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透視篇

對目前中國神學教育的一些反思

林慈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41期            這十年來,筆者全時間投入神學院教學和平信徒神學教育事工。筆者發現,不論 是在北美各地的華人教會內,還是在香港、日本、東南亞等地,或是在網絡的神學課程上,都必有中國大陸(包含來自中國大陸)的教會肢体。在為海外平信徒開辦 的神學講座上,也往往有中國大陸的海外神學生、知識分子與教會領袖來旁聽。華人的神學教育,已經與海外華人教會一樣,不能分“大陸”與“海外”了。 巨變與多元化          如何教導多元文化的華人神學生群体?如何和他們有效地討論神學、教會歷史、護教、教會事工、個人事奉方向等問題?如何幫助他們建立屬靈(成聖)生命模式?這些都是神學教育工作者目前需要面對的挑戰。           這十年來,中國、中國教會、華人神學教育起了巨變,給我們這些負責供應國內和海外神學教育(培訓)的同工,帶來很大的衝擊。資源有限,要做的事卻太多。我們 必須時時自省:我們做的,能夠滿足華人教會的需要嗎?我們是合適的人選嗎?我們能幫助領袖、教會成熟嗎?前面要走的路,會比現在的更難嗎?           從這幾年有限、零散的經歷,筆者看到當前中國與中國教會的一些特點,需要神學教育工作者留意。           首先,中國目前是城市帶動農村。社會如此,教會如此,神學教育也必然如此。因此,神學教育工作者若用20年前中國教會的情況為出發點,仍以農村為主,則會錯過機會,無法供應 21世紀中國教會真正的需要。           筆者不是說,農村的教會不重要,筆者完全沒有這個意思。農村教會是中國教會的多數;而服事農村教會,正是海外華人教會短宣的重點。我要說的是,現在的中國,已是城市帶動農村。若忽略了城市教會的需要,就是策略性的錯誤。          因此,作為神學教育工作者,我們必須暸解城市中教會的需要,包括勞工階層,和知識分子階層。我們必須面對城市信徒心中迫切的問題:如何面對離婚、再婚等倫理 方面的問題;如何面對經濟壓力;如何面對從多方面而來的援助(包括神學教育,教會事工資料,講員,書籍,海外慈善事工的到來等);如何從聖經建立慈善事 工、“心理輔導”等的理論基礎(四川地震已經把這兩個話題,從宣教機構的辦公室帶到街上了),等等。            總的來說,教會領袖需要從一個較廣的角度,理解基督徒的生命與生活。福音派喜歡用“國度的角度”,來形容這種視角。 四代神學生           其次,我們必須面對國內好幾代已經獻身、蒙召事主的神學生。筆者將他們分成四“代”。           五年前,按照我有限的接觸,很多自己參與、也鼓勵弟兄姐妹參與培訓的教會領袖,是在35至45歲之間。他們可能是多間堂會的牧者,同時兼顧培訓事工。很多人有過專業的訓練和工作經驗,或從商(包括在海外)。            第二代則是25至35歲的基層牧者、傳道人、巡迴宣教士。他們是戰壕裡的基層工作人員。這兩代人占了神學生中的大多數。            最近兩年,我們開始面對兩個新的群体:           […]

