本聖經來按我的門鈴。她激動地翻到新舊約多處,幾乎是眼中含著淚光地質問我:        “小華,你總是向我傳福音。不是我不願接受,你自己讀讀這幾段,叫人怎麼受得了嘛!”         在我們的小客廳裡,丈夫和我跟她談了許久,告訴她,這些矛盾乃是因為翻譯以及時代背景的問題。在基督寶血的新約裡,我們已不必再死守律法。我的好朋友當初還算滿意地回去了,然而她的心中,終是有一層障礙,不肯順服,所以直到今天,她仍在尋求等待,不願接受主耶穌。 (三)         自從多年前開始在講台上任翻譯之後,我也常常對著中英對照的聖經困惑不已。《箴言》1:17的那隻小鳥,到底是自投羅網了還是逃脫了?《羅馬書》10:10的“得救”和《彼得前書》2:2的“得救”,明明是兩個不同的境界,中文譯本卻讀不出那味道……         頭大之餘,我開始每次靈修都搬出五、六本不同的英譯聖經對照著看,甚至還去修了希伯來文及希臘文,都仍不得滿足。一直到進了神學院,遇見許多博學、謙虛又敬虔的老師和聖經學者,才慚愧地看見,什麼是真正的有容乃大。         從主前170年七十士的集思廣益,到主後1919年西人教士完成的和合本中文聖經,我愈來愈了解聖經翻譯的困難,也愈來愈感激和合本翻譯者的功德無量。今天,令人更加感謝和興奮的是,除了和合本之外,我們現在也有了其他的新譯本可供參考,來滿足我們在靈裡及知識上的需要。         每當遇見一些挫折、困惑、斷章取義、或是因噎廢食的聖經讀者,我總勸他們不要著急,耐心、慢慢地研讀這本神所默示的經文。不論我們同意聖經的內容與否,起碼 這是一本人類歷史的真實記錄。與其搖頭擲書而歎,不如誠懇地面對困難,謙卑地尋求答案。我並且常與人共勉:在這本充滿人類罪惡的忠實記錄裡,讓我們把眼目 專注在神亙古的慈愛、恆久的忍耐以及祂全備的救恩上。 (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