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成長篇

流浪札記

小三 本文原刊於《舉目》38期           回顧我的生命,將近七年以來,我似乎是過著流浪的生涯,為著一種熱情,闖蕩陌生的國度,繞遍了整個地球。 很慶幸那天陪了她         先從2004年的3月20日說起。說到這個日期,一些對政治比較熱中的人,可能腦海第一個印象就是:“台灣總統大選!”對,那天是大選日,不過那時候我人在 德國慕尼黑,只能透過網路視訊為台灣的混亂感到憂心……要不是我被台灣的選舉搞得心煩意亂,那天下午,我也不會接到一通電話之後,就決定出門趕去醫院。         那是一位中年人打電話給我。他的妻子是骨癌末期。她來過我們教會幾次,幾天前在醫院接受了洗禮。然而她的病情相當不樂觀,她先生也有了最壞的打算。         他們夫妻來自大陸,在德國留學,然後留下來工作。家住得離醫院很遠,先生幾乎天天來醫院照顧妻子,公司、醫院兩頭跑。因為我去醫院探望過她,我的學生宿舍又離醫院非常近,所以我告訴那位先生,要是他有事,不能來醫院照顧妻子,可以打電話給我,我可以幫忙。         結果沒幾天(就是大選那天),他真的打電話給我了,請我過去幫忙看顧他妻子。反正在家裡上網也是越看越煩,當下我就答應了,披上大衣出門。         本來以為只是去那裡幾個小時, 沒想到卻待到晚上九點多。那位太太很依戀她的先生,一直問我,為什麼她先生還沒回來。因為強烈的化療藥劑的副作用,她連語言能力都失去了大半,很多時候她 是說著支離破碎的中文夾帶德語。偏偏我的德文也不怎麼樣,護士交代的話我只能半懂。 隨著時間過去,我也越來越感到著急,怎麼她先生還不回來呢?         我除了幫她餵藥,還要協助她如廁,也就是說我還得幫她寬衣解帶。老實說,這對我而言是極大的挑戰,我連對親人都沒有這樣做過。        漫長的時間,也不能總對著她發呆,我決定翻開我帶來的聖經讀給她聽。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他使我的靈魂蘇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 (《詩篇》23篇)           我問她懂不懂?她說懂。要不要再唸?她點頭。於是我又陸續唸了一些給她聽。         終於她的先生回來了……漫長的六個小時,我連晚飯都沒吃呢!她的先生滿懷歉意,還塞給我錢,讓我吃晚餐,反而是換成我不好意思了。         過幾天,我又去探望她了一次。 到了週四晚上,我忽然接到電話,是教會的朋友打來的,那位太太被主接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