No Picture
時代廣場

2007警鐘為誰鳴 ──重建教會和宣教的基礎

林慈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27期 滿懷盼望        放眼望去,現今的教會似乎滿有盼望,世界也頗樂觀。        今(2007)年,是馬禮遜來華兩百週年紀念。中國已是世界貿易組織的成員,正緊鑼密鼓地迎接2008年北京奧運會到來;西方福音派超大型教會,如雨後春筍 般地出現;有創意的天才們,用音樂、戲劇、影音、藝術、舞蹈等全新的方式敬拜;“新興教會”(Emergent/Emerging Church)用創新的手法打動21世紀的年輕人,建立群体生活,進入貧窮和需要的人群中。福音派神學院招收的學生也在破記錄,使得學校,教授和教會顯得 捉襟見肘。       教會的短宣隊伍,每年(特別在暑假期間)吸引了成千上萬的學生和成年人。大型宣教大會,如爾班拿(如今已不在伊利諾大學 Champaign-Urbana校區舉行),使人想起從1886年開始的學生海外宣教志願運動(Student Volunteer Movement)。       雖然有科倫拜恩高中(1999年4月),“9.11”(2001年),和維州理工大學(2007年4月16日)等挫 敗,年輕人似乎已準備好,要以無私的奉獻精神,關懷的群体精神,和頑強的決心,著手對付這個破碎世界的問題。志工在卡特里娜颶風後湧入路易士安娜和密西西 比。21世紀的成年人將重建他們父母的世代所遺留下來的全球混亂。        教會似乎生機勃勃──但是她是否健康? 警鐘長鳴        然而,也有一些值得擔心的“警示”。        麥道衛(Josh McDowell,《鐵証待判》的作者),在2005年的統計告訴我們,美國福音派教會中,91%的青少年,不相信宇宙中有絕對真理。新紀元的觀念,繼續侵蝕著“基督徒輔導”(Christian counseling)這個行業(請參考下列網站: http://www.pamweb.org/ , http://cwipp.org/ );也在不知不覺間,藉著扭曲、半真半假的“真理”,如《達芬奇密碼》之類所誇示的,挑戰著基督徒。        福音派超大型教會,吸引著成千上萬的人。福音派和靈恩派領袖,卻繼續在羞辱中跌倒。福音派出版社發行如巴刻所寫的《認識神》這樣堅實的暢銷書,和傅蘭姆 (John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子女﹕惡夢?偶像?獎賞?

林慈信 本文原刊於《舉目》21期         我們作父母親的,誰不日夜為孩子愁煩與操勞?孩子還沒出生,我們就選好理想的校區,先住下來。寶貝一生下來,就開始注意他們的健康。剛開始牙牙學語,又要教他們背唐詩三百首。上學了,得安排他們學鋼琴、上中文學校、打球、跳舞等,還要爭取他們將來進名校……         好不容易拉拔他們進大學了,作父母的突然不知要做什麼好,人生好像失去了目標。多年來,身邊那個滿身是勁,講話老是還嘴的青少年,忽然間消失了。在幾百、幾 千里外的大學校園,自己能做什麼?只好等孩子回來時,或我們去探望他們時,做一點好吃的東西,買一些衣服……愁還是愁,日夜為他們憂慮。         我們作家長的,往往就這樣活在“從憂慮到憂慮”中。 換一個角度         結果呢?很多在西方的東方孩子,的確在學業和事業上有一定的成就。我自己就是長春藤大學的畢業生,1971年畢業于賓州大學(U Penn),身受美式精英大學的薰陶,身邊同學都是東方人和猶太人。我們會為孩子感到驕傲。但是,我們是否曾從另外的角度自我反省﹕ 1. 我們與他們的溝通怎樣?他們認為我們了解他們嗎? 2. 孩子們真的相信,我們愛他們嗎?還是在心靈的深處認為:我們對他們的愛,都是有條件的?或是只有他們學業有一定的成就,我們才愛他們?(這是成千上萬的北美華裔青年最普遍的想法) 3. 孩子信任我們嗎?若發生嚴重的問題,他們會找我們溝通嗎?現在有太多青少年,認為父母不可信任。 4. 孩子們的道德觀念,來自哪些準則?我們在他們小時候,教導他們什麼是對的,什麼是錯的;或者我們是正經人、有教養的人,不做壞事等。孩子長大後,卻從朋 友、社會,吸收另外一套倫理價值觀,如:不傷害別人就可以了,要接納同性戀者,“思想不可這麼狹隘”等。我們了解這些倫理價值觀嗎? 5. 孩子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嗎?還是認為自己是有中國文化傳統的美國青年?強迫他們認為自己是中國人,是沒有用的。我們可以盡量教導他們語言、文化,可是心中的認同感,是非常個人的。 6. 孩子在我們身旁時,是信主的,上大學後會不會失去信仰?太多青年在大學時期丟棄了信仰。過去30年,北美華人、韓國人教會的青少年,在大學離開基督信仰的,高達90%以上。         我們花了這麼多工夫,用金錢買回來這麼多東西:好校區,升學機會,課後活動,和物質的享受。我們對自己說,都是為了愛孩子。我們對孩子說:“都是為你們好!         看,爸爸媽媽小的時候都沒有這些東西──電腦,IPOD,Nike球鞋,以及學鋼琴、英文、芭蕾舞的機會。你們太沒有良心了,為什麼不好好珍惜?”         其實,這些是否是最重要的?有永恆的價值嗎?對他們一生的影響,到底有多大?我們傳給他們的,是怎樣的價值觀?         “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靈魂),有什麼益處呢?人還能拿什麼換生命呢?”(《太》16﹕26) 孩子想要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