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遲暮的歸途

煙花 本文原刊於《舉目》50期 我老了, 拖著蹣跚的步履, 踟躕在空寂的曠野中。 枯乾的身軀蠕動著, 彷彿感到大地收納萬物的預召。 明日的陽光將充滿寒氣, 在生命的另一端等待著我。 迷蒙中出現一位牧者, 他用悲憫的眼神,望著我苦弱的靈魂。 他用無盡的慈愛,替我卸下一身的憤怨和勞煩。 他聆聽天穹間一切呼求和吶喊, 卻讓這蚊蚋之聲成為叩天國之門的洪音。 我不再是個瀕臨死滅的蟲蛾之體, 而是那隻即將破蛹而出的彩蝶。 怒放生命的蓓蕾,重又含苞, 這一季, 是永不凋零的花期。 這是哪裡? 這不是曠野嗎? 不是! 這是我遲暮的歸途。 作者居上海,從事建築行業。

No Picture
生活與信仰

只為等你

煙花 本文原刊於《舉目》45期 曾經, 我就是那隻失散的小羊, 只有牧者的心,才能讓我迷途知返; 曾經, 我就是那個漂泊的浪子, 只有父親的愛,才能使我痛改前非。 那一天, 永恆的救贖擦身而過, 那一刻, 聖潔的白鴿飄然而至。 這一生, 我徬徨於漫長的黑夜,孤苦無依, 這一世, 我領受到無盡的浩恩,終得拯救。 此岸, 我歷經困苦與磨難, 只為尋找那根生命的臍帶; 彼岸, 我重獲新生和自由, 只為來到這座永生的殿堂。 撥開眼前雲霧的繚繞, 我定睛仰望, 只為等待,等待你的降臨。 沒有你, 我無法到達通往天堂的唯一之路; 沒有你, 我不能通曉走向光明的永恆之道。 你是誰? 你就是道路, 你就是真理, 你就是我生命中唯一的光亮! 作者現住上海, 從事建築業。此文完成於受洗歸入基督後兩週。