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事奉篇

評析(4):忙、盲、茫

文/海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2期       〈流淚谷〉之四故事中的石謙,既是留守家園辛勞家事的大兒子,卻又 是一個未完全歸家得享安歇的遊子(註1)。石謙的確折射出華人教會“眾生百像”中的一像。他在教會有很多事奉,忙得不可開交,是教會的“中堅骨幹”。但事 奉並沒能將他心靈上的沉重脫去,他仍然圍陷在自我設定的框架之中,無法進入更大的、甚至無限的自由和真實。          石謙所面對的不僅是受著風,望 著雲,而且心境比那飄泊無依、思鄉成疾的遊子還要冰涼。因為,繼續走下去有太多的淡漠、太多的殘敗、太多的顛波、太多的風風雨雨。他潛意識中感到,即使窮 盡所有的力量,他也無法擺平與妻子兒女,與父母,與教會,甚至與神之間的糾糾葛葛。何處才是清靜?何處是生命沒有沉重之輕?          我彷彿感受到在都市的黃昏,石謙那一顆內向,不願傾訴的心,孤獨而沈重,在擁擠不堪的街頭跌跌撞撞。又彷彿看到,他情願躲在教會做事,不願回到家裡聽太太吼叱的情 景……。突然覺得,這正是我們許多人的寫照。我彷彿一下子變成為他,正在經歷著他所經歷的,承受他所承受的,思考他所思考的,最後,疲倦勞累他所疲倦勞累 的。 越來越窄之路          這是一個忙碌的時代,人們在理想和現實之間,忙亂奔波而身心疲倦;在前行與去路之間,苦苦掙扎、徘徊和迷失;在教會和家庭之間,艱難地平衡那複雜而矛盾的心,深感無能為力。           忙碌的開始很可能是盲目的開始,因為忙碌,無論家庭生活,教會生活和職業生活,都會變得像一條急流。被這條急流裹著向前,不復有寧靜的沈思,閒適的享受,潛心的精神感受。           故事中,當戈虹對石謙的事奉不支援,並經常埋怨,動不動以散夥相挾脅:“你的教會萬歲,我的家庭破碎”時,石謙實際上已被逼到最邊緣處,在家裡已陷入了無人喝采的深淵。           而當石謙的父親鄭重宣佈:“你們說的那個神,我聽著也挺好,但就是沒法兒理論聯繫實際。”更加讓石謙面對這個表面和諧美滿,愛主又相愛的家庭,以及他竭盡心力投身的教會,不斷質疑他忙的投入,是否真有意義?是否值得? 個人的盲、茫點:為石謙個性把脈           石謙小時候,父母天天吵架,鄰舍“扒著窗戶看熱鬧”,讓石謙沒面子,在人面前抬不起頭。這些在他生命成長中形成了一個大結,導致石謙不擅長表達,不願意和人 深交。他雖然信了主,也參與事奉,但他把過去和人相處的原則,以及與父母的結,仍窩藏在內心深處,沒有真正地饒恕和釋放。這很可能是石謙的病根。           但是童年往事,也造成了石謙溫和內斂的個性,毋庸諱言,這也是他的優點長處。我們每個人都帶有一些先天性,或後天培養的優點長處,但是,我們不能直接視之為聖靈所結的果子,或基督化的德行。依賴著這樣未經聖化的優點長處事奉,遲早會出現難以為繼的窘境。           如石謙,溫和內斂的個性是他的優點長處,卻是以長期一味自我壓抑換來的。首先,男女性別差異本就表現在面對衝突上:女人不吐不快,男人逃之夭夭。其次,石謙由於兒時當眾受辱的經歷實在太刻骨銘心,更加重了這傾向。他“最怕吵,即使是探討問題,他也見不得高聲大氣”。           我們發現他面對問題的招數只有一個,就是“哄”(取悅他人,以免衝突發生)。為什麼?他怕“高聲大氣”,怕鬧出聲音招人圍觀。只要能維持表面的和平,他願作出任何讓步,包括屈己從人。           然而屈己從人不表示沒有“己”。在石謙的“己”中,我想,更深於他的無奈、無助、受挫感的是,他有極大的忿怒:“為什麼都得是我哄著你們?為什麼你們就不在 […]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生活的原汁原味

海平 本文原刊於《舉目》第10期 一、漁夫 當今社會幾乎沒有哪個人覺得生活很輕鬆。每個人都背著滿身的理想與渴望,每個人都在生活的忙亂中馱著揮之不去的精神壓力,怎麼會不累呢?            我們的累在很大程度上是自己找的,是我們把原本簡單的事情複雜化了,神給我們生命的真理是簡單的,生活也是簡單的。人們之所以找不到清晰的答案,是因為在我 們內心深處隱藏著使我們的慾望膨脹,使我們不斷貪得無厭地攫取的罪性。為此,我們為自己的生活加載了許多額外的負擔,身体和心靈雙重受累。           自身的貪性使人們生活得很複雜,很用心思。為了追求成功和享受,人們不惜付出時間、精力和体力;為了成功,就要思前想後,考慮各種關係,處理各種矛盾;為了成功,就要面對各種壓力,不可避免地承受失敗的打擊……          那麼,能不能活得簡單些?能不能讓自己輕鬆些?對生活的慾望能不能不要太高?要求不要太多?能不能對未來充滿憧憬和希望,卻不把明天當成今天的負擔?能不能對成功有想像,卻不必為未必能得到的成功而犧牲簡單快樂的生活?          最近在網上散播著一個小故事,看後令人十分感慨。它講述的是有一個商人幫漁夫出主意:你應該每天多花一些時間捕魚,攢錢去買大漁船。然後就可以抓更多魚。那 時你就不必把魚賣給魚販子,而是直接賣給加工廠。再然後你可以自己開一家罐頭工廠。如此你就可以控制整個生產、加工處理和行銷……           漁夫問:這要花多少時間呢?商人回答:十五到二十年。           漁夫又問:然後呢?商人笑著說:時機一到,你就可以宣佈股票上市,到時候你就發啦!你可以幾億幾億地賺! 漁夫又問:然後呢?           商人說:到那個時候你就可以退休啦!你可以每天睡到自然醒,出海隨便抓幾條魚,跟孩子們玩一玩,晃到村子裡喝點小酒,跟哥兒們聊聊天唱唱歌囉!           漁夫疑惑地說:我現在不就是這樣了嗎?           從這個小故事裡我們可以看出,人的一生所追求的,其實就是簡樸和平靜的生活。只是不幸的是,卻常常走錯路,繞大圈子。 二、雙翼          真理是簡單的,生活也是簡單的。樂觀地對待生活,真誠地對待他人,也許有一天你回首凝望的時候會驚奇地發現,你最值得驕傲的,是你比他人活得單純而快樂。          我有時覺得,高度發達的文明給予我們的快樂是有限的。我們周圍充滿已經擁有一切的人。可是,他們的心仍有一個洞,無論往這個洞裡扔進多少物質,這個洞就是發痛。           但神給我們的世界原本很簡單:食就是吃能維持我們生命的基本東西,衣就是穿能使我們溫暖的東西……這是另一種由簡單帶來的幸福的定